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75章 阿珩,我该如何与你相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生肖跪乳是什么生肖网络彩票平台漏洞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的这一翻指导简直是为夏阳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直到四层组织全部缝合完闭之后,看着完美的针脚、彻底对合的肚子,他都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这是出自自己之手。

    他怔怔地看向白鹤染,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姓凤的皇后,这说的该不会就是你?”

    一直没说话的君慕凛实在听不下去了,“夏老头你胡说什么呢?这是本王的未婚妻,她姓白,不姓凤,她也不住在无岸海的另一头。”

    夏阳秋挥挥手,“我知道,但王妃这一手实在让老朽太过震惊,怕就是那位皇后亲自过来缝这个伤口,也就缝成这样?”  这话却引得白鹤染连连摇头,“你错了,如果是她来,根本不需要我下金针,而且针法要比你这个细腻得多。你我联手缝出来的这个伤口,虽然不需要受伤的人一动不动,但也至少要卧床养上半个月才

    能下地。但如果是她来,十二个时辰后人就可以尝试翻身,二十四个时辰后就可以下地走动。最多十天,生活都恢复正常了。”

    “这怎么可能?”夏阳秋和东宫元齐齐摇头,这是他们知识范畴之外的事,无法理解。  “天底下不可能的事多了,这是外科手术必备的手法,我也只是懂些皮毛,跟本无法同她相比。”她一边说一边将金针拔掉,“现在人就靠养了,半个月下地,三十天后可以自如行走。回头我开个方子,

    抓了药一天喂一次,三个月后就又是一条英雄好汉。”  缝合,她只看白鹤染做过,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战场上,冒着战火抢回来的战士就是肚子开花,白鹤染就是这样缝的。她原本对这些医疗手法一窍不通,那段日子她眼看着白鹤染抢救了太多太多的人,

    竟生生将一些最基本的手法给记住了。

    “什么叫外科手术?”夏阳秋懵懵的,“王妃你会不会?”

    她摇头,“我不会,那位皇后才会。”

    “那该上哪儿去找那位皇后啊!”夏阳秋十分无奈。

    她却道:“自然是无岸海的另一边。你那本杂记上不是说了么,那人是住在另一边的。”

    “你相信有另一边?”

    “既然有这一边,自然就会有另一边。”白鹤染看着夏阳秋,道:“我很想看看那本杂记,如果夏老能将它借给我参阅一段时日,我就教你另外一种更好的缝合手法,如何?”

    “成交!”夏阳秋一跺脚,“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回去给你拿。”

    夏阳秋一刻不停地走了,白鹤染写了药方给东宫元,“把这几味药弄齐,这几日你留在这边,右相那头我会陆续叫人送药过来,你一定要将我们这边受伤的弟兄照顾好了。”

    东宫元抱拳行礼:“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尽全力。”

    她点点头,“我将默语留下来给你打个下手,一会儿你再盯一盯外面喝解毒水的将士们,一定要确保所有人都喝上一碗,一个一个的确认,绝对不能有遗漏,记得了吗?”

    “弟子都记下了,这就去抓药。”他行了礼退出屋去,君慕凛这时抬眼看了看她,似有话要说,却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白鹤染很累,但为了等夏阳秋的杂记,还是在这边又撑了两个时辰。直到夏阳秋再次返回时,中毒的将士们也全部喝过解毒的水,由她检查过之后,君慕凛安排着返回营地。

    偌大的刘宅又再次空旷下来。  夏阳秋本想就这本杂记再跟白鹤染一起探讨一下,但她两天一夜没睡,又经了一场奋战,精神头实在不好,还穿着带血的衣裳呢。君慕凛坚持要送她回京歇着,夏阳秋便没再多留,只说过两日去国公

    府拜访,自己回去了。

    她上了君慕凛的马车,几乎是一路闭着眼回的上都城。君慕凛以为她睡着了,也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将那本杂记慎重地抱在身前,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马车停到国公府门口时,天又黑了,她不急着下车,懒洋洋地睁开眼后,开口就问了他一句:“是什么话说不出口,让你从刘宅一直憋到现在?”

    他有些尴尬,“被你看出来了?”

    “习惯了你同我一向无话不说,今日欲言又止就变得特别明显,如何看不出来?”她白了他一眼,“说,是不是跟我拿到这本杂记有关?”

    他不再隐瞒,也的确是心里有话憋得不痛快,于是道:“是与这本杂记里记载的那位皇后有关。染染,如果无岸海真的有另一边,我会去吗?”  她看着他,眨眨眼,“你是不是想问我会不会离开你?”然后不等他回答,又接着道:“不会,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说完竟自嘲般苦笑了下,“你以为我遇着你这个人很容易?你于我来说何止是翻山

    越岭,为了遇见你,我走了这世间最难走过的路,经了一回生死,闯了一回阴曹地府,如今终于柳暗花明,又如何会轻易就放弃?”  她主动握上他的手,前世今生种种过往在脑子里肆意冲撞着,她却笑了,“以前那么不容易,想想都有些佩服自己是如何熬过的那些岁月。我曾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风里雨里,刀山火海。可是君慕凛,自从遇了你,凡事就有了依靠,我虽然一再的强调自己要独立自主,要自力更生,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可以总是靠你来帮我完成。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有你在我身后,我的心里踏实多了,做起事

    来也更放得开手脚。因为我知道,不管我成与不成,都还有你,我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她说得有些感伤,或许是想到了从前的一些事情,鼻子竟微微发酸。轻轻抽了一下,他便以为她要哭了,可是吓坏了他,“别哭别哭,我没有怪你,只是担心你对那无岸海太过好奇怪,担心你哪一天心血来潮自己就去了。染染,我不怕你去探索那无岸海,只是想同你说,如果哪一天真的要去,不要自己去,叫上我。你都说了,这样辛苦才走到我的身边,那么就更不该轻易就将我扔下,总之上天入地,

    我陪着你便是。”  是啊,上天入地,他陪着便是。他不知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她说生死,她说阴曹地府,他便以为说的是过去十年在白家的生活。狭小的屋子,别人吃剩的饭食,不论冬夏常年不换的被褥,对主子张口

    就骂伸手就打的下人……这的确让人生不如死。而他的染染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直到被送往洛城,情况才稍有改观。  而他一直认为,洛城三年必然是白鹤染整个人发生转变的关键之处,这三年中一定有一个契机,让她完成了如现在这般的华丽转变。只是他查不到,也不想再查,他要的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从前过

    往,只要眼前这个就好。

    他送她下车,看她入府,再想想,对赶车的侍从说:“去痨病村看看!”他们家染染太累了,痨病村那头,他替她盯一盯就是。

    夜晚的白府很安静,自从大叶氏倒台,小叶氏上位,这座一直喧嚣不停的文国公府似乎一下子就平稳下来。虽然白花颜偶尔还会吵闹一场,但好在小叶氏还管得住她,不会太离谱。  但是白鹤染知道,这种平静只不过是暴雨来临之前短暂的压抑罢了,各怀鬼胎的一家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偃旗息鼓,她们只是在蓄势待发罢了,说不定哪一日就风雨侵城,各院之间又要斗个你死我

    活。

    今晚默语和迎春都没回来,被她留在刘宅那边帮忙了。毕竟还有九个伤员需要治疗,而今生阁的人大部份都被派去痨病村,人手实在是排不开。

    她叫了院儿里的丫鬟备了沐浴的水,浸在水里的那一刻,困意来袭,几乎是一闭眼就睡了过去。可是辗转多梦,梦里全是白天东宫元说起那本杂记时的情景。

    仿佛她就变成了那个撰写杂记的书生,仿佛她就遇到了一位仙人,凭空而来,消散而去,只留下关于无岸海的另一边,那位姓凤的皇后的消息。

    缝合,剖宫产,器官移植,前世一幕幕记忆汹涌而来。她又看到凤羽珩穿着白褂子站在医院里,又看到她们姐妹几个穿梭于中~东战场,又看到一个个孩子出生、一个个老人逝去。

    梦境兜转,又回到东秦,回到这片不存在于历史时空的大陆上。好像正站在海边,海上重重迷雾,可见度连五十米都不到,有船只在边上打转,怎么都不敢再向前驶去。

    她听到有船家说,如果无岸海上没有这些迷雾,他们就可以出海捕鱼捉蟹,他们的生活就会好起来,不再挨饿。可惜,无岸海里明明有取之不尽的资源,却根本不为人类所用。  她就站在无岸海边,怀里抱着那本手写的杂记,一边思索着夏阳秋是如何得到这么件宝贝,一边开了口轻轻呢喃:“阿珩,如果真是你,我该如何与你相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