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39章 暴雨夜袭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2017王中王马会内部资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东秦有制,番邦属国三年一小贡,五年一大贡,需派使臣远入上都,奉上贡礼的同时递交其国书,由东秦皇帝验过之后加盖帝印,才算继续承认其属国身份,继续受东秦庇佑。

    因各国降服于东秦时年月不同,故而几乎每年都能赶上一个小国正值岁贡年,每年正月里都会有番邦入京。

    但今年却不同,今年本该轮到罗夜国大贡东秦,可直到出了正月罗夜国也不见有人来。

    天和帝大怒之际接到了罗夜国八百里加急的送来的奏报,方知晓竟是罗夜国皇后大丧。

    各国均有习俗,依罗夜人的老规矩,丧孝期间,三月内不得串门子,否则会将自家的丧气带过去,让对方交上厄运。故而奏报东秦朝廷,待三个月丧期结束再踏入东秦国土。

    人家有理有据,天和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这个事就暂时搁下,只等春日里对方朝贡。

    礼王府信使送来飞鹰传书,说的就是跟这件事情有关。信上说罗夜国使臣已经踏入东秦国土,按传信过程中浪费的时日来算,四皇子看到这封密信时,应该再有十日不到,罗夜国使臣一行就要进入上都城了。

    君慕息的脸色变了又变,下意识地将右手按向心口,双眉紧皱,痛苦不堪。

    “四哥。”君灵犀赶紧伸手去扶他,心里却也不是滋味。

    或许罗夜国对于东秦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番国,但是对四皇子来说,却是一个噩梦的开始。因为当年的苏婳宛就是被送到了罗夜,成为了罗夜国新任国君的宠妃。

    信上还说,为表罗夜对东秦之忠心,一年之后会将东秦送去和亲的女子立为新后。

    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和亲女子,正是苏婳宛……

    白家被砸了几个院子,直接导致白兴言和二夫人叶氏没有地方住。

    不过白兴言无所谓,他妻妾有的是,随便到哪个小妾屋里睡就好了,对方还乐不得的让他过去。只是叶氏就比较惨,想来想去也不知该去何处,原本说去妹妹小叶氏的竹笛院儿,可白兴言先她一步过去了,她就不好再去。毕竟老爷去住妾院儿,没有正室夫人跟着的道理。

    对于白兴言的去向,同样窝火的还有林氏。自从梧桐园被砸,她这一日就没少在白兴言身边下功夫,哄得白兴言下午就往她屋里走了一趟,吃得饱饱的才出来,病都好了大半。

    可她却还是没能把人长长久久地留住,天都还没黑呢,白兴言就往小叶氏那头去了。

    林氏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这座文国公府要变天了。

    白燕语也有着同样的担忧,她问林氏:“如今二夫人都这样了,她还能帮着外公的桃花班进宫唱戏吗?这皇子公主的连叶府都给砸了个稀巴烂,想来那位太后娘娘在宫里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如何让桃花班进宫?”

    林氏都听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进什么宫!”

    白燕语也纳闷,“外公为何执意要进宫去唱戏?只是想给桃花班刷个金身,以后能在外头赚更多的银子?姨娘,我怎么想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林氏冷哼,“你外公那个人,能简单就怪了。不进宫也好,免得他再惹出什么事来,我们两个也跟着一起倒霉。现如今白家也没什么指望了,当务之急是为你寻个好人家,趁着白家还没有彻底败落,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才十二岁。”白燕语无奈地叹气,“就算寻到了好人家,要嫁出去也是三年之后的事,哪有那么快就能离开。到是姨娘你,你又有什么打算?可别告诉我你要跟白家共存亡,我怎么瞅你都不像是那种忠贞的女子。”

    她说到这里时,不由自主地展了一下妩媚的笑,身子也扭动起来,就像一条蛇。

    林氏翻了个白眼,叹气道:“不然呢?我还能怎么办?我是白家的妾,只能一辈子待在这里,别无选择。我就指望你能嫁个好人家,将来白家不行了就把我接出去,也过过好日子。你外公没教会我别的,只教了一身狐媚本事,原以为当初惑住你爹就能有个好归宿,可惜啊,世事万变。你可得给我多长个心眼儿,我林家媚术只用在如今的文国公府,实在是埋没,你得知道本事怎么用,看人也得看得比我准才行。”

    白家的女人心里都有着各自的打算,小叶氏一心要取代她的姐姐坐上主母之位,林氏只想着让女儿迷惑住一个靠谱的男人远离是非之地,红氏如今掌握着府上中馈,过得风声水起,而最凄惨莫过大叶氏,混到最后,连个遮风避雨的屋子都没有。

    她如今还坐在自己屋里的床榻上,只是榻上已经没有了完整的被褥,白天君灵犀来扫荡的时候,能砸的都砸了,不能砸的都剪了,就连屋顶都捅了个大窟窿。今晚阴天,她实在担心夜里会不会下雨,一旦下雨,她就连一个栖身之所都没有了。

    叶氏不停地哭嚎,咒骂白兴言,咒骂白鹤染,也咒骂老夫人和红氏。她呼唤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一声一声,凄凄厉厉。

    可惜,被骂的人听不到,被呼唤的人也听不到,她就像个疯子一样坐在破碎的床榻上干嚎,身边陪着的,也不过就是一个从叶家带出来的丫鬟,双环。

    叶氏一边嚎一边咳嗽,几次都咳得见了血。双环看着帕子上的血迹,目光向着屋里唯一保存完好的一盆花草处投了去。

    那是大少爷送给老夫人的东西,后又被二小姐设计送到了二夫人屋里。迫于九皇子的压力,二夫人一直不敢将那东西送走,原本想着大少爷回来除掉了白鹤染,这东西也就没人盯着了,白鹤染一死,那些皇子慢慢的就也能跟着消停起来。

    只是万没想到,白鹤染什么事都没有,反到是大少爷,回府不到一天就被送进了府尹衙门的大牢,直到现在都没能出来。大小姐也以极快的速度倒了下去,几乎是顷刻之间,二夫人这一脉,已经所剩无几了。

    叶氏又咳了几声,这一次咳出来的血比上次更多。双环看着看着就开始缓缓摇头,这个主子已经不中用了,可她是这个主子的奴婢,一旦叶氏失势,她也得跟着玩儿完。

    当务之急,是要为自己寻一个好的去处。但叶家肯定是不能回的,唯一的可能……她目光收紧,脑子里泛起了叶氏一族另外一位嫁入白家的女儿,小叶氏。或许,那才是她最明智的选择,或许用不了多久,文国公府的主母之位就又要易主了。

    她将带了血的帕子扔掉,冷冷地看着身边的二夫人,转身离去,再不多管。

    今晚的念昔院儿也很热闹,迎春正在给白鹤染讲嫡公主砸完白家又去砸叶家的事情,逗得白鹤染接连笑了几次。

    只是在说到四皇子毫不留情直接砸废了一位郭家的小将军时,她的心便沉了又沉。

    总是无法将杀戮同那个人联系到一处,在她心里眼里,那是一个淡泊如尘的皇子,虽心有仇恨,但却依然不牵怒于他人,只深藏在心底,即便自己心力衰竭,也会示以他人一个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她是喜欢那样的微笑的,能让人暖意阳阳,能让人看到一种复苏的希望。虽然那笑容里掺着太多哀愁,可是依然能够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染,会让人觉得一切都不是太坏,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起来。

    让那样的一个人变成嗜杀的恶魔,是罪孽。而叶家与郭家,犯下的就是这种罪孽。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长长吐出,心中那种憋闷的感觉总算是缓解了一点。却隐隐生出一份担忧,郭家废了一位小将军,这事能善了么?听闻郭老将军一身战功赫赫,在军中更是威名响亮,连天和帝对他都礼让三分。那郭旗是他最疼爱的孙子,他能咽得下这口气?

    迎春讲着讲着,见自家小姐脸色不是很好,还心事重重,便不再继续,想了想,用另一件事转移了话题:“小姐,李嬷嬷的侄子就明日就要成婚了,先前小姐答应去主婚的。”

    白鹤染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桩事情没办,当即点了头,“好,明日一早我就过去。”再想想,又对默语说:“药屋里有几包我配好的药材,明早出门之前你给老夫人送去,那是清热解毒又明目的,我见她近日总是揉眼睛,那药天对症。老夫人若问起我,便同她直说。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世袭的爵位都没了,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讽刺的?经了这么多事,想来她对自己的儿子也该彻底凉了心。当年的事我知与不知,都不会再对她的儿子存有父女之情,坏事做尽之人该死,就不差当年那一桩。”

    默语应了话,退了出去。迎春往门外瞅了一会儿道:“肯定又去折腾老爷了。咱们家老爷也真是禁折腾,体格也是真好,病了几回都没有大碍,这几日还养得白白胖胖呢!”

    白鹤染冷笑起来,“要不怎么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呢!他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上了夜,阴云积压的夜幕终于挤出雨滴来,起初只是淅淅沥沥的绵绵细雨,却在顷刻之间变成暴雨倾盆。

    白鹤染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正有一队黑衣人就借着这暴雨,赴死一般地冲进了她的念昔院中……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