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99章 我不是真正的白家二小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新版跑狗图玄机图更新香港白小姐平特一肖中特?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一开口,君慕凛马上就反应过来是什么事了,“你说的是那个疯书生?”

    白鹤染点头,“没错。虽然他被唐兰人抓了起来,但是我相信只要你想要把人弄出来,一定会有办法,哪怕是用偷。”

    君慕凛一下就乐了,“哟,我媳妇儿要偷汉子了?”

    她气得直翻白眼,“一天到晚你能不能有个正经?我同你说严肃的事,那个疯书生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必须要验证他那本杂记的真实性,另外,我相信他一定还有事情没有写到杂记得,我必须得问清楚。”

    “还是关于无岸海另一边的事?”君慕凛就有些不懂了,“染染,你何以对另一边的事情那么感兴趣?你要知道,即便对面真的有一片大陆,可两者之间也隔着无岸海,想要横渡无岸海哪有那么容易,从古至今还没有人成功过。”

    白鹤染摇头,“不,有人成功过,就是那疯书生口中的神仙。”

    “你也说了他是神仙,人类怎么能跟神仙比。”

    “我没说他是神仙,是疯书生说的。”白鹤染认真地道,“在我看来他就是人类,而且是从无岸海对面来的人类,也许是机缘巧合下让他来到了我们这片大陆,遇着了疯书生。他一定还跟疯书生讲了许多事情,但是疯书生没有完全写到杂记里。但是我要知道,必须知道。”

    “为何?”君慕凛第一次开口追问她,“染染,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因?你总得给我些安全感,否则我做梦都会梦到你突然有一天飘然远去,飘过了无岸海,再也不会回来。染染,这种滋味并不好,我虽然不会将你牢牢禁锢在身边,可是我也绝对没想到与你之间隔着偌大一片海域。我想知道原因,哪怕你说出来后依然决定要去对面,大不了我陪着你就是。”

    白鹤染笑了,“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就算我知道了对面的事,就算对面的事真的与我猜想的一样,我也不可能轻易就兴起要到对面去的念头。对面有对面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既然来到我们这片大陆,就要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在这片大陆上。这里才是我的大本营,而至于对面,其实不过是一个想要去历练游玩的地方而已。君慕凛,如果有一天我们具备了到对面去的条件,我想去游历一番,你陪我好不好?”

    他立即点头,“当然好,一片未知的大陆,不只你向往,我也同样向往。”

    他微微放下心来,如果只是游历,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何况如果对面真的有片大陆,而且无岸海又能够通行,别说是他想去,他的那些哥哥们甚至父皇母后都会想去。不过……

    “染染,你似乎并不只是因为好奇才打听对面的事吧?”

    “确实。”有些东西她也不想隐瞒太多,只要守住穿越而来的底线,其它的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之所以关注那里,是因为在那个疯书生撰写的杂记中,看到了我可能熟悉的人。就是他提到的那位姓凤的皇后,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那位皇后应该是我的好姐妹,她的名字叫做凤羽珩。”她一边说一边抬手止住了君慕凛的发问,继续道:“不要问我何以认得对面的人,我只能说,机缘巧合下,我跟她都大难不死,却也被分散到两块不同的大陆上。如今我在寻找她,却不知她是不是也在寻找我,毕竟我来到这里的时日尚短,还没有在这片大陆上闯荡出多大的名声来。不像她,已经成为对面人人皆知的皇后。所以我得努力了!”

    君慕凛有些听不懂,但有一层意思却是明白了:“染染,我不知道多大的名气算名气,但如果只是皇后的话,只要你想,这个皇位我就要了!”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不在乎那些虚名,只是很想念我的朋友,想要见一见她,叙一叙旧。我也不会离开东秦,根在这里,哪都不去。”

    他得意地笑起来,“应该说我在这里,你才哪都不去。不过染染,你怎么会有对面的姐妹?还有,为何说你来到这里的时日尚短?”他说到这里突然压低了声音,“染染,我一直怀疑你并不是真正的白家嫡女,你是冒充的吧?只是长得一模一样,对不对?”

    他一脸八卦,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同时也带着期盼苦苦哀求:“跟我说说好不好?你知道的,我不会外传,也不会在意你究竟是不是白家女儿。其实不是更好,谁稀罕白兴言给自己当爹。染染,说说,急死我了。”

    她偏着头看他,半晌,终于开了口:“怎么说呢?差不多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吧!不过我认得真正的白鹤染,她算是我的恩人,给了我她的身份,让我能够用现在这个身份继续活下去。而白兴言说起来也算是你我的媒人,毕竟是他向父皇提出了冥婚的请求,更何况,我既用了这个身份,就要承这个身份的因果,所以不能说白家与我没有关系,反而我实实在在是跟白家一体的。至少直到现在,我丝毫没有脱离白家的打算,而且一辈子也不可能脱离。”

    见君慕凛还想发问,她打断了他,自己却是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想问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我真的就叫白鹤染,所以你叫我染染我没有丝毫别扭。这便是机缘巧合吧!长得一样,名字一样,就更没有道理脱离。至于我到底是谁,我想谜底总有揭晓的那一天,或许见到阿珩,我们可以一起告诉你,那样会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你也能了解得更多一些。”

    君慕凛被她说得也有些向往了,“这么说,无岸海的对面我们是非去不可?”

    她点头,“非去不可。不过我相信如果阿珩知道我在这里,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横渡那片海域过来寻我,就看我们谁先闯过这片海。君慕凛,其实你应该高兴,一旦无岸海可以通行,东秦很有可能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这对东秦来说是好事。”

    “恩。”他也觉得是好事,不过也有压力,“从那本杂记上来看,对面的那片大陆已经发展成我们不敢想像的样子,如此一来,我们就是落后的一方了。”

    白鹤染亦皱起眉,是啊,落后的一方。可是她不想落后,她不想输给阿珩。

    “也不见得太落后。”她握握拳,“待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完,我也要着手开始发展我的天赐镇了。便用天赐镇来做个试验吧!看看我们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兴许到了两岸通达的那一天,东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宫车停了下来,今生阁到了。

    宋石蒙术才人已经等在门口,一见白鹤染到了赶紧迎上前,先是给君慕凛行了礼,然后才对白鹤染说:“红大老爷的伤好得很快,筋骨已经在生长了。”

    二人是十分激动的,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个奇迹。没听说断了的筋和骨头一天就能开始生长,而且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也就是他们亲眼所见,否则任是听什么人说起都是不可能相信的。

    不过他们也明白,跟着天赐公主,那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见证奇迹,这便是天赐公主的神奇,也是今生阁的仰仗。

    白鹤染没有立即去给红振海施针,而是带站君慕凛先去了药室。

    今生阁也有药室,今生阁的大夫也会自己调配药丸。只是有许多药丸制好之后会送到国公府,送到白鹤染那里,请白鹤染再搓上一遍,如此才能发挥神奇的功效。

    却也不是所有药丸都要经白鹤染的手,白鹤染只治顽疾,但凡今生阁凭自己的医术能够治好的病,她绝不会插手,如此才能给这里的医者最大的发挥和成长空间。

    君慕凛远行,白鹤染感觉自己比他还要紧张,什么药都想给他带一些,什么药丸都想自己搓上几遍。最后收拾了两大盒子,还是觉得不够。

    君慕凛都无奈了,“染染,我骑马的,不乘马车,你整这么多东西我不好带呀!”

    “不好带也得带着,谁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事。何况不只是路上用,这一个多月不知道无岸海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先到那边,一旦边境失控,这些药也能顶上一阵子。”

    说到这里,又取了十只小瓷瓶,五个瓶子上是红色的花纹,五个瓶子上是绿色的花纹,她把它们全都塞到了一个包袱里,再告诉他:“这些瓶子里面是毒药和解药,红色的是毒药入口三息既毙命。绿色瓶子是解药,不只能解红瓶子的毒,而且还能解全天下所有的毒。鉴于你这种爱中毒的体质,你走之前最好先服下一颗,省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中毒了。吃一颗能保两个月百毒不侵,两个月后也应该能见到我了。”

    “哦对了,还有,你等一下,我给你扎几只荷包……”

    君慕凛头一次觉得他们家染染真像个老妈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