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27章 跟不要脸的人讲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金财神中特comAPP时时彩模拟投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做他的儿女,真是这世间最艰难的事。”白鹤染冰霜般的声音说道,“我们躲得过勾心斗角阴谋暗算,却还要面对来自亲生父亲的绞杀。你听说过亲爹掐死亲生儿子的么?听说过亲爹派暗卫刺杀亲生女儿的么?”她顿了顿,又道,“何止刺杀亲生女儿,他甚至还对自己的亲娘动过手。若非我早有部署,祖母都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她一边说一边伸脚踢了踢那白兴言,“我其实没拿他当过爹,他也没资格做我爹。我只知道,他若能好好待我,我自然会尽一个女儿该有的孝心。可他偏偏兴风作浪胡作非为,就也怪不得我手段残酷六亲不认。”

    君慕凛对此十分赞同,“我后来调查过国公府过去那十多年的日子,调查完只剩下惊叹,一个爹能当成这样也是不服不行。别人家的孩子好好养着,自己家的孩子却苛待如此,他可能缺心眼吧!”他说得极认真,“一般只有缺心眼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

    白鹤染失笑,“他要真缺心眼就好了,可惜,他只是心眼太多,又都不用到正地方,如此才让白家这十年过成这般模样。只是可惜了我那双胞胎的兄长,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亲生父亲无情地溺杀了。这个仇,终有一天我会报。”

    她在心里暗暗地说,不只是向白兴言报,也要向叶家报,向歌布报。当年一切与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两世为人,她若再憋屈地活,那可就真白瞎了老天爷这一场安排了。

    回念昔院儿时,天都快亮了,两人不知不觉在井边上坐了一宿,最后送白兴言回房里,药劲儿都过了,君慕凛把人往床榻上扔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可是醒了的人眼刚一睁开,马上就又闭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君慕凛,也看到了白鹤染。

    白兴言觉得自己还是继续晕着的好,否则很容易惹怒这俩人,再挨一次泡。

    白鹤染很困,回了屋就想倒头便睡,可偏偏某人很自然地跟了进来,还边走边脱外衫,又很自然地将外衫挂在榻前的屏风处,就跟回了自己家一样。

    她就不干了,“你能不能自觉一点儿?回你自己屋睡去不行吗?”

    他很无辜,“天亮了,每天天亮的时候我都是过来陪你睡的。”

    “……”算了。她一脸挫败,跟不要脸的人讲理是讲不赢的,何况这人本来就不讲理。

    她褪了鞋袜,上榻睡觉。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晌去,但白兴言就没那么好命了,刚吃过早膳就有下来传话,说三xiao jie在前院儿等着他,让他赶紧收拾收拾跟她走。还得快着点儿,因为三xiao jie赶时间。

    白兴言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甚至都不知道白燕语回府了,当时就想到白燕语跟五皇子的事儿,但又想到白鹤染说了,这个事儿是白花颜编造出来的,当时就一肚子火,想揍白花颜。

    可是现在的白花颜已经用不着他动手揍了,昨儿君慕凛那顿摔,已经把人摔得半死,到现在都没清醒过来,要不是有今生阁的大夫给用了药,怕是命都没了。

    他这口气出不来,也只能暂时先咽下去,可是心里对白燕语也是气着的,特别是一想到自己被一群村姑给挠了,火气就更压不住。

    他怒气冲冲的去了前院儿,一眼就看到白燕语正站在院子里跟管家说话。管家白顺对着白燕语一副恭敬的样子,远远看去,就像在跟白鹤染说话差不多。

    白兴言就更不高兴了,一个庶女,哪来的家族地位?这座府里何时有她的一席之地了?

    他一脸怒气地走上前,还隔着有段距离嗓门就亮了开,“深闺女子,谁准许你一天到晚往外跑的?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白燕语听得直皱眉,潜意识里她是怕父亲的,因为她没根基没背景,她的姨娘也没有强大的母族在背后支撑,所以她的一切荣辱都要依仗文国公府,都要依仗她的父亲。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有了白鹤染的存在,白兴言已经不再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也通过一件又一件事情,愈发的看出这个父亲对家里这些子女并没有多少亲情存在。

    不管儿子还是女儿,对于这位父亲来说,都是一个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有利用价值的,他还能给个好脸色,没有利用价值的,便跟阿猫阿狗差不太多。

    她对父亲已经太过失望,再也没心思去想什么父慈女孝那一套了。

    于是听得白兴言如此说话,白燕语深吸了口气,挺直了腰板道:“女儿记得自己的身份,始终记得自己只是国公府一个庶出的女儿。但女儿往外跑也不是做不好的事情,女儿是去天赐镇的作坊里做事情,为皇后娘娘做事情。二姐姐已经把女儿打理胭脂作坊的事情同皇后娘娘说了,皇后娘娘还夸了女儿心灵手巧,托二姐姐带话,让女儿一定把作坊打理好,一定把胭脂制作好。怎么,父亲您对皇后娘娘嘱咐下来的事有意见?”

    她一上来直接就把皇后娘娘给扔出来了,听得白兴言一个头两个大。

    这怎么又扯上皇后了?这是怎么扯上的?皇后娘娘会理这种小事?

    “哼!休得胡言!小小年纪胡言乱语,你可知随意编排皇后娘娘可是大罪?你是想害死我们全家吗?”白兴言的火气更甚了,他坚信白燕语是胡说八道的,是想学着白鹤染那样,借助大人物的权势来打压自己,让自己知难而退。

    可白鹤染是白鹤染,白燕语是白燕语,一个庶女和一位公主,那能一样么?

    谁知白燕语却一脸惊讶的模样看向他,“父亲,我没有胡言乱语啊!我也没有编排皇后娘娘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二姐姐也不会骗我。”

    “你还说!”白兴言真怒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会在意你一个小小庶女去做什么?会去关心一个民间的胭脂作坊?就算那作坊是她的义女开的,娘娘她也不至于关心到你头上。”

    “娘娘她还真的关心了。”白燕语没有像他一样愤怒得大喊大叫,语气依然平平淡淡,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白兴言阵阵惊心。她说:“因为上都城里的天赐胭脂正是皇后娘娘和二姐姐合伙开的,那胭脂铺里头有皇后娘娘的份子呢!所以我们的作坊说起来也是属于皇后娘娘的,娘娘她自然要关心自己的生意呀!女儿说是在为胭脂坊做事,说是在替二姐姐做事,但实际上却是在为皇后娘娘做事。”

    她苦口婆心地劝白兴言:“父亲,您如今还被停着朝呢,怎么还不知反省呢?为何就一门心思的跟皇家作对?如今连皇后娘娘这点小生意您都要阻挠,父亲,女儿实在是不明白您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到底是想置我们白家于何地啊?”

    白兴言都被训懵了,话题怎么会上升到如此高度?明明是他在训女儿,这怎么反过来成了女儿在教训他,还教训他为何要跟皇家作对?他什么时候跟皇家作对了?那胭脂铺怎么还有皇后娘娘的份儿?皇后娘娘守着偌大一个后宫还不够,这又出来做生意了?

    他是一脸的不信,白燕语看出崃了,轻叹了声,“父亲如果实在不信的话,那便进宫去跟皇后娘娘问问看吧!看来也只有皇后娘娘亲口告诉您您才会信。只是父亲,您可得想好,您毁坏了那么多胭脂,这件事皇后娘娘已经知晓,还动了怒,女儿听说皇后娘娘扬言要跟您讨个说法,二姐姐好说歹说才把这件事给压下来的,您可千万别自己送上门去。”

    白兴言一哆嗦,突然想起皇后娘娘那张年轻脸,想起了白鹤染给了皇后那么好用的胭脂却不给白明珠。如此一想,便又觉得白燕语说的或许是真的,就凭那胭脂的功效,和皇后对白鹤染的疼爱,合伙开个铺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他打翻的那些东西,可就不是白鹤染一个人的了,这里头还有皇后的份儿呢!

    他脑门子开始冒汗了,白燕语还在说话:“父亲如果不想进宫去问,那便随我到天赐镇去吧!二姐姐都同您说了赔偿方式吧?走吧,跟我去作坊做工,女儿会给您派些轻松的活,您辛苦点儿,每天多干一些,争取早日把该赔的都赔完,也好安安生生过日子。”

    他更没话说了,因为想起来白鹤染也跟他说过这个赔偿方式。别说现在还有皇后压着,就算没有皇后,这个赔偿他也是推脱不掉的,毕竟白鹤染他也惹不起啊!

    白兴言何其悲哀,何其沮丧,可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无奈地跟着白燕语离开,坐上马车,直奔天赐镇的方向。

    白家这几日并不安生,小叶氏的死让白府下人也着实忙碌了两日。这个死法注定了她是不能做为正室主母葬入白家祖坟的,甚至牌位都不能入白府祠堂。

    下人们对她很难安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