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470章 嘻皮笑脸勾肩搭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港彩论坛特马资料公开十二生肖的故事绘本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主子是不是看出什么了?”剑影开了口道,“咱们可能被人算计了。”

    白鹤染失笑,“哪里是可能,这摆明了就是被人算计,而且还是被一个高手给算计了。”

    她说着话回过头来,迎面对向那群追击而来的怪人,面上渐渐浮起一丝明悟。

    “那些人不正常。”刀光说,“有点像戏台上的布偶,被人用根线拽着,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迈步就迈步,完全是被人牵着走,没有自主的动作。”

    “他们可能不是人。”剑影说了这么一句,但同时也是一脸茫然。不是人,又是什么呢?

    “把你们的眼睛闭上。”白鹤染又说话了,她告诉身边这两兄弟,“闭上眼,忘了现在看到的一切,只用耳朵听,然后再告诉我你们听到的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二人闻言似有明悟,于是闭上眼睛,耳朵微动,很快就现了惊讶之色。

    “是蝗虫?这怎么可能?”刀光实在震惊,“为何睁眼看着是人,闭上眼就能听出是蝗虫?这是障眼法?有如此厉害的障眼法?”剑影说:“自然是有的,殿主就曾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没见识过的不代表不存在,我们达不到的不代表别人不能达到。如果真有人使出如此厉害的障眼法,那只能说明我们学艺不精。”他们出师之前都做过应对障眼法的训练,他和刀光是测试成绩最高的,可是依然看不破眼前这个阵法,还需要靠白鹤染的指点。这让他觉得丢

    人。

    白鹤染摇头,“不是障眼法,而是一个部署精湛的蝗虫阵。”

    是阵?刀光剑影对视一眼,二人皆是糊涂。障眼法可以让蝗虫被看做是人,但是阵法为何会有这种效果?白鹤染又是如何看出来的?然而这些容不得他们多想,那些蝗虫化做的人形生物已经到了近前,刀光长刀向前一横,做好了迎敌准备。却听白鹤染轻喝一声:“用火!拿出你们随身的火什子,烧

    死他们!”

    蝗虫怕火,二人立即意识到白鹤染的用意,于是立即将火什子打了开。

    刀光伸手去扯边上的树枝,准备借树枝起火势,却被白鹤染给拦了下来。

    “树枝都是假的,用这个。”她将自己手里的红绸子凑了过去,瞬间起火,然后凌空往前一甩但见火到之处,所有“人”凭空消失,一股烧烤的味道从地面传了来。

    三人低头一看,满地烤焦的蝗虫。

    白鹤染挑眉,“有盐巴的话撒上点儿,能直接吃了。”

    剑影差点儿没吐了,鄙视地看了白鹤染一眼。这个主子真是没一会儿正经的,刚刚才对她刮目相看,结果眨眼工夫就原型毕露。“主子如何看出这是一个阵法?”刀光瞪了弟弟一眼,转了话题,“莫非主子是对阵法也有研究?”说着,下意识地抬起自己的手腕,他记得白鹤染给他施针时曾说过,

    这是个针阵,而且后续两日要行的针阵还会更加复杂。

    白鹤染没有回答,因为她看出刀光已经猜到了。

    没错,她是懂阵法,而且不只是懂,是精通。

    她自创针阵,医毒双绝,靠的就是自上古而起的数十万大阵。她将大化小,把那些阵法都化到了她的针尖儿上,施在了身体穴道上,就成了她独一无二的针阵。“障眼法是通过转移视线来达到了遮掩真相的目的,阵法则是通过合理的排兵布阵,让队伍发挥出最大功效,从而克敌制胜。听起来是不是我们经历的这一切更像是障眼法?”她指指地上这些蝗虫,“但其实它却是实实在在的阵法,而我若没猜错,这应该是演变自一种名为寸草不生的杀阵。蝗虫过境,寸草不生,吞噬一切。这阵做得像

    是障眼法,就是要误导我们用对付障眼法的方式去破解它,然后破不开,就等着被吞没。”刀光剑影一语不发,刀光心里难受,他是来保护主子的,结果却被主子所救。剑影也不自在,一向自视甚高的他,才第一天跟了主子就被主子甩了个下马威,这脸打

    得生疼。他丢不起这个脸,就想闪身躲回到暗处。可还不等他动呢,四周的一切意突然开始发生变化树木消失,街道变宽,平坦得如镜面的路面也开始恢复正常,能听到

    鸟鸣,能感受到夏风拂面,能嗅得到草木清香,看得到花繁叶茂。

    这才是上都城南郊本来的模样。

    可是三人谁都没想到,这是个阵法没错,但刀光剑影所熟悉的障眼法居然也混在其中。而且绝就绝在一招寸草不生之后,上都城的南郊依然不是眼前这般景象。

    白鹤染这一次的确是失算了,也大意了。她看到道路恢复,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却不知,这一步竟是一脚踏空,跌入万丈深渊。“主子!”刀光剑影齐声惊呼,也同时伸出手想要救人,可还是晚了。眼瞅着白鹤染惊呼一声掉下山崖,刀光剑影再不犹豫,一纵身就也跟着跳了下去,同时使出千金

    坠,急追着白鹤染下落的速度,试图跌到山底之前将人给捞上来。白鹤染也在做着自救的努力,可她的轻功照,照刀光剑影来说实在是差太多了,再加上手上也没有兵器,甩银针到山壁上借个力,然而她又离山壁有点儿远,够了几

    次都没够着。

    眼瞅着在下头不停地挥舞手臂,刀剑急了,“你别扑腾了,越扑腾坠得越快!”

    白鹤染听话地不动了,只是仰起头往上看了去,一眼就看到刀光剑影一模一样的两张脸。

    “虽然哪哪儿都一样,但我还是能一下就分辨出来你们谁是谁。”听着她这话,剑影简直崩溃,这位主子是一点儿要死的自觉性都没有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扯这些有的没的?要不是这山崖够高,怕这会儿工夫她早就

    摔成肉饼了。

    何况就算没有将死的自觉性,那在面对危机时是不是也应该保持一份对危机该有的尊重啊?她这个态度算什么?还唠上嗑儿了。

    这是剑影的想法,可刀光却比较配合白鹤染,紧跟着就问了句:“主子是如何分辨的?”剑影气得直翻白眼,白鹤染则乐呵呵地跟刀光说:“因为你们两个脾气秉性不一样,你比较实在,你弟弟就有些小性子,会闹小脾气。就比如现在,你一脸平和,他却

    是气得在心里骂我是个白痴呢!”

    “你怎么知道?”剑影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失言了,赶紧闭了嘴。刀光瞪了他一眼,然后道:“主子别听他的,他胡说八道呢!”一边说一边又加速下沉,一个冲刺的坠速跃过了剑影半个身位,眼瞅着再有几寸距离就能够着白鹤染了。却在这时,身后山崖上,有利器破空的声音奔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呼啸而来,来势之猛,竟让刀光剑影二人同时感觉到了压力。身后来的应该是个人,且那人的武功绝

    对在他们之上。

    刀光剑影一脸惊讶,匆匆回头,却不及他们看清楚来人是谁,那人就已经与他兄弟二人擦肩而过,一把将下方的白鹤染给捞在了怀里。

    有白鹤染咯咯的笑声传了开,刀光剑影瞬间松了口气。他们已然看清楚来人,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家主子的未婚夫,十皇子君慕凛。

    “上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儿了。”君慕凛衣袖一甩,竟是带着怀里的姑娘继续下坠,且速度奇快,比正常坠崖吓人多了。刀光咧了咧嘴,心说还得是艺高人胆大,用这种速度掉山崖吓也吓死了,可他家主子却一点都不害怕,非但不害怕,好像还挺高兴的样子。两人有说有笑,跟逛庙会

    似的,主子的小手还搭上了十殿下的腰,这有个让人算计的样儿么?剑影抽了抽嘴角,嘟囔了句:“嘻皮笑脸勾肩搭背,成何体统。”这话说是说了,但说的声音小到他自己都快听不着,就是这样还怕被前头的两个人听见,说完之后一

    刻未停,提了气就向上窜去,生怕慢一步就要被一巴掌拍死。

    剑影走了,刀光自然也不好多留,虽然他们是跟着主子的,但眼下主子有自家男人照拂,他们就不跟着碍眼了。

    白鹤染抬头瞅了瞅两个已经没了影儿的暗卫,对君慕凛说:“你给我找的这俩人还挺有意思,一个像个憨乎乎的闷葫芦,一个贼精八怪的有点儿看不起我。”

    “看不起你?”君慕凛不乐意了,“剑影这是不想混了。”“别怪他,我了解,他这种人就那个性子,因为本事大,所以心气儿就高。他一定以为自己将来肯定是要为你跟九哥服务的,没想到最后跟了个女主子,多伤自尊。”

    白鹤染一边说一边笑,“不过这才不到一天,估计他也伤得差不多了。”说话间,下方山谷已经能看见底了。及目之处是一处湖泊,湖水清澈透明,还隔着几十米就能看见水里的各色小鱼在游来游去,配上湖边环绕的野花,景致十分美妙。可是白鹤染却闭上了眼睛,告诫自己忘记刚刚看到的一切,重新感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