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33章 夹着尾巴做人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看2018今晚开什么码六h彩2018开奖032期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的到来让红氏松了口气,她毕竟只是个妾,凭她的能力只能断了小叶氏和白花颜的钱,但这白花颜把老夫人气成那样,只有白鹤染到了,才能真正的给对方教训。

    这事儿说起来也是老夫人太着急了,当面就没让这对母女下得了台。可这事放在谁身上能不生气呢?好不容易熬下去一个大叶氏,这立马就又来了个小叶氏,叶家人轮番上任,白家被叶家这么压着,还能不能有出头之日了?

    更何况老夫人毕竟是老夫人,给新主母一个下马威,当面敲打敲打也是应该的,凭什么你一个孙子辈的人竟指着长辈鼻子骂?还以为这五小姐真能把白惊鸿的作派学去几分,没想到这才几日光景,这么快就现了原型,还现得如此彪悍。

    红氏一边想一边摇头,大器难成啊!不过也好,这样没脑子的人,比白惊鸿好对付多了。

    白鹤染这一巴掌打得是又重又急,一点儿都没留情面,啪的一下就在白花颜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五个指头清晰可见,中间巴掌的位置甚至都淤了血,看着就疼。

    白花颜被打懵了,身子一晃,直接撞到小叶氏身上。小叶氏后背撞上门框,这才没摔倒。

    虽然没摔倒,可后背也撞得生疼,但小叶氏眼下已经顾不上疼了,当她看到白鹤染的那一刻,脑子就已经嗡地一声炸了起来。她知道,今日这事肯定是不能善了了。

    “新一代的嫡小姐,骂得挺开心啊!”白鹤染其实早就到了,就在老夫人说红氏不争气的那会儿她就在门外站着了,只是没进去,所以这所有的经过她都看在眼里。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就白花颜这个脑子,扶上嫡女之位又有什么用?这样的能成气候?

    “你居然敢打我?”白花颜终于反应过来,当时就急了眼,“白鹤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白花颜失去理智嗷嗷叫着就要往上冲,可惜,她连白鹤染的身都近不了。因为,默语回来了。

    “五小姐,以下犯上,该当何罪?”默语阴着个脸看向白花颜,直接扣了个以下犯上的罪名。非但如此,她手下还用了几分力道,差点儿把白花颜的手腕子给拧折了。

    “你松开我!松开!你这才是以下犯上,我是文国公府的嫡小姐,你算个什么东西!”疯子一样的人对白鹤染都想动手,就更别提只是个默语了,当时就破口大骂起来。

    可默语才懒得搭理她,反正人抓在手里也跑不了,她于是别过头问白鹤染:“小姐,人是留着还是直接杀了?恶意殴打公主是大罪,送到官府肯定是要砍头的。”

    白花颜一听这话瞬间就傻了,砍头?凭什么?她狠狠地瞪向白鹤染,大声道:“是你先打的我,砍头也是砍你的头!”

    白鹤染翻翻眼皮,“我先打的你又如何?讲私,我是这府上第一位嫡小姐,还是你的姐姐,我有权力教训自己的妹妹。讲公,我是御封的天赐公主,是皇上皇后的义女,我打你那是给你面子,但是你动手伤我,就是行刺公主的大罪。唉,咱们家还真是出人才,你的前一任刺伤了嫡公主,到了你这儿又动手打我,你说说,你们叶家人怎么跟皇族这么过不去?一天到晚就想着打皇族中人?前后两位公主都在你们手里挨了打,下一个又要打谁了?”

    “我……”白花颜一下就被堵住了,嘴巴张得老大,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叶氏却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哆哆嗦嗦地开始磕头,“二小姐,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对老夫人不敬,不该对二小姐不敬。五小姐年龄还小,她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没想那么多,妾身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教导,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求二小姐饶了我们吧!求二小姐饶了我们吧!”她一边一边用力地往青砖地面上磕头,几下的工夫前额就见了血。

    白鹤染皱眉,“做这个姿态是给谁看呢?是不是有人来给你撑腰了?”说完,半转了身,果然看到白兴言正带着白浩宸往这边走来。“果然来了靠山,不过,新上任的三夫人啊,虽然我从前小看了深谋远虑踹了长姐自己上位的你,但是你这个找靠山的眼光还真是不行。”她指了指来的这二位,笑道,“就凭他们俩,为你做得了主?”

    话刚说完,白兴言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简直放肆!你这个逆女,没大没小不敬尊长,我白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简直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白鹤染点点头,撇了一眼白花颜,“听到没有,父亲教训你呢!”

    “我教训的是你!”白兴言又想暴跳了,“白鹤染,你才是那个逆女!我在教训你!”

    “听到没有,父亲在教训你!做为一个小辈,居然让当家主母跪在地上给你磕头,还对我们语带辱骂,你不是逆女是什么?我们白家就是家门不幸!”她解脱默语的手,去搀扶小叶氏,“母亲快起来,咱们如今不是凭人欺凌的妾室和庶女了,她不能这样对我们。”

    白鹤染扑哧一下就笑了,“是啊,你们现在可真是长本事了,当孙女的指着祖母鼻子骂祖母是个老不死的,白花颜,你说你这个本事长得该有多大?”她瞪向白兴言,“既然赶上了就也别光看热闹,来吧,这个家里家当做主的男人,你来说说,你的女儿如此辱骂你的亲生母亲,这事儿你怎么看?这个罪你又如何责?”

    白兴言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不由得看向白花颜。起初他是不信的,但一看白花颜那个心虚的样儿就明白了,还真的骂了。可是骂了又能如何呢?如果他现在转过头来训斥白花颜,岂不是正中了白鹤染的圈套吗?

    于是他闷哼一声道:“这件事情过后我自然会处理,现在说的是你的事。白鹤染,不要试图转移话题,今日本国公只与你论论这欺凌主母的罪责。”

    “欺凌主母?”她眨眨眼,“我没那个闲工夫欺凌什么主母,本公主只是在教训一个臣妇和臣女罢了。怎么,文国公,对此你有意见?你的女儿跪本公主一跪,你觉得这不应该?另外,你的女儿咒骂本公主的祖母,本公主很生气,甩了她一巴掌。可是她呢?不但不磕头认错,反过来还要殴打我。文国公,你来说说,如果前前后后有两位嫡公主在你文国公府里受了伤,你这个文国公还当不当得下去?上一次是被撸了爵位世袭的规制,那么这一次呢?你又要用什么来换这个家族的平安?”

    白兴言身子晃了晃,他又冲动了,又忘了这个女儿如今背靠大树好乘凉了。以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尊王妃,他还勉强能说人没嫁呢身份就不算。可是现在不行了,皇上已经昭告天下,这就是正儿八经拿了琉璃印的嫡公主,白花颜和小叶氏在人家眼里算什么?

    这些还都不算什么,问题是已经有了君灵犀在国公府被刺的事在先,如果白鹤染这边再出什么闪失,他该怎么赔?爵位很有可能真就保不住了。

    眼瞅着白兴言头上渐了汗,也不说话了,小叶氏知道,今儿这戏有点儿演过了。但同时也算是彻底认清了现实,老爷保不住她们,要想在这座府里平平顺顺的生活下去,有一个人是绝对不能招惹的,那就是已经成为公主的白鹤染。

    她心里也不甘,正如白花颜所说,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可是没想到敌人的头出得更彻底。她才不过爬上了国公府当家主母之位,敌人却已经是东秦的嫡公主了,这差距比原先更大了。

    小叶氏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帕子擦了一把额头,二话不说就给白兴言行礼,“让老爷为难了,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没有管教好五小姐,妾身自己也做得不对。不管是对老夫人还是对二小姐都有不敬,妾身这就带五小姐去给老夫人磕头赔罪,还望老爷和二小姐原谅我们这一次。妾身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白花颜气不过,又叫了句:“凭什么?”结果换来小叶氏狠狠瞪过来的一眼,就连双环都用力拧了一把她的胳膊,把她给疼得直冒冷汗。

    “五小姐什么都别说了,快快随我去给老夫人赔罪吧!能不能过了今日这关,只看老夫人会不会原谅你。”小叶氏看向白花颜,眼里传递的是隐忍的迅息。

    就连跟着白兴言一起来的白浩宸也开口道:“今日之事的确是五妹妹错了,错了就要改,咱们都是一家人,只要你肯改,祖母还是会疼爱你的。”

    白花颜终于冷静下来,她看看白兴言,见白兴言什么都不说,就知道自己不服软肯定是不行了。她很想愤恨地瞪上白鹤染一眼,可是到底没那个勇气。只得低着头跟着小叶氏往后堂走,乖乖地去给老夫人认错。

    终于离开前厅,小叶氏这才压低了声音告诫身边的女儿:“如今已经不是二夫人的时代了,连你大哥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你若再这样冲动下去,谁都保不住你。”说完,见白花颜又有要炸的趋势,赶紧又道:“忍耐,我们要做的只有忍耐,且忍几年,待你及笄,叶家和郭家一定会给你选一门合适的亲事,再将你推上高位。到了那时,你想要谁的命,还不是手到擒来?逞一时之快没有任何意义,我们需要蛰伏。”

    一场闹剧终于收场,白兴言没脸再待下去,带着白浩宸走了。

    红氏上了前,叹了一声说:“原以为二夫人倒下了,府里至少能消停一阵子,却没想到那位小叶氏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主。二小姐,亏得你有了公主的身份,否则这叶家人一轮又一轮的折腾,可有得我们受的。”

    白鹤染这会儿心情非常不好,白花颜的表现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但小叶氏今日居然给她摆了这么一出,这让她意识到,今后的岁月里,这位从前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叶家庶女,要正式登场了……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