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09章 老夫人不行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小鱼儿主马会开奖结果白小姐免费资料一肖平码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点头,从冬天雪手里把那盒点心接了过来,然后端到老夫人跟前,“我进宫去请安,正好遇着康嫔娘娘,她宫里在试御膳房的新点心,说是用果子做的馅儿,很好吃,就托阿染带几块儿给祖母尝尝。”

    她将盒子打开,谈氏也凑了过来,一见盒子里只有六块儿点心,当时就黑了脸。

    “这小姑子也太抠了,给亲娘送点心,就送这么点儿?这够干什么?够吃一顿吗?”

    白鹤染心里也是狠狠鄙视了康嫔一把,但面上还是得把场面圆回来,毕竟不想老夫人伤心啊!于是赶紧道:“二婶,是御膳房做的,送到行云宫总共也没几块,我见姑母就吃了几口,剩下的全都给祖母拿来了。”

    老夫人连连点头,“宫里规矩大,人家给了可以拿,但人家不给你再去要,那就不好要了。唉,明珠她也不容易,总共才得这么几块儿还想着我。”说到这儿,老夫人抹起了眼泪,“可怜我的明珠早早的进了宫,一进了宫就没有zì yóu,她出不来,我进不去,母女俩个生生就分离了。好在现在有阿染,阿染啊,往后你多去看看你姑母。”

    白鹤染心里又把白明珠骂了个八百遍,但面上还得点头应下来,“祖母放心,阿染会的。”

    老夫人点点头,伸手捏了块儿点心放到嘴里,“好吃,真好吃,这新鲜果子做成馅儿一点儿都不腻,酸酸甜甜的,让人吃一口就放不下来呢!”她说着又把盒子推给谈氏,“你也吃。”

    谈氏摇头,“我就不吃了,一共就这么点儿,是小姑子的一片心意,母亲自己留着吃吧!”

    白鹤染此时已经在吩咐默语把其它的东西都放下,然后再道:“姑母还拿了不少礼,但都不是可以现成吃的,回头祖母慢慢看。”说罢,又对谈氏说:“今儿过来得急,也没有什么准备。本来想着过两日再来看祖母和二婶的,没想到遇着了姑母,赶上了,就来了。二婶身子重,想来胃口也特殊,阿染不知道二婶爱吃什么,掂量许久最后却是什么也没买。”

    谈氏到是不在意这个,毕竟白鹤染算是她和肚子里这孩子的救命恩人,当初在国公府祠堂里闹腾那一出,要是没有白鹤染,她这个孩子都保不住了,怎么可以计较礼不礼的。

    于是连连摆手,“阿染你不用跟二婶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用不着整那些个虚的。”

    白兴武也粗声粗气地道:“你二婶说得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阿染你甚少登门,今儿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在这儿吃了饭再回去,二叔这就叫人备午膳去。”

    白鹤染赶紧拦他:“二叔别忙,我是真的有事,不能留着用午膳。”她一边拦着白兴武,一边将西边无岸海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表明了自己再过几日就要动身去青州,这几天都要为出行做准备,忙得不可开交。

    白兴武也无奈了,这是真有事儿,不是不愿意留下来吃饭,便也不多让,只嘱咐她出门在外万事小心,多带些随从。到了青州府更得警醒着,大啸不是闹着玩儿的,可不能为了救人再把自己也搭进去,自己的命才是最要紧的。

    一时间,老夫人跟谈氏也一起叮嘱她,谈氏甚至都要给她预备干粮了。

    白鹤染赶紧起身告辞,她是实在招架不住这个,只在临走前将一张银票塞给了谈氏,告诉她:“小堂弟出生时我估计是赶不回来了,这个算是我给小堂弟贺喜的礼金,二婶先替小堂弟收着。待我从青州府回来,这一路上一定多买些好玩的玩意给小堂弟留着玩。”

    谈氏没顾得上银票,因为白鹤染一口一个小堂弟把她给惊呆了,“阿染,你说我这肚子里怀着的是个男孩儿?真是个男孩儿?”

    白鹤染笑着点头,“二婶放心,不会错。”

    “太好了!”谈氏简直乐开了花,“先前有大夫说过是男孩儿,我没敢信,但这回阿染你说了,那我就信了。太好了,终于能有个儿子了。”

    谈氏说这话时,下意识地往厅堂外头瞅了瞅,声音也压低了下来。这让白鹤染想起白千娇,当初似乎就是因为谈氏肚子里这个孩子,被白花颜挑拨,两人才打了起来。

    如果谈氏真的生下个儿子,怕是那白千娇的心情会更不好吧?这种情况应该及时疏导,否则很容易让那个女孩的心里产生扭曲。

    于是她善意提醒:“二婶,儿子是好,但女儿也是贴心的小棉袄。”

    谈氏连连道:“我明白,都明白。”

    乐呵呵地被送出小白府,见马车行远,谈氏这才看了一眼手里的银票,眼睛瞬间瞪大。

    一千两,这出手还真是阔绰,不过她也明白,只是生个孩子人家不可能送这么大的礼,主要还是因为老太太住在这边,是谢她们照顾老太太的。

    白鹤染下了马车后,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默语问她:“xiao jie是不是觉得替康嫔办这一趟事情,挺有压力的?”

    白鹤染点头,“是啊,睁着眼说瞎话,怎么可能没有压力。帮她送六块点心,我自己还得搭进去点儿,怎么想都亏本。不过好在也没送给外人,给祖母的,多少都不算多。”

    车厢外,马平川扬声问道:“xiao jie,咱们去哪儿?”

    她想了想,“先回家一趟,我取点东西,然后咱们再到尊王府去。”她要去看看江越,也有些日子没去看了,至少在走之前得留下足够的药。

    只是谁也没成想,就在白鹤染回府拿了药再出来时,小白府的马车却急匆匆地赶到了国公府。赶车的人一见了她立即就冲了过来,面色焦急地道:“二xiao jie,您快去看看吧,老夫人似乎是中了毒,怕是……不太好了。”

    “什么?”白鹤染大惊,“老夫人怎么会中毒?”

    “奴才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只吩咐奴才过来请您,好像说是那点心吃的。”

    白鹤染的眉心立即就皱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多想,带着默语和冬天雪就上了马车,同时吩咐送她出来的迎春道:“去通知老爷立即到二爷府上,就说老夫人出事了。”

    迎春转身就往府里跑,白鹤染却又吩咐默语:“你别跟着我了,快马去今生阁,请四xiao jie送你进宫去见皇后娘娘。就说家里老夫人出了事,请皇后娘娘同意康嫔出宫探望。”

    默语亦立即下了车,直奔马厩。

    好在因为要去看江越,药箱是带着的,一行人上了马平川的车,小白府的车在后头远远跟着,但跟了没多一会儿就跟丢了,因为马平川的车赶得实在是太快了。

    刀光跟马平川一起坐在车厢外头,半路上就忍不住掀了帘子跟里面说:“属下怎么想都觉得那康嫔的点心有问题。不过属下没随主子进宫,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也不了解,主子好好想想,那位康嫔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冬天雪却是问道:“xiao jie既然叫默语进宫去请康嫔,是不是也觉得那点心有问题?”

    白鹤染摇头,“不好说。现在没见着祖母,也不好妄下定论。不过如果真是中毒,我也不排除康嫔的嫌疑,只是……”她拧紧了眉,“点心是我带出宫的,也是我给老夫人吃的,这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点心经了我的手。如果康嫔否认,那么嫌疑就在我身上。”

    “卑鄙!”冬天雪气得直翻白眼,“老夫人可是她亲娘,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就说么,怎么可能女儿给娘送礼只送六块点心,敢情就是这六块点心也有猫腻。可是她这是为什么?就算母女感情不深,也不至于下这种黑手啊?还是说,她是冲着主子来的?”

    冬天雪觉得自己猜对了,白鹤染也觉得她猜对了,不由得叹了一声,“看来我在宫里拒绝帮六公主说话,是得罪了那位姑母。”说到这里,眼中无奈收敛,渐渐换成凌厉之色,“但是不管为什么,她都不该把手伸向老夫人。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也就罢了,若真是她做的,我不会放过她。栽赃陷害于我,不可活,毒害我的祖母,更不可活。”

    冬天雪看出自家主子眼中的厉色,知道主子这是真动了气了。可是就算动气,真的能让康嫔不可活吗?她心里轻叹,并不看好白鹤染真的能把康嫔怎么样。毕竟还有个老夫人在呢,经过刚刚在小白府里见到的白老夫人,听到白老夫人对女儿的维护和思念,她觉得就算是白明珠下的手,老夫人也不会同意白鹤染替自己报仇,甚至还会替康嫔求情。

    她能想到的问题,白鹤染又如何想不到?说心里话,但凡能够帮着康嫔把这份母女情份给保护下去,她都会帮一把手。不是为了康嫔,只是为了老夫人能够得一个心宽的晚年。

    可惜,光是她有心维护又有什么用?做女儿的都把黑手下到亲娘身上了,这份亲情还要她如何去圆?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她看到李嬷嬷正等在府门口,一见到来了当时就眼圈儿一红,快步上前急道:“二xiao jie终于来了,快进去看看吧,老夫人怕是……不行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