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40章 一人迎十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码怎么倍投不怕连挂白小姐王中王中特网免费资料大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阴云暴雨卷袭着浓烈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沉睡着的白鹤染顿生一梦,仿若只身于台风海啸当中,海水变为血水,腥中带着铁锈的味道,将她紧紧地包裹起来。

    她猛地睁开眼,脑子里的一根弦嗡地一声紧绷起来,前世今生养成的警惕与敏锐在这一瞬间爆发至极点。

    她用双手往枕头下面迅速探去,再抽出来时,指缝间就夹满了金针。与此同时,人如拱虾般从床榻上跃起,猫着腰从帐帘一个角落斜窜了出去。

    就在她刚离开床榻的一刹间,一柄长刀直插而入,生生穿透床板,没过了半个刀身。

    白鹤染惊出一身冷汗,人才刚落地就又蹿了起来。因为就在落地的那一刻,又有利刃贴上她的脚踝,即便已经很快做出反应,裤管还是被剑光削开了一个口子。

    袭击接二连三地到来,没有间歇,没有空隙,就好像要用如此密集的战术生生耗尽她的体力,然后再将人生吞活剥。

    她无暇去思考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只知这一拨黑衣人整好十个,个个武功绝顶,任何一个单论出来,比之君慕凛也几乎不相上下,更何况人多。

    一个君慕凛她都打不过,何况一起对付十个。

    几个回合下来额间就见了汗,可对方仍步步紧逼,从内间到外间,从屋里到屋外。倾盆暴雨打在身上,湿了她一身白绸底衣。

    默语也早加入战团,可却完全不是这群黑衣人的对手,才打了几个照面就被一掌打中右肩,狠狠摔撞在过廊的粗木柱子上。

    默语一口血呕了出来,很快就被暴雨冲刷干净,想再起身继续参战,右臂却已然没了提剑的力气,人也十分勉强才能站立起来。

    白鹤染完全顾不上别的,十个黑衣人的目标全是她,招招都是死手,步步都是陷阱,再加上雨大风大阻碍着她的感观,以至于她必须要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才能保证自己不在十名高手的围攻之下太快地败下阵来。

    可是她知道,败不败只是早晚的事,单论武功,她完全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要想在这一战中胜出,除了用毒,别无它法。

    白鹤染的目光愈发凛冽起来,有凶光自双眸中迸射而出,寒刀般犀利地扫过一众劲敌。

    原本把握十足的黑衣人明显地感觉到了她周身上下气场的变化,与生俱来的警觉告诉他们,事恐生变,这位武功奇高的国公府二小姐十有**是留有后招,就在此刻,竟让他们在同一时间生出了一种可怕的恐慌。

    十个人心意一致,几乎不需要有任何交流,就在白鹤染神色激变的那一瞬间,竟齐齐后退,再不恋战,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朝着十个方向同时疾速退出,只留手中利刃还在雨幕中挥舞,刀剑之气化作长虹,拍击着雨滴,令其化为暗器,替代自己向白鹤染发起最后一轮攻击。

    只可惜,剑气拍打起来的雨水已经伤不到白鹤染分毫,她是前世白家古武第一人,一身绝学,艳绝四方。正面对抗十位同阶高手或许不敌,但区区气脉波动下带起的雨滴又怎会被她放在眼里。就见她勾唇一笑,透出白牙森森,人于平地冲天而起,阴邪的气息竟似能弥漫方圆数里,令那正在疾退的十人纷纷顿住脚步。

    他们听到白鹤染冷若寒霜的声音自空中笼罩而来:“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话毕,突然之间暴雨中惊现无数血色水滴,宝石一般的红,随着白鹤染手臂一挥形成了一个扇面之状,向着他们十人直冲而来。

    十人大惊,纷纷提起兵刃御敌。有人以剑破开血滴,眼睁睁地看着血滴在半空中被劈成两半,还不及高兴,却见那成了两半的血滴在雨水中化散开来,变成一团血雾,狂风袭卷之下,全部扑入他们鼻间、扑向面颊、亦或化为雨水淋在周身上下。

    再分不清哪些是血哪些是雨,战局迅速扭转,十个原本站于上风的人眨眼工夫就丧失了全部战斗力,纷纷倒向地面,发出痛苦的哀嚎。

    白鹤染也落回地面来,远远地看着那些想要她命的杀手,面上神情冷得渗人。

    默语跌撞地冲到她身边,大声地问:“小姐,你没事吧?”

    白鹤染摇头,“没事。”再看了一眼默语,反手用指缝金针往她伤处刺了几下。只一瞬间默语便觉得体力有所恢复,伤处也不再火辣辣地疼了。

    “去看看那几个,拖到屋里,我要问话。”白鹤染开口吩咐,同时抬步往屋里走。她一向讨厌淋雨,特别是沐浴不如前世方便的古代,湿乎乎的一身让她难受极了。

    默语快步走到那些黑衣人堆儿里,弯了腰就想去拖拽,却发现这些人一个个蜷缩在地一动不动。她心道不好,伸手往颈间去按,随即大惊——“小姐,人全都死了。”

    “恩?”白鹤染一愣,也跟着回过头来去查看。一看之下果然如默语所说,十名黑衣人,一个不剩,全都死了。

    “这是谁家养的死士,竟如此舍得起性命?”她扯下其中一人的面罩,手往两腮处一按,强行将死人的嘴巴撬张了开。果然,满嘴发黑,舌头牙齿都是黑色,这种颜色蔓延至喉间,流向了体内。“是事先在嘴里含了毒药,咬碎毒药死的。”

    她不得不叹服古人这套路子,打不过就跑,跑不掉就自杀,十个人,竟一个生叛心的都没有,干脆利落地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命根本不是命,只是一根稻草,随随便便就能扔了。明明之前还那般生龙活虎,明明功夫已经练得那般了得,竟也如此痛快地舍得出自己的性命来,他们的主子究竟如何洗这个脑的?这洗的也太成功了。

    默语说:“死士就是这样的,在他们的概念里没有失败二字,一个任务要么成功,要么就是死亡。死士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落入敌人之手,给对方机会折磨自己,同时也是保证了不给自己叛变的机会,不给自己的主子增添心惊胆颤的负担。所以真正的有势人家都会养死士,而不是像我们这种暗哨或暗卫。”

    她说着低下了头,对自己曾经的背叛感到了羞愧。但却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因为只有跟着白鹤染,人生才像人生,日子才有滋有味。

    “罢了,死就死了吧!”白鹤染看着这一地的尸体,颇有些惋惜,“但凡有一个活着的,我都有办法撬开他的嘴。可惜,都死了。”

    她一边说一边又犯起愁来,默语受了伤,虽然她简单施了几针,但也不可能立即就好。迎春是个不会功夫的丫头,打打杂行,太重的体力活就做不得。眼下十具尸体等着处理,到了用人的时刻才又懊恼可用的人手实在不多,连个挖坑的都没有。

    无奈之下只得告诉默语和迎春:“你俩辛苦点儿,去找辆板车,将这些尸体都送到府尹衙门去,让韩大人去处理,顺便也请他给个方向,这些人究竟是哪边派来的。”

    默语和迎春赶紧去办事了,迎春还叫了个小丫头起来给她准备沐浴的水。

    终于泡进水桶里时,白鹤染想起白天君灵犀去砸叶府,结果砸废了郭家小将军的事。

    那些人该不会是郭家派来的吧?一直藏在深处未动的郭家,会选择这个时机下场参战吗?可又为何第一战就选中了她?还是说,除了她之外,今夜还有其它人遇袭?

    暴雨夜,遇袭的却只有白鹤染一个。无论是嫡公主还是四皇子和九皇子,都安安静静地睡了一夜,没有被任何人打扰。对方就只选择了她一个下手,一方面恨其入骨,另一方面也是借此试探,底气十足的白家二小姐,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次日晨起,迎春拿了新衣裳过来,桃红色的,很是鲜艳。

    “今儿李柱成婚,小姐既然要去做主婚人就不能穿得太素气。这件衣裳打从做好了就没见穿过,今日正好应场合,小姐就穿一回吧!”

    白鹤染不喜穿太艳丽的颜色,况且这件衣裳不但做得鲜艳,还十分啰嗦繁杂。虽说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叮叮铛铛珠子坠子随身挂着,银光闪闪的煞是好看。但她还是欣赏不起来,只觉得这衣裳更适合白蓁蓁那样的小姑娘穿。

    但迎春说得对,毕竟人家成婚,她好歹也得适应个场合。于是点了头,将衣裳穿了起来。

    迎春开始给她普及关于那李柱的一些信息,“李嬷嬷的侄子名叫李柱,今年三十九岁,是个少了半条腿的残废人。但人很实在,也能吃苦耐劳,虽然身子是残的,却从来不多求于人,自己能做的事从来都是自己做。他要娶的新娘子姓孙,名叫孙小螺,是个死了相公和公婆一家的寡妇,今年三十还不到,没有孩子。两人也算日久生情,李柱……”

    话正说到这处,就听门外有慌乱的脚步声传了来,紧接着是李嬷嬷的一声哭喊——“二小姐,帮帮老奴的侄子吧!有人上门来抢亲了……”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