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03章 你是主子,我是奴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三色彩票有眼公司t135cc天空彩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今天你去见了二夫人,她都同你说了什么?我让你问的事情你问了吗?”

    梅果手里的针划过白浩宸的胸膛,留下了一道血印子。

    白浩宸一激灵,赶紧开口答她的话:“我问了,我问了。”

    “哦,你怎么问的?”

    “我就问她,当年为何歌布大王子突然就异军突起,逼宫夺位,他哪来的那么大势力。”

    梅果眼睛一亮,“二夫人怎么说?”

    “她说自古皇家子嗣夺嫡争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那大王子为长,怎么可能一直甘心被自己的弟弟压过一头,所以争位是正常的事。至于哪来的势力,母亲说她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梅果眼中现出一丝狠厉,“白浩宸,她说不知道你就信?我是怎么教你的?难道她一句不知道,你就知难而退了?”

    “没有!我没退!”白浩宸赶紧为自己争辩,“我又问了,我说那大王子只是庶子,虽为长,但只要有嫡子在,君位就没他的份儿。而且庶子又能有多大的权力,他怎么可能逼宫成功,这明显是有外援。我问她知不知道那大王子的外援是哪方面的,可是她……”白浩宸面上现了苦涩,“她叫我不要管太多,还怀疑地问我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话题。”

    “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我就是好奇,还说毕竟白家跟歌布有渊源,我突然想到了这件事,实在好奇。然后她就说让我别对什么都好奇,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了不是好事,还说那大王子既然能坐上君位,自然就有他坐上君位的道理。她说这是天命的安排,活该那二王子没这个命。”

    梅果的闭上眼,只片刻,眼里又有血泪了流了出来。

    剑影看得心惊,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有rén liú出血一样的眼泪。

    “你母亲嫁到白家来,究竟有什么目的?”梅果手里的针戳向白浩宸的小肚子,只一寸就要扎到他的命根子上。吓得白浩宸失声惊叫,可也只是叫了一下就立即闭上了嘴巴。

    外头已经有下人听到声音匆匆赶到,隔着门焦急地问:“大少爷,您怎么了?有没有事?”

    梅果一皱眉,声音缠绵:“你们说他怎么了?多管闲事!”

    外头的人一听这样的声音,便知自己真是多事了,少爷在屋里宠幸女人,激烈了点儿,弄出些动静,这也很正常,他们跟着瞎掺合什么呀!

    于是来人立即走了,韬光阁正院儿又复了平静。

    “回答我的问题。”梅果的针又往里扎了半寸,“大小叶氏嫁到白家来,究竟所图什么?”

    白浩宸都快哭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当年我还小,他们就算真有什么所图,也不会跟我一个小孩子说呀!梅果,快把针bá chū lái,疼死我了,太疼了。”

    梅果眼中的血泪汹涌流淌,“疼?你也知道疼?白浩宸,你这算什么疼啊?你还没有尝试过抽筋扒皮的苦,你这点疼算得了什么?白浩宸,我再给你一个任务,明天,你再去一趟福喜院儿,去问那叶之南到底为何嫁到白家来。也问问她当年大夫人的死,背后有没有她的推动。还有,我不相信她会对当年歌布夺嫡之事一无所知。你是她的儿子,你得好好地给我问,问好了我就给你吃糖,问不好,你这辈子就再也别想得到一颗糖果。”

    “不!不可以!”白浩宸急了,“梅果,不要这样,给我糖吃,快给我糖吃。我一定给你问,不管你要知道什么我都给你问。求求你给我吃糖,我现在就想吃糖!梅果,你打我吧!你打我一顿心里就能好受些,打完了就给我一颗糖吃好不好?我就想要一颗糖,随便你打。”

    梅果眼中尽是轻蔑和讥讽,“堂堂白家大少爷,居然也有这么不要脸的一面。”

    “对,我就是不要脸。梅果,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主子我就是奴才。请主子赐糖,请主子赐给我一颗糖吧!”

    梅果笑了起来,只是这种笑怎么看怎么渗得慌,特别是配上脸上的血泪痕,看起来就像一只厉鬼,在这样的黑夜十分的恐怖。

    剑影看到她将一枚药丸塞到了白浩宸的嘴里,白浩宸迫不及待地嚼了起来。不一会儿脸上就露出了享受的神色,就好像人入仙境,四周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梅果不再理会他,只是将人解绑,然后随意地丢弃在地上。她推开门,站到院子中间,以手掩面,轻轻啜泣。

    剑影绕到前院儿,看到顺着梅果指缝里流出来的血泪,心底无奈地叹了一声。

    临走时,剑影顺走了梅果的一颗糖,梅果却并没有发现。

    白浩宸在清晨时分醒了过来,这一夜好梦,梦到自己成了神仙,身边尽是仙子陪伴。不但梅果在梦里十分听话,他还看到就是他的母亲大叶氏也都匍匐在他的脚下。他说什么都没有人敢反抗,他就是仙界的王。

    他还梦到了白惊鸿,梦到了白鹤染,也梦到了东秦的几位皇子。

    无一例外,在梦里,所有人都臣服于他,他真正地走上了权力的巅峰。

    可是梦醒了,又是空空如也。

    于是他开始期待,期待到了夜里梅果再给他糖吃,为了这样一颗糖,让他做什么都乐意。

    头偏过去,发现梅果已经不在身边,他匆匆起身,这才发现身上多了好多针眼,很疼,一动都疼。但白浩宸还是忍着疼痛穿好衣裳鞋袜下了地来,因为他看到梅果正在梳头,一下一下地,动作轻柔,十分好看。

    他赶紧走了过去,将梅果手里的梳子接了过来,“我来替你梳。”

    梅果没有拒绝,只是对冷冷地看着铜镜,看白浩宸小心翼翼地梳头,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今天我不出去了好吗?在屋里陪你。”白浩宸哈着腰,苦苦哀求梅果,“咱们有好些时日没有亲热过了,你就宠幸我一回,好不好?就一回,我给你跪下了。”说着,还真跪下了。

    梅果面上现出讥讽,“白家大少爷还会缺房中人?从前有个得水,最近就没有得别的?”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白浩宸指天发誓,“那得水是母亲硬塞给我的,我没有办法。但是梅果,你相信我,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我真的再也不敢亲近别的女子了。”

    此时的白浩宸哪里还像个大少爷,他甚至都不再像个男人,连这种事的主动权都紧紧握在梅果手里,可以说,他现在跟梅果的奴隶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梅果挑唇笑了起来,然后起身,拎着白浩宸的衣领子往床榻走了去……

    念昔院儿,剑影将得自梅果那里的药丸递到白鹤染跟前,又将昨夜看到的事情跟白鹤染说了一遍,然后也给出了分析:“属下认为,这种药丸应该是类似于逍遥散的东西,吃了会让人上瘾,为了能继续吃,人可以失去理智,可以做任何事情。”

    白鹤染将药丸捏在手里,凑近鼻下闻了闻,随即苦笑摇头,“功效差不多,只是这种药比逍遥散还要厉害一点,它不但会让人上瘾,而且还可以产生强烈的幻觉。关键是在幻觉中,所有平生所未达之事都会圆满达成,给人极大的满足感。”

    她看向剑影,“上次你就说梅果会给白浩宸灌药,就是这种药?”

    剑影摇头,“不是,换药了。之前灌的是药水,那种药水只是能让人听话,但却没到如今这种程度。如今白大少可不只是听话,他对梅果简直就是惧怕,甚至为了得到这种药,脸都不要了,让在地上学狗爬他都会干,这药丸可比那药水厉害多了。”

    白鹤染将药丸递给他,“送回去吧,悄悄的。虽然不知道她这药是从哪儿弄到的,但这药丸珍贵,梅果手里应该也不多,突然少了一个她会警觉的。平时你还是要多留意着那边,我不担心别的,我就怕那大叶氏发现不对劲会向梅果下手。”

    剑影笑了开,“估计她没那个机会,梅果那丫头也有功夫底子的,如今这位二夫人可不像以前了,以前她身边可是有叶家送来的暗哨保护着,如今她就孤家寡人一个,梅果想收拾她还是易如反掌的。就是这种药,如果也给二夫人来一颗,那这座国公府怕是就轮到梅果说得算了。不过……”他摸摸鼻子,“就像主子说的,这种药丸不好得,梅果手里也没有多少,根本不够控制两个人,所以她才选了白浩宸。”

    剑影说到这里颇有些不解,“她为何不直接控制二夫人?一个白浩宸能知道多少?”

    白鹤染摇头,“不知道,或许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或许她觉得直接控制了二夫人太过显眼。毕竟白浩宸听她的话还可以被说成是沉迷女色,但二夫人过份听她的,就会惹人怀疑了。”

    剑影没再说什么,拿了药丸又送回到韬光阁,白鹤染却还在琢磨着梅果。

    她有一种感觉,梅果之所以选择了朝白浩宸下手,除了她上述的分析之外,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可是那原因是什么,她却想不明白。

    再有八天就要暂时离开上都城了,看来临走之前得去见梅果一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