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435章 再造之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狗不理玄机全年料手机:报码最快开奖结果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江越那个委屈,“多谢十嫂不杀之恩。”

    白鹤染点点头,“好说。”“就一句好说?”江越开始求助外援了,“父皇,九哥十哥,你们可得替我作主。刚才十嫂说了,如果哪一天我不想再做太监了,就让我去找她。你们给分析分析,这是

    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天和帝的眼睛也直了。什么意思?这怎么听都像是能让江越重新变回正常男人的意思。可是这事儿靠谱吗?这可是前所未闻啊!天和帝眼珠子瞪得老大,死死盯着白鹤染,“丫头,你的意思是能让小十一他……他恢复男儿之身?”这事儿从他嘴里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一是未来公公跟未来儿媳讨

    论这个事儿本身就不好听,二是因为江越这个身份还是比较尴尬的。小十一三个字从他嘴里头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他承认了,可是皇帝的儿子成了太监,这实在是一件很打脸的事。这些年他一直觉得对不起这个儿子,也觉得这个事实

    在是个耻辱,所以在江越的强烈要求下,他也就顺水推舟地将事情给瞒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今儿竟听到了这么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如果白鹤染真的能恢复江越的男儿之身,那他也就可以恢复江越的皇子地位,再也不用掖着藏着了。所以老皇帝很激动,几乎都想从龙椅上跳起来去抓白鹤染的手。

    君慕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静些,你是皇帝,怎么总是这样沉不住气?”说完,这才看向白鹤染,低下头来轻声问她:“染染,你真的说过这样的话?”白鹤染点头,“说过,也确实是父皇所想的那个意思。但这不可能是一下子就改变的,所以急不得。我以前也研究过太监这种事,虽然没实践过,但从理论上估计,三

    个月吧,应该可以长得差不多。但要想彻底恢复功能,怎么也得半年。”“半年也行啊!半年不慢了!”江越一蹦老高,扑通一下就给白鹤染嘴跪了,“十嫂,再造之恩无以为报,这辈子只要是十嫂的事,不管上刀山下火海,江越都义不容辞。”

    “起来,这还没治呢,等治好了你再谢我也不迟。”白鹤染将人扶起来,又冲着天和帝行了礼,“女儿见过父皇。”天和帝激动地点点头,“好说好说,阿染,你坐。老十啊,还愣着干什么,扶你媳妇儿坐啊!咱们都是一家人,用不着那么客套,坐下说话坐下说话。那个,江越啊,

    去给你十嫂上茶。阿染吃饭了吗?没吃朕这就让御膳房传膳。”

    白鹤染赶紧道:“吃过了吃过了,在痨病村吃的。村民炖了牛肉,很香。”“痨病村的人都能炖牛肉了?”说到这个,天和帝也是一脸的惊奇。“多少年了,那痨病村还是朕在做皇子的时候远远去看过一次,再想走近了侍卫就不让了。后来登基称帝,就更没有人敢让朕靠近那个地方。没办法,痨病真过病气啊,而且得了那个病之后再没有好的可能,只能躺着等死,谁敢去呢?所以阿染,你此举不仅仅是功绩,对于天下人来说那简直是功德,所以朕一说起这个事情就激动,眼下又听说江越的身子居然还有恢复的希望,就更激动了。”老皇帝一边说一边搓手,“阿染,你别笑话朕。”

    白鹤染已经坐了下来,江越带着个小太监端了红枣茶,还送来了点心和水果。

    那小太监把东西放好后赶紧就退了出去,清明殿的大门再次关起。

    这回江越也不见外了,也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几人坐在大殿下,看着上首的皇帝,一边喝茶吃瓜果,一边闲话家常,到也是其乐融融。九皇子君慕楚说:“今儿请染妹妹过来,原本是为了痨病村的事。但没想到小十一这头峰回路转竟有了希望,我看要是不把这个事说清楚了,父皇的心是静不下来了。

    所以阿染,你不如就把这个事儿往细里说说,就当安了父皇的心。”

    君慕凛的脸色却不太好,他问白鹤染:“你没事儿闲的研究太监干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的,我怎么不知道?”

    她白了他一眼,“我研究太监的时候还不认识你呢,我是在洛城研究的。”

    她又提起洛城,天和帝的眼里迅速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不过很快就又褪了去。

    对于自己的干女儿,同时又是儿子的未婚之妻,皇家不可能不查清楚这个儿媳的底细。按说文国公府的嫡女对于皇家来说没什么可查的,毕竟都住在皇城根儿,而且皇家从来就没断过对侯爵府的监视。白家有几个媳妇几双儿女,皇家知道得一清二楚,

    甚至哪个孩子是哪年生的都记录在案。如果白鹤染就是平平常常的文国公府嫡女,皇家没那个闲工夫去调查她,走个形容也就完事了。可偏偏白鹤染她就不是个平常人,她不但不平常,而且还表现得十分反常,反常到连天和帝都认为她是个冒牌货。毕竟谁也没听说十四岁的小姑娘可以有如此出神入

    化的医术,更是谁也没听说过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够有这样一身几乎可以跟几位皇子比肩的高强武功。

    当然,如果白鹤染是生在郭家那也正常了,因为郭家是武将世家,郭家的孩子都是打从会走路就开始习武,练到十几岁也该学有所成了。可是白鹤染就不一样了,她出身于文官之家,而且据朝廷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她确实是从小就不受白兴言的待见,一直都被关在个小偏院儿里,谁都能欺负,连下人

    都能踩她几脚。那些年要不是有家里的老夫人和那位红姨娘接济着,怕是活下来都成问题。白鹤染十一岁以前是不会武功的,不但不会武功,身体还孱弱无比,更别提会医术了,她怕是连大字都认不得几个。可是这一切打她从洛城回来之后就变了,变得令

    人惊奇,也叫人惊艳,甚至皇家一度认为,这位二小姐是个冒牌货,是假的。

    所以皇家查过白鹤染,可惜查到的结果却是,这人真得不能再真,确确实实就是白家的二小姐,他们甚至把白鹤染被奴才扎了针推下山崖都查到了,没有一处失误。

    可怪就怪在这里了,既然是真的,为什么一切又都那么反常?

    天和帝又悄悄瞅了白鹤染几眼,白鹤染在剥果子,没注意,但君慕凛却看见了。身子不着痕迹地往前挪了挪,挡住了天和帝的视线,同时也瞪过去一个警告的目光。

    天和帝太了解他这个儿子了,这眼神就是在警告他,别打白鹤染的主意,不管她是谁,不管她反不反常,将来都必须得是你的儿媳妇。

    老皇帝笑了起来,“老十就是小气,朕瞅你媳妇儿几眼你还不乐意了,她现在也是朕的闺女,朕瞅自己闺女还用得着你管?”君慕凛哼哼了两声,没说话。到是白鹤染把话接了过来:“父皇说得对,我也是父皇的女儿,你不要总把我看成是皇家的儿媳妇。儿媳妇是外姓人,女儿才更亲近,我

    愿跟父皇更亲近,因为这样才能好好感受什么才是父爱,什么才叫给人做女儿。”她的笑容里有些苦涩,不愿再说这个话题,又主动说起江越的事:“太监净身的原理你们都清楚,我就不再重复了,这种不能算是病,但说是伤还算是准备定义的。我也是依着太监净身的过程推出其原理,然后再循着这个原理反推出治疗之法。简单来说,就是以金针布针,刺激伤处的穴位及神经系统,同时再配合药物,将已经死去的

    神经唤醒,让它们重新复生起来,开穴、恢复血液流通,同时也恢复生长的功能。”她已经尽量说得简单,好在听着的这几个人脑子都够用,虽然也挺费劲的,但最后还是明白了。君慕凛替她总结:“也就是说,通过你的法子治疗之后,被阉割之处可

    以重新生长?”白鹤染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三个月左右能完成整个生长过程,然后再过三个月,也就是加在一起半年的时间,可以完成功能的复苏。简单来说,就是从我

    开始治疗之日起,半年之后,十一弟不但可以恢复男儿之身,甚至也可以直接成婚娶妻生子了。”

    “还能生子?”江越彻底傻眼了,“我还以为能恢复男儿身就已经是万幸,没想到连孩子都能生了?十嫂你确定不是在说胡话?”

    “住口!”老皇帝赶紧出言喝斥,“怎么跟你十嫂说话呢?”

    “我错了!”江越立即认错,态度十分端正,“是我一时着急说话没留意,十嫂您千万别怪我。那个,我再问一下,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白鹤染挑眉,“在治病救人这个事上,我什么时候打过诳语?”

    人们听了都开始点头,的确,白鹤染治病救人这个的确是从不含糊,痨病都治好了,还有什么是她治不好的?父子几人同时想到了当初君灵犀那颗忽然长好的心脏,还有迅速愈合的皮肉,不由得对江越这个男儿身的恢复问题又多了几分信心。甚至他们觉得只要有白鹤染在,活死人肉白骨都是有可能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