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36章 小姐不离不弃,奴才生死相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浙江双色球超长走势图23d累加值振幅走势图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对自己这位车夫真可谓是刮目相看,之前还吓得说话舌头都不打卷儿,这会儿一听说伤了人算她的,还给赏银,潜力都给激发出来了。这马车赶的,她算着都能超过八十迈,嗖地一下就到了府门口儿。

    迎春原本已经把药粉握在手里,就准备那些暗着的人冲过来好洒出去,结果没想到马夫一爆发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一匹马直接就先放倒了三个,后头的人没等反应过来呢,马车就已经冲出了包围圈,在车夫自认为十分理想的位置停了下来。

    “二小姐,您看奴才这停的这地儿还算到位吗?”马车半掀了帘子,乐呵呵地邀功。

    白鹤染往外瞅了一眼,连连点头,“太到位了。”车是横在府门口的,一半儿都已经压到了台阶上,不过马却勒得稳稳当当,不摇不晃,这让车夫颇为得意。

    迎春大方地从袖袋里摸出一大锭银元宝来递给他,“说到做到,这个是赏你的。”

    车夫接过来很高兴,一边谢恩一边问:“二小姐,今后这样的活儿还有吗?可千万不要忘了奴才,奴才干别的不行,赶车的本事那绝对是一流的。”

    白鹤染看出来了,“以前驯养过烈马吧?”

    车夫点点头,“奴才从小就被人伢子卖来卖去,卖到文国公夫之前曾卖到过一个马场,专门驯烈马的,在被马踢了十回八回之后找着了窍门,后来所有马都听奴才的,让往东不敢往西,让上山不敢下河,连它们叫唤两声奴才都能猜到说的是啥。”

    这车夫很是健谈,人也随着说到自己拿手的本事时不再那样紧张,哪怕又有人不断地往这边围了过来,他也没了先前的怂样。白鹤染对这个人很满意,于是多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在国公府只是负责喂马赶车吗?”

    那人眼一亮,“二小姐这样问,莫不是奴才的机会来了?”他乐坏了,赶紧回答主子问话:“奴才名叫马平川,今年二十二岁,到文国公府做事有三年了,因为马喂得好,所以一直就在马厩那边喂马,兼顾着给主子们赶车。”

    白鹤染觉得这个马平川的性格还是挺好的,懂事,又不失机灵,能看出她多问几句兴许是自己的机会,也愿意把心中期待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就给人留下了一个比较好的第一印象。当然,最主要是还有点小本事,而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有本事的人。

    “算是个机会吧!”她再问马平川,“愿不愿意专门为我赶车?不管你从前拿多少例银,我翻三倍给你,其它所有待遇都跟我念昔院儿的下人们一个样。如果愿意的话,回头我跟红姨娘说一声,这个月就按照三倍的例银发给你,你也不用再去马厩喂所有的马,而是上点儿心,先为我张罗一辆专门的马车来,以后你只管我的马车就行。”

    马平川乐得一蹦老高,直接跪到马车上给白鹤染磕头:“奴才愿意,奴才太愿意了!奴才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伯乐了,终于有出头之日了!二小姐您放心,奴才一定给您养出最好的马,赶出最好的车,只要二小姐不离不弃,奴才必定生死相依!”

    白鹤染听得一脑袋黑线,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招揽了个神精病,但是看着这小伙子劲头十足的样子也不好太打击,只好点点头说:“那就这样定了。”说完,实在没忍住,又补了一句:“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这话,不是用在这儿的。”

    马平川嘿嘿一笑,“反正就是一见小姐定终身,这辈子都不会背弃的。”

    她无语,特么的这句话也不是这么用的。

    但是她现在不想跟这马平川再说话了,一来怕对方再冒“金句”,二来也是因为刘家的人已经出来不少了,马车四周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被人围住了,甚至还有个管家模样的人也站到了府门口,正一脸懵比地看着面前这辆马车。

    刘家人简直要疯,来的这到底是什么人?这都被人包围了还有心思收服下人呢?马车杵在这儿老半天了,他们也围了老半天了,可是车上的人仿佛没看见他们一眼,该聊天聊天,该磕头磕头,特么的车厢里头有个丫鬟,似乎还在嗑瓜子,这该不是一群傻子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管家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这里是私人宅邸,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聊天的地方。识相的赶快离开,非要闹到动手,那场面可就不好看了。”

    迎春把脑袋往出一探,指了指后头被自己"mi yao"放倒的那几位,笑着跟那管家说:“这不是已经动手了吗?场面也挺好看的,没有你说得那么不堪。”

    刘府管家差点儿没气迷糊了,“简直不识好歹!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迎春指了指东宫元,“我们是东宫大人请来的帮手,来接他妹妹回家的。看你的模样该是位管家吧,你也是为主子做事,我们不为难你,只要将东宫大人的妹妹放出来,我们转身就走,绝对不多留一刻,怎么样,放人吗?”

    放个屁!管家都想骂人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说放人就放人?再说,东宫大人的妹妹是在这里坐客的,说放不放这话就难听了吧?”

    “哦。”迎春点点头,“也是,那就快点将人请出来吧,我们还等着回去用午膳呢,耽误了我家小姐用膳可是大罪,饿坏了你们赔不起。”

    刘家人觉得今日可能是遇着强盗了,管家不想再跟迎春说话,一个丫鬟有什么可说的。他想跟车厢里那位小姐唠唠,但小姐坐得太靠里了,车帘子挡着,他看不清楚。于是转而将目光投向了东宫元,“东宫大人,这样做未免太冲动了吧?咱们事先可都是说好的,我们好好招待东宫小姐,您也为我们做你该做的事。怎么,现在是要反悔?”

    东宫元没有同他争吵的兴致,只平静地开口说:“将我们的妹妹放出来,你家主子的病我尽全力医治,且很有可能还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难道不放人你就不尽全力?”管家冷哼,“怪不得家主的病一直不见好,敢情问题是出在东宫大人身上。我再说一次,不管你们是谁,现在赶紧离开,这事儿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也不会上报家主。但若给脸不要脸……”

    “若是你们给脸不要脸,我就叫人把上都城里的右相府给抄了。”车厢里,冷冰冰的女声扬了起来,“听闻这座外宅里头有不少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想必京都里的主宅也不穷吧?正好抄一抄,充盈国库,也算是右相大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为朝廷做了点贡献。”

    管家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东宫大人请来的帮手。”白鹤染坐在车厢里,抓了一把迎春带来的瓜子嗑起来,“听闻右相家请了东宫大人的妹妹来坐客,但这个客坐得也太久了些,再这样下去客人都快坐成主人了。所以,如果你们没打算把这宅子送给东宫小姐,那还是把人送回来吧,免得东宫小姐住久了觉得这宅子还不错,再开口让我给她抢来,那你们就太为难了。”

    管家都气笑了,“真当自己是山匪呢?别说你们不是,就算真的是,刘家还能怕你们区区匪徒?识相的赶紧走,我还是那句话,现在走了,我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管家也不是傻子,虽然东宫元带来的只是一主一仆两个小姑娘,但他给丞相府做管家这么多年,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力的。敢这样横冲直撞的找上门来,还一着面儿就放倒了好几个护卫,车厢里说话的那位小姐绝对不是个善茬儿。要么是自己有本事,要么是背后靠山有本事,且很有可能在这辆马车身后,还跟着无数他们看不到的高手。

    东宫元是太医,接触的都是达官贵人,刘家能找上他,别人家也有可能找上他。那么眼前这辆马车他就不能轻易动,最好是直接赶走,也别想着找后帐。

    可惜,人家就是不走,不但不走,马还又往前挪了两步,都快把管家给挤到门里头去了。

    管家狼狈地抖抖身上灰尘,指着车夫马平川大声道:“你们不要太过份!”

    马平川摊摊手,“真对不住,马不听话。要不您还是往边上让让,省得一会儿马又不听话时再撞了你,那就不好了。”

    管家心头哀嚎,心说我要是能让我早就让了,我要是能躲我早就躲了,我还在这儿淌这个浑水?直觉告诉他,马车里的小姑娘,他惹不起。

    东宫元寸步不让,再次向刘家提出要求:“将我的妹妹送出来,或者我们进府去接。”

    迎春赶紧补了一句:“但我们肯定是坐着马车进府,冲撞了你们家的园子可别怪我们。”

    车夫马平川立即表态:“放心,肯定能冲撞着,保不齐还能挤着人呢!”

    管家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可对方明明知道这里是丞相府的外宅,是有多大的胆子敢欺负上门?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对方的身份绝对比丞相要高。

    十几岁的小姑娘,比丞相还高的地位……刘宅的管家有点儿冒汗,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能是摊上大事儿了。可他就是刘家的一个出头鸟,事儿再大此刻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

    于是他壮着胆子跟马车里的人问了句:“敢问姑娘,贵姓?”

    里头传出声音:“姓白。”

    “哦,姓白。”管家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刚刚那一刻他还真怕是东宫元把宫里的人给搬出来了。毕竟身为太医,是要常年在宫中行走,治疗的人不是皇上皇后就是后宫妃嫔公主皇子,想跟这些主子们面前讨个恩赏那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妃嫔不可能,妃嫔不会这样年轻,再想想,比丞相地位还高,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种身份的人很有可能是皇家的公主。不管是庶出公主还是嫡公主,他们都得罪不起。

    所以他听到车里的人说姓白时,立即就松了口气,只要不姓君,姓什么都行。

    可是突然之间,脑子里头刚松开的那根弦一下子又绷紧了起来。

    姓,姓白?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