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398章 装死?那是不可能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最新广东快乐84期十分六和合彩开奖结果68期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红振海一句话,把墙里头的叶家人都给惊呆了。所有人都是一张问号脸,谁也想不明白怎么就扯出叶家要自成一国来了?那红振海到底是如何将话题向自成一国靠拢的?  叶成铭听得心头震惊,他太了解红振海那个性子了,那就是个大老粗,整天扯着老大个嗓门儿像头驴似的嗷嗷叫唤。偏偏他还贼有钱,是东秦首富。于是驴一样的人

    就有了高贵的身份,说出来的话就也有了一定的份量。

    可是这个份量如今全都压到叶家来了,这要是再不拦着,放任红振海继续发挥,那还指不定发挥出什么话来,叶家还要不要命了?

    叶成铭觉得这个事儿自己做不了主了,于是赶紧吩咐下来:“快去,把大老爷再给请回来!”再想想,又补了句:“把二夫人也叫回来,多个人想办法总比干熬着强。”  下人赶紧去了,不多时,叶成仁黑着脸又回到前院儿,张氏不一会儿也跟着到了。而这时,门外的红振海还在那儿发挥:“看来以后讲到律法得分东秦律法和叶家律法

    ,规则也得分东秦规则和叶家规则,你们看,明摆着叶家人跟咱们东秦人活法儿不一样嘛!”

    围观的人跟着起哄:“哎哟,那以后我们见叶大老爷可怎么称呼啊?要不要下跪啊?”  叶成仁气得牙都哆嗦,他伸出手往府门方向指,一边指一边哆嗦,“这是要干什么?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谁挑的头说这种话?红振海吗?你们就由着他在外头胡说

    八道?”

    其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吱声,但是心里却都在腹诽着:不是你让我们装死的么,还说这样可以在上面问责的时候谎称家里没人。  叶成仁也是被气糊涂了,对自家人发了一通火后也想明白过来,对方这是在激他呢,就是要这种方法将他的军,让他把府门打开。只要这个门一开,他们叶家就要接

    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最主要的还是要接受白鹤染的挤兑。  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白鹤染绝对就是成心跟叶家过意不去,她这纯属是来找茬儿的。在自己家跟自己爹闹了个不痛快,就也不想让他叶家人好,可是特么的今儿这

    事儿跟叶家有什么关系?他叶家绝对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大哥,这个祸咱们怎么躲啊?”叶成铭适时地问了一句,气得他哥直翻白眼。  到是张氏又开口说话了:“还能怎么躲,继续装家里没人呗!只要把家里没人这个事给坐实了,他们在外头的胡闹就真成了胡闹。毕竟咱们只要没在家,将外甥女拒在

    门外的事情就不成立,他们咋唬再欢也没用。”

    叶成仁点点头,“就这么办。”话是这么说,可是这回说完却没走,他实在是想听听外头还能怎么折腾。

    府门外,红家二老爷已经把话题又引导得深入了几分,他问迎春:“你是二小姐的丫鬟吧?哎我问你个事儿,你们家现任主母叫什么名?”

    迎春说:“现任主母也是叶家人,从前是府中姨娘,最近才被抬到主母位上,名叫叶秦。”

    二老爷一拍巴掌,“大家听听,东秦,叶秦,这叶家的巧合还真多。”

    人们立即跟着点头,“看来叶家还真是不凡啊!”

    边上有人提点他:“什么叶家,你说话注意点儿,那叫叶国。”

    府门里,叶成仁抬手捂了捂心口,强压下去一口差点儿就吐出来的老血。  白鹤染瞅着这场面乱得也差不多了,再乱下去就下道儿了,于是扯了扯红振海的袖子:“红家舅舅,不好说,这种事不好说,总得给人留些脸面吧,谁还能没有点儿隐

    私呢!不好当众说穿的,不然以后这亲戚怎么做呀!”

    人们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不好当众说穿的,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红振海也摆摆手,不再提叶不叶国的事,只一脸心疼地对她说:“阿染啊,你真是太善良了,他们家都这样儿了,还能做亲戚吗?人家压根儿也没给跟你们白家结亲家

    ,否则就不会紧闭府门,将白家的女儿挡在门外。”  “不会的。”白鹤染赶紧道:“肯定是想跟白家结亲家的,不然不会一连往白府送了两个女儿,还都做了主母。我还是相信叶家是看得上文国公府的,他们只是看不上我

    罢了。”

    她说着,低下头,抹了抹眼角,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于是,人们又开始替这位深明大义又忧国忧民的天赐公主悲哀起来。  红振海劝白鹤染:“孩子,让你受苦了,跟我回红家去吧!虽然红家没人做官,无权无势的,但绝对干不出将亲戚家的孩子拦在门外的事。不就是多添几双筷子的事么,叶家养不起咱们红家养。你那个爹也真够可以的,还怕过了病气,就他金贵,这满大街的人都没他命值钱是怎么着?走,回红府!别说你没病,就是你真有病,咱们红

    家也不能眼瞅着孩子流落街头无依无靠。如果连孩子都保护不了,要钱要权是为了什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漂亮,人们立即开始鼓掌,这种高度的配合几乎让东宫元以为这些人都是红家事先安排好的。可是他也知道,不可能有人安排,因为今晚的一

    切都是事发突然,全都是临场发挥的。  如此可见,叶家的人缘儿实在是不怎么样,哪怕是有个太后在宫里给他们撑腰,街坊邻居依然是不待见叶家。但平时再不待见也不敢踩两脚,不过今日有天赐公主在

    这里唱主角,他们跟着起起哄喝喝彩还是不成问题的。  白鹤染也是十分感动,“谢谢舅舅,我原本对亲情都已经绝望了,好在还有红家重情重义。只是我就这样跟着你们去了红府,会不会牵连到你们?如今国公府新主母刚

    刚上位,这个时候我要是去了红家,父亲和三夫人会更不喜欢我。”  “新主母?你是说那个跟东秦齐名的叶秦啊?”红振海大声嚷嚷着,“她敢!仗着自己名字里有一个跟东秦齐名的字,她就了不得了?就不把堂堂皇家公主放在眼里了?”

    叶家人哭的心都有,什么叫跟东秦齐名,这红振海好好说话能死啊?  这时,外头红振海的声音又传了来:“不怕,有什么事到红府说去,咱不搁这儿受窝囊气。这叶家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死绝了,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是死是活出来吱

    个声啊!”

    有人疑惑:“该不会是府中没人吧?叶家之前被公主给砸了,搬到外头住了一阵子,不过前些天到是回来了,难不成又被砸了一回?”

    叶家人的心脏又抽了抽,谁知道接下来的一个声音,却让他们这个装死行为彻底破了功。  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来——“不会啊,今儿下晌我去查铺子时,还看到叶家二老爷带着一位年轻姑娘去买头面,然后两个人还一起进了个小院子。家里如果被砸,

    他还能有这个闲心?”这是一直站在叶府门口没吱声的罗氏,怎知这一开口就是一记重磅。  这话一出,可把张氏给点炸了——“叶成铭!你给老娘说清楚,外头那个女人怎么回事?”说话间,一把拧住了叶二老爷的耳朵,而且是下了死手,整个左耳朵都翻了

    过来。“家里这些还不够你用的,又跑到外面去包?还弄了个院子?你这是想再弄出一个叶家来?”  张氏这一炸叶成铭可倒了霉,可这种时候他除了咬紧牙关不承认之外,也没有别的法子,于是他大声反驳:“外头那些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她们干的都是挑拨离间的

    活儿,你这头母猪居然信她不信我,你是不是傻?”  “我傻?我是母猪?好啊叶成铭,原来在你心里老娘就是头母猪!好,不承认是吧?那就跟老娘出去,跟她们当面锣对面鼓的对质,今天咱们就把这件事弄个清清楚楚!”  于是,叶家眼瞅着就要成功的装死算是彻底破了破,彪悍的张氏直接拧着叶二老爷的耳朵出了府门,别人拦都拦不住,因为她说了,谁要是敢拦,她就把叶成铭的耳

    朵全拧下来。

    终于,叶家的府门开了,可是外头哪还有白鹤染一行人的影子,她早就坐着红家的马车走了,剩下的只有一群愤慨激昂的围观群众。  叶家大老爷气得差点儿没晕过去,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晕呢,外头那些人的指责声就传进了耳朵——“原来这里府有人啊!有人刚刚怎么不开门呢?亲戚在外头哭了那么

    久都不搭理,现在跑出来干什么?哦,是因为自己的老底被人家给揭了。”  “一听说男人在外头包了小妾坐不住了,刚才干什么来着?叶家人果然是喂不熟的狼,人家白家对你们不错了,两个叶家女人都扶上了主母之位,还养着你们家两个便

    宜孩子,可是人家的孩子上门借宿一晚你们都不给开门,要不要脸啊?”

    “要个屁脸,叶家跟白家一样恶心,真是鱼找鱼虾找虾,臭味相投!”  人们你一句我一语,叶家人也看不见到底是谁说的,总之,谩骂声从这一刻起,就再没停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