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09章 白鹤染,你怎么还不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五色祥云满乾坤的生肖六合内部透码香港版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先前人们的目光被呼元蝶中毒的迹象所吸引,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白鹤染,可是经了这么一嗓子提醒,人们立即向白鹤染看过来。这一看不要紧,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白鹤染此时整张脸都表现出了一种不正常的红色。

    不是女子害羞般的脸红,也不是因为生气而涨红了脸,而是像刷油漆一样的红色,几乎没有蔓延的过程,一下子就将白鹤染的整张脸覆盖了住,看着就让人渗得慌。

    君慕凛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对面,四皇子君慕息也随之起了身,甚至二皇子君慕擎也动了动,一脸担忧地向白鹤染望了去。

    天和帝与陈皇后二人更是紧张,陈皇后一把就抓住白鹤染的手,急匆匆地问:“阿染,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没事吗?这是不是中毒的迹象?”

    白鹤染却并没有多紧张,她甚至一点都不在意,还在安慰陈皇后说:“母后放心,人家拿出了那么厉害的药,我要是再不表现出中毒的样子来,多打击人啊!放心吧,没事的。”

    陈皇后见她除了脸色变化之外,也的确不像有事的样子,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到是下面的人又开始小声嘀咕,都在猜测天赐公主到底中没中毒。

    呼元蝶看着白鹤染脸上变色,终于得意起来,真的没事吗?很快你就有事了。

    她不再理白鹤染,又开始寻找药材。可是因为始终搞不清楚自己中的究竟是什么毒,所以面对这些药材她根本也无从下手。眼瞅着第一柱香烧完,宫人点起了第二柱,呼元蝶急了。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药材捡出来还要用内力提炼,再不往下进行就要来不及了。

    她当下不再犹豫,脑子里呼元家族祖传的一个万能解毒之法转了出来。虽然那方子需要的药材在大漠地狱算是珍奇,但东秦皇宫中却应有尽有。

    呼元蝶开始按照那个方子挑捡药材,全部挑捡完毕之后放到了一只药罐子里。千秋万岁殿内是不能动明火的,所以这药不能煎,这也是考验毒医本事的一个环节。

    于是她开始用内力代替炉火,将药材在药罐子里以特殊的方式完成烘烤。只是在催动内力的过程中,她的毒又发作了,且比上一次还要强烈。这回不只是脑袋里疼,连四肢都开始不听使唤,突然发作的那一刻,差一点就让她使不出内力,废了一整罐子药。

    呼元蝶吓得不轻,赶紧让内力在体内循环,以此控制毒素继续发作,让自己的双手暂时能动,尽可能地保持着药材的烘烤能够顺利完成。

    她这头一切做得都极其艰难,虽然不像白鹤染脸上变色那样吓人,但是任谁都能看出,这位罗夜毒医中毒的程度可比天赐公主深多了。至少天赐公主除了脸上变了色,脖子也变了色,但是她却并没有其它反应。但罗夜毒医这头却是满头大汗,整个人几乎都要蜷缩起来。

    人们相信,要不是为了那罐子药,罗夜毒医一定已经像只虾米一样倒地哀嚎。

    可是天赐公主到底也是中毒,她为什么不解啊?

    白鹤染的确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像个看客一样,看着呼元蝶的精彩表演,时不时还说上一句:“火候不够了,内力要加深啊!你这点子内力根本催动不起五百年人参的药性,真是浪费了我们东秦的好东西。哎,五百年的人参,这在罗夜算是稀有之物吧?皇宫里估计都没有,即便是你的家族里,怕也不会有如此完整的老参。”

    她说得一点都没错,呼元家族的确有一棵五百年的老参,但是这么多年了谁都舍不得全用,真到了迫不得已要用的时候,也只是小心地切下一小块来。可就算如此省着,到了如今,那棵老参也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快用完了。

    可是东秦呢?这样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就是大国和小国的区别,这就是小国之所以要依附大国的原因之一。地大物博的东秦,是罗夜这样的小国永远都无法企及和赶超的存在。

    呼元蝶这次用了一整根老参,其实也是报复性的行为,明明一半就够,但她就是要全用。东秦的东西不用白不用,更何况她现在的内力已经达不到火候,半棵参已经不能保证成功了。

    很快地,第二柱香烧完,开始第三柱。

    呼元蝶加快了速度,毒性再一次发作,猛地吐出一口血来。好在这时,药成了。

    她跟宫人要了一碗水,手伸到药罐子里,也不管热不热,抓出一把药沫子就往嘴里塞,然后一口水灌下去,整个人都瘫在地上,静等药效发挥作用。

    白鹤染走上前,蹲在地上看着她,笑嘻嘻地问:“感觉如何?毒解了吗?”

    呼元家祖传的解毒古方确实有些作用,呼元蝶感觉自己体内的疼痛正在逐渐减轻,脑袋也没有那么疼了。不由得心头大喜,终于松了口气,“用不着这么得意,你这点伎俩还耐何不了本国师。”她一边说一边坐了起来,看上去的确是在恢复了。

    下方,贺兰封也跟着松了口气。眼下他跟呼元蝶的命运已经紧紧连在一起了,如果呼元蝶死了,他不但要赔上一个苏妃,而且自己这个残废的身子也很难再恢复。他将宝都押在了呼元蝶身上,只有呼元蝶好好活着,才能想办法治好他在上一轮受到的伤害。

    他伸出手,一把揽住坐在身边的苏婳宛,随即哈哈大笑,“我罗夜国师的毒已解,天赐公主,你还在等什么?等着输吗?再不为自己解毒可是很容易赔上性命的。”

    话刚说完,突然就听到一道尖锐的声音破空而来,直奔他的嘴巴。他都来不及反应呢,就觉嘴唇一热,随即是火辣辣地疼。

    贺兰封差点儿没吓死,低头一看,竟是一块儿被人啃过的鸡骨头被当成暗器飞了过来,骨头直接在他下唇处穿了个洞,正哗哗淌血。

    他疼得大叫一声,立即用帕子将嘴捂住,这时,就听坐在对面的君慕凛来了一句:“把你那破嘴给本王闭上,那么不爱听你说话呢?再废话腿打折。”

    贺兰封一句话没敢再说,乖乖地闭了嘴。虽然臂弯里还揽着苏婳宛,可是想了想,也收回胳膊,把人给松开了。他还真怕对方再来一下子废了他的胳膊,这位十皇子可是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惹不起惹不起

    第三柱香就快燃尽了,呼元蝶已经站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千秋万岁殿内传来呼元蝶的哈哈笑声,她赢了,她在三柱香内解了毒,呼元家祖传的古方诚不欺她,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家族靠谱。

    挑衅的目光又向白鹤染投了去,“怎么,天赐公主就打算这样放弃这场比试?可别怪本国师没有提醒你,待第三柱香燃尽的那一刻,你必定毒发身亡。”她一边说一边看向香炉,笑得更放肆,“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你就算知道如何解这毒,也来不及了。”

    第三柱香已经只剩下半个手指头那么长了,下方众人也为白鹤染担心起来,就连一直都没有什么表现的镇北将军白兴仓此时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大声道:“阿染,你还在等什么?”

    他是白鹤染的亲三叔,虽然一直以来为了不跟白兴言太过对立,对于文国公府这头的事他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甚至这场宫宴上也没跟白家主宅这头的人打招呼。

    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白鹤染,这个他最疼的亲侄女。

    这一声充满了关切,甚至有离得近的人看到镇北将军都急得冒了汗,可再观望白兴言那头却跟镇北将军完全相反。身为亲生父亲,看到女儿中毒居然一点都不担心,哪怕是做做样子都不肯,而且从他的眼里似乎还流露出一丝兴奋来,好像他很希望白鹤染被毒死。

    白鹤染扭头看向她三叔,一张鬼异的红脸上挂着笑,“三叔,阿染不会有事。”

    香已经烧到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了,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呼元蝶脸上笑意更甚,因为她赢定了。可是下方坐着的贺兰封的心里却打起了突突,虽然呼元蝶的毒是解了,可是白鹤染除了一张红脸之外,却并没有其它中毒的迹象。不是说让她死吗?怎么还不死?

    终于,第三柱香燃尽了最后一段香身,随着最后一缕烟的散尽而宣告结束。

    东秦人长吁短叹,因为他们输了,可他们输得不甘。因为天赐公主好像是故意在让着对方一样,人家着急忙慌地解毒,她却动也不动,根本没做半点努力,这是要干什么?

    有人想出言质问,可就在这时,原本得意得哈哈大笑的呼元蝶突然安静下来,笑声嘎然而止,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就好像有人掐住了她的咽喉,让她的眼珠子都向外凸起着。

    她指向白鹤染,带着无尽的绝望与不甘惊声质问:“你给我下的究竟是什么毒?”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