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12章 康嫔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五点来料今期必中姜子牙打一肖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你毒害本宫的母亲,本宫绝不轻饶!”随着白兴言的话落,门外一声大声突然扬了起来,正是那康嫔白明珠的声音。

    可是随着这声音之后,又传来一个动静:“康嫔娘娘慎言,点心是你送的,你凭什么指认染姐姐?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是最大的嫌疑人,少把罪责往别人身上转。”

    白鹤染一听就乐了,这是君灵犀的声音。

    白明珠君灵犀脚前脚后进了屋,身后呼呼啦啦跟了一群下人,白家的下人都来不及通传。

    康嫔的架式摆得很足,身后宫女太监带了七八个,一身大紫宫装,气势压人。

    可惜,这屋里的都是白家人,没有人能被她这气势压住,就是谈氏也不怕她,更不行礼,甚至还跟君灵犀是一个调调:“你不轻饶谁呀?不该轻饶的是你!毒自己亲娘,这种事儿亏你干得出来!白明珠啊白明珠,老太太真是白疼你了,你就是个白眼狼!”

    “住口!”这都不用白明珠说话,后头跟着的太监和大宫女立即就上了前,冲着谈氏厉声道,“大胆,你可知辱骂宫嫔娘娘是什么罪?立即自我掌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哟!还想掌我的嘴?”谈氏都气乐了,“白明珠你真是长本事啊,一万年不回一次家,好不容易回来一回,进屋就掌嫂子的嘴,你这六亲不认的性子是像了谁?”说罢,目光又投向白兴言,虽然没说什么,但那意思很明显,你们兄妹俩真是一样一样的。

    白兴言脸憋得通红,想说你看我干什么?但白鹤染在那儿坐着呢,他什么都不敢说。

    到是康嫔带来的宫人不管那个,就见那个大宫女当时就轮起胳膊,照着谈氏就打了过去。

    谈氏没想到对方真敢动手,下意识地替自己挡了一下,可那个巴掌还是有一半落在她脸上,疼得谈氏嗷地一声怪叫。

    白兴武怒了,“敢打我媳妇儿?老子打死你!”随着这话一出,整个人咆哮着就向那宫女打了去。不但宫女挨打,就连那个站在一起的太监也没躲过。

    这一顿打直接把白明珠给打懵了,虽然拳头没落在她身上,可是眼瞅着自己的人被打成两个猪头,她还是觉得跟打在自己脸上一样。

    白明珠气得直哆嗦,“白兴武!你居然敢打宫里的人,你可知这是何罪?”

    “老子管你何罪,打我媳妇儿就不行!”

    白千娇也急眼了,刚才她还被谈氏教育,说只要有人敢当着她的面骂她娘,她就得打回去,打死拉倒。可这转眼就来了这么一出,这不只是骂,这是直接就打啊!她怎么可以看着!

    于是白千娇也嗷地一声冲了上去,照着那个大宫女的脸上就开挠。

    “我让你打我娘,我让你打我娘,我今儿不挠死你我就不叫白千娇!一群侍候人的狗奴才,居然也敢出来招摇打人,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当着我的面打我娘,你就该死!”

    白兴武是用拳头打,白千娇是用手指甲挠,白兴武主攻那个太监,白千娇对付那个宫女。

    父女二人真是一点儿都没留手,不一会儿的工夫那大宫女的脸上就开了花,大太监也被打得趴到了地上直哼哼,站都站不起来。

    白明珠吓得脸都白了,根本就不敢上前拦,甚至还后退了几步,生怕再打着她。

    君灵犀一看这场面就乐了,笑嘻嘻地招呼自己的人往右边站站,可别溅一身血,然后还扬着嗓子跟白兴武说:“白家二叔,还有那位xiao jie,站到右边的这些是我带来的人,帮染姐姐的,你俩别打错了。左边这些都是康嫔带来的,随便打,打坏了本公主给你们兜着。”

    白兴武自然知道这君灵犀是谁,一听有了这话,手底下力道就更足了,白千娇也是挠完了一个再去挠另一个。遇着对方好几个人一起上的,她就招呼小白府的下人:“都愣着干什么?没见着你们家主子都挨了打吗?还不把他们都给我按住!”

    白明珠气得魂儿都要没了,这一来到小白府,还没等逞威风呢,居然就让人家先给了个下马威,这叫什么事儿?她可是娘娘啊!

    于是又大声道:“放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宫?你们拿本宫当什么?”

    君灵犀冷笑着道:“行了,别喊了,当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说他们能把你当什么?你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冲进门来打人的土匪,没连着你一块儿打你就偷着乐吧!”说完,也不理白明珠,直奔着谈氏就走了去。“白家二婶,你没事吧?挺着个大肚子还挨了一巴掌,某些人真是太跋扈了。不过你家男人和孩子真是好样的,这仇就该这么报。”

    谈氏紧着就要给君灵犀行礼,君灵犀摆摆手,“不用客套,有染姐姐在,咱们就也算是一家人。二婶先坐,我去瞧瞧老夫人怎么样了。”

    谈氏心里那个激动啊,嫡公主啊!这可是嫡公主啊!嫡公主跟她叫二婶,这人生可是太圆满了!当即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白兴武跟白千娇原本已经打完了,结果一回头,见谈氏在那抹眼泪,还以为是脸太疼了疼哭的。于是刚熄下去点的火气又腾地一下窜了上来,二人对视一眼,冲上去又打了一轮。

    君灵犀走到白鹤染身边,冲着她挤挤眼睛,“姐,我来得够及时吧?老夫人怎么样?”

    白鹤染轻笑着摇摇头,“不太好,人还昏迷着,不知道能不能醒得过来。”

    “这么严重?你都治不好?”君灵犀下意识地喊出这么一声,随即就看到白鹤染冲着她微眯了一下眼睛,心里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白鹤染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要作戏的,于是她继续大声道:“染姐姐你的意思是,老夫人如果醒不过来,这毒就解不成了?什么毒如此霸道?康嫔的心也太狠了,居然把亲娘给毒成这样,这是往死里毒啊?”

    “君灵犀你休得胡言!”白明珠怒了,“本宫有什么理由毒死自己的母亲?本宫好心好意送点心,结果到了那白鹤染的手里就成了毒物,毒是谁下的还不明了吗?白鹤染,你好狠的心,你祖母这些年是如何待你的,你都不念她的恩吗?如此恩将仇报,你良心何在?”

    白兴言也跟着道:“就是,阿染,这件事情你得给你姑母一个交待。你不帮着你表姐说话也就算了,如今又毒害老夫人,阿染,白家是对不住你,过去那些年你是过得差了些,可是千错万错都不是老夫人的错,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呀?”

    君灵犀瞪大了眼睛看向白兴言,不得不赞:“文国公,极品啊!你真是个极品啊!”

    白鹤染也不解,“父亲是不是脑子糊涂了?如此帮着康嫔说话,她许了你什么好处?如此迫不及待地将我拖下水,你又能得到什么?”

    “我……”白兴言也不知道他能得到什么,甚至他还知道一旦白鹤染倒了台,他也没好日子过,保不齐这丫头就破罐子破摔,把当nián de shì也给都来抖出来。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跟这丫头做对,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就去帮白明珠说话,好像打压白鹤染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不说几句他就浑身难受。

    不过此刻白鹤染点醒了他,他也不敢再吱声了,只能默默地退到一边,静看事态发展。

    白明珠见他哥哥被吓唬住,心里更憋气了,“白鹤染,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做女儿的?哪有你这样跟你的父亲说话的?东秦以孝为先,你这样是有违国制,是重罪!”

    白鹤染轻哼一声,“康嫔娘娘,现在说的是老夫人的事,还有什么事比你的母亲中了剧毒还重要吗?你有那个闲心不如过来看看你的母亲,进门这么半天了,都不说表示一下关怀,你这个女儿当得也是不错呀!东秦的孝之一字,在你身上也体现得别有一番风味。”

    白明珠被她堵得没了话,只得走上前来站到老夫人床榻边,看着榻上躺着的人,看着那些流出来的黑血,她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这是她的亲娘没错,她们母女的感情在她出嫁之前也非常好,这也没错。

    可是自从嫁入宫里,母女情份就淡了,她开始只为自己想,只希望哥哥能家大业大给她支持和保护。渐渐地,这个母亲也可有可无了。她甚至还有点儿怨恨自己的母亲,因为老太太跟白兴言关系越来越不好,这让她觉得老太太不识时务,托她后腿。

    “白鹤染,全天下都知道你是个使毒的高手,这样的剧毒除了你,还有谁能下得出来?”

    “那就要问康嫔自己了,点心是你给的。”

    “可是本宫哪来的毒药?本宫有什么理由毒死自己的母亲?”康嫔说得义正辞严,“点心是本宫给的不错,可本宫是交到了你手里,谁知道你又做了什么手脚,谁知道你又在里头放了什么?这明显就是你做的事,你居然栽赃本宫?你安的是什么心?”

    “我安的是良心。”白鹤染淡淡地看着面前这人,“康嫔娘娘怎么站得那么远?走近一些,握握老夫人的手,她可是日夜都思念着自己的女儿。如今她中了毒,不知还能不能醒得过来,你就不伤心难过吗?为何一滴眼泪也没见你掉落?在你心里,究竟当不当她是你的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