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537章 一个大阴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下期六会彩生肖资料2018年另版先锋诗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阿染,你觉得为父刚刚的主意怎么样?”出宫的路上,白兴言小声同白鹤染说话。

    他现在觉得自己跟这个女儿的关系终于贴近了,而且一直以来他一个人守着的秘密,如今终于有一个亲近之人与他一起分享,这种感觉是无法言喻的,能让他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而且他觉得白鹤染刚才就帮了他,那样同李贤妃说话就已经表明了要跟他站到同一条战线上,他终于可以不用再被这个女儿欺压了,晚上也终于不用泡水了,日子终于好过了。

    白兴言有些兴奋,不等白鹤染回答就继续道:“阿染,你想知道的如今也都知道了,为父真的是没有办法,真的是被人威胁的?而且当初也真的是那李贤妃勾引我的,我完全是被动的,是被害的一方啊!我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怎么的就被叶家给知道了,他们用这个把柄威胁了为父那么多年,为父为了保全白家全族,这些年真是吃尽了苦头。还有你那同胞哥哥,为父也不想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啊,都是被他们逼的!”

    白鹤染斜了他一眼,却是问题前面那个问题,“你出的什么主意?”

    白兴言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道:“就是杀了五皇子的主意。他现在不是被你困在南郊吗?这不是什么秘密,为父已经听说了,据说他用阵法害你,最后反而被你布下的阵法反困在里面。他府上也出动了阵法高手,都集中在南郊折腾呢,可惜一点儿成效都没有。为父认为,不如就借此机会将他除掉,这样可就死无对证了,也比你在滴血验亲的水里动手脚要好得多。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真闹到滴血验亲的地位,就算为父的血跟他不相融,可是被栽赃一场,皇上心里肯定也会结个疙瘩,这样对你和蓁蓁都不好。”

    白鹤染都听笑了,“还知道为我和蓁蓁着想了?”

    “当然,我是你们的父亲,我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儿都好好的,出嫁之后能幸福和乐,可不能因为这个事让婆家生了嫌隙啊!”

    白鹤染的目光凌厉起来,“你已经杀死了一个儿子,如今还想再杀死另外一个吗?白兴言,你是真不怕死后下地狱啊!”

    白兴言手一挥,“活都还没活明白,如何管得了死后之事。”

    “你管不了我可得管。”她狠狠地剜了这个父亲一眼,“你要杀人我不拦着,只要不杀我的人,其它的爱怎么折腾那是你自己的事。但就是要杀那也是你自己杀,别拉上我做你的刽子手。还有,你可别以为今日之事可以就这样算了,我能唬住李贤妃,那是因为她蠢,也是因为她这些年已经把自己折腾得快傻掉了。所以我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可是叶家呢?你有没有想过,当年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有没有想过叶家是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将白兴言从头到脚都浇了个透心凉。

    是啊,叶家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是叶太后在怡合宫里布了眼线?”他思来想去也就这么一个理由了,“这些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应该就是怡合宫里有太后的眼线,那天晚上我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实际上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中。”白兴言越说越绝望。

    白鹤染点点头,“很有可能。除非李贤妃是个傻子,否则她是不可能自己往外说的。而把柄之所以落到叶家手上,除了一个老太后之外,叶家也没别的人有这个本事。”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扭头看向白兴言,突然就笑了,“父亲,还有个问题。当年威胁你杀死我哥哥的人应该不是叶家吧?你说过的,是歌布国现任国君。”

    白兴言一愣,他说过吗?什么时候说的?脑子有些糊涂了,或许是那晚喝酒时说的吧,那天晚上说了好多话,后来又喝了好多酒,以至于许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自己曾说过什么也记不太清了。或许就是那晚说的,可是说了又如何?莫非……

    他又是一个激灵,“阿染,你是不是想说,为何明明只有叶家知道,后来威胁我的人却变成了歌布国君?”

    “是啊,为什么后来又变成歌布国君在威胁你?其实这事儿也好解释,无外乎就是叶家同那歌布现任国君也有往来,而你是夹在中间的一个被索取者。他们两家联起手来向你施压,从你身上不停地榨取有价值的东西,包括财富、包括爵位,也包括这些年你在朝堂上的表现。父亲,这些年在朝堂上,没少为叶家和歌布国说话吧?”

    白兴言点点头,“是,我不瞒你,当年歌布内乱,现任国君上位,就是我在朝中替他说了好话,东秦才没有出兵镇压。他能顺利上位,我从中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其实现在想想,当初东秦之所以纵容了他的弑君篡位,是因为北寒之地冰雪融化,生了天灾,那边的难民大量涌向东秦,甚至几个小国联合起来想要占领东秦城池。朝廷一心顾着已经蠢蠢欲动的北寒小国,根本顾不上歌布,索性就由了他们。”

    白鹤染想着那个年代,那应该是十多年以前,君慕凛也才是个幼童。郭老将军也已是暮年,或许还打得了仗,却也绝不可能像年轻时那样勇猛。

    听闻那时天和帝偶尔还要御驾亲征,可见当年的东秦武将之匮乏,也难怪郭家根基得以壮大至此,毕竟除了郭问天,朝廷几乎没有得力的将才。

    至于君慕凛和镇北将军的崛起,那已经是后面的事了。

    白鹤染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地抛出来,“叶家之所以看中你,是因为你跟淳于傲结了盟,在你的背后有歌布国这个势力?可是你就没想过叶家跟歌布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吗?淳于傲知道你那个秘密,能是他自己打听出来的?如果我说根本就是叶家先你一步跟淳于傲勾搭到了一处,然后将这个秘密共享,共同压榨于你,你能够反驳吗?”

    白兴言无可反驳,因为这个可能他这些年也已经想过了。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上了当,叶家跟歌布是一伙的,一起逼他杀了自己跟淳于蓝的嫡子,后来又逼死了淳于蓝,从此彻底的切断了歌布那位二皇子淳于诺同东秦的联系。就是剩下个白鹤染,这些年也一直关禁着,遏制着她的发展。

    可是他同时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有多少可榨取之处,以至于歌布和叶家都相中了他?

    他想跟白鹤染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可是没想到白鹤染却是抢先一步扔出了一个更让他惊心的问题来——“父亲,或许我们可以更阴谋论一些,我们来分析一下当年你跟李贤妃是怎么鬼混到一起的?是你勾搭她还是她勾搭你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皇宫这种地方,又是宫宴那样的场合,究竟是谁给了你们私通幽会的机会?外臣跟后妃居然有了私情还能瞒天过海这么多年,你真以为自己就那么幸运?”

    白兴言已经懵了,要说前面的问题他以前都思量过,而且是反复思量了许多次。但是白鹤染说的这番话却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跟李贤妃的私通,莫非也是一场阴谋?

    “不会的,当时我喝多了,她也喝了酒,所以才……”

    “两个喝多了的人,都能把事情做得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孩子都生出来的,你俩是神仙啊?”白鹤染都气乐了,“酒是能壮英雄胆,但酒更能误英雄事,喝的迷迷糊糊的还能不被人发现,我反正是不信。”

    “可是他们花这些心思这样做是,究竟为了什么?文国公府不过就是有个闲散的爵位,他们为了这个爵位值得费这么大力气?”

    这也是白鹤染一直以来疑惑的事情,她实在有些郁闷,本以为揭开了哥哥的真正死因,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了。是亲还是仇,该打打,该杀杀,她绝对不会手软。

    可是当真相揭开,她却发现自己掉进了另外一个更大的谜团之中。

    就像白兴言说的,他们图什么呢?为了一个世袭的文国公的爵位,下这么大力气至于吗?叶家上头有个太后,歌布那头更是手握一个国家,至于看得上区区一个一等侯爵之位?

    这里面还有内情,白鹤染断定,当年白兴言跟李贤妃的苟合绝对不是喝多了酒那么简单。

    或许对两位当事人来说就是寂寞空虚你情我愿,可是如果真有背后操控之人,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图什么。”白鹤染实话实说,“但不管图什么,现在肯定还没图到手,或是还没图完,否则叶家就不会再拥立上位一个小叶氏,也不会在你的爵位已经失了世袭制的情况下,依然对你不放手。”

    白兴言又冒冷汗了,他特么的究竟是掉进了一个怎样的陷阱里啊?这陷阱究竟有多深,他还爬不爬得上去?

    “我该怎么办?”白兴言腿肚子都要抽筋了,“阿染,我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她斜眼看他,冷笑出声,“父亲,你听我的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