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24章 真的是个仙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48484真道人救世网2018幽默笑话中特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今生阁揭匾开张,尊王府、慎王府、礼王府都送了贺礼来。当然,这些贺礼绝对不是花花草草金银珠宝,而是成箱的珍奇药材,和大额的银票。

    这是一种支持,对于今生阁来说最重要的支持。

    除此三座王府之外,上都府尹韩天刚也派出六名官差到今生阁门口帮着维持秩序,并且告诉那六名官差以后专门到今生阁这里来当差,但凡发现有恶意捣乱者,一率带回府衙。

    韩天刚没有皇子王爷们有钱,送不起那种动不动就几百万两的大额银票,或者说,真有大额银票他也不敢往外送,于是就想了一个比较贴心的法子来表达自己心意。

    他让人往今生阁旁边的一间酒楼里送了二百两银子,换的是一年之内这家酒楼要每天提供白开水,供给前来今生阁排队就医的人喝。当然,今生阁也不可能天天这样排长队,所以不排队的时候也要把白开水用壶装起来放在门口,可以留个伙计在边上照看着,走过路过的人口渴了都可以过来喝上一口。

    可以说韩天刚这个礼送得实在很得人心,那家酒楼也知道边上医馆的东家是新封的天赐公主,都乐于巴结。本想说不要银子的,但这是府尹大人给公主殿下送的礼,哪轮得着他们说不要就不要。于是收了银子的同时,立即加派两名伙计专门负责这个事,该买茶碗买茶碗,该添水壶添水壶,还新买了不少小凳子,都摆在今生阁四转圈儿,排队累了的可以歇会儿。

    但这些做完,酒楼老板还觉得不够,于是便又跑到今生阁去打听能不能喝茶水和糖水。

    这事儿是问到了宋石那里,宋石想了想说:“病人是绝对不能喝茶水的,糖水虽然能补充体力,但还是有一部份病人不能喝,所以干脆也不要下这个功夫了,病人还是只喝白开水最稳妥一些,这样你们也不用花费太多银子。”

    酒楼老板一听这大夫还为自己着想,立即表示银子是韩府尹出的,他们就是再添点儿而已,没花多少。毕竟添些茶碗茶壶和板凳的,能花几个钱啊!

    不过他还是觉得白开水太寒酸了,也太单调了,于是主动要求:“还是备些茶水和糖水吧,这眼瞅着要入盛夏了,还可以弄些梅子煮水放凉了备着。就算病人不能喝,但陪着来的家眷也还是要喝的。”

    宋石也没管他怎么弄,反正不给病人喝乱七八糟的就行。

    酒楼老板乐呵呵地去做事了,很是为自己能够参与到天赐公主的生意中而骄傲。

    宫宴之后,朝廷就已在大街小巷张贴出告示,将白鹤染被封为天赐公主的决定昭告了天下。可以说,如今人人都知道文国公府的二小姐被皇上皇后收为义女,将来还是儿媳妇,一时间,今生阁的名号更加响亮了。甚至有人说这就是皇家医馆,跟太医院没差。更有人悄悄地说:“这里头本来就有太医院,我都看见了,似乎是姓东宫的,是太医院有名的御医。”

    可以说这就是名人效应,也是白鹤染要求东宫元今天到今生阁来的目的之一。

    虽然她的名头已经很响亮,但毕竟不是个个病人都她亲自上手去治,所以阁内其它大夫的名气必须得也打出去,如此才能让今生阁迅速在上都城内站稳脚跟。

    白蓁蓁很快进入角色,头发往上一扎,整齐利落英气十足,女掌柜的范儿马上就出来了。

    人们都是来看病的,也没有多少人在意一个掌柜是不是女子,又是不是个小姑娘。反正他们是找大夫看病,掌柜也不过是招呼人的而已。

    不过白蓁蓁是谁啊,那是受过红家熏陶的孩子,满腹生意经,举手投足都有十足的精明气质,却又不失真诚。再加上是个女孩子,还是公主的妹妹,长得又好看,所以很是招人喜欢。那些来看病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愿意跟她说上几句话,老婆子也直夸这闺女真好看。

    刘全跟在白蓁蓁后头,学着白蓁蓁跟人说话的技巧,也学着白蓁蓁按着大夫开的方子吩咐人抓药材的学问。渐渐地,对这个小掌柜更加佩服起来。

    白蓁蓁将所有药材都摆在明面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抓药,又教给伙计一个很好用的打包方法,结实又耐用,还美观。

    今日今生阁开张,可以说算是上都城内最大的一桩事。加上昨天贴了皇榜昭示天赐公主的事,白鹤染算是占了两天上都城的热门,大街小巷每家每户都在谈论着她。

    而此时的白鹤染正与东宫元一起坐在今生阁的议事堂里,二人从门口看了一会儿外厅的诊病情况,再坐桌前,白鹤染就问他:“你也看到了,宋石做得很好,我没有理由将他调出来。不过你的到来也让百姓对今生阁多了一重信心,所以我同样也舍不得将你拒在今生阁外。不如,我给你一个择中的法子,你考虑看看?”

    东宫元笑笑,“在下听凭公主安排,只要是公主说的,无需考虑。”他如今已经离开太医院,不能再自称微臣了。

    白鹤染也没拒绝,直接将自己的法子道了出来:“我要建一个学堂,让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够有学上,有书念,不至于一辈穷辈辈穷。只是我的学堂与其它学堂教的东西不太一样,四书五经固然要学,但却不是重点,也不指望他们在仕途上大放异彩。我只是想多教给他们一些谋生的手段,多给他们几样傍身的技能。你若真听我的,那么我希望你不要局限在一处地方,游走于学堂和今生阁之间。又或者今后我还有其它的打算,也希望能借助于你的几分力量,让我的事情办得更顺利些。”

    她意思已经很明确,学堂和今生阁之间全是兼职,学堂授课两日,今生阁坐诊两天,两边都不耽误,但同样的,哪边也不是他的固定居所。

    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宋石不过民间游医,却排在今生阁首位,而你出身太医院,医术还在他之上,却两边游移,最多算个客串嘉宾,说起来,哪边也不是你的地盘。

    东宫元摇头,“世间之事哪有绝对公平的。若我入主今生阁,对宋石来说又谈何公平?跟着公主是我自己的选择,公主不必担忧,在下什么都明白。”

    白鹤染看着东宫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终于,心里有口气微微松了下来。

    穿透瞳孔,看破人心,她白鹤染看人从不会错。东宫元,可信。

    “世间之事,有得就有失,东宫先生觉得我医术如何?”她突然转了话题,也不再叫东宫大人,只称先生。

    东宫元微怔,很快便道:“公主医术,世间无人争锋。”

    她笑了起来,“东宫先生这是在夸我,可是我想听句实话。”

    “就是实话。”东宫元一脸坦荡,“在下与夏神医接触过,夏神医的医术再给我二十载,依然追赶不上。可公主的医术,就是再给夏神医二十载,他同样追赶不上。”

    白鹤染点头,也没虚伪的谦虚,她的毒医之术来自上古传承,别说是二十载,就是再给夏阳秋两百年,也没他追赶的份儿。

    “我说过了,世间之事有得必有失,那么同样的,有失也同样会有得。东宫先生一心求医之一道,又甘愿帮着我的学堂授课医馆坐诊,我便也不能亏待了你。”她面色严肃下来,“东宫元,我不让你入今生阁,也不让你专注学堂,于你来说的确吃亏。可是我若说,我有心收你为徒,你可愿拜我这个师父?”

    “什么?”东宫元几乎听呆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起身的动作大了些,撞洒了桌上的半盏茶。可他已然顾不上洒出来的茶水,直盯盯地问面前的白鹤染——“公主说得可是真的?公主愿收在下为徒?”

    白鹤染点头,“我从不打诳语,说收徒就是收徒,虽然我也经常用一些针法和药方换夏阳秋的人情,但那些东西于我来说不过冰山一角,他几次三番,却连我一身医术的百万之一都没能学去。如果你拜我为师,我便将这一身医术尽可能的传授于你,但是代价就是,你这一生都只能为我做事,奉我一人为尊,你可愿意?”

    东宫元二话不说,侧走半步,扑通一声跪到白鹤染面前。“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话说完,三个响头磕到地上,因为太过激动,抬起头来时,额头间都撞出一个青包。

    白鹤染抬手往他额间抹了一把,浅浅笑起,“好,我白鹤染也是有徒弟的人了。”

    一刹间,东宫元肿起的额头竟恢复往常模样,就好像被神仙之手拂过,手去伤除,这让他一下子想起宫宴当晚的薄荷叶子,还有昨日太医院白鹤染亲手挑捡碾磨给皇上的药材。

    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令人震惊非常的事情:他的师父,怕真的是个仙女……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