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526章 二小姐的战斗力升级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2017时时彩精准计划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兴言特别想知道这十殿下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究竟是怎么练的,他也特别想问问对方到底是哪只眼睛看见白鹤染小脸煞白了?究竟是如何感受到的白鹤染身子孱弱?

    那丫头明明面色红润有光泽!明明身子壮得能以一敌十!

    这叫孱弱?

    白兴言心里苦,可是他又知道跟这位十皇子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于是只好点头应合着:“微臣知道错了,从前都是鬼迷了心窍,今后一定待阿染好,请十殿下放心。”

    君慕凛还是冷哼,“放心?本王如何能放心?白兴言,本王问你,你们府上的老夫人呢?今儿怎么没见她出来见见本王?我们阿染总是说过去那些年多亏了老夫人帮衬,否则小命难保。你且跟本王说说,你将自己的亲娘弄到哪儿去了?”

    白兴言抬手抹了一把脑门子上已经流下来的汗,答道:“回十殿下,老夫人去了微臣胞弟的府中小住。因为弟妹怀了身子,老夫人心中挂念,所以去小住几日关照关照。”

    “哦。”君慕凛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这个几日究竟是几日啊?你打算在第几日头上把老夫人给接回府里来?”

    “这……”白兴言懵了,接回来?他根本就没打算接回来,他甚至还在想,少了一个老太太,这府里头就没有人再能明正言顺地压他一头了。他也不用一天两遍请安,做出一副孝子的模样。他甚至还想过最好老太太在小白府里能出点儿什么事,从此之后就再也不用回来。

    他恨凶的母亲,因为他的母亲将当年的事告诉给了白鹤染,这才让他如今变得如此被动,不但每晚都要承受浸水的酷刑,还要时不时被白鹤染恐吓一番。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疯了!

    可是眼下十皇子问了,他又不能不答,也不能如实答,于是只能无奈地说起违心的话来“再过个十几日吧,微臣那弟弟也是老夫人所出,老夫人自然疼爱。微臣便想着让老夫人多住些时日,全当散散心。”

    君慕凛点点头,“也对,是该散心,不然在你这府里常住着,好人都能给住疯。不过你可得记着去接,接回来之后本王会过来探望。”

    “是,微臣遵命。”白兴言真是一点儿辄都没有,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小叶氏,见小叶氏也是冲着他微微摇头,便知小叶氏也是没什么主意。

    终于,白鹤染到了。在她从后院儿走出来的那一刻,白兴言差点就热泪盈眶。

    这可真是千呼万唤使出来啊!再不出来他这双膝盖都要跪肿了。

    再看君慕凛,好么,歪靠在藤椅里都睡了一觉了,这会儿听到脚步声才睁开眼,抬手揉了揉,竟是一改之前威风凛凛又阴阳怪气的样子,懵乎乎地说了句:“染染,你可来了。”

    白鹤染剜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跪了一地的白家人,这才开口道:“我们家现在可是有孕妇在的,你这么让他们跪着,万一跪久了肚子不舒服,谁负责?”

    君慕凛往下瞅了瞅,“谁啊?谁是孕妇啊?本王可得跟你们说好了,不带讹人的。是你们自己要跪的,本王从来也没说过不让你们起来,你们自己不敢起来能愿得了谁呢?”他一边说一边拉了白鹤染一把,“染染,不是还有你呢嘛,只要你有在,就算肚子不舒服也没事。”

    小叶氏听着这话心就是一抽抽,原本她还真打算演一场戏来着,原本白鹤染再不来她真要说肚子疼来着。可眼下十皇子这话一说,她装不装也没什么意思了。反正白鹤染能治,昨日那谈氏都下了红,那么严重都让白鹤染给治回来,她再装这一场,除了多挨几针多遭点子罪,还有什么用么?

    “行了,都起吧!十殿下也没让你们一直跪着。”白鹤染淡淡地开口,算是免了白家人的跪礼。但就是话说得不太好听,特别是随后对白兴言说的话——“父亲,你好歹也是一代侯爵,怎么的就般没有骨气,一跪就跪个没完没了?白家的脸真是让您丢尽了。”

    白兴言那个憋屈,想说你家男人什么性子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他方才要是敢起来,这十皇子都敢一脚再把他给踹趴下。骨气是该有,但也不是这么个用法的。再者,皇子为上,侯爵跪皇子,那不挺正常的么!

    但这些话他只敢在心里说,明面上却是不敢有半点表现的,只恭敬地站在原地,等着十皇子开口让他们都退下去。

    然而君慕凛并没有开这个口,他只是扯着白鹤染的袖子,笑眯眯地同她说:“阿染,我给你带了好东西,保准你喜欢。”

    她也将眼睛眯起来,仰着小下巴道:“什么好东西?”说话间,还撇了撇眼,君慕凛明白,小丫头这是在告诉他,不管什么好东西,总得让这些人先散了,这么围着瞅算怎么回事?

    不过他还真不打算让这些人散,他告诉白鹤染:“你一直都缺一样称手的兵器,以前不是用针就是用簪子,总归都是短兵刃、暗器类的,打斗起来是要吃亏些。所以我特地让大营里最好的制器师傅为你造了一副好物,今日特地给你送来瞧瞧。”

    他说着话,抬手打了个响指,府门外立即有人走了进来。白鹤染偏头去看,是落修。

    “主子,王妃。”落修到了近前给二人行礼,然后双手向前一举。

    白鹤染看到落修手里端着个木托盘,上头放着两条珍珠白色的长绫,好像长绫里头还藏着东西,她伸手去摸,触感冰凉,绫上竟还缝着暗袋,里面装着数不清的银针。

    她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想起在城隍庙遇险那日,她随手扯了红绸子做武器,当时便觉得两条长绸很是得心应手。过后便一直在琢磨着该如何将绸子跟银针合为一体,制出称手的武器来,这样她今后出门在外也不至于总觉得断缺些什么。

    没想到,她还没等说,他便想到了,还将东西做了出来。

    “这两条长绫取自蜀地贡缎,里面加了用千年寒冰镇过十年以上的蚕丝,经过烘炼打磨,韧性极强,刀削不断。”君慕凛说着,突然抽出随身佩剑,剑尖将两条长绫挑起,抛向高空,而后整个人也跟着腾空而起。

    长剑对准散开的长绫砍了下去,人们听到砰地一声,好像剑身砍到了硬物上发出的声音。

    人人皆知十皇子君慕凛有一把神光宝剑,此剑陪着他上阵杀敌出生入死,剑锋是用敌人的血骨打磨出来的,上头泛着一层血红血红的光,锋利无比。

    可就是这样一把剑,居然没能斩断这两条长绫!

    这一刻别说是白家的一众人,就是白鹤染自己也都惊呆了。

    当然,她知道之前那砰地一声不过是因为剑正好斩到了银针上,想来银针也是特制的,太阳光的照射下能看到已经弯曲,却并没有断。可纵是剑砍到了针上,长绫也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毕竟针是藏在绫里的,剑身最先接触的也是长绫表面啊!

    看着白鹤染惊讶的神情,君慕凛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两条长绫他只做了简单描述,但实际上却是下了很大的工夫来打制,甚至他从数月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只是一直憋着没说,想给他的小染染一个惊喜。

    的确是惊喜,白鹤染双手向上举起,托住下落的长绫,那种跟发间寒冰簪一样的冰寒立即侵袭而来。她内力运转,将寒气抵消,缎料的丝滑和细密的银针便有了更直观的接触,她简直爱不释手。

    “你还真是知我心意。”她一点都不吝啬地赞扬他,“我早就想要一样称手的武器,但总是想不好该以何物为器。刀剑之类的带着不方便,曾经相中四哥的折扇,可是自己偷摸试了几回又觉得耍不好,再者女子持折扇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到是你这两条长绫实在出乎意料,特别是里头还藏了针,简直是再合心意不过。君慕凛——”她仰头看他,满眼的小星星,“你是怎么想到用长绫做兵器的?这个创意简直不要太妙!”

    君慕凛被她夸得都有些飘飘然了,当时便得意地道:“我们家染染是仙女,仙女就该用这种有仙气的东西。我就觉着这两条长绫你平日缠在腕间,再系个结,又好看又实用。而且这东西冬日里保暖夏天里解暑,绝对是难得的好物。还有还有,染染你看啊,这些银针都藏在暗袋里,暗袋做得也很讲究,平时用不会扎人,缠在腕上也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里面有针。”

    白鹤染越听越是高兴,再反观白家那些人,则是越听越心惊,越听越上火,越听越觉得这白鹤染他们是不可能再算计得了的了,更不可能将之除掉了。

    从前还觉得白鹤染只是凭着有了靠山,后来才发现其实她自己本身的战斗力也是十分惊人的,加之还有医毒技能辅助,这简直是个无敌的存在。

    现在好了,战斗力再度升级,人家有武器了,这往后还怎么对垒?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好吧?

    白兴言的心沉了又沉,他有一种感觉,那个他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怕是要藏不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