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94章 无岸海之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肖期期中港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大陆的最西方就是无岸海,东秦并不是紧挨着无岸海的国家,在无岸海沿线有许多小国,甚至还有许多不成国的部落。

    都说无岸海不详,所以没有人愿意靠近无岸海去居住和生活,东秦更是将国土圈划得远了一些,生生在东秦与无岸海之间留了一条无人地带。

    但也只是最初无人,世代变迁下来,还是有许多部落选择到那块地方谋生。因为在那里没有大国管制,又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让无岸海跟东秦不再相连,所以东秦也不要求那些小国和部落臣服,给了他们相对的zì yóu。

    不过那些人生活得还是十分艰难,因为虽然守着大海,但是他们却不敢利用那片大海去谋生。无岸海上常年都有浓浓迷雾,任多大的风都吹不散。人们也尝试过让渔船出海,可惜渔船根本就走不出多远就会陷到迷雾里,不但什么鱼都捕不到,还折进去不少人。

    渐渐地,他们就放弃了出海捕渔的念头,改为种地。好在土地还是能长庄稼的,人就不至于饿死,再偶尔跟东秦做些小生意,如此一代代繁衍生息,硬是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东秦最西边、最靠近无岸海的一座城池名为莎图,隶属于青州府。而连接莎图与无岸海之间,有一个名为兰唐的小国。

    这一日,唐兰国全体皇族全部集结到无岸海边,面向无岸海跪了下来,口中念起唐兰国特有的祷告,用自己最虔诚的心乞求海神,求海神息怒,求海神继续庇佑唐兰万民。

    是的,他们一直以来都信奉海神,每一位唐兰国民的家里都供奉着海神神像。他们认为无岸海是有神灵的,而海面上的重重迷雾就是神灵撒下的一片幻境。他们更是坚信只要穿过那片迷雾,就能到达海神的领地,从而脱凡化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每逢年节,唐兰国民都会祭献海神,会把他们家里最好的吃食都拿出来,供奉在海神神像前。然后烧香祈祷,祈求未来风调雨顺,能够吃饱穿暖,国泰民安。

    除此之外,当唐兰人遇到困难之事,或是心里有挥解不开的心结,又或是有强烈的心愿需要借助神明之力庇佑达成时,也会选择去拜海神神像。就像中土人士烧香拜佛一般。

    所以,当无岸海生出异变,海浪凶猛翻涌时,唐兰皇族决定来到海边祭神。

    除了摆设香案之外,他们还抓到了一个人,一个在他们认为是诋毁神明,对神明极度不敬之人——疯书生,孟黎。

    一切起源于孟黎写的一本杂记,他在杂记中曾写到,自己在无岸海边遇到了一位仙人,凭空而来,消散而去,只留下关于无岸海的另一边,那位姓凤的皇后的消息。

    唐兰人不管什么姓凤的皇后,更不管那孟黎在杂记中所记载的,关于姓凤的皇后有多少惊世之举,他们在乎的只是“无岸海的另一边”这个说法。

    无岸海既然被叫做无岸海,那就是没有岸的,没有岸哪来的另一边?

    孟黎的这个说法显然是犯了海神的忌讳,而他更是将这种说法写成了一本杂记,这就是在公然挑衅海神的权威了。所以海神怒了,所以无岸海不平静了。

    已经连着几个月了,无岸海的波涛一日比一日凶猛,如今海浪已经高过五丈,就是对无岸海最熟悉的唐兰人也感觉到了压力,城池领地不断地退后,巨浪拍下来的威势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两座城池。唐兰本就是小国,城池加一起也才区区十座,再这样下去,唐兰就没了。

    他们如今跪着的这块地方,原本不是沙滩,而是唐兰国的一个城,可是这座城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再没有一个人住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被搬空,只剩下空空的房屋。

    而他们之所以跪在这里就可以面向无岸海,是因为无岸海已经将前面两座城完全吞没,海岸线蔓延到了这座城的边缘,原本繁华的城池,如今竟成了海边。

    唐兰人将孟黎绑在一棵大树上,大树根已经没入海水里,孟黎绑在上面,一半的身子也浸在海水里,巨浪拍过来时海水会没至他的脖颈处,偶尔还会灌进他的嘴里,呼吸都困难。

    唐兰人不停地念着祷告的经文,不停地祈求着海神能够停止怒火,也不停地诉说着希望海神将孟黎吞没,所有的一切罪孽都由孟黎一个人来承受。

    可惜,海神好像完全听不到他们的祷告,浪涛还是一日高过一日。

    孟黎的神经都有点不太正常了,他不停地疯喊着:“根本没有海神,你们这些愚蠢的唐兰人,你们什么都不懂,根本就没有海神,你们在祷告什么啊?这是大啸来临的征兆,这是一场天灾,你们不回去疏散子民,居然跪在这里念经,你们是不是傻了?”

    可惜,没有人听他的,人们还是在不停地念经,这是唐兰人的执着,也是他们的信念。

    又是一口海水进了孟黎的嘴,他却还在不停地叫喊着:“这世间没有神明,海里更没有神明。无岸海上的迷雾只是一种海阵,只要能破开这个海阵,你们就可以出海捕鱼,就可以通过这片海域获取海里的资源。与其在这里念经,不如躲得远远的,只要躲过这场天灾,你们就去寻找能破海阵之人,如此,你们的后世子孙才能够活得更好!”

    有唐兰人听不下去了,大声质问他:“没有神明?那你为何还要在杂记里写到你见到了一位神仙?为何还要说他凭空而来,又消散而去?如果不是神明,什么人能做到凭空而来消散而去?还是说,你的那本杂记根本就是假的?”

    “是真的,绝对是真的!”孟黎立即为自己辩解,可也正是因为这种辩解,让他陷入了自相矛盾中,以至于这话说完,孟黎自己都迷茫了。

    是啊,如果没有神明,那自己看到的那个人又是个什么存在?他真的是眼睁睁地看到那个人凭空出现的,也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消散于天地间的。他一直坚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神仙,可既然他能看到神仙,为什么唐兰人就不能也看到呢?明明他就相信这世上有神仙,也亲眼看到过,那么现在又为何要否认唐兰人对海神的信仰呢?

    孟黎彻底混乱了,而这时,唐兰人又有了新的推测:“疯书生,如果你的杂记中写的都是真的,如果你见到过神仙的事情不是在说谎,那么有没有可能你见到的那位,就是海神?”

    此言一出,孟黎也是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就想说不是,可是又如何证明这个不是?

    唐兰人继续在分析着:“你说那位神仙知晓无岸海对面之事,你还说他和你讲了许多这个世间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那么他是如何知道的?他怎么对无岸海的对面了解得那样清楚?只有他是海神,他才能知道一切啊!疯书生,你见到的就是海神!”

    孟黎无从反驳,甚至他也开始顺着唐兰人的思路,开始对那个神仙的身份有了推测。

    海神,这的确是一个方向啊!那位神仙是海神的机率的确是很大的。

    莫非,无岸海真的有神明?

    “那你们还不放了我!”孟黎突然又大叫起来,“我是见过海神的人,你们还不放了我!”

    “不能放!”唐兰国君公孙安大声道:“海神之所以发怒,就是因为你将他对你说的事情公布于世。海神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没想到你居然把海神的秘密写成了杂记,弄得天下皆知。所以海神怒了,这一切都是源于你,都是源于你这个守不住秘密之人!我们一定要将你觐献给海神,如此才能够平息海神的怒火,如此才能够告慰那些在海神威怒中丧失生命的唐兰国民。疯书生,你该死,谁都救不了你!”

    “对!你该死,谁都救不了你!”

    唐兰皇族撕心裂肺地高喊着,一双双眼睛里喷出无尽怒火,狠不能烧死孟黎。

    孟黎也有些慌了,海水的浸泡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可是他不想死,他还想再见到那位神仙一次,他还幻着着有一天能够横渡无岸海,到达另一边的那片大陆上。

    他想过一过神仙所说的那种生活,他甚至还想见一见那位姓凤的皇后。

    他有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你们快放了我,再不放了我,海神会更加生气的!现在唐兰已经损失了两座城池了,你们该不会是想把整个唐兰国都搭进去吧?”孟黎大声喊着,“你们想一想,起初无岸海只是波涛比以往凶猛了些,是你们沉不住气,到处去抓捕于我。结果呢?你们把我抓到了,也把我梆在了海水里,还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跪在海这念经,可是海神的怒火消了吗?”

    面对唐兰皇族的恍惚,孟黎的声音再度传来:“海神非但没有消了怒火,反而海浪一日比一日更加猛烈。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才是罪魁祸首,你们抓了我才是真正触犯了神明!你们有罪!你们全体唐兰人都有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