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16章 老夫人的心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查2018年12期开奖记录3d彩报第三版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 }?君长宁眼瞅着白鹤染目光不善地向她看过来,心下就是一哆嗦,暗道不好。

    果然,就听白鹤染道:“既然康嫔娘娘临到最后还要逞口舌之快,辱我亡母,那就也怪不得我了。我一定会记得跟父皇母后说说,不管二公主是否还活着,再送一位公主去寒甘,也是十分必要的。如今无岸海肆虐,东秦够不上再跟北部开战,只能委屈咱们的六公主去走和亲这条路了。康嫔娘娘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让六公主踏上去往寒甘的旅程。”

    康嫔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还不等说话,就听君长宁嗷地一声叫了起来,却不是对白鹤染叫的,而是冲着她的亲娘——“你个毒妇!白明珠,你这个毒妇!你怎么这么恶毒啊?居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喂了毒药,你还要犹豫那么久才将解药拿出来。人家白鹤染一见白蓁蓁毒发立即就施救,你呢?你居然忍心让我受了那么久的折磨,居然能眼看着我差点被活活疼死,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君长宁对白明珠的恨已经到了顶点,这种恨也不是刚刚才开始的,而是在她中毒的过程中就已经一点点地开始蔓延了。因为她看到了白明珠眼中的犹豫,也看到了白鹤染救白蓁蓁的痛快。两相对比,她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不是白明珠亲生的,否则哪有亲娘对女儿这样的?

    不过再想想……“也是,你连自己的亲生母都舍得下手,亲生女儿又能算得了什么呢?白明珠我毒发时恨不得杀死你,可是我不能,我还得匍匐在你的脚下,求你,求你救救我。可是你呢?你犹豫了那么久,明知道回宫取药还得耽搁时辰,这一来一回我受了多大的罪,你根本就是想都不想。白明珠,有你这样当娘的吗?有你这样当女儿的吗?”

    君长宁声声控诉,“也罢,这些我都不怪你,我都可以原谅你。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到了这种地步还要痛快自己那张嘴,还要去骂人家的娘。你都是要被打入冷宫的了,你还有什么?这摆明了就是在往我身上推祸!你是自己得不着好也不想看着我好,非得自己死还要拉上我去陪葬吗?现在好了,这一趟寒甘之行我是无论如何都推不掉了,你满意了?”

    君长宁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句句戳白明珠的心窝子。

    可是她能如何反驳?她反驳不了,因为君长宁说的都是对的,她之前确实是在犹豫,确实是看着女儿痛苦万分的模样,还在想着自己到底该不该拿出解药来。

    只是她万没想到一时嘴快去骂淳于蓝,白鹤染居然要把这笔帐算到君长宁头上,这是她始料未及的。而君长宁的反应,更是她始料未及的。

    白明珠都听傻了,君长宁却还在那里不停地说着,她说:“我怎么可以相信你这种人,我怎么可相信一个连自己亲娘都要毒死的毒妇?人人都说我君长宁跋扈,可是我再跋扈,我再怨恨,再陷入绝境,我也绝对不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那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可是你却给我做出了一个好样子,原来这世上所有的亲情都是可以为利益让步的,哪怕我是你的女儿,哪怕她是你的母亲!”她伸手指向老太太,突然发现老太太居然坐了起来,正盯盯地看着她们这一边,看着那个已经被宫人围住的康嫔。

    君长宁愣了,“外祖母,你……”

    “长宁,外祖母跟你一样,在鬼门关爬了一圈,又回来了。只不过我是被阿染拉回来的,那颗解药,临到最后我的女儿都没有给我!”

    老夫人绝望地看向白明珠,眼里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日思夜想的女儿啊!我抱在怀里呵护到大的女儿啊!你刚生下来时就像只小猫似的,也不哭,喘气都费劲。接生婆说你气脉弱,得精心养着,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给养没了。我就抱着你呀,一刻都不敢撒手,生怕一撤手你就没了气,恨不能一夜一夜不睡就那么抱着你。

    后来你大了些,气血终于找补回来,我就没那么累了。可还是什么事都紧着你,每日晨起,最先想到的就是你睡得好不好,夜里有没有做噩梦。每天都要变着法儿的想你爱吃什么早膳,然后叫厨子变着花样给你做。直到现在我的院子里还留着会做肉饼的厨子,就是因为那肉饼是你最爱吃的,我只要一吃到肉饼,就感觉像是你还在府里那会儿,咱们坐在一处用早膳,我将饼里的肉馅儿都夹给你,你将不爱吃的面饼都扔给我。”

    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抹眼泪,“你出嫁那天,我笑着把你送出府,人人都说我女儿有出息,一进宫就是嫔位,直接就成了主子娘娘。可是没有人知道,就为了这个事儿,我的眼睛都差点儿哭瞎了。我没那么大的野心,不想我的女儿嫁进皇宫里,因为那样我就不能常常见到你,我会想你。后来皇上开恩,准许我每月进宫探望,我开心得一到快可以去见你时,连着几夜都睡不着觉。怕你在宫里吃不惯,头天晚上我都会叫人连夜烙肉饼,第二天送进宫去给你留着慢慢吃。可是明珠,为娘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很快就不爱吃府里的肉饼了,不但不爱吃肉饼,你甚至……甚至连我这个娘,也快要不认了。”

    老夫人咳了一阵,不顾身边人的劝阻,还是在说话:“我记得清楚,打从我进宫第十一次起,你就开始表现出厌烦。那时你进宫还没有一年,就已经变得让我快要认不出来。你对我说,进了宫就要守宫里的规矩,虽然我是你娘,但你是主子,是皇上的女人,臣妇见了娘娘必须得跪。我没有意见,守规矩是一定的,所以我跪了。可是你却不让我起来,就让我跪在那里和你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我的膝盖都开始疼了,你才准许我起来。”

    老夫人说到这里时,伸出手往自己的膝盖上揉了揉,然后含着泪苦笑了下,“已经不疼了,阿染回来之后,把我身上的病都治得差不多了,这两条腿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疼了。明珠啊!或许你会说,宫里的奴才哪一个不是一天到晚没事就跪一跪的,怎么我就那么娇贵?是啊,我是稍微的娇贵些,因为毕竟我生长的环境不需要我跪来跪去。我不习惯,也没有准备。但是我只要站起来,你就下逐客令,我就得出宫。后来为了能多跟你说说话,多看你几眼,我就尽量多跪,甚至跪到腿都麻了也不想起来。”

    白蓁蓁听不下去了,带着哭腔质问白明珠:“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母亲为了多看你一眼,为了多跟你待一会儿,宁愿在你面前跪着,宁愿豁出去自己的膝盖。白明珠,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怎么做到眼看着自己母亲跪在面前,还能装得跟没事人似的?”

    白明珠不说话,有些失神,显然也是在想着从前的事。

    老夫人却把话接了过来,“明珠,我知道你怨为娘没本事,不能给你撑腰,不能成为你有力的靠山,不能让你坐上妃位。可是明珠啊!你不能总想着爬到顶尖上,你回过头去往后看看,有多少人还不如你?有多少人还要从小小的秀女一点点往上爬?你进宫就是嫔位,这已经是皇上给文国公府的恩典了,莫非你以为你若不出生在文国公府,会得到这样的尊荣?人不能太贪心,要懂得适可而止,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性子,可为何进宫之后就变了呢?”

    白明珠也不知道为何进宫之后就变了,也许是因为宫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太多了,她见得多了听得多了,就自然而然的想要变成她们那样。

    可也有可能是因为宫里虽然姹紫嫣红,但热闹到极致的下场就是寂寞。所有人都戴着面具,没有一个可以真心说话的,所有人都相互算计,没有一个可以真诚相托的。

    她知道自己对母亲过份,可是她更知道想要让自己过得好,母亲已经帮不了她了,真正能帮她的是她的大哥。只有大哥飞黄腾达,她在宫里的地位才能保得住,甚至更进一步。

    所以她愿意跟白兴言走动,又总听白兴言说起老太太不向着他,向着老二。

    后来渐渐地,她对老太太,也就淡了。

    可这到底是她的亲娘,白明珠想,如今自己已经落得这般下场了,就要被打入冷宫了,这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眼前却还有一线生机,如果老太太能够帮她说句话,说不准白鹤染会听,只要白鹤染听了,她就还有希望。

    于是,白明珠转向老夫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母亲,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成心想要毒害您,我只是被长宁的事情冲昏了脑子。您不知道,皇上要把长宁嫁到寒甘去了,我不想我的女儿被送到那种地方啊!所以我就求阿染,我求她帮忙,可是她不帮,她的心根本就不在我们白家。我怀恨在心,想要嫁祸于她,这才犯下大错。母亲,我真的不是诚心害您,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