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62章 阿染,你相信四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hk百彩网baiccc装备炫酷的手游带光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早看出白蓁蓁是有话要说,但却没想到说的竟是这么个事。

    好像知道孩子是谁的?什么叫好像?白蓁蓁又是如何知道的?

    她将疑惑的目光投过去,白蓁蓁皱着眉正在回想,很快便坚定地道:“或者不应该说知道孩子是谁的,应该说,我知道有一个人右腿大腿里侧长了一个肉疙瘩,有这么大——”她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下,“差不多平时吃的药丸一样大小吧!”

    听着这话,白鹤染觉得,自己已经把那个人猜出十之七八了,但还是问了句:“是谁?”

    白蓁蓁说:“是三皇子!我跟轩儿去砍他的时候亲眼看见的,当时轩儿还说那个肉疙瘩好丑,怪不得娶不到王妃,”

    这一次,轮到白鹤染的眉深深地皱了起来。

    三皇子,怎么会这样。

    她并不意外那件事是三皇子做的,三皇子一直以来都是站在君慕凛的对立面,自然也就站在镇北将军的对立面。虽然君慕凛同白兴仓在明面上把关系撇得很清,但有心之人细细寻查,还是能发现他二人早已联手的事实。

    当然,就算不联手,只凭一个镇北将军,也足够让那三皇子悉心算计。

    而三皇子那个人从来都不是个谋士,据说他的府中也不养谋士,虽然从前也曾养过,但因为他本人性格的原因,从来跟谋士说话都是三句不到头,甚至还打过架,更是斩杀过谋士。

    一来二去的,干脆不养了,什么事都由自己说了算,自己去解决。

    所以白鹤染并不意外当初仲凌昭遇到的埋伏是三皇子的人干的,也不意外三皇子自己也参与了进去,就是对那个人亲自向徐天晴施暴,她都觉得很有可能。

    那本来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比起他的其它兄弟来,真是勇猛有加,智谋全无。

    所以他做出来的事不能以常理去思考,有很多你认为不该是皇子亲自做的事,他都能干得出来。白鹤染虽然跟他接触不多,但仅仅几次,便已经将他的性格摸了个透。何况还有君慕凛偶尔提及一些,讲些老三干出来的bái chī事件,她就更加明白那是个胸不大但也无脑的人。

    所以,此时白蓁蓁说起三皇子腿上也有个肉疙瘩,白鹤染几乎一下子就认定那个孩子十有八九就是三皇子的。至于进一步的确认,只要等到孩子出生,她通过白家秘法测试一下血脉就行了。虽然三皇子已经死了,但是老皇帝还在,那么多兄弟也都还在,只要测出是亲戚关系,这事儿就跑不了。

    她闹心的是这个孩子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能不能告诉徐天晴。

    三皇子那个死法,真是不好说也不好听,如果让那孩子在皇家的环境下长大,他长大了会不会因为父亲的死亡而记恨一些人?包括自己,包括白蓁蓁,也包括他的皇爷爷?

    另外还有徐天晴,如今不知那孩子生父是谁,她处于弱势。可一旦让她知道自己竟是被一个皇子强占,而这个皇子又死了,膝下又没有孩子,那么她肚子里的那个,就成了三皇子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后人,她的地位也将随着这个孩子的认祖归宗而有所不同。

    虽然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但是白鹤染知道,这绝对是一个麻烦。

    白蓁蓁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我在三叔家没敢说,总觉得那徐天晴不是个善茬儿。她能独自找到将军府,能把瞳堂姐逼得吞金zì shā,这个女人就不简单。如果再让她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是个小皇孙,可就更不得了。即便是个女娃,那也是皇家的女娃,三皇子死了,皇上保不齐就会对这个小孙女特别的疼爱。”

    白鹤染点点头,“所以这件事情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告诉她实情,我们来承一切因果。二是永远都不要告诉她实情,让她在天赐镇过完平凡的一生。”

    白蓁蓁看着面前的二姐姐,半晌才道:“我提议用第二个方法,永远都不告诉她实情。”说完还自顾地解释道,“不是我怕承那因果,原本就是三皇子欠我们的,就算有因果,也是那对母子去承三皇子剩下的债。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挺复杂的事,三皇子为了陷害仲家和三叔家,整了这么一出事,又跟一个村姑有了孩子。如果这孩子认祖归宗,跟皇上怎么说?实话实说?皇上估计一气之下能把徐天晴娘俩给砍了。毕竟太丢人了,这种事一般正常的逻辑都是派个手下去做,可是他儿子偏偏自己做,这说明什么?这是没脑子啊,也是饥不择食啊!皇上还不得气死,徐天晴还能有好?”

    白鹤染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有这么个儿子是太丢人了,一切都是命数,那便不说了。”她耸耸肩,“原本也没想说,即便皇上认了,不生儿子的气,我也没打算让那母子去享三皇子留下的尊荣。她害瞳堂姐吞金一场险些丧命,夺她一世富贵,却保了她母子平安,如此也算是两清。否则真算起来她的罪孽,仅仅pò hài将军之女这一条,也够一个死了。”

    白鹤染摆摆手,不愿再提这事,但心里却在合计着也不能让徐天晴在作坊附近住太久,白燕语没有义务一直照顾着,她也没有义务给徐天晴雇一辈子使唤婆子。

    只待孩子生下来,再照顾前三月,后面的生活就要告诉她自己去挣。包括天赐镇的房屋,想继续住着,就要交租金,或是出银子买下来。天赐镇不养闲人,所有镇子里的人都必须劳作,除了老人和孩子以外,天赐镇不留一个好吃懒做者。

    今生阁到了,白蓁蓁最先跳下车往里走,白鹤染提醒她:“赶紧去上药,顶着半张大肿张四处走,难看死了。”

    立即有女医将白蓁蓁拉走,而这时,宋石也迎了过来,先是跟白鹤染行了礼,这才小声道:“殿主,四殿下来了,正在后堂呢!”

    白鹤染一皱眉,只道这人来得好快,而且自己并没有派人去礼王府通知,怎的他就知道苏婳宛被送到了这里?莫不是一直派了人在监视自己这边?

    一时间心头火起,大步往后堂走去。宋石想了想,没敢跟着。

    今生阁的后堂指的就是后院儿,四面都是房屋,已经全部被今生阁买下来使用。

    苏婳宛被安置在正对前堂的那幢小二楼上。

    白鹤染到时,有个今生阁的小丫鬟在屋外守着,一见白鹤染来了明显的松了口气。

    她挥挥手让那小丫鬟离开,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青衫男子负手而立,苏婳宛就躺在他面前的床榻上,正在阴阳怪气地说着什么。

    白鹤染的到来让苏婳宛瞳孔一缩,嘴也跟着闭了起来,再不敢多说一句。

    到是四皇子君慕息半转过身来,目光迎向她,唤了句:“阿染,你来了。”

    白鹤染面色不善,听他说话也只是冷哼一声,怒色还挂着,到是让君慕息有些无措。

    “阿染,你这是在同我生气?我……我只是过来看看,并不是要将人接走。”

    “我到是希望你能把她给接走,也省得脏了我今生阁的地方。”她的火气很盛,狠狠地剜了四皇子一眼,凌厉的目光却还是在他那浓烈的悲伤之意下有所缓合,但话语还是不相让,“四哥,人我给你送回去过一次,但是你不在家,礼王府的人不让她进门,我的人便又给我抬了回来。但是如今我实在不想收留她了,只是她吃我的喝我的又一天到晚气着我,我总得收些利息回来。所以我把她送到今生阁,本意是让她做个试针试药的工具,但既然人前脚到四哥后脚就跟了来,那便还是交由你处置吧!也省得你一天到晚盯着我的念昔院儿,我也想过回安生日子,被人监视的感觉并不好。”

    君慕息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他好像是想跟白鹤染说话,嘴巴张到一半也顿了住,渐渐地,面上悲伤之意更甚。

    “阿染。”终于能说出话来,白鹤染发现面前这位青衣男子在轻轻地颤抖着,有种浓烈的情绪在屋子里蔓延开,除了悲伤还有哀痛,就像无数无数人正在她面前掩面而泣,那种情绪感染着她,将她一脸怨气逐渐化解,终于复了平静。

    “阿染,我没有。”他只这一句,神色黯淡下来,头也微微低了去。

    白鹤染几乎在这一瞬间就已经相信他了,可是嘴巴还是倔强,“你说没有就没有?那我问你,为何人才送到今生阁你就来了?你甚至比我来得还早。”

    说完,自己也有些底气不足,因为想到人是早上送来的,而她之后又去了平王府,再之后又去了将军府,还解决了徐天晴这一档麻烦事。如此一来,就已经耽搁很长时间了。

    “我是刚到的。”他轻叹了一声,迎着她走上了两步,在她面前站定。“阿染,四哥没有监视过你,你相信四哥。”

    她心里有些不好受,没有任何原因地,她就因为这一句话,便已经相信了他。

    “我只是路过这里,听说了,才上来看看。阿染,你若生气,我立即就走。”

    说完,竟真的抬步走向门外,一点都不迟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