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456章 端人家老巢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三期必出香港马会传真内部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韩天刚一拍惊堂木,终于开始细数芬芳阁的罪状。

    有这么多证人在场,且每人手里都拿着没用完的胭脂,孙师爷出面,将刚刚从芬芳阁搜查出来的胭脂跟这些人手里拿着的进行对比,确认全部出自芬芳阁无误。

    孔尔槐再想为自己开脱已经不可能了,于是只得带着几分威胁地对韩天刚道:“韩大人可要想好了,你一旦查封了芬芳阁,上头会有人不答应的。”这话把韩天刚都听笑了,“你不说我到还忘了,芬芳阁做主的人做了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呢!放心,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明日早朝本府就会将这件事情上奏皇

    上,所有参与胭脂造假,迫害百姓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孔尔槐心下一惊,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这个错误极有可能连累宫里的姐姐地位不保,也极有可能将他们孔家拖入一个再也爬不上来的深渊。

    如果一切自己都认了,或许姐姐还可以在宫中周旋,大不了就是赔银子,又或者关他几天。他就不信大牢里的那些人还敢为难他堂堂皇亲?

    可是眼下说什么都晚了,韩天刚是摆明了要给天赐公主找场子,立威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也不可能放过他们孔家。

    孔尔槐有些哆嗦,扑通一声跪到大堂之上,腿肚子开始钻筋,而韩天刚那头到是先没考虑怎么治他的罪,而是先跟一众受害人谈起了赔偿的问题。

    关于赔偿,人们众说纷纭,有说赔钱的,有说赔钱的,还有说干脆把这些毒胭脂都倒在涉案人员的脸上,让他们也尝尝烂脸的滋味。

    冷若南偏了头,小声问迎春:“说说吧,闹这么大动静,你家小姐究竟想要什么赔偿?”

    迎春看看她,实话实说:“我家小姐想要芬芳阁。”

    “咝!”冷若南抽了口气,“端人家老巢,阿染可够狠的啊!”“是芬芳阁太不要脸,为了钱良心都丧了,这种地方留着干什么?下蛋啊?”迎春一点儿都没客气地跟冷若南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您既然一心惦记着让我家

    小姐领您的情,那就得再有点儿更实际的作为。比如说……帮我把那芬芳阁给要过来?”

    冷若南摩拳擦掌,“我就是阿染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迎春你放心,看我的。”说罢,突然扬起声音喊了句:“让他们烂脸是必须的,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往后他们要是再继续开芬芳阁可怎么办?依我看,就该把芬芳阁赔出来,帐上的银子当做

    赔偿给我们分了,至于那家店铺,谁能治好我们的脸,就送给谁!姐妹们,诸位伯母婶婶们,你们说这样合理不合理?”在冷若南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了这个观点,稍微有一些迟疑的也立即被其它人带动起情绪来。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脸能好最重要,为了这个最重要的事情,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何况一间铺子而已,就算地段再好,铺面再大再值钱,可是这么多人分,分到自己手里还剩下什么了?一人连一百两都摊不上,她们还差那区

    区一百两?

    莫不如将这点小钱聚集成大钱,当做礼物送出去,以此来换取自己容貌的恢复。彼时,白鹤染正带着默语、白蓁蓁、白浩轩、红氏、老夫人,以及她们各自的下人,聚在念昔院儿的药屋里,碾药材的碾药材,拌粉末的拌粉末,白浩轩甚至还在小

    心翼翼地往一只只小瓷瓶里灌水。只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所谓的美肤水,其实就是他二姐姐的洗脸水。还有从各种花瓣、植物、药材里榨出汁来,调成的护肤膏、胭脂水粉里,都有白鹤染的皮脂掺杂在里面。其实说白了,就是所有的用料都从她手里过了一遍,经过她

    的抚摸甚至亲手搓磨,之后才交给其它人拿去处理。这个过程她是很小心的,虽说在场的这些人都是与她最亲近的,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一部份人。但她是神医兴许还能说得通,混身是宝这就有点儿过份了。一次两次兴许还会觉得新鲜,但久而久之,难免会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一直将这句话铭记于心,所以自己自身带着的异象她从未想过让更多的人知晓。

    要不是宫里要这批胭脂水粉要得急,她也不会一口气动用这么多人到自己的药屋来帮忙,包括昨天夜里搓药丸也是一样,这有点太惹人耳目了。可是白鹤染也一直在考虑解决办法,毕竟今生阁的生意越做越大,眼下京郊的天赐镇已经开始建设了,里面肯定是要归划出来一个属于天赐镇的今生阁的。那么将来

    外省的天赐镇建起来之后,势必也要有一个今生阁存在。到那时,仅凭她一己之力,又怎么可能顾得过来?她想到了一个主意,抽空要做一些高浓度的“药品”,当做她的秘方来使用。药丸按照方子正常做,只要在制做过程中添加一些她独特的秘方,就可以将药效发挥出几

    十倍甚至百倍的效果,从而达到快速,且百分百的治愈。至于这种秘方是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可能她的血,有可能是她的皮脂,有可能是她的指甲,也有可能是她的头发。总之是由她身体而生的一切,天下仅此一家

    ,独一无二。今晚做的这些东西,准确来说已经不能单纯的叫做胭脂了,而是她参照了后世化妆品的种类制作生产出来的一系列皮肤保养品。当然,也没有时间做太复杂的,于是

    就只挑了几样经典的制作出来,其中包括水、面霜、干粉、腮红、唇膏等。只不过白鹤染的方子做出来的东西,跟后世人们惯用的那些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而这个不同主要还是体现在用料方面。后世那些化妆品中,化学物质比较多,许多都是勾兑而成,既便是纯天然的成品,为了延长保质期,也会有许许多多的添加剂加入进去,甚至很多东西里面还有激素,会让你最初用时感觉特别好。可用了一段时间之

    后,自身细胞对激素产生了相应的抗体,化妆品的功效就没有那样明显了。

    当然,失效那还算是好的,更有甚者就跟芬芳阁的产品一样,会让人用烂了脸。

    而经白鹤染之手做出来的这些东西则完全无需担心以上烦忧,不但纯天然,而且功效显著,就连保持期也因为有了她自身因素的加入而变得天长地久。

    按照前儿在昭仁宫里见着的那些人,白鹤染准备了三十份护肤品出来,但拿到宫里的只有二十份,其它几份是送给过来帮忙的这些人的。当然,不包括白浩轩。她告诉白浩轩说:“不是因为你是男孩子就用不着这些东西,而是因为你还太小,用这些东西实在是过早了,就是给你姐的那份也跟送给祖母那份是功效不同的。不过二姐姐也给你准备了好东西,你一定用得上。”她拿出一只小瓶子来,是刚才趁人不注意自己调制的,“每天早中晚分三次,把这个东西滴一滴到眼睛里,直到把这只小瓶

    子用完,你的眼睛会愈发的明亮,以后不管读书有多累,眼睛都不会酸痛,也不会看不清楚东西。”

    这东西说白了就是眼药水,但经白鹤染之手做出的眼药水,就绝不普通。

    她没有把功效全部说完,事实上何止看书不会眼睛疼,这一小瓶眼药水滴完,就是到白浩轩七老八十的那一天,他都不会眼花。

    小孩子很高兴地收下了礼物,其它人也特别高兴今晚做的东西里能有自己的一份儿。但那些丫鬟们不敢拿,她们哪里敢用和主子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大不敬了。于是一个个将东西推到自个儿主子面前,表示自己不能要,孝敬给主子了。李嬷嬷更是摆摆手说:“老奴都这个岁数了,还管什么好看不好看,这些还是留给老夫人用。”结果老夫人也不要,“我现在这身子骨已经是奇迹了,要是脸再变得年轻漂亮,还不得被人当怪物给抓了去?罢了罢了,都给飘飘她们用,你们这些小丫头也别推拒了

    ,既然是二小姐赏的,你们主子也不会不让你们拿。拿着吧,记着二小姐的好,往后二小姐这头有需要帮忙的,可不好推三阻四。知道了吗?”

    几个丫鬟立即眉开眼笑,“请老夫人放心,咱们一定会帮着二小姐的。”白鹤染感激地看了老夫人一眼,然后才对几个丫鬟说:“我这头的确短人手,往后你们来帮忙我都不会亏待你们,但是也希望你们对所有发生在这间药屋里的事都守口

    如瓶,任何一件事、一个细节都不可以透漏给其它人不知情的人,懂吗?”

    下人们点点头,“二小姐放心,咱们都明白。”来帮忙的人陆续回去,白蓁蓁似有话想说,但想想白鹤染昨儿就一夜没睡一定疲惫,于是忍了。到是人们才走没多一会儿,迎春回了家,身后还跟着个气乞白赖的冷若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