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88章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欧洲杯决赛时间香港易学研究会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罗夜人打从宫门口开始就接二连三地受挫折,刚刚国君还挨了君慕凛一掌,那一掌可打得不轻,直到回了客居宫才发现,心口处还留着一只手掌印子。

    贺兰封心里十分懊恼,也觉得十分窝囊。特别是当他看到苏婳宛还是那一副板着脸的死样子时,气就更不打一处来。堂堂一国之君竟被人当猴子一样耍,简直欺人太甚至。

    他回手操起一条鞭子,狠狠地往苏婳宛身上抽了去。就听啪地一声,苏婳宛的黑裙子就被抽开了花,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晃得贺兰封心下一颤。可苏婳宛却依然是动也不动,连眼都没眨,就好像这一鞭子不是抽在她身上一样,不躲,也不叫疼。

    贺兰封气得咬牙,啪,又是一鞭子甩过去,这一次直接甩在了衣领子上,留下一道红痕不说,还将衣领子给抽散了。整条黑纱长裙就那么哗啦一下掉到了地上,令人惊讶的是,苏婳宛的长裙里面竟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

    贺兰封的怒火变了质,咆哮着往苏婳宛身上压了去,以这样的方式对这个东秦女子进行惩罚,也借由苏婳宛的身体,来发泄他今日对东秦的不满。

    苏婳宛的眼底终于有一抹色彩流露出来,那是无尽的痛苦与绝望,那是一步踏入深渊再无法生还的悲哀,也是对一个人深深的怀念与亏欠。

    日夜思念的人,今天终于又见到了,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无颜再面对他,即便是他冲过来相救,眼底没有一丝嫌弃与疏离,她却依然自惭形秽,依然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前尘往事已是过眼云烟,她从一个东秦贵族千金变成罗夜国君的胯间玩物,用不着别人说什么,她自己都嫌自己脏。可是却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当年太后有话,她若自杀,那个被誉为“天底下最好的皇子”之人,亦没有生路。

    叶郭两家用她来钳制住了君慕息,同时也用君慕息来将她牢牢控制。她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更何况满身泥泞之人,即便回了头又能如何?所有的一切都跟从前不一样了,当年偌大的苏家顷刻倒塌,如今这座上都城,已经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苏婳宛闭上了眼睛,有一滴泪自眼角滑落,刚好落进了贺兰封的眼睛里。他的面容立时狰狞起来——“你在哭?居然会哭了?苏婳宛,孤王还是头一次看到你哭。若是在罗夜,孤王会很高兴,因为这代表你不再像个死人一样,开始有了情绪。可惜,偏偏是在东秦,偏偏是在见到了那个人之后。所以,你是在为他而哭!”

    他死死的捏住苏婳宛的下巴,几乎将她的整张脸都捏变形。他也很想干脆把这个女人给掐死,可是不行,且不说这几年下来他对这个女人是越来越喜欢,更何况这女人还是他的押箱宝贝。只要有这个女人在,那四皇子就不敢跟罗夜翻脸,即便是东秦对他罗夜有什么想法,那位四皇子也会在某些压力之下不得不替他们说话。

    这是叶太后送给他的一份大礼,也是他用来牵制东秦皇族的唯一手段。

    四殿下,看似与世无争,可是贺兰封知道,那位四殿下跟九十两位殿下关系很好,好到一个苏婳宛在手,足以让他连着那两位皇子也一起牵制住。

    别看今日那十皇子挺威风,可实际也不能将他如何,最多就是要走些财宝,那些身外之物他可不看重。他看重的是叶郭两家的大计划,看中的是叶郭两家许偌给他的数座城池。他要让罗夜在它手上强大起来,甚至终有一天能够走出大漠,入主中原。

    每一个人都是野心家,叶太后自以为当年送了这么份大礼给罗夜国君,已经奠定了双方合作的基础。却不知贺兰封并不满足于未来的几座城池,他在想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贺兰封对苏婳宛的折腾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后面还要参加宫宴,而且手头也有件棘手的事情需要尽快处理。于是他匆匆收场,一把推开苏婳宛,用罗夜当地的土语骂了一句很难听的话,这才整理好衣物走出寝殿。

    外头已经有人在等着了,不是别的,正是那个做婢女打扮却早就被白鹤染认出来的罗夜毒医,呼元蝶。

    此刻她已经换了扮相,依然是墨绿色的长裙,但却不再是婢女扮相,而是打扮得神秘又高贵,特别是头上半蒙着的长纱,仔细看去竟是以纯金抽丝而成。

    只是,再好的扮相也掩不住她那张已经垂垂老矣的面容,这不再是二十左右岁的婢女,而是一位年愈六十的老妇。

    贺兰封看到她竟不再以年轻的面貌示人,而是干脆恢复了本来的老态,便知这位大毒医已经意识到了东秦皇宫的险恶,不得不如此而为之了。

    毕竟在鸣銮殿时她被指认为刺杀国君和王妃的凶手,当然,罗夜自己人知道这个说法有多么的荒谬,可东秦皇族中人就是有本事让他们认了这个事实。那么,原先的婢女就是叛国之罪,虽然保下来了,但也是要带回罗夜再做处置,不可能再在人前行走了。

    而为了保险起见,这位大毒医也不再以特殊的药物来维持自己年轻的容貌,干脆恢复本态,这才能不让东秦人起疑。

    只是顶着这样一张脸示人,特别是出现在贺兰封面前,让呼元蝶觉得十分难堪。虽然已经用了半纱遮面,却还是挡不住上半张脸的衰老丑相。

    她微低着头,声音冰冷,“陛下。”一声出口,头却低得更甚。

    贺兰封心头有一丝厌恶闪过,但很快就被他掩盖下去。他厌恶的这是个老妇明明都已经年过花甲,却每日都靠她的独门药物把自己变成二十左右的样子,更意图用二十岁的容貌爬上他的龙榻。这是何等的大胆,何等的恬不知耻?

    可是他偏偏就让她爬了,原因很简单,他怕她的手段,怕她那一身无所不在的毒。

    罗夜毒医,只凭其一人便让大漠数十小国闻风丧胆。就冲着这一点,身为国君的他吃点亏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呼元蝶时刻都保持着二十岁的模样,虽然他也见过她真实的样子,但只要相处时不刻意往那上头去想,心理上也就没有太多负担。

    “你且委屈几日,等宫宴结束我们立即动身回朝。”他放低了声音同她说话,说的自然是她的容貌。“今日之事孤王也是被逼无奈,实在保不下你。”

    呼元蝶点点头,“陛下不必如此,我活到这把年纪,如何能不懂这些事情。只是今日东秦的状态实在令我忧心,虽说四皇子依旧如初,但似乎十皇子比之从前更加嚣张了。尤其是他那位王妃,竟能识得鸳毒,还能看出混了多少种毒植,这就不能不防了。”

    贺兰封也皱了眉,“孤王明白你的意思,那个女人必须除掉。可是你也看到了,那女人手段非凡,就连孤王都曾一度被她逼至绝境,这样的女人该如何下手?”

    呼元蝶目中有阴毒的光芒闪过,她告诉贺兰封:“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可能从暗中下手了,否则我们谁都别想活着走出东秦。想与之对垒,便只能光明正大,只有光明正大的将她除掉,东秦才没有理由翻脸。”她扬起自己的手腕,虽然已经迅速将金针逼出并用了药,但手腕处还是隐隐地疼。白鹤染那一针,让她感觉到了危机。

    贺兰封很依重这位毒医,也相信呼元蝶用毒的本事。于是他点了头,还很贴心地说了句:“一定要小心,否则孤王宁愿不做。”

    呼元蝶笑了起来,只是今日的笑已经没有了往目的妩媚。笑得再甜也是六十多岁的老脸,看得贺兰封心里开始发毛,甚至已经在想如果呼元蝶提出要与之欢好,他又该怎么办?他又不是真的变态,这样的老太太他可下不去手。

    好在身处东秦,时间紧任务重,且有了白鹤染这个已经呼之欲出的对手,呼元蝶也没有心思再想其它,只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白鹤染身上。而贺兰封也有一件事情必须马上要办,他同呼元蝶说:“派人往太后宫里走一趟,今日不只我们出师不利,郭家看上去也是岌岌可危,若形势一直这样下去,孤王该如何相信她能兑现当初的承诺?”

    贺兰封不傻,他知道郭家选在今日闹上鸣銮殿也是做给他看的。那是郭家在向他证明实力,让他这位罗夜国君放心,郭家的功高盖主可不是嘴上说说,权势确实滔天。

    只可惜,这场戏演砸了,且是砸得不能再砸。不但郭家被反将一军,还把叶家也给牵连进去,这就让贺兰封开始忧心了。如果如今的东秦已经不再是郭叶两家的天下,那么他又该如何选择?是弃暗投明还是孤注一掷,这可是道难题。

    此时的德福宫里,叶太后正在见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