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45章 欺负我娘,我就剁死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8福彩是怎么回事彩库宝典iphone版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姐,我没怂。”白浩轩一边走一边对他姐姐说,“我只是怕皇上反悔,也怕影响你跟未来姐夫的亲事。如果你确定杀了那个王八蛋真的没有事,那咱们就去杀,有什么啊?二姐姐说过,杀人就跟杀猪没什么区别,都是用刀剁肉。要实在说有区别,那就是那些被我们决定要杀掉的人,连猪都不如。”

    白蓁蓁一哆嗦,都是用刀剁肉?真是好比喻啊!

    “所以轩儿,你一向最听二姐姐的话了,咱们一定不能怂,该剁就得剁。不过……”她顿了顿,咬咬牙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咱们要是真把三皇子给砍死了,虽然皇上表面上不好说什么,但内心里肯定不痛快,说不定以后就要寻个机会找咱们麻烦。”

    白浩轩点点头,“是啊,姐,现在是皇家欠咱们一个人情,但如果咱要是把三皇子给砍死了,不但这个人情没了,十有八九还得结仇。”

    白蓁蓁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得对啊!身上背着皇家的仇恨,这可不是好玩的事,一个不小心就要掉进他们挖的坑里,跑都跑不出来。所以轩儿,姐决定换个路子,咱们砍还是得砍,但是不要把他砍死,先胡乱砍一顿出出气,只伤皮肉和筋骨,多重都行,反正二姐姐能治,只要给他留一口气就完了。当然光是砍过瘾了还不行,咱们还得给他留下一些永久的回忆,让他这辈子不管是什么时候看到那个回忆,都能想起来今日我们的报复,从而不敢再对我们兴起丝毫歹意,否则我们的报复会来得更猛烈。”

    白浩轩用力地点头,“没错,一定要让他记住,我们是很残暴的,非常残暴!”

    可是应该给他留下什么回忆呢?两人寻思了一会儿,终于在寻到三皇子书房前有了决定——“断他四根手指,每只手断两根,只有这样才能记他永远记住!”

    此决定二人一拍即合,随即,白蓁蓁抬起一腿踹开了三皇子书房的门。

    此时的君慕易正趴在地上,且就在书房门口,因为他之前是想跑出书房求救的,可惜才到门口就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跟喝醉了一样,腿脚都是软的,一步也迈不出去。

    不但出不了书房,他甚至摔到地上之后就一直没能起来,以至于白蓁蓁姐弟二人踹开房门后,一脚就踩到了他的脑袋上。

    白蓁蓁当时就吓了一跳,嗷地一声就蹦了起来,“什么东西?”

    她还以为踩着耗子了,可这耗子有点儿大,也有点儿硬。

    好在书房里头雾气淡一些,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踩着的竟然是个人。这个人不是别的,正是他们要找的仇人,三皇子君慕易。

    白蓁蓁握了握手里的菜刀,问身边的白浩轩:“轩儿,准备好了吗?”

    白浩轩点点头,虽然手脚都在打哆嗦,声音也是打着颤的,但还是大声道:“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还等什么?砍啊!”

    随着白蓁蓁一声令下,姐弟二人坐地上就开始一顿狂砍,一边喊还一边细数三皇子的罪行。从他追杀红忘,到他捋劫红飘飘,再到杀了元婆,一桩桩一件件说得那叫一个细啊!说一件砍一刀,再说一件又多砍一刀。

    起初俩人因为还没什么经验,又对砍人这种事有点儿心理负担,所以砍得比较含蓄。但是到了后来,越是说着这些仇恨,越是觉得趴在地上被砍的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对待畜生还有什么好手软的,当然是提刀剁肉,绝不留情。

    于是接下来,一刀比一刀准,一刀比一刀狠,刀刀入肉,刀刀见血,渐渐地终于砍到了筋骨,疼得那三皇子是满地打滚。

    君慕易整个人都是懵的,起初他只是感觉到有人踩了他的脑袋,但是他没有生气,因为这证明有人来了,只要有人来他就能得救了。

    于是满心期待来人能把他给扶起来,再扶出这座满布毒障的平王府去。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进来的是两个人,好像还是两个孩子,这俩孩子非但不是救他的,好像还是来杀他的。这简直就是两个魔鬼,什么也不说,进来就开砍。

    他是皇子,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害?就是年少时出入战场,父皇也没让他受到过半点伤害。可是今日非但被那白从鹤染封在了王府里,眼下还要被两个毛孩子狂砍,这算怎么回事?难道今天他就要死在这两个孩子手里?他堂堂东秦三皇子,居然落得这种下场?

    君慕易完全想不通,关键是也没有时间给他想,白蓁蓁跟白浩轩的菜刀一刀一刀剁下来,从头剁到脚,他感觉再剁一会儿就要剁到骨头了。

    他终于开始害怕,他想逃,可是除了勉强能够小范围地翻滚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站不起来,喊不出声,甚至连睁开眼睛都费劲。

    但是他还是听出来这俩孩子是谁了,他们是那红氏的儿女,是来给娘亲报仇的。

    君慕易再一次深深地懊悔,为何没有告诫那些杀手只抓白兴言的儿子一个人,不要招惹其它人。这下好了,偏偏把红氏也一起抓了去,结果惹来了人家的一双儿女如此凶残的报复。

    这是要砍死他吗?为什么就没有人管一管呢?他府里的人不行,外头的人也死了吗?难道他的父皇就如此放任这俩孩子跑到这里杀人?

    此时的白蓁蓁和白浩轩已经砍出了经验来,虽然溅了自己一身血,但俩人到是不再像起初那么害怕了。甚至非但不再害怕,反而还开始了互相鼓励。

    就听白蓁蓁道:“轩儿,你累不累?是不是剁人比剁肉累多了?没关系,再忍一忍,我们再剁一会儿,现在剁下来的肉还不够,血都没流到门外呢!”

    白浩轩也对他姐姐:“放心,我能挺住,累到是不累,就是有点儿恶心。不过只要一想到娘亲的遭遇,恶心什么的就不算什么了。姐,我跟二姐姐学过医,也看过很多医书,我懂得人身体上的结构,知道砍什么地方又不会致人死亡,又能给对方造成最大的痛苦。来,我教给你,你照着我说的地方去砍,保证比现在这样乱砍要过瘾得多。”

    白蓁蓁一听这话就乐了,“你怎么不早说?来来来,快告诉我,咱们换一种方式砍。”

    三皇子君慕易迎来了新一轮的砍伐,菜刀一下一下落到他身上,偏偏又精准地避开了要害,一刀一刀看似砍的都是不致命的地方,可是天知道那些地方个个都让他疼痛无比。那种疼痛让他难以忍受,挑筋断骨的伤害让他几次晕厥过去,又几次在新的疼痛到来时清醒过来。

    他开始期待被这两个孩子快点砍死算了,这样无尽的折磨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真是宁愿立即就死了,也不想再遭这个罪。他的父皇,他的兄弟,为什么不来救救他?

    好像白蓁蓁能听到他心中纳喊一样,就在这时候接了话:“是不是琢磨为什么没人来救你呢?是不是在合计为什么你身为一国皇子,你的父亲却放任我们打上门来砍他的儿子?呵呵,君老三,我告诉你,这些我比你想得早,所以来之前我先进过宫了,我就跪在宫里跟你爹哭,问他为什么放任自己的儿子谋杀他未来的亲家母。你爹现在觉得你真是让他丢尽了脸,让他从此在朝臣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所以你爹说了,让我来砍你,砍死也是你活该!”

    君慕易的精神世界瞬间崩塌了,他知道,他已经被自己的父皇嫌弃了,抛弃了。怪不得这姐弟俩如此胆大敢砍上门来,原来是得到了他父皇的首肯。

    是啊,他怎么忘了,这位白家四xiao jie是老九的未婚妻啊!老九是什么人?那是阎王殿的缔造者,是十八层地狱的掌管者,这样的人相中的媳妇儿那能是善茬子么?

    可是真的,他想到了这位未来的九弟妹不是善茬,却也万万没想到居然不善到这种地步。

    君慕易已经被砍得没剩几口气了,可他依然记得白浩轩说的话,只是让他疼痛加倍,却不会让他死亡。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俩孩子根本不敢砍死他。

    是了,不敢砍死,只是砍皮肉筋骨来泄愤的。自己只要把这个疼痛忍住,将来寻名医医治,一定能够治好。

    有了这个信念支撑,君慕易终于看到了生的希望,终于又看到了美好的明天,也终于知道,自己的父皇并没有放弃自己,他还是皇家的孩子。

    于是白蓁蓁姐弟俩的菜刀再剁下来时,他也不剁了,有那个力气不如咬牙忍着疼,心里只求这姐弟俩的气能消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可是他也没想到,这姐弟俩虽然不干致命的买卖,可是这不致命也太严重了点儿。

    他现在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全身上下的骨头也几乎断了一半,要不是白浩轩时刻提醒着,白蓁蓁的菜刀有好几回都挥到了他的脑袋上。

    君慕君开始怀疑之前的预想了,这么重的伤,就算他侥幸挺了过来,得寻多有名的大夫才能给治好啊?就他府里养着的那几个客卿大夫,有那个手艺吗?

    要不求国医夏阳秋吗?不行,那夏阳秋如今跟白鹤染就是一个鼻子孔出气的,怎么可能给他治,不再井下石扎他几针就不错了。

    响誉京都的今生阁吗?更不行,那是白鹤染的地盘,人家是不会给他治的。

    太医院就更没戏了,虽然太医院听他父皇的话,可太医院那个水平他太了解了,那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风格,他也太了解了,指望太医院,这么重的伤能治得好吗?

    刚刚提起来的精神瞬间就又蔫了下去,生的希望瞬间萎靡。

    就在这个时候,白蓁蓁说了句:“行了,砍得差不多了。”

    君慕易激动了,完了?终于完了?他挺过来了?

    结果就听白蓁蓁又来了句:“接下来,该剁手指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