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538章 你可真是我亲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天3d丹东图库全图迷大红鹰报码聊天室室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兴言拼命地点头,“听,阿染,为父一定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听。”

    “好,既然听我的,那就继续好好过你的日子,从前怎么过,现在还怎么过,从前怎么跟叶家打交道,现在就还怎么跟叶家打交道。只是你心里可得给我有点儿数,过去是真屈服,如今是假迎合,如何做到既不让他们看出异样,还能把尺度拿捏好,你自己心里得有数才行。”

    白兴言赶紧道:“好,我明白了,你放心吧,以后叶家那边再有什么动静,我都会悄悄跟你说。就是为了把戏做得更真些,有时怕是还得找茬儿与你为难,阿染你可不能真跟为父生气,为父只是不想被人看出来。你不知道,我们府上叶家的眼线,多着呢!”

    白鹤染当然知道叶家没少往国公府安插人,她的默语不就是叶家放出来的的暗哨么,只不过如今那是个转变的暗哨。但是其它暗哨都藏在什么地方,她还真是不知道。

    “阿染……”白兴言吱吱唔唔地,终于把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你看,如今我们也算是一路的,你能不能每晚不要将我泡进水里了?还有,当年的事我是被胁迫的,我也是为了一家老小,你那哥哥他确实可怜,但是你也可怜可怜我,这笔帐就不要同我算了吧!”他说到这里举起手来,“我发誓,只要你肯饶了我,今后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也会对你们好,对老夫人好,再或者你要实在是出不去这口气,等小叶氏,等她的孩子一落地,不论男女,我都给溺死,就当为当年那个孩子陪葬,你看如何?”

    白鹤染都惊呆了,她能理解白兴言向她求饶,能理解他不想每晚泡水的心情。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父亲居然还要弄死小叶氏肚子里的孩子!

    “你可真是我亲爹!”白鹤染由衷地感叹出这么一句,因为她想起了前世的爸爸白兴。

    这俩人还真是像,名字只相差一个字,性格人品却是一般无二。白兴能干得出来的事,白兴言一样都没有落过。当初她大刀阔斧地砍除了所有绊脚石,终于砍到她父亲跟前时,那白兴就跟她说,只要你饶了我,大不了我将外头那些女人生的孩子抱过来给你泄愤。

    她当时就觉得那根本就不是个人,甚至畜生都不如。虎毒还不食子,可白兴说起让她杀死他的孩子时,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甚至她在其眼中都看不出半点心疼和不舍。

    “白兴言,你十几年前掐死自己的嫡子,十几年后又要弄死自己偷情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这会儿又来算计你那未出世的孩子的命,你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变的?是人吗?”

    “不是,我,我就是想给你出出气。”白兴言想要辩解,却发现辩解当真无力。他刚刚想的确实就是只想保命,只要白鹤染说不跟他算那笔帐了,他真的愿意把小叶氏肚子里那个孩子舍出去。毕竟现在已经谈到要跟叶家对着干了,他还要那个孩子干什么?生下来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我没有用人命出气的爱好。”白鹤染开口,声音愈发的冰冷。“白兴言你给我听着,我可以饶了你性命,不与你算当初我那哥哥的帐。但是你得记着,我的条件是从今往后你对我的绝对服从,而不是要杀了谁抵你的罪。只要你乖乖听话,乖乖按我说的去做,我就饶你不死。否则,我杀了你就跟拍死一只蚊子没什么两样。”

    白兴言一哆嗦,连连点头,“是是,我明白,阿染你放心,我今后一定都听你的。”

    白鹤染却并不怎么放心,她太了解这个父亲了,虽然这些年听命于叶家,看似受气又可怜,但谁又能说他不是也乐在其中呢?叶家给他画的那个大饼他就一点儿没信?不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如今她的确需要白兴言的配合,或者说不是配合,只是要他按兵不动,将一直维持原状。只要能把现状给维持住,她就可以争取出时间了。

    叶家郭家甚至歌布国君到底看上了白兴言什么,这件事情她非得搞清楚不可。甚至若有必要,她远赴歌布也不是不可以。

    白鹤染的哥哥,她在心里默默地说,我暂时不能杀了你的父亲替你报仇了。但是你不要着急,这位父亲他装不了多久,与我也结不成几日同盟。这二十几年已经把他的劣根性给培养出来了,不是那么好转变的。而我,也没那个闲工夫去归劝于他。

    咱们且再等等,等我把这一切都弄清楚了,一定让该偿命的人都下去给你偿命。

    二人是从皇后娘娘的中宫出来,自然是得走百仪门出宫了。这一路都是在后宫范围内行走,有不少宫人都瞧见天赐公主,远远就向她行礼,同时也对这位文国公大人陪在天赐公主身边感到奇怪。特别是当人们看到这父女俩还一路说着话,就更奇怪。

    都知道天赐公主跟国公府不睦,更是听闻这父女二人碰到一起不是打架就是吵架,没想到今日竟这般平静,真是太难得了。

    康嫔坐在轿撵上,远远就看到她的哥哥从前头走过来,心下也犯起合计。

    怎么看这样子,她的哥哥对白鹤染竟有些惧色呢?说话时还哈着腰,像个奴才跟主子说话一样,这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她的两道眉越拧越深,终于忍不住小声问身边的宫女桥月:“文国公什么时候进的宫?怎么还进后宫了?他是来见谁的?”

    那宫女告诉她:“奴婢听说皇上给国公府的四小姐下了赐婚的圣旨,将四小姐赐给了九殿下做正妃。想来是进宫来跟皇上和皇后娘娘谢恩的吧!不过谢恩应该是带着四小姐才对,这怎么带着天赐公主呢?”

    边上的近侍太监良策赶紧把话接了过来:“四小姐也进宫了,但是提前走了,奴才适才去御膳房提茶点时还远远地瞧见了一眼。听说是贤妃娘娘听说文国公带着女儿去昭仁宫谢恩,于是就也跟着闹了过去,说什么也要为五殿下的事跟白家讨个说法。”

    康嫔听后冷哼一声,面上露了不快。

    良策看了眼自家主子,猜测着说:“贤妃娘娘真是触霉头,国公爷带着女儿来谢恩本是好事,结果被她这么一搅和都乱了套,听说皇后娘娘很生气。”

    宫女桥月听罢瞪了他一眼,皱着眉说:“这天赐公主还真是个惹事精,国公爷府里事情够多了,她还在外头惹事。五殿下是皇子,她就这样将皇子困于南郊,虽说眼下皇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头肯定也是有气的。她有十殿下护着可以为所欲为,可万一五殿下那头真出个什么事,皇上这口气没地方撒,还不是国公爷跟着倒霉。”

    太监良策心里一惊,看来自己这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李贤妃固然招康嫔不喜,但康嫔更不喜的还是白家那位公主,谁让天赐公主总是一门心思地跟国公爷对着干呢!

    说话间,已经跟白兴言走至顶头碰,康嫔的轿撵停了下来。

    白兴言光顾着跟白鹤染说话,一时间也没留意到前头来了人,毕竟之前遇着的人都是主动给他们让路,这还是头一份儿没让路的。

    他躲避不及,一下子撞到个抬轿撵的宫人身上,那宫人被撞得歪了身子,康嫔娇撵晃动,人险些从上头栽了下来。

    宫人们一阵急呼,白兴言这才回过神来,当时心里就是一紧,心说坏了事,这别是撞着了哪位主子又要跟他闹腾。这头事情刚有个缓合,要是再得罪了谁,他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正想着,一抬头,见那险些栽下来的主子竟是自己的亲妹妹,这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娘娘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白兴言往前走了几步,看向白明珠一脸的关怀。

    白明珠真是一肚子火,可也不好跟自己的亲哥哥发,毕竟在她入宫之前,兄妹二人的关系是极好的,她的哥哥也是从小就照顾着她,比亲爹照顾得还要多。

    “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只顾着说话,也不看着点儿走路。今儿你是撞着了我,这要是换了旁人,岂不是又要闹出事端来!”

    白兴言连连点头,“是是,都是我不好,真没看见。娘娘没事吧?有没有磕着?”

    白明珠摆摆手,“没事。哥哥,听说皇上将蓁蓁许配给了九殿下?真有此事?”

    “确有此事。”白兴言脸上终于露了笑容,“你的侄女争气,竟得了这样一门好亲事,还是正妃,真给咱们白家涨脸。”

    白明珠却没他这般好心情,她很想问问她哥哥,现在为这门亲事高兴,可有想过将来如何面对叶家?这些年白家跟叶家紧紧绑在一起,上都城内是个人都知道文国公是太后那一派忠实的拥护者。可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这是要脚踩几条船?就不怕一个站不稳,船翻了?

    可这话她没敢说出来,她只是看向了白鹤染,心里头琢磨起一件事情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