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72章 四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4848484开奖结果百度2017香港马经图片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苏家之女,闺名婳宛,小字无筝。

    古代女子一般没有小字,但大户人家若对女儿十分重视,也会在其年满十五行及笄礼时,由其父母取下一个小字。无筝二字就是苏婳宛的父亲在她行及笄礼那年为她取下的,取谐音无争,意为与世无争,一生忧畅。

    只可惜世事无常,到底还是没能遂了苏父心愿。

    苏婳宛的葬礼算得上是厚葬,因为白鹤染给了她一个最好的厚葬理由:为百姓试药而亡。

    如此,最大程度地全了苏婳宛身后之仪,也全了四皇子的脸面。

    苏婳宛下葬时,四、九、十,三位皇子都到了场,就连六皇子和七皇子也到了。更是有不知真相的百姓自发前来,以谢苏婳宛试药之大义。

    葬礼隆重,也平静顺利,前前后后两个多时辰,终于宣告结束。

    六皇子七皇子在葬礼结束后就回了上都城,百姓也悉数散去,一时间,墓前就剩下十皇子九皇子白鹤染白蓁蓁,以及独自一人站在最前面的四皇子君慕息。

    白鹤染看到君慕息用自己的双手一遍一遍地摸索着墓碑,口中似呢喃着,但是声音太小了,根本听不清楚。又看到君慕息取了一截断发,混在未烧尽的纸钱中,很快燃烧成灰。

    她心里不是很好受,因为她发现自己之前指责这位四哥走不出困境,摆脱不了苏婳宛带给他的悲伤时,有许多话说的其实是很不公平的。

    比如她用自己的人生比拟苏婳宛,比如她说起自己这一生也很凄苦,亲眼看到母亲撞死在自己面前,又历经十数年囚虐之苦,她说自己都能从这样的悲伤中走出来,为何他不能?

    可如今想想,哪里是她走了出来,分明是根本就没走出来,以至原主身死魂消,她这个异世的灵魂才能穿越至此。

    何止这一世的原主,就是上一世的她自己,不也是在白家的无情和父亲的无爱下,一点点意志消沉,悲伤一天浓过一天。以至于到最后一心求死,不停地尝试用各种方法毒死自己,最后给了偷袭者可乘之机,一枪毙命?

    说起来,她还不如这位四皇子终日沉浸悲伤,至少人家命还在,而她呢?前世死,今世原主死,如此狼狈结局,哪来的底气去评述旁人?

    虽然现在活得明白,但是她心里清楚,那是因为她对于这个时代来讲根本就是个闯入者,她身边的所有亲人根本就不是她真正的亲人。所以她能够肆无忌惮地报复,哪怕面对亲生父亲,依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所以,她究竟是哪来的底气去指责四皇子身陷悲伤?

    一想到这儿,不由得苦笑起来。

    君慕凛在边上伴着,看着小姑娘突然泛起苦笑,心中也是不解,小声问了句:“什么事?”

    白鹤染摇摇头,“没什么,只是之前骂四哥骂得太狠了,怕他哪天回过神来跟我算帐。”

    君慕凛失笑,“四哥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他在苏婳宛墓前烧了一截发,那便是在心里默认了苏婳宛就是他的结发之妻。不管今后如何,在他心里,是已经娶过苏婳宛了,不会再有遗憾。”

    君慕楚也注视着前方,默默地道:“不只四哥没有遗憾,苏婳宛也不该再有遗憾。归根到底,她之所以落得今日下场,不是她本性如此,她只是在过于苦难的人生经历中迷失了自己,始终走不出那个困住她的心魔罢了。”

    白蓁蓁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心魔真可怕,我们没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那些事,我们更不知道她在罗夜到底经历过什么,所以永远都不会懂她为何临死都走不出那个魔障。”

    白鹤染有些犹豫,“或许当初礼王府酒宴,到后来,她是已经走出来了的。如果当时我不出手相救,让她就那么死了,她会不会死得心里更好受些?”我可能又多管闲事了。”

    君慕凛摇头,“她是好受了,但当时若不救,四哥就完了。所以阿染,那不叫多管闲事,是她命就该如此。你不是说过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数,每个人都会经历不同的苦难和劫数。有的人先经历了,有的人经历得晚些,总之老天爷是很公平的,不会让谁偏得,也不会让谁少给。我们今日看到的这些,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会经历一次,所以,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凛儿说得没错。”晃眼间,四皇子已经走了回来,就站在他们面前,一身白衫,清逸出尘。“既是命定如此,便谁也逃不开,谁都躲不过。我既认定她是我之发妻,从今往后便不会再有任何遗憾,也不会再身陷悲伤无路可走。我会带着她未走完的路好好活下去,只是从今往后,你们再提起她,就要叫一声四嫂了。”

    对于跟苏婳宛叫四嫂,几人到是没有任何抵触。别说要承四皇子的情面,就是原本他们跟苏婳宛之间也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除了白鹤染和白蓁蓁外,其它几位还跟苏婳宛有着一起长大的情谊,可以说若不是苏家出事,苏婳宛早就成了他们的四嫂。

    所以此时听到四皇子如此说,便彻底放下了这段时日的介怀,重新走到苏婳宛墓前,重新对着这位四嫂行了礼,还郑重地叫了声:“四嫂。”

    白鹤染最先转过身,看到四皇子眼里有晶莹一闪而过,好在很快便风清云淡,又恢复了轻逸出尘的模样。只是从前那股浓烈的悲伤已经褪去,就像破茧重生,匆匆数年的悲意全部在他结发之妻的墓前化散开来,化成了心底思念。

    再回上都城,坊间已经多了苏婳宛的故事,酒馆茶楼最会拿捏商机,已经将苏婳宛的故事做为热门话题轰轰烈烈地谈论着,说书先生也迅速地整理好一个又一个有关苏婳宛段子,开始有模有样地讲述起来。

    好在苏婳宛的龌龊外界并无人知,人们所知道的只是她跟四殿下青梅竹马,神仙眷侣。

    于是便讲二人如何琴瑟和鸣,讲那人中之仙般的四殿下如何珍爱苏家大xiao jie,也讲苏家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走向覆灭,苏婳宛同四殿下也被生生拆散,送到罗夜,成为罗夜王妃。

    再讲苏婳宛随罗夜国君往东秦朝贡,天赐公主不忍四殿下终日悲郁,生生以一身神医之能将苏婳宛从罗夜国君手里给赢了回来,还将人接到国公府,慢慢治愈苏婳宛一身伤病。

    但那苏婳宛也是个烈性女子,自知已嫁过罗夜国医,再与不上东秦四殿下,更因苏家大罪而有愧于东秦。于是毅然地决定将自己化身为一个药人,尝百苦,解百苦,用自己的一生来弥补苏家之罪,来偿东秦之情。

    然而,是药三分毒,终于这一日试药,苏婳宛再没能醒过来,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故事都是美好的,哪怕少数知情人也不愿意去破坏这种美好。对于苏婳宛,人们给予了最宽厚的理解和支持,人们都愿意记住这个美丽的女子,记住她为东秦试药死亡。

    渐渐地,再提起苏家之时,便也没有当初那般通敌叛国的恨意。

    如此数日,苏婳宛的故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上都城,人们茶余饭后都会论上几句,但是慢慢地,热度也逐渐褪去,再谈几日,便也没什么人主动提及了。

    茶馆换了新的故事,说书先生又说起民间话本子。可是又过几天,人们发现故事说着说着竟又回到了苏婳宛这里,又回到了苏家。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最先提起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何处放出来的风声,竟是说当年苏家叛国也有内情,盛极一时苏家为何叛国?他们好好的东秦权贵不做,好好的未来皇亲国戚不当,吃饱了撑的要去叛国?要去通敌?

    原来这一切都是个大阴谋,是叶太后联手叶家和郭家,围绕四皇子展开的一次疯狂打击。

    他们合谋给苏家挖坑,做下一个又一个陷井,然后推着苏家往坑里跳。可怜苏家被叶郭两家以及叶太后耍得团团转,转着转着也不怎么的就转进了通敌叛国的圈套中,然后叶太后再奋起揭发,自此才有了苏家叛国,满门抄斩。

    有人回忆当nián de shì,便想起苏家在行刑当日还在喊冤,还在咒骂叶家和郭家,还在骂叶太后是只成了精的老狐狸,所有苏家人都在说这是叶太后做的一个局,苏家老爷更是大声地喊,今日有苏家,明日就还会有王家李家。妖婆一日不除,东秦一日不安。

    更有人说起这些年四皇子的悲伤忧郁,说起那个谪仙一般的皇子每次露面,都是被浓浓的悲伤笼罩着,想想就叫人心疼。

    于是人们开始为苏家翻案,开始将矛头愈发有针对性指向叶家、郭家,以及叶老太后。

    当然,叶家已经没了,所以顶着这个炮火的,只能是郭家和太后。

    渐渐地,这两方也开始坐不住了。

    念昔院儿里,默语和迎春笑盈盈地带着两个人来到了白鹤染的面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