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53章 绝断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正版挂牌高手解牌马会二四六文字资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盒子里的手指头是齐根砍断的,上面全是血,一共四根,分别是食指和中指。

    天和帝看着这四根手指头,几乎一眼就认出那是属于他三儿子的,心里瞬间翻腾,眼也紧紧地闭了起来。

    清明殿上站着间殿的人,见皇帝这般,便轻开了口道:“平王府里具体的情况属下探查不到,天赐公主的毒障十分霸道,属下才一进去就被封住了经脉,使不出内力,甚至连行走都十分困难。属下只得在外疗伤,直到三个时辰后才缓合过来。据说白家四xiao jie带着她的弟弟是提前菜刀进去的,想必三殿下是要在她二人手里吃些苦头。”

    老皇帝长叹一声,“罢了,吃些苦头,取他四根手指,也算是白家手下留情。朕只是有点难受……”他指指桌上的盒子,“这毕竟是朕的儿子,他犯了再大的错也是朕的儿子,叫朕如何不心疼。只是长大成年,他就得为他自己做过的事负上责任和代价,没本事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只能承受事情被揭穿之后的后果。都说皇家优胜劣汰,的确,皇家需要最好的孩子来坐到这个皇位上,如老三这般笨拙的手段,是不可能有任何出息的。”

    他说完,又看向间殿那人,问道:“说说吧,你们查到什么?”

    “是。”那人一躬身,“间殿消息,法门寺藏金窟破灭那一晚,四殿下和天赐公主的人,正是三殿下的部署,意在抢夺钱财,并将四殿下与天赐公主一网打尽。”

    天和帝两道立眉紧紧皱到了一起,“老三的人?你是说,他那晚的本意是想要老四和阿染两人的性命?不只是阿染一个?”

    “正是。属下分析,因为四殿下从来都是同九十两位殿下走得近,故而想要消弱九十两位殿下的势力,四殿下非除不可。偏偏那晚四殿下又去帮忙,所以便落下了三殿下的埋伏。至于天赐公主,她应该是从发现法门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落入三殿下的眼中,成为了必须拔掉的一根利刺。但是他肯定也是没想到,天赐公主的战力竟那般强悍,精密部署下,居然没能将人擒住,反而损兵折将,最后落荒而逃。”

    天和帝听得闷哼一声,“自不量力!连自己半斤八两都没掂量清楚,就学人家出兵围剿,剿的还是自己的亲弟弟。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砍了也好。”

    他随手一扒拉,面前的盒子应声落地,四根手指头也散在地上,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但是老皇帝此时已经不想再去看那手指了,这个三儿子干的一件又一件事已经让他心凉,特别是听说居然还要伏杀老四,就更是让他心里难过。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皇子之间互相残杀,所以他直到这个岁数都不立太子。这些年虽然都在盛传他最中意的继承人是老十,但是他也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虽然心里的确是那么想的,但是为了老十的安危,他并不敢像培养接班人那样大肆地培养老十。

    人人都说皇家无情,人人都说皇家只有君臣没有父子,只有国,没有家。

    但是他从来都不想这样,他从来都是希望在后宫能是一个真正的家的感觉。所以他宁愿陈皇后脾气差,他也愿意往昭仁宫去,哪怕是天天吵架,他也愿意陪着陈皇后吵。

    因为他觉得那样最能吵出民间那种烟火气息,最像普通的两口子日常绊嘴。当然,除了砸坏的东西贵了点儿之外,没别的不好。

    这也是天和帝老了之后性子变了,才生出的想法,这如果倒退二十年,他还不是如今这般心性,还是会流连后宫宠妃,还是会在花丛间挑挑捡捡。

    他总在想,兴许就是老九老十的生母去世之后,让他有了转变,后来又遇上江越的娘,更是让他沉了心。其实他对江越的娘并没有多少感情的,只因为那个女子跟他的心上人是姐妹,两人不但有着亲近的血源,还有着像到了七成以上的脸。

    所以他当初下意识地把对已故宠妃的思想和亏欠,都加注到江越母亲的身上。

    老皇帝一直都认为自己是重感情的,不管是对后妃还是对儿子,不管摊上了什么事,他都尽可能地先从家庭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他首先想的都是如何能保住自己的儿子,如何能让自己的这个所谓的家不残缺,不破碎。

    所以当初老五暗算白鹤染,他豁出去老脸替老五求情,如今老三又对白鹤染的亲哥哥下手,他还是豁出去老脸替老三求情,让白鹤染饶老三一条命。

    可是求来求去,他的那个三儿子竟还在算计他的四儿子,竟以自己的私兵去伏杀他的四儿子。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这不是在毁他的家吗?

    “老三的私兵有多少?”他问间殿的人,“你们这几年掌握了多少?”

    那人答:“三殿下私兵六万,离上都城最近的一个私兵营有兵三万,其余三万分别在德镇和歌布边境。经间殿探查,三殿下这几年与歌布走得极近,我们曾拦截过一次平王府给歌布国君的飞鹰传书,虽然没有涉及实质内容,但也不得不防。”

    天和帝大怒,“混帐东西!朕就该让阿染毒死这个孽障,让蓁蓁砍死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残害手足,勾结外敌,他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怕是伏击老四那一次,也是为了抢了法门寺的藏金,以壮大他的私兵。私兵私兵,这些年朕的宽容和信任,就换来他们一个个的在外蓄养私兵,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zào fǎn啊!”

    “皇上息怒。”间殿那人再道:“其实那晚也不只三殿下的私兵出击,太后那方的人马也参与了进去。只是跟三殿下并没有联手,而是各自为伍,齐齐向四殿下和天赐公主发起攻击。那晚的确险象环生,若不是最后十殿下到了,怕是……”

    “怕是老四和阿染都得折在那里。”老皇帝疲惫地说出这句话,之后心里涌起阵阵后怕。

    他不能不怕,老四跟老九老十的感情自不必说,阿染是老十认定的未婚妻,若这两人折在老三手里,他都不敢想像会发生什么。

    老十会杀了老三,这是一定的,那杀了之后呢?老十不会夺位,不会zào fǎn,因为这个皇位早晚都是他的,这个天下早晚也都是他的。

    所以他不怕老十zào fǎn,但是他怕老十走了老四的路,他怕老十在白鹤染死后会变成老四那般模样。看着是活的,会说话,会笑,可实际上却是死的,心死了,灵魂也灭了,剩下的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阎王殿知道这个消息吗?”老皇帝问道,“法门寺的真凶,阎王殿查出来了吗?”

    间殿那人点头,“阎王殿先我们一步查了出来,但是没有动手,只是将证据握在了手里。”

    “为何不早动手?”老皇帝皱着眉,“以阎王殿的行事,一旦掌握了证据,是一定会动手拿人的。囤积私兵是死罪,他为何放过这个处死老三的机会?”

    那人面上泛起一丝苦笑来,“皇上,依属下分析,阎王殿是不想撕破脸面,毕竟那是九殿下的三哥,所以九殿下那边只是封死了那个私兵营,让整个大营再没有行动能力。至于三殿下这边,兴许是九十两位殿下也是想给他们的三哥一次机会吧!没想到……”

    “没想到那个老三给脸不要脸,非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老皇帝长叹一声,“怕是凛儿知道了这个事后,阎王殿压下来的囤积私兵一事,就再也压不住了!”

    他到底还是要杀了这个儿子,他可以豁出去老脸跟白鹤染求情,可是当这个儿子囤积了私兵,时刻为zào fǎn和篡位做准备,他就不能再留了。

    他能只考虑自己是个父,他还得想着自己是个皇帝。在家国天下前,先有君臣,才有父子,他想守家之前,必先守国,任何危及君威国土的势力,都不得不除。

    他的目光又看向地上的四根手指,间殿那人知他心意,默默上前将手指拾了起来,重新装回盒子里,送到了老皇帝的桌案前。

    老皇帝伸出手,轻轻在那四根手指上来回摸索,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闪过那个三儿子年幼时的模样。想到他亲自教他拉弓射箭,亲自将他扶到一匹小马驹上,也想到他握着那孩子的小手,一笔一划地教其写字,想到那孩子生病无助之时,他坐到病榻前一遍遍拭他的额头。

    可惜,他能想到的全都是那个孩子儿时的模样和事情,甚至就连少年时期都很少能想得起来。最好的记忆都留在了幼时,那么长大后呢?

    老皇帝面上泛起浓浓的苦涩,他很想做个好父亲,他也在尽力的去做一个好父亲,可是他的儿子回报给他的是什么?

    是囤积私兵,谋夺他的皇位,是想把他从皇帝位上赶下来,甚至杀死。

    老皇帝阵阵后怕,不寒而栗。

    “你去吧!”他声音疲惫,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做得利索些,别让他太痛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