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558章 天赐公主竟如此凶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管家婆玄机1O3期直播平码三中三准确资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看来仇人不少啊!

    白鹤染这样想着,又去看那几道目光的主子,一个个十二三岁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也不知道都是哪来的那些个鬼心思。再一次感叹古代孩子的早熟,也不知道这心态是好是坏。

    对于冷若南安排的这次百花会人们都觉得甚是有趣,光是喂猴子这一项便有许多人跃跃欲试,她们这些深闺xiao jie们,又有几个是见过这种野生小动物的呢?怕是猫狗都没瞧过几眼。

    冷若南见自己的安排得到了一致响应,心里头还是美滋滋的。到是白鹤染听了第一条就开始琢磨,光看花不行,还要采花,还是随走随采。这一趟走下来,这山谷还不得被糟蹋完了?她起初还以为有固定的地点有秩序的采花烹茶呢!

    规矩讲完,人们便三五成群地入谷了。这入谷之后便相当于zì yóu活动,小姑娘们说说笑笑地看花采花,丫鬟们便一人提了个竹篮子跟在边上,看到自家xiao jie有相中的花便过去采。

    没错,是丫鬟过去采,而不是这些xiao jie们自己去采。她们只需要动动手指,丫鬟指哪儿打哪儿,至于她们自己,说白了,就是过来聊天会友的。

    白鹤染被冷若南拉着走在前头,冷若南小声问她:“听闻你刚到就跟那孔曼蓉干了一架,可惜我刚才顾着安排事情没过去观战,这会儿甚觉可惜。”

    白鹤染看bái chī一样看着她,“有你这样儿的么?你是主办人,遇到发生争执不是应该劝和?怎么还想着看热闹?”

    冷若南摆摆手,“拉倒吧!别人的事我还能劝和劝和,你的事我可劝不了,再说你总不至于吃亏,我去拉了劝了还不是妨碍你出气。那孔曼蓉我早看她不顺眼,要不是看在她有个姑姑是宫里的主子娘娘,我才不邀请她。什么孔家嫡女,平妻生的女儿也能算得上是嫡?简直让人笑话,平白的拉低了我这百花会的档次。”

    “平妻生的啊?”白鹤染到是头一回听说,不过对于什么拉不拉低档次的话,她到是有些意见,“我也带了两个庶妹来,岂不是比平妻生的还不如?你这百花会的档次兴许是我家那两个拉低的。”

    冷若南知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告饶:“好阿染,我错了,我只是不待见她,没说不待见你家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不过话说回来,你带蓁蓁来我到是一点儿不意外,可你那个三妹妹,以前未听你提起过啊,什么时候也跟着你混了?”

    白鹤染问她:“咱们以前说过几回话?你听我提起过什么?”

    冷若南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回事,于是更不开心了,“瞧瞧,你都知道咱俩没说过几回话,亏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你。阿染,你怎能这般负我?”

    白鹤染简直不想再跟这冷若南说话了,果然是三句不到头就要下道儿,这冷家究竟是怎么培养的女儿?不是说高门府弟里都有教养嬷嬷吗?特别还是嫡女,究竟是什么样的嬷嬷养出了这种大xiao jie?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她这头说着话,白蓁蓁也被相熟的小伙伴给拉走去摘花,到是让白燕语落了单。

    不过她也不介意,刚下车时就看到二姐姐因为带了庶女来跟人干了一架,这会儿她更是想着自己的存在感越低越好,最好不要有人注意到她,以免给二姐姐惹麻烦。

    立春在边上陪着,时不时地在主子的示意下采几朵花,也很是低调。

    白燕语采的这些花可不是凭心情和看长像,她根据的是白鹤染提前给的方子,有目的的采。都采什么花,每种要多少朵,她心里很是有数着。当然,这些花也不只为了烹茶,还要用来做一种花瓣酱,自然也是白鹤染教的。

    白燕语不时地提醒立春:“摘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按照我教给你的法子,不能伤了花枝。”

    人群中,有两个跟白燕语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走在一起,时不时地往白燕语这处看上一眼。

    白燕语也注意到她们,只远远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但这二人中有一人她早年间是见过的,那是郭家的三xiao jie郭天香,也忘了是几年前,二夫人寿宴,这郭天香就随郭家人一起来过。

    印象中的郭天香是个十分跋扈的小姑娘,才几岁的小孩子就连白惊鸿都不放在眼里了。明明是来白府做客,却是处处指手画脚嫌弃非常,甚至还抢了白惊鸿戴着的一对宝石耳坠。

    但二夫人对她却十分宽容,因为她虽是郭家的三xiao jie,却是正正经经嫡出的第一个,郭老将军对这个孙女很是看重,所以纵然她到文国公府耀武扬威,二夫人也不敢说什么。

    白燕语心里头想着从前的事,而那郭天香和身边的同伴也在琢磨着她。郭天香说:“这百花会真是一年比一年差劲了,什么人都能来,明年再接贴子时可一定要问好了都来的是什么人,再是这种档次的百花会我可不来了,凭白的跌份儿。”

    陪在她身边的是李家的嫡次女李月茹,是李贤妃的亲外甥女,跟李贤妃叫姑姑的。其父李广年同李贤妃是平辈,是李家上一辈最小的儿子,如今担着从二品的内阁学士之职,也算是如今李家最撑门面的一个,却也是他闹出了事端来,惹得叶家非要将李家拖下水,让其想办法除了白鹤染这个眼中钉。

    其实李贤妃在经了白兴言和白鹤染那一顿骂之后,那个糊涂脑子过后也想明白了,叶家威胁李家的缘由其根本就在于她跟白兴言之间的那档子是,关于五皇子的身世。至于她弟弟李广年犯下的错根本就是个借口,叶家摆明了就是想让五皇子出手,拔掉白鹤染。

    当然这是后话,而此时的李月茹在听了郭天香的话后,便回过头去多看了白燕语几眼,“我是听说白家的四xiao jie许给了九殿下之事,想来她能参加这百花宴也是有资格的,不过那位又是谁?也是白家的?”

    郭天香告诉她:“那是白家的三xiao jie,跟她那个姨娘一样,从头到脚一股子媚气,真真是上不得台面儿的,真不明白那冷若南怎么会给这种人下贴子。”

    “不是天赐公主带来的吗?”李月茹还以为是没有贴子,跟着白鹤染一起来的。

    可是郭天香却摇了头:“人家来时可是自己递了请贴的,可见是冷若南下了贴子给她。至于白鹤染带她来这到是不太应该,没听说她们两个有交情。哎?”郭天香看看李月茹,想起一件事来,“我可是听闻你们李家最近跟那位天赐公主也是犯着冲。”

    李月茹轻叹了一声,“是宫里的表哥,他跟天赐公主结下了梁子,不过具体因为什么我却是不知道,只知道这件事情姑母很生气,父亲也很生气。”

    “生气又怎么样?他们还敢跟那白鹤染寻仇?”郭天香冷哼一声,跟李月茹说起自己家里的大姐郭碧玉因为得罪白鹤染,被扔到阎王殿去被活活蒸熟了的事。还有她的亲哥哥也是因为开罪白鹤染,先是被卸了胳膊,后来也死在白鹤染手里。

    这些事情讲起来难免添油加醋,说的事实也扭曲得七七八八,总之就是将白鹤染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凶残之人,吓得李月茹张大了嘴巴。

    “有这等事?”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

    郭天香警告她:“我是担心你也被暗算才同你说这些,你是李家的人,一定要当心她把你也一锅烩了,那白鹤染杀起人来可是眼都不带眨的。”

    李月茹想起刚刚谷门口发生的事情,到也是有几分相信白鹤染是个有脾气之人,但要说杀人不眨眼她到是不太相信。听闻白鹤染的今生阁救了不少人,还解救了痨病村,连自己家里的老太君都说天赐公主功德无量,将来必会成仙的。有这样心肠的人,怎么会杀人不眨眼?

    郭天香见李月茹一副不开化的样子,心里也是有气,便不再跟她多说,自去寻相熟的姐妹说话去了。而李月茹则是看向了走在最前头的白鹤染,只见其一边同冷若南说着话,一边自己动手摘捡花草,身边的丫鬟只是帮忙提着篮子。到不像别的xiao jie,生怕自己的手扎了手脏了,根本就不往前凑,只动口,由着下人来摘。

    李月茹愈发觉得白鹤染并不像郭天香说的那样,至于表哥的那件事,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误会,待一会儿得空了她还是得找机会跟白鹤染说说话。

    李月茹这头合计着自己的事情,而白燕语的身边此时却凑过来一个人,她打眼一看,得,这人也是认识的,竟是叶家二老爷的嫡长女叶娇美。

    这叶娇美怕是今日来的xiao jie中最年长的一个,白燕语心里算计着,这位该有十七八岁了吧?居然还没嫁出去。

    可不管多大年龄,也不管嫁没嫁人,这些白燕语都自认为同自己没有半文钱关系,她之所以认得这人,也是同那郭天香一个缘由,是在二夫人的寿宴上见过。至于说上话什么的却是万万没有的,因为人家看不起庶女。

    可就是这种没有交情的人,这会儿却冲着自己走了过来,白燕语微微皱眉,心说准没好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