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27章 诡异的太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pk10人工计划软件群3d开机号与试机号列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媳妇儿,用得着这样吗?”君慕凛简直是一脸黑线,“我是皇子,你现在也是公主了,就算咱俩大半夜进宫也不会有人拦着,非得整得这么紧张吗?”

    他扭头看看身后高高的宫墙,实在是觉得够丢脸的。除了小时候带着君灵犀偷偷逃出皇宫玩之外,他还真没干过从外面偷偷往里进的事,这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他。

    可白鹤染却不这么想的,“上次跟你去阎王殿不也是偷偷摸摸的?那不也相当于你的地盘?跟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小心留意着皇宫里巡逻的御林军。

    “那不一样,阎王殿那种地方就得偷偷摸摸进,刺激。但皇宫里就没有那种气氛了,咱们这么偷偷摸摸的,万一被人发现了,人家还不得以为我要对那些后妃下手啊!”

    “有带着未婚妻一起来找女人的吗?”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再说,你觉得就凭咱俩的身手,会被人发现?”她伸出手拍拍他,语带安慰,“放心吧,就算是被发现了,我也有信心在对方还没认出咱们之前把人迷倒,而且保证对方醒来之后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君慕凛抽了抽嘴角,“我真怀疑那白惊鸿是你放走的,除了你,我也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了,就是那个罗夜毒医恐怕都不行,花把式而已,否则也不会死得那么惨。”

    白鹤染冷哼一声,“救走白惊鸿可能跟技术含量也没多大关系,主要还是攻其不备。毕竟谁也想不到在那种时候,居然还有人把主意打进了水牢,更想不到那白惊鸿又哑又丑,居然还有被救出去的价值。”她告诉君慕凛,“不管一会儿在客居宫那边能不能问出有价值的信息,咱们都往德福宫走一趟,去老太后的地盘转转。”

    他不解,“去那干什么?”

    “灯下黑的道理你懂不懂?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往外面追,但却没往里面查。老太后跟白惊鸿是亲戚,保不齐就是人老了之后念旧,不忍心看自己的小辈受苦,所以趁着我们不注意将白惊鸿给偷了出来。但偷出来之后又没有本事运出宫去,所以不如就留在自己身边。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所以这一趟咱们有必要走一走。”

    君慕凛点头,“你想去就去看看,不过我到不认为那老太太会生出念旧的想法。你想想郭家,一个废掉前程的嫡孙说杀就杀了,虽然是个废人,但好歹也是亲孙子,凭郭家家底还养不起一个闲人?他们不是养不起,是不想养,是希望任何一个子孙在有生之年都能为家族做出贡献。活着的时候如果做不成,那就死了再做,反正不能白吃家族的粮食。”

    听他提起郭家,白鹤染也不再辩驳,因为她知道是这个道理。且不说别人家,单说她们白家,如果不是自己强势,如果不是自己穿越而来,那么原主一定会成为白兴言上进的筹码。

    事实上已经是了,毕竟白家一得到原主已死的消息,不是忙着伤心,而是先到宫里给原主订了门冥婚。为的就是榨干原主最后的一点价值,让她为家族争取最后一份利益。

    客居宫就在眼前了,那个从水牢里捞上来的宫女依然住在这里,但是随着罗夜人的离开,原本在这边侍候的宫人多数都被调走了,只留了两个人看守,其中还有一位专门照顾伤者。当然,这两人都是君慕凛安排的,是站在他那一头的可靠的人。

    白鹤染二人到时谁都没有惊动,甚至连那个受伤的人都没有醒过来。她随手一挥,君慕凛也看不出这一挥挥出去了什么,但就是感觉原本就安安静静的客居宫更加安静起来,就连受伤宫女原本不太均匀的呼吸都均匀了。

    “都迷晕了怎么问?”他不解,难道不是应该把人叫起来问话吗?

    白鹤染却告诉他:“问话不一定非要在清醒的时候。那天晚上她够清醒吧?可是却什么都记不住,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事情。所以不如在梦里问,梦境和酒后是最容易吐真言的。”

    不过在问话之前,她还是先把一小盒调制好的膏药拿了出来,用一只小木棍蘸着,一点点涂到那宫女受伤的半边脸上。

    药膏透明,无色无香,最神奇的是一接触皮肤就会被立即吸收,完全感觉不到是在脸上涂了东西。而脸上的伤疤竟也在药膏的作用下以肉脸可见的速度好起来,虽然不至于完全无痕迹,但是照着这个恢复迅速,君慕凛相信这宫女睡醒一觉之后,这张脸就恢复如初了。

    他看得啧啧称奇,“媳妇儿,以后有这样的药膏多研制一些,放到医馆去卖能赚不少银子。听母后说你要弄个胭脂铺,那不如再开个伤药铺,相信会有无数人去轰抢。”

    她白了他一眼,“不知道树大招风吗?一下子拿出那么多好东西来,万一被人惦记上,我还活不活了?”不过对这个提议她到是真有点儿动心的,只是不能将药物弄得效果这般神奇,否则会有人把她看成妖怪。或许药量减轻一些,立竿见影的效果改成三天见效,十日全好,这到是可以尝试一下。

    膏药涂完,她开始下一步动作。君慕凛看着她拿出一枚金针,在那宫女头顶处扎了三下,然后金针收回,原本安静睡觉的宫女好像有转醒的迹象,眉头紧锁,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

    白鹤染在这时候开了口,声音悠悠扬扬,轻柔舒缓,就像在唱歌,也像在诱~导一个孩子将他手里的糖乖乖交给自己。她对那宫女说:“告诉我,宫宴那天晚上,你看到了什么。”

    君慕凛惊于她的问话,也惊于这宫女的变化,因为他清楚地看到那个还在睡梦中的宫女好像是在思考,就像清醒着的人一样,在努力想着什么事情。

    也没过多一会儿,宫女终于开口说话了,就像梦魇,却清清楚楚地道来。她说:“我看到大国师了,她在我面前晃了晃手……”宫女说到这里就停止了,面上表情十分痛苦,像是在挣扎,可是却又十分无力。终于再开口时,说出来的话却让白鹤染心头一震。

    宫女说的是:“国师身上的桃花味,真好闻。”这句话说完,再次陷入沉睡。

    白鹤染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君慕凛扶住了她,小声问:“怎么了?”

    她看着君慕凛,想了一会儿,开口问他:“你知不知道桃花是什么意思?我这是第二次听人提起桃花,第一次是那罗夜毒医临死之前,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她说罗夜的桃花开得好。这是什么意思?”她皱着眉,百思不解。

    君慕凛也不明白桃花是什么意思,或许只有罗夜毒医一人这样说,他们还不会多想,兴许就是这一路上看着桃花开放略有所感,毕竟那是大漠里长不出来的东西。可如今已经有两个人这样提过了,宫女提及的桃花还与罗夜毒医有关,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

    只是眼下明显不是深思的时候,白鹤染也只是提了提,然后就从客居宫里退了出来,开始往德福宫的方向去。

    白鹤染认定“桃花”一定是个关键的线索,只是这个线索还让她摸不出头绪。好在有了线索总比两眼一摸黑强,没想到呼元蝶临死前的一句话居然不是无的放矢,她还是大意了。

    德福宫里,气氛有些诡异。安宁虽然安宁,但是在这样的安宁之下,却隐隐掩藏着一种压抑的声音。是人声,在唱戏。

    君慕凛听得直皱眉,小声同白鹤染说:“是叶太后,这老太太大半夜不睡觉作什么妖呢?”

    白鹤染也不明白这是在作什么妖,半夜唱戏,还是一个老太太在唱戏,怎么听都像闹鬼。

    二人顺着声音摸到了叶太后的寝宫,今晚无人在人殿值夜,只有一个小宫女在寝宫门口半倚半靠地眯着。戏声从内殿传出来,让这小宫女时不时地打个哆嗦。太吓人了!

    白鹤染扬扬手,小宫女滑坐到地上,沉沉睡去。他二人溜进寝殿,一眼就看到叶太后披着个被单子站在窗边,正伊伊呀呀地哼唱着。

    虽已年老,但还是能摆出唱戏的身段,两只手臂也不时挥摆几下,还把被单缠在胳膊上,当做水袖甩来甩去。月光透过窗纸半照进来,照在她身上,怎么看都有些阴森之感。

    白鹤染看得直皱眉,第一反应就是:叶太后是不是疯了?

    可是很显然,老太太没疯,不但没疯,还很清醒,甚至唱的戏文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这戏里唱的是一个深闺小姐爱上了江湖中人,却遭到家族反对将她囚禁起来,直到被迫嫁人的那天,小姐依然忘不了自己的心上人。婚后丈夫多情,小妾一个接一个的往府里纳,对小姐没有丝毫关怀。于是小姐的心又飘到了情郎那里,终于找到个机会倾诉衷肠,只可惜,那时的小姐已经老了……

    君慕凛听得直撇嘴,对老太后这个作风很是不待见,可白鹤染却没心思评价作风问题,因为这一声声戏调子唱出来,似乎让她抓到了一个关键。

    可是那感觉太朦胧了,只是一恍神的工夫有所触动,再想仔细去分析时,却已没了机会。

    叶太后的戏还在唱着,人很精神,一点疲惫感都没有。人是背对着他们的,身后还披着个大被单,他二人看不到老太后脸,也看不清楚老太后的身段,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出,却如鲠在喉,让人极不舒服。

    这时,君慕凛悄悄扯了扯白鹤染的袖子,二人面对面,她看到君慕凛无声开口,用唇语同她说:“注意看老太太的身体,怎么瞅着跟以前不太像了呢?”

    她一怔,因为只顾着思考唱戏的事,到真没留意别的。此时听君慕凛这么一说,她立即仔细去观察,这才发现,何止不太像,是太不像了。特别是老太后露在外头的半截儿脖子,白皙光洁,没有一点褶皱,这哪里是老太太的脖子,分明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妇……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