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575章 你们为何在谈论五殿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最大今晚特马图片摇钱树论坛心水1黄大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听说表哥要去北寒之地。”李月茹面上带着急色,“可是你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去那种地方?我听说中原人出入北寒九死一生,你现在这样子过去不是去送死吗?”

    君慕丰皱了皱眉,面上现了烦躁之色,“本王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况且如今这般也是拜你父亲所赐,你们父女这是在给本王唱戏吗?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一个害完了我,一个又来关怀我?”

    “不是,我没有……”

    “行了,回吧!”君慕丰无意再与她多说,印象中这个表妹似乎没什么心机和坏心眼,好像母妃还曾提过什么要亲上加亲。可他怎么会对李家的小孩感兴趣。李家,他不想同这个家族有任何牵扯。“回去告诉你父亲,多参读为臣之道,为官之法,今后莫要再把主意打到本王头上,否则本王不介意削了他头上那顶大学士的帽子。”

    他这话说完,转身就上了马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月茹愣在原地,一遍一遍地想着表哥刚刚的话,终于明白竟是自己的父亲将人害成这般,她竟还有脸来关怀人家的身体,这不是活该找骂么。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两家明明是亲戚,明明从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说将来要把她许配给五皇子,她从那时候起就已经认定了那个人是自己的未来夫婿呀!五皇子直到现在都没娶正妃,难道不是在等她?

    父亲害人家,那就不关天赐公主的事,可是明明又是天赐公主将人关起来的。莫非她猜想的都是真的?莫非真的是父亲想要杀了天赐公主,而表哥正是去执行的那个人,如此才触了天赐公主的怒火?如果真是那个……不行,她得去问问父亲。

    李月茹转身就往府门里跑,她的丫鬟却吓坏了,一把将她给拉了住:“xiao jie要干什么?是不是要去问老爷为何害五殿下?xiao jie可万万不能去啊!这种事不是咱们该管的,您就这么去了不但帮不了五殿下,反而还会激怒老爷,结果只能是让他二人的关系更加不好,您这不就成了帮倒忙吗?xiao jie您听奴婢一句劝,什么也别问了,事到如今,您的心也该收一收了。”

    李月茹以手抵住心口,只觉那地方特别的痛,她喜欢了那么久的人,真的就要因为家族之事放弃了吗?这叫她如何甘心?有谁知道她夜里梦的都是那只狐狸,又有谁知道她早就芳心暗许,早就迷恋那只狐狸迷恋到非其不嫁的地步了?

    以后她该怎么办?

    跟李月茹一样闹心的人还有白燕语,她对五皇子的感情其实并没有李月茹那种积年累月刻骨铭心,但所谓动情就是那么奇妙,不管才认识多久,只要心一动,一眼就是万年。

    现在五皇子对于白燕语来说就是一眼万年,在她心里好像同那个人已经认识了许久,哪怕是第一次见着他就倍觉亲切,无形之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她,让她不受控制地一步步朝着那个人靠近。一些就发生得那么突然,又那么自然,自然到她现在都开始亲自动手为五皇子逢制去往北寒之地的衣裳了。

    可惜她没有什么好料子,手里仅有的更全是女儿家的图案花色,好在白蓁蓁借了银两给她,她几日前便上街去买了一些回来。

    但光是这些还不够,她缝的是件斗篷,带着大帽子的,斗篷里面还要加上棉花,领子和帽子边儿最好还要缝上长毛,这样才更保暖些。

    她手里的银子买棉花够,但要买长毛怕是就拮据了。总不能买不好的,那人是皇子,就该用最好的东西。她记得以前白浩宸有一件斗篷,据说领子都是貂皮制成的,但是貂皮太贵了,还没地方淘弄,这真是个叫人为难的事。

    林氏实在看不懂这个孩子了,她告诉白燕语:“我以前听你外公说过,天家皇族人用的斗篷都是整张皮子做的,哪里还会有人穿你这种布里絮棉花的东西?你快别缝了,缝了人家也不会穿,平白的浪费好料子不说,还会遭人嫌弃。”

    白燕语有些吃惊,“整张皮子的呀?那也太贵重了。”

    “你以为呢?”林氏白了她一眼,“人家是皇子,天子的儿子,当然是捡着贵重的穿。”

    可白燕语还是舍不得已经缝了一多半的棉花斗篷,“那就不当斗篷用,只在马车里当个搭脚的被子盖盖也成。”她的心态到是挺好的,“反正不管怎么用,只要他肯收我就心满意足了。他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不送些东西给他,心里总归不落忍。”

    她的话没说仔细,其实是想说,那么远的地方,不一定回不回得来呢,万一真遇了不测,身边有一件她缝制的东西,也算是她陪了他一场。

    林氏却把她这心思直接道了出来:“你不如说是给他陪葬的物件儿。你以为北寒之地是那么好去的?这几日我都悄悄打听了,那五皇子被你二姐姐折磨得不chéng rén形,这样的身子去北寒之地,那不就是去送死么?亏你还天天将二姐姐挂在嘴边,可她明知你心里对五皇子有意,却还下手那么重,可见她根本没将你这个妹子放在心上。”

    林氏一直不太明白为何女儿突然就转了性,要去跟白鹤染交好,就算得了人家的东西也不至于把整个人心都赔进去。眼下就更不能理解了,都交好了还把妹妹的心上人祸害成那般,那位二xiao jie存的是什么心?

    听她这样说,白燕语赶紧给她进行内心疏导:“是因为五殿下他先起了歪心思,要谋害二姐姐,所以二姐姐才反击。姨娘,我同蓁蓁都认为这是极正确的人生态度,所以你也不要再对二姐姐有非议。我喜欢五殿下是我的事,二姐姐能拉拔我一把更好,不拉拔也是应该的。自己的幸福就该自己去争取,别人是帮不上忙的。姨娘,二姐姐已经帮了我挺多了,咱们得知足,而且我是真心同她交好,你便不能在外人面前表露出这种情绪,知道吗?”

    林氏叹了一声,“知道,我又不傻,如今这府里头谁软谁硬还看不出来么?都说风水轮流转,这还转得真快,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主母一个个轮着坐,连红氏都成了红夫人,如今整个府上就我一个姨娘,咱俩这脸面也是被人踩到脚底下去了。”

    “所以今后才要看清形势好好过活,再不能像从前那般稀里糊涂的。姨娘也不要羡慕主母不主母的,白家的主母没有一个得着了好下场,包括当年的大夫人。所以您踏踏实实的做个妾室也未偿不是好事,至少不用去当那个出头鸟。”

    林氏并不赞同女儿的这个说法,在她看来,主母之位再没有好下场,那也是值得为之一拼的。因为一旦她坐到主母的位置上去,她的女儿就成了府中嫡女。她将这道理同白燕语说了,还提醒道:“嫡女跟庶女可是完全不同的,就拿你惦记五殿下的事来说,你若是嫡女,以文国公府的名头去许一位皇子为正妻,也是够得上的。可如今你只为庶,就算人家要你,也不过就是个侧室。”

    “侧室就够了。”白燕语到是一点儿都不贪,“我从未想过做他的正妃,他若肯要我,收我做个侧室我也高兴得做梦都会笑。可惜今儿个百花宴他没来,来的是大殿下和六殿下。”

    一提起百花宴,林氏又想起件事来。到不是白鹤染同叶家的纠葛,那种事还轮不到她这样身份的人来操心,她是想到了那六皇子。

    于是伸手扯了扯女儿,急着道:“六殿下给你的那块玉佩呢?快,拿出来再给你看看。”

    白燕语也没迟疑,直接让立春把那东西从匣里取了出来,递给林氏。

    林氏剜了她一眼,“怎么还收起来了?六殿下既赏了你,你就该随身带着,放到妆匣里岂不是浪费了这上好的玉料?”她一边说一边对着烛光来回翻看,赞叹不绝,“真是好东西,我从前跟前你外公也学会几成鉴赏玉料手艺,这样的玉也就只有皇族人才用得起,先前二xiao jie送你的那些,虽也是好物,但是跟这块比起来,可就实在不够看了。”

    白燕语点点头,“听说是一直随身佩戴之物,想来肯定是要用好料子了。这东西一看就是男子配饰,我怎么戴。再说,皇子的赏赐,好好收着供着最好,做何天天带着招摇。”

    林氏眼眸间有一些光亮忽闪开来,“你说这是六殿下随身佩戴之物?他竟然将这样贵重的东西给了你,难不成他对你有兴趣?”

    白燕语实在无奈了,“我的好姨娘啊,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每年百花会都会有皇子来捧场,每次来捧场的皇子都会赏给头一名好东西,这就是个惯赏,没什么稀罕的。”

    “那可不一样。”林氏不断摇头,“随身的玉佩是何等重要之物,怎么会随便出来赏人的?除非被赏的那个人在她心里有所不同,如此才会把这样的东西赏出。燕语,听姨娘一句话,天底下不是只有一个五殿下,如果这六殿对你有意,你何不再多一份考虑?”

    白燕语皱了眉,“姨娘不要再说了,我是绝对不会考虑五殿下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的。”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五殿下?”突然,外头有男子的声音响起,二人听出,是白兴言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