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28章 姐夫想翻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跑狗图四不像必中一肖马会绝密信封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曲调婉转,人随曲动。终于,叶太后的身体转了过来。

    君慕凛都惊呆了,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熟悉的太后模样,而是一个年不过三十、身段婀娜、风韵多姿的少妇。

    他没见过叶太后年轻时的模样,打从记事起这位太后就已经老了,但是眼前的人依然能隐隐分辨出老太后的轮廓来,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正是叶太后年轻的样子。

    他下意识地看向白鹤染,白鹤染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因为自己不久前才给过皇后一枚药丸,一夜之间就让皇后恢复了年轻。所以君慕凛是在向她求证,会不会是药物流失出去了。

    她摇摇头,嘴巴动了动,只提了四个字:罗夜毒医。

    君慕凛想起来了,罗夜毒医呼元蝶初入上都城时也是以年轻面目示人的,后来是在鸣銮殿被指认为刺杀国君的叛徒,她没了办法,这才露出真容。

    原来那种药罗夜毒医也有,看来罗夜人此次进京,除了送岁贡之外,他们还见了叶太后。

    “走吧!”白鹤染扯了他一把,“在德福宫里搜一遍,找不到就走。”

    他点点头,没有反驳。二人分头行动,以太后寝殿为中心,对德福宫展开了细致的搜索,细致到白鹤染甚至连一处隐蔽的地窖都找到了。但是很可惜,却始终不见白惊鸿的身影。

    二人败兴而归,直到出了皇宫,君慕凛发现他媳妇儿依然闷闷不乐。他开始想办法逗媳妇儿开心,于是一脸贼兮兮地说:“没想到老太太年轻时候长得还不赖啊!”

    她白了他一眼,“要是长得不好,你爷爷当初是怎么把人纳进宫里来的?”

    他撇撇嘴,“那也不尽然,有不少妃嫔也是不得已才纳之,都是为了权衡利弊,真正能被做皇帝的人真心喜欢的,一般来说都活不到最后。”他说到这里有些悲伤,白鹤染知道,那是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这是世间的规律,走得最远的,肯定是最合适的,但最合适的却并不代表就最喜欢。也或许是最有价值的,毕竟这世间没有永恒的爱情,有的只是永恒的利弊。”

    君慕凛都听愣了,“你这是什么狗屁言论?怎么就没有永恒的爱情了?染染,你说我跟你在一起,我图你什么?图你能随时随地给我解毒吗?”

    她反问:“难道不是?你我相识因为你中毒,第二次见又因为你中毒。后来交往多了,又帮你解汤州的毒,宫宴还对抗罗夜国师的毒。一步一步皆是因毒而起,你说你图我什么?”

    他真生气了,“白鹤染,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我君慕凛堂堂一国皇子,统领天下过半兵马,从未打过一场败仗。我若只图你的本事,大可以用钱去买,用权势去压,犯不上赔出一个尊王府正妃的位置。更何况除了你,我连侧妃侍妾想都没有想过。白鹤染,你再有一身傲骨,也对抗不了一个国家,我就不信一道圣旨命你为国效力,解毒灾,救百姓,你能抗得了?”

    她无话可说,他却咄咄逼人:“我一个大男人,已经不只一次同你表明心迹了,我相中了你,不为你的本事,也不为你的样貌,更不是因为我接近了你没有过敏反应。我只是单纯的相中了你,看上了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处不吸引我。”

    他话说到这里,二人刚好走一处胡同拐角。许是气懵了,他猛地扳住她的肩膀,一把将人按到了墙上。“你本来就是从天上掉到我面前的,白鹤染,这是天意,老天爷都把你扔进了我的怀里,你就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这辈子都不可能。”

    她也有点儿被骂懵了,怔怔地回问了句:“我什么时候说过想逃了?”

    “你嘴没说,但是心说了。”他指指她心口的位置,“你质疑我的初衷,质疑我们这份感情,你的身体没逃,但是心却也一直都没有靠近。染染,我不知道你从前到底受过多大伤害,虽然皇家不可能不调查你的背景和过去,虽然文国公府那点子破事儿我们君家一清二楚,但是我却并不认为是那些经历和过往造就了如今的你,就像所有人都不相信洛城短短三年,你就能学成一手神医之术一样。”

    白鹤染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君慕凛轻轻叹息,身子往前探去,微微弯下身来,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染染,我想说的是,不管你经历过什么,不管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甚至我都不管你到底是谁,我只要你,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永远都只要你。”

    她有些害怕,因为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人正在轻轻颤抖,她抓着他的衣襟急急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抖成这样?”

    他简直无语,“你是个大夫,我舒不舒服你看不出来?我抖是因为我生气,我被你气的!白鹤染你这个白痴,再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要被你气死。罢了罢了,你还是快快长大,再熬一年赶紧及笄算了,到时候把你娶过门,天天在身上栓着,让你好好了解一下什么叫做永恒。”

    她抽了抽嘴角,“我又不是小狗,谁愿在你身上栓着。”但这话却没什么力度,反而还带着几丝娇羞,不像斥责人,到像是在撒娇。

    君慕凛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只得抬手揉揉她的头,轻声安慰:“不管过去经历过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能一再的用过去的经历来衡量现在和将来,也不能一再的用过去遇到的人来比对现在正在相遇的人。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所以,你就让过去那些不好的人都死了吧!也把过去那些不好的事都扔了吧!不要再去想,跟着我一直往前看,就好。”

    她顺从地点头,被他牵起手继续向前走,一时间到真是生出许多感慨。她告诉君慕凛:“我以前很排斥和陌生人相处,因为自己体质的特殊性,小的时候不会控制,害过不少人。所以甚少有同龄的孩子愿意跟我一起玩,我的家族一方面因我拥有返祖的体质而骄傲,另一方面又无时无刻不对我进行防范,甚至都没有人愿跟我一桌吃饭。你说这是不是很讽刺?血脉亲人尚且如此,何况爱情只是半路遇见。”

    君慕凛许久都没有说话,她还以为他不会再就这个话题与自己探讨了,却在快走到文国公府门口里听到他说:“虽然我听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虽然你所说的过去跟我们所知的文国公府以及洛城白家并不相同,甚至跟你自己都不一样。但是染染,我说过,你到底是谁不重要,我说你是谁,你就是谁。你是我君慕凛未来的王妃,是父皇母后认下的义女,是东秦的天赐公主,这就够了。”

    他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什么血脉不血脉的,也就你还放在心上。你看看郭家,亲孙子都能弄死,你能说那不是郭家的血脉吗?所以,别把血脉看得太重,也别把半路遇见看得太轻。血脉至亲不待见你,也是白扯;半路遇见却视你如命,才是人生之幸。跟女孩子相处我这也是破天荒头一回,也不知道哪句说得对哪句说得不对,反正都是我的心里话,你自己回去好好思量,往后可不许再说没有永恒这样的话了,我听着心里难受。”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改好的。谢谢你不计较,也谢谢你……不追究。”她抬头迎上他那双紫色的眼睛,“我的事你可以不追究,但是另外有件事你却得好好查一查。”

    君慕凛问:“是关于叶太后的?你想查她跟罗夜人有何瓜葛?”

    白鹤染摇头,“她跟罗夜国有没有瓜葛这个肯定要查,但那不是我的职权范围,要查也是你和九哥去查。而我想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她提醒君慕凛,“叶太后变年轻肯定是从罗夜毒医那里拿了药,但这种药跟我给母后的还不同。我早就在呼元蝶身上看出来过,她的药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她需要每天服用方能保持身段和容貌。但我给母后的那种却不用,比呼元蝶的先进许多。当然,只是药丸的话这没什么可追究,你总不能拦着人家不让臭美。何况老太后应该只敢晚上用,自己对着月光照镜子美一美,是绝对不会大白天吃了药在人前嘚瑟的。一个太后,自称哀家,美给谁看?”

    他眨眨眼,似乎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所以让你在意的事情不是变年轻,而是唱戏?”

    白鹤染点头,“的确,就是唱戏。除非你告诉我,那叶太后以前也有这毛病,否则我有理由怀疑她半夜唱戏这个事儿里面决对有猫腻。先查查宫宴前后都有什么人进宫吧,特别是往德福宫去的,看看都有什么人跟老太太接触过。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君慕凛其实很想在文国公府留一留,哪怕进去坐坐看着她睡都行,可惜,还不等他死皮赖脸地跟着进门呢,府门咣啷一声就开了。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叫了声:“姐,你大半夜的不在念昔院儿待着,上哪去了?轩儿等了你好久。”

    君慕凛很想问问这小子你大半夜的不睡觉上你姐姐屋里干什么?可是话没等出口呢,就见白浩轩头一偏,冲着他咧嘴一笑,乖巧地叫了声:“姐夫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只好把想揍人的冲动压了压,点点头,“轩儿也好。”

    白浩轩半个身子都挤了出来,“姐夫,你要进去吗?是不是跟姐姐还有话说?那你们先说话吧,等你们说完了轩儿再说,轩儿不急的。”

    君慕凛的拳头握了又握,到底还是松了开。“罢了,你把你姐接进去吧,本王改日再来。”

    白浩轩乐呵呵地拉着她姐姐进了府门,然后还不等外头的人走呢,就咣当一声又把门给关了起来,气得君慕凛直想翻墙。

    白浩轩到是理直气壮,还教训他姐姐,“姐,你以后不要三更半夜和姐夫出去,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

    白鹤染是又好气又好笑,正想逗逗这孩子,突然脚步停了下来,前面林子里有动静……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