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494章 阿染,给我狠狠地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跑狗论坛老跑狗解图香港开马直播手机版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小叶氏嚎啕大哭,整个人瘫坐到地上形象全无。

    虽然这个女儿从小就不养在她身边,同她也并不亲近,但是女儿可以不跟娘亲,娘却不能不惦记自己的女儿。何况小叶氏一直觉得对这个孩子有所亏欠,再加上如今怀了身孕,女儿总觉得生了弟弟自己就没了地位。虽然她一再的用昔日的白惊鸿来讲这个道理,但白花颜毕竟还小,想不了那样深远,心里一直别扭着。

    今日出了这样的事,若换了以往,她一定会冲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白花颜。可是现在不行,现在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不能不为这个胎儿着想。

    白花颜这会儿也看到了小叶氏,立即大叫:“母亲救我,母亲快救救我。白鹤染要打死我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可是小叶氏就只是哭,根本不敢上前,这就激怒了白花颜。这会儿她都顾不得恨白鹤染,就只是盯着小叶氏痛声叫骂:“你还是不是个当娘的?就眼睁睁瞅着自己的女儿挨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送命?你只惦记你肚子里的那个,你就忘了我也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吗?怪不得刚生下来就把我送给别人去养,原来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没有我为什么还要生下我?叶三,你真不是个东西!”

    这话一出,下人们脸上都现了厌恶。哪有这样子骂自己亲娘的女儿?到底谁不是东西?

    于是有人悄声细语:“看来二小姐这鞭子抽得还是不够狠,这种姑娘就是该打。”

    小叶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停地念叨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可是白花颜根本不听,她也没工夫听,因为白鹤染的鞭子又加重了,疼得她嗷嗷怪叫。

    小叶氏再度朝白鹤染发难:“就算你是公主,她不能这般目无王法!我的花颜是侯爵府的嫡女,容不得你说打就打说杀就杀!白鹤染,我要到官府去告你,我要到皇宫去告你!”

    白蓁蓁在边上实在听不下去了,“你行了,还皇宫,皇宫是你说进就进的?也别总把什么侯爵府不侯爵府的挂在嘴边儿上,咱们这座文国公府啊,也就是有个虚名,实际上父亲连上朝的资格都被皇上给停了,你说这侯爵府能值几个钱?还有,今儿这桩事的起因是你女儿用人家娘亲的牌位打架,我刚才瞧见牌位边上都坏了一个角,这种事谁能忍?没把她脑袋拧下来就算好的了。”她往前走了两步,弯下身盯住坐在地上的小叶氏,“站起来吧,地上凉,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因为你自己折腾有个三长两短,倒霉的是你自己。”

    小叶氏听得发懵,用人家娘亲的牌位去打架?谁娘亲?

    再往边上瞅瞅,心里就慌了。因为她看到了淳于蓝的牌位,她似乎明白了白鹤染为何动这么大的火气。可是无论如何,挨打的是她的女儿,这一次她绝不相让。

    小叶氏也发了恨,猛地回头,冷冷扫视在场一众奴仆,厉声道:“给我上去将五小姐救回来,我乃国公府当家主母,我有权利决定你们的生死去留。但凡今日不上前者,杀!但凡今日救不下五小姐的,打!往死里打!”

    她身边一个后赶过来的丫鬟也跟着开了口,大声道:“都听到没有?还不上去救人,等什么呢?五小姐今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被打成什么样你们就要被打成什么样,老爷如今一切以三夫为重,你们该知道轻重!”

    白蓁蓁瞅了一眼说话这位,轻咦了一声,偏头跟白燕语小声说:“这不是从前跟在二夫人身边的那个么?叫什么来着?”

    白燕语说:“叫双环。自从二夫人失了势她已经很久没露面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还以为是回了叶家,没想到居然是在三夫人身边。”

    当家主母发了狠话,下人们不得不听。毕竟小叶氏说得有道理,他们身为白家的奴才,有保护主子的责任,更有听主子话的义务。

    于是有人壮着胆子上前,先是一个两个,随后三五成群,直到十个八个。

    可白鹤染的鞭子轮成个圆,谁都靠近不了,有一个胆子大些的刚接近一点就被刮着一下,当时胳膊上就被抽了一道血印子出来。

    “谁敢上前我就连着他一块儿抽,不想死的就来试试,看看是你们的当家主母说话管用,还是我这个天赐公主再有力道。”

    奴仆们不吱声了,默默退后。这还用问么,在公主面前,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什么都不是。他们之所以上前也就是给当家主母一个面子,省得一会儿老爷来了没法交待。

    白鹤染的鞭子还在响,到不再默默地抽人了,而是说了话来。她说:“今日当着白家列祖列宗的面,就让所有人都看看,这就是我们文国公府的嫡小姐,这就是先后两任当家主母教养出来的好女儿!你爹让你到祠堂罚跪,你非但不好好思过,反而打架生事,这是对祖宗不敬!执先夫人牌位行凶,是对先夫人不敬!白花颜,这个家是不是容不下你了?”

    “住手!你给我住手!”外头终于传来了白兴言的声音,人们回头去看,就见白兴言脚步匆匆正往祠堂赶来。可老夫人却走在了他前头,先他一步进了祠堂。

    “阿染,这是怎么了?”这场面把老夫人也吓得不轻,白花颜被抽得都不会动弹了,就静静地趴在那里,一身的血,不知生死。老夫人有些慌,她首先想到的是,万一阿染真把白燕语给抽死了,会不会惹上麻烦?可同时也稍微有那么一点儿心疼,白燕语再不好,也是她的亲孙女,同从前的白惊鸿是不同的。如今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她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祖母。”不等白鹤染说话,白蓁蓁和白燕语一前一后地走了过去,伴在老夫人身侧。白蓁蓁说,“祖母不用担心,五妹妹是装的,其实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有,就是血出的多了些,看起来吓人而已。”

    白燕语也宽着老太太的心:“四妹妹说得对,只是看起来吓人,实际上还没有千娇堂妹额头上那个血包来得严重。”

    “闭嘴!”说话的是白兴言,这会儿人都气哆嗦了,他伸手指着白花颜,“都打成了这样,你说还没区区一个血包严重?你眼瞎了?”

    “你才瞎了!”祠堂里都乱了套,这句话是谈氏喊出来的,“文国公,你护自己的女儿我不管,但你也不能罔顾我的女儿!瞅瞅我女儿头上这个包,那是你那个败家女儿用牌位砸出来的!知道什么是牌位吗?”谈氏回手往供奉处指了去,“就是这些,白家的祖宗,逝去的亲人。祠堂是什么地方?牌位是多重要的物件?你女儿居然拿牌位打人,你这个当爹的是怎么教的?有这么作死的吗?文国公,今日你要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和你没完!”

    “没完又如何?”白兴言气坏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查清楚,怎能凭你的一面之词就栽赃嫁祸我国公府嫡女?”

    白燕语一听这话,立即给白千娇递了个眼色,然后又悄悄指了指老夫人。白千娇马上会意过来,赶紧跪爬到老夫人脚边,痛哭道:“祖母,祖母您可要给孙女做主啊!我今日只不过误入祠堂,看到花颜堂妹正坐在地上吃供品,边上还有个丫鬟给她捏腿,我觉得这样不妥,就提醒她要敬着先祖,不该在先祖面前如此所为。谁成想花颜堂妹当时就生气了,不但骂我,还用大夫人的牌位砸我的头。祖母您看,我这都破了相了。”

    她说完这些,又觉得力道不够,于是再道:“我本来想还手的,可是一来她是我的妹妹,我虽然只大她一岁,可是也知礼让。再者她是府上嫡女,我自知招惹不起。更何况她手里拿着大夫人的牌位呢,我要是还了手那就是对大夫人不敬。祖母,人人都知逝者为大,不管生前如何,死后都该得到安宁呀!花颜堂妹打起人来很厉害,专门照着脑袋往下拍,每一下都要置我于死地。祖母,千娇也是血肉之躯,虽身份不如主宅嫡女贵重,可是我也知道疼呀!祖母,您可一定要为千娇做主,不然千娇可就没法活了!呜”

    白千娇说得有理有据,又十分可怜,谈氏听着这些话哭得更厉害了:“这是造了什么孽,我们一家四口好好的来给老夫人问安,却要遭此毒手?这国公府是有多不待见我们,都直接动手打人了,还用牌位来打,这是要把我们打入地狱啊!老夫人,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老夫人听明白了,也终于理解了为何白鹤染为何动了这么大的火气。敢情是这白花颜居然动了淳于蓝的牌位,居然用人家的牌位去打架。

    “阿染!”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声音扬了起来,“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