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77章 人不狠站不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开一间体彩要多少钱2018年l马会免费资料生肖大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这厢,念昔院儿里在打着安秀,那头,前院儿门厅也在打着迎春。  只是跟安秀那头已经打得血肉模糊不同的是,迎春不但衣衫完好,腰部以下还塞了两个厚棉垫子。两个打人的小厮只把板子落到棉垫子上,还只轻轻的落,只着个边儿,趴在凳子上的迎春一点儿被打

    的感觉都没有。

    白鹤染到时,打人的两个小厮正在跟迎春好说好商量:“迎春姐姐,你好歹做做样子喊两声疼啊!要不回头上面问起来,咱们哥俩也不好交差。”

    “就是就是,你嚎两嗓子,管它能不能传到锦荣院儿呢,至少前院儿侍候着的都能听见,到时候也能给咱们做个证。唱戏嘛,就唱得真一点儿。”

    迎春想想也是,于是扯开嗓子就喊了起来:“疼啊!疼死我了!奴婢知道错了,别再打了,疼死我了啊啊啊啊啊!”

    正嚎着呢,一抬头,白鹤染来了。迎春冲她挥手:“二小姐,这里,奴婢在这里。”

    这一声可把那两个打人的给吓坏了,手里板子都拿不住,咣啷啷掉到地上,人也跟着跪了下来,哭丧着脸磕头:“奴才见过二小姐,见过二小姐。”  这俩人这会儿真是哭的心都有了,这什么点子啊,刚跟迎春打好商量哭喊两声,谁知道二小姐就在这时候来了,这让二小姐看到自己的贴身侍女被打得鬼哭狼嚎的,还不得记恨在他们头上啊?真是点

    子背,太背了!

    “干什么呢?”白鹤染看着迎春,强忍住笑,“几时回府的?不到院儿里见我,搁这儿趴着干什么?”一边说一边搓搓自己的头发,“你看我这头发都没人给梳。”

    迎春干笑两声,“小姐没看出来么?奴婢正挨打呢!”

    跪着的两个小厮可听不下去了,“我滴迎春姐姐哎,咱可不带这么坑人的,当着二小姐的面儿您就不能说句实话吗?什么叫正挨打呢?你这分明是正趴在板凳上歇着呢!”

    “二小姐英明,迎春姑娘是您身边的一等侍女,奴才们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她。”  白鹤染点点头,“不用你们说,我看出来了。”她伸手抽出迎春腰上的两个垫子,往地上一扔,将人从板凳上扶了起来。“说说,这顿板子谁下令打的?白花颜?”她一转身坐到了板凳上,再对跪着的两

    个小厮说:“起来,回头让你们的迎春姐姐给你们发赏钱,一人十两银子,可好?”

    两个小厮一听这话可是乐坏了,又是一通磕头谢恩,然后识趣地退了下去。  迎春这才告诉白鹤染:“是五小姐挑的事端,说奴婢擅自离府整夜不归,直接将奴婢堵在了前院儿。但她也只是骂几句难听的,还不至于打板子。谁成想正赶上老爷往前院儿来,听说奴婢一夜未归,直

    接就赏下二十大板。好在吩咐下来人就走了,五小姐也跟着走了,管家悄悄嘱咐了手底下的人,奴婢这才没真正吃到亏。”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白鹤染的头发,“小姐这头发怎么还是潮的?早上洗过了?”

    她摇头,“哪还有早上,我也是刚睡醒。昨晚困得狠了,坐在沐浴的桶里睡了一宿。”

    迎春都震惊了,“桶里睡一宿,那不就是在水里泡了一宿么?这都没泡醒,小姐你真是……”她无奈地摇头,“走,咱们先回去,奴婢帮您把头发梳起来。”

    白鹤染摆摆手,“头发不急。”一边说一边从袖袋里将那根千年寒冰簪拿了出来,“你随便给我挽一下,用簪子固定起来就行,咱们还是说这个板子的事。”  迎春一边给她挽头发,一边听白鹤染继续道:“既然是咱们的国公爷要打你,那这个事儿就好办了,这个仇也好报了。咱们也别费那个工夫跟他当面锣对面鼓,对那种人用不着按套路出牌,等到了晚上

    ,他怎么叫人打的你,你就拎了棍子也怎么打他。记住,要在泡水之前打,这样打完再泡水会更疼。”

    迎春噗嗤一下就笑了,“小姐这招儿可真够狠的。”

    她点头,无奈地感叹:“不狠怎么办呢?这年头,人不狠,站不稳啊!”

    迎春深以为然。  头发梳好,白鹤染起了身,迎春以为她要回念昔院儿,可走了一会儿才发现是去锦荣院儿的路。白鹤染将这一早上的事讲给她听,听得迎春直咋舌,“那个扫地丫头才跟了五小姐几天,居然就敢干这事

    儿了?上嫡公主的院子里去找存在感,这……奴婢是该说她太嚣张还是该说她太愚蠢?这脑袋是让门挤了?”

    白鹤染想了想,说:“可能是太把那白花颜当回事了。且先不说她们,刘宅那边怎么样?”  “一切顺利。”迎春告诉她,“天刚亮那会儿十殿下从痨病村回来,说今生阁将药丸都发了下去,村子里所有人都吃了一颗,无一例外全部见效。十殿下说当时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跪到地上,对着上都城的

    方向,远远地给您磕头谢恩。今生阁会在痨病村那边守上五日,直到全部根除,再听小姐吩咐行事。”

    白鹤染点点头,“默语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迎春说:“回来了,但是路上遇着了四小姐,说今生阁那边缺人手,抓默语过去帮忙了。”她说到这里,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于是赶紧转了话题:“小姐,还有一件事。昨天夜里四殿下醒了,但因为十殿

    下不在,他执意要走,没人敢拦。”

    白鹤染的脚步顿了顿,眉心攒了一下,但也很快就恢复正常。  “罢了,走就走,各人有各人的命,我们想尽办法想要救他,可是人家自己却并不想活,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她说得十分无奈,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那个人时,又会是什么样一番景象。苏婳宛是要

    他的命,还是能给他留一口气?  锦荣院儿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白家的人也许久没这么齐整的一起到这里来过,以至于老夫人都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以前,回到了一家人还能勉强维持平和、还都愿意做做表面功夫

    的时候。  今日的晨昏定省是小叶氏张罗的,她说:“从前府里在这方面松懈了,臣身不想评价上一任主母,如今老爷信任臣妾,让我坐到了当家主母这个位置上,那么臣妾就要为老爷分忧,把后宅的事情给打理

    好,如此才能让老爷心无旁骛地去处理前朝的事。”

    这话红氏听了就觉得好笑,“晨昏定省是应该的,但老爷都被停朝了,哪还有前朝的事。”  小叶氏摇摇头,“红姐姐此言差矣,老爷虽被皇上停了朝,但也只是停朝半年,再过两个月还是会恢复的。老夫人是一家之长,咱们省了什么规矩也是不能省了每日给老夫人请安这一道,否则传扬出去

    会让人笑话。白家是六代旺族,必须严于律己,不然这个口子一开,今后可就收不住了。”说完,还一脸恭谦地问向老夫人,“母亲,您说儿媳的话有些道理吗?”

    她如今是主母,可以以儿媳自居,跟老夫人叫一声母亲。  老夫人虽不喜这小叶氏,但这番话到也是挑不出什么错处来,虽说心里明白,小叶氏这是在新官上任三把火,在为自己烧威信呢,而自己也并不在意什么晨昏定省。可如果立威的同时也能将后宅给管

    好,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于是老夫人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话。  见老夫人点了头,坐在小叶氏边上的白花颜可就有话说了:“祖母都认同这个规矩,可是有些人却仗着自己背后有人撑腰,丝毫不将家里的规矩放在心上,更是丝毫不将祖母放在心上。这都什么时辰了?再耽搁下去就要用午膳了,可人家还是不来。我看这不是迟来,而是压根儿就没想来。毕竟如今人家位高权重,祖母在她眼里算得了什么呀!”  这话很明显是在说白鹤染了,虽然白蓁蓁也没在这儿,但是红氏知道,白花颜是不屑跟个庶女计较的。如今她是嫡女,嫡女就要跟嫌女磕,今日摆了这么一出,看来是那对母女共同的主意,要跟二小

    姐正面交锋了。  红氏清了清嗓,发出一声讥讽的笑来,“挑别人理的同时也多想想自己,五小姐自己又是多久没往这锦荣院儿来过了?若是五小姐天天都到老夫人跟前尽孝,那今儿个挑二小姐的毛病没人能说得出什么

    ,可如果自己都做不到,就别厚此薄彼,先把自己的事做好再说。”  “放肆!”白花颜砰地一声拍了桌子,“红飘飘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妾罢了,居然敢跟本小姐顶嘴?这家里的规矩礼数还真是烂到了根儿里,一个一个都是什么样子,尊长不分,主仆无序,身为妾室,

    居然越俎代庖教训起嫡小姐来。本小姐要怎样做自有母亲教导,轮得到你来说?有这本事你怎么不去教训白鹤染那个小贱人?欺软怕硬!”  白花颜一语,令在场绝大部份人都联想到了一个词:泼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