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87章 把宫门给姑奶奶打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香六给彩开奖结果播2018年四不像中特90图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此时的老太后已经没有躺在床榻上了,白鹤染把她弄到了一张桌子上,老太后正屁股朝上地趴在那里。而白鹤染就站在她身边,手里握着一块板子。

    那块板子是白鹤染拆了老太后的床板得到的,她拎着床板再一次告诉老太后:“打断了我大舅舅的腰,你该不会以为不用还了吧?五个假太监打你,那是你咎由自取,何况他们是你的人,你挨的那顿打只能算做你们自己人之间的内讧,跟我大舅舅的腰没有关系。而我现在就要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你把我大舅舅打成什么样,我就把你打成什么样。”

    叶太后是真害怕了,她都要哭了,她很想从桌子上滚下来,可是她没劲儿,她身上本就有伤,而且很重,好像骨头都有断掉的地方,她起不来。

    恐惧疯狂地蔓延着,一下比一下强烈地充斥着她的神经,人们听到叶太后一声又一声的疯狂叫喊:“白鹤染,你敢?哀家是东秦太后,是天底下最高贵的女人,就是皇上他也没有资格动哀家分毫,你敢打哀家就是大敬,是死罪!死罪!”

    院子里的人听得都瞪大了眼睛,天赐公主要打太后?然后就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打呗,那老妖婆子就是欠打。甚至白燕语已经不愿意听她叫唤,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了。

    老太后的话把白鹤染都听笑了,“死罪?真逗,你怎么还搞不清楚自己的价值呢?你真的以为我打了你之后,皇上会治我的罪?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白鹤染!皇上向着你,可是天下人可都看着呢!老天爷也看着呢!”

    “别闹了,我在德福宫的寝殿里打你,天下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至于老天爷,老天爷从来都是最公正的,你有打我大舅舅的因在先,所以才结下我现在要打你的果,老天爷就算看到了又怎么样?他也是会为我鼓掌喝采的。”

    她说完,象征性地仰了头,冲着上方喊了一声:“老天爷,您说我说得对不对?”

    说来也是巧了,白鹤染这话刚喊完,头顶突然响了一声晴天霹雳,就好像在回应她的问话一般,直把叶太后吓了个半死。

    院子里的人也吃了一惊,白鹤染的话说得声音不小,他们可都听见了。没想到老天爷居然真的回应了,这怎么能让人不吃惊。

    所有人都把头抬了起来,白燕语想的是会不会下雨啊?她这可是露天吃饭呢!

    但看了半天也没有下雨的意思,到像是刚刚那一声霹雳真的是在回答白鹤染的话。

    白鹤染又笑了,“怎么样,老天爷也回答了,你还要搬哪路救兵?”

    叶太后还能有什么救兵,老天爷都不管用了,她直觉得自己今天这顿打是躲不过去的。

    但她还是不想挨打,因为红振海被打成什么样她心里太有数了,当初下的命令可是将人给打废,腰必须打折,只要留一口气就好。而留这一口气也不是为了让红振海活命,她是为了羞辱红家,为了气死白鹤染,为了让红振海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所以,她真的不敢想像红振海会伤成什么样,同时也知道,那种程度的伤,自己挺不住。

    “白鹤染,你会把哀家打死的。”她说话时,牙齿都在打哆嗦,“皇家不会让哀家死,他们还留着哀家有用处,如果你就这样把哀家给打死,君家人不会放过你!”

    白鹤染弯腰看她,“你傻了吧?我只说要打断你的腰,什么时候说要把你给打死了?你打断了我大舅舅的腰,我大舅舅不是也没死吗?”

    “哀家跟他不一样,哀家老了,哀家禁不起那样的打,你会把哀家打死的。”

    “不会不会。”白鹤染摆摆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是神医,怎么可能会让你死掉呢?我会在打到你只剩一口气的时候给你治稍微一下,然后再继续打,再打到只剩一口气的时候,再治一下,然后再继续打。一直打到你身上的伤跟我大舅舅一样为止。”

    她说到这,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只是一样还不够,得比我大舅舅更重一些才好。因为这是对你的惩罚,必须要更重一些。那么要重到什么程度呢?”

    白鹤染拧起眉,开始认真地思索起来。

    老太后的心肝都开始打颤,她突然也想起来白鹤染医术高明这件事了,那不就是说自己会在白鹤染手底下死了又活活了再死?巨大的恐惧再一次笼罩全身,老太后哇地一声哭了。

    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老太后的哭声,守门的小太监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声,一个个憋得脸通红,肩膀也在一下一下地抖动着。

    于本给白燕语盛了一碗汤,笑着端到她跟前,“三xiao jie全当没听见吧,别坏了三xiao jie用膳的心情。太后这次是彻底栽了,估计王妃报仇也得报一阵子呢!”

    白燕语其实是迷茫的,她还不知道老太后到底怎么得罪了她二姐姐,只听到二姐姐一口一个大舅舅大舅舅的,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一点儿都不清楚。

    于是她问于本:“我姐为啥发这么大火?那老妖婆子她干什么了?”

    于本想了想,说:“其实奴才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这么的吧!德福宫原来的宫人都被送到罪奴司去了,奴才派人叫一个回来,给咱们好好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一直守在院子里没吱声的冬天雪开口了:“用不着那么麻烦,事件经过我都知道,就由我来说吧!”她走到白燕语跟前,见白燕语对她还是有些陌生的样子,于是自己先介绍了一下:“三xiao jie好,我是跟着天赐公主的人,近日才从阎王殿暗哨营出来。今日和默语二人一起跟随主子进宫,默语去送月贵人了。”

    白燕语一听说是阎王殿暗哨营出来的,便知道这冬天雪是什么身份了,于是赶紧起身客气了一番,然后又问:“默语去送月贵人了?月贵人又是哪位?默语为何要去送她?”

    “这事儿说来话长。”冬天雪示意白燕语先坐下,“三xiao jie一边吃一边听我讲,就像听书一样,也挺有意思的。这事儿的始末是这样……”

    冬天雪在外头给白燕语讲故事,而此时的白鹤染已经开始动手了,手里的床板子一下一下地拍在老太后的腰上,砰砰的声音在寝殿里回荡着,不一会儿老太后的腰部就见了血。

    太后的哀嚎一声接着一声,但是也一声小过一声,很快就没了力气,只剩下轻轻地哼哼。

    白鹤染却是一点都不手软,木板子轮得都轮出虚影来,手底下一下比一下力道大,直打得老太后血肉纷飞。终于,老太后一口气没上来,头一歪,晕死过去。

    冬天雪的故事才讲一半,就听里头没动静了,老太后也不哼哼了,白鹤染的板子也不往下落了,白燕语吓了一跳,“这该不会给打死了吧?”

    于本赶紧把话接了过来:“三xiao jie不必担心,王妃心里有数的,虽然没动静了,但肯定会留着一口气。王妃是神医,只要有一口气人就能活。”

    然而,于本只是猜中了一半,他以为白鹤染把人打个半死,然后再救回一就拉倒了。却万万没想到,白鹤染是把人打到半死,也是又救了回来,但是她还要继续打。

    只打飞了皮肉算什么?红振海的腰可是全断了的,骨头筋都断了的。就算有她出手救治,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得好。这么重的伤怎么也得半个月,也得她每日亲自出手才能恢复,少不得还要用上她的血去调合。

    所以,她怎么可能只打飞叶太后的皮肉,她盯上的是筋骨,只有跟红振海一样筋骨寸断,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金针落,人救活,新一轮的板子又落了下来。

    院子里,人们又听到老太后嚎叫的声音,白燕语点点头,透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冬天雪继续讲下半段故事,从发现月贵人被沉了井,一直讲到于本和白燕语的到来。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冬天雪也就不讲了,只是前面这些事还是把白燕语跟于本给听得一脸震惊。白燕语气得都站了起来,“早知道那老妖婆子干出如此恶劣之事,刚刚我就该多掐她几把,再踹上几脚,如此方能解恨。”

    于本到是想得比她更长远一些,他想的是:老太后打了红家的人,尊王妃已经来了,那么慎王妃还会远吗?要知道,慎王妃可是真正的红家人啊!就那个脾气,敢上皇上跟前坐着哭的主儿,遇着这样的事能轻易就算了?

    他怎么想怎么觉得白蓁蓁绝对不会轻易算了,之所以还没到,那是因为还不知道信儿,这会儿怕是已经知道了吧?那人……

    思绪间,目光飘向了德福宫的宫门,也就是在他望过去的这会儿工夫,德福宫的宫门被人从外头砰砰拍起,同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开门!把宫门给姑奶奶打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