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18章 你不是我爹,我为什么孝顺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必中一肖四不像图片2018香港正版四不像管家婆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 }?白鹤染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回想着刚刚白千娇问自己的话,渐渐地,眉心拧到了一处。

    红氏看出不对劲,便问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为老夫人担心?还说白明珠已经被打入冷宫,冷宫那种地方进去了就没听说还能再出来的,让她放心。

    白鹤染却摇了头,“我不是担心老夫人,我是在想刚刚白千娇问我的话。她问二婶肚子里怀的是不是真是个男胎,我见她神情紧张,似乎很在意这个男胎。”

    红氏轻叹了一声,“她确实是很在意,因为她不希望你二婶生出一个男孩来,认为那样会动摇她在家里的地位,会让你二叔二婶只顾着疼自己的儿子,而冷落了她。”

    白蓁蓁在边上都听笑了,“都是自己亲生的,怎么可能只顾一个而冷落了另一个,又不是一个嫡一个庶,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呀,哪来那么大竞争。就像我们家,你也没因为有了轩儿就不喜欢我呀!”

    红氏摇摇头,“他们家的情况和我们不一样,你二叔二婶这么多年了,一直就盼男孩,可一直就没有。这好不容易有了,自然是要倾注大心血的,所以因此而冷落了千娇也是有可能。而且,兴许现在就已经只顾着肚子里的孩子,对女儿不如从前了。不过你说得也对,女孩跟男孩的确没有多少竞争,儿子继承的是家业,女儿早晚是要嫁出去的,要争也该是留着精力以后去争夫家的,娘家有什么好争的呢?”

    蓁蓁问白鹤染:“姐,她只问你是不是男孩,没问别的?”

    白鹤染点头,“没问别的。不过她因为这个男胎情绪不稳,那是肯定的,否则先前也不会跟白燕语在祠堂就能打起来。我过几日就要离开了,二叔一家你们就多留意些,隔几日就过去看看,全当是去看老夫人。我也会让今生阁的女医多跑跑,好歹得保着这一胎平安生下。”

    二人皆是点头,又问了些无岸海那边的事,马车不多时就到了文国公府门前。

    红氏带着白蓁蓁回了院子,白鹤染却被下人拦下,说老爷在书房等她,请她一回来就过去一趟,有事相商。

    她皱皱眉,还是往白兴言书房去了。心里想着兴许是问问老夫人的情况吧,当时走得急,场面又乱,白兴言基本就没顾得上看老夫人几眼。

    白兴言找她的确是有事,但却不是询问老夫人。他等了白鹤染一晚上,终于把白鹤染给等回来了,当时就急着迎上前,冲口就道:“阿染,你救救你姑母吧!宫里的妃嫔一旦被打入冷宫,那可就完了,再也没有可能出来了。阿染,她是你的亲姑母啊,你不能见死不救。”

    白鹤染一愣,然后突然就笑了,却是笑得带着几分自嘲。

    白兴言不理解,“你笑什么?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情笑?”

    白鹤染摆摆手,“我为什么不能笑?家里出多大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白明珠是嫁出去的女儿,她已经是君家人了,她就算出再大的事,那也是君家的事,你跟着掺合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白兴言急了,“她是你的姑母,她是姓白的。”

    “姓白又如何?别说是她被打入冷宫,亲爱的父亲,就是你被打入冷宫,我也是不会救的。别以为自己有多大脸面,你有什么资格来求我?你自己在我这里还欠着无数笔帐没清算完,哪来的脸面替别人求情?还有,我之所以笑,是在笑我自己,笑我自己太高估了你,我还以为你大晚上的叫我到书房来,是想关心一下老夫人,问问看老夫人怎么样了。没想到你是一点儿心不惦记自己的亲娘,你跟白明珠还真是亲兄妹。”

    白兴言被她损得好生没脸,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是没有关怀过老太太,这种行为让白鹤染挑理了。于是赶紧承认错误:“是我错了,是我疏忽了,我也是想着有你在,你祖母一定会没事,这才忘了问。可是你姑母身边没人啊,没有人替她说话,没有人替她求情,她除了在冷宫里老死一生,再没有别的出路了。阿染,你帮帮她吧!”

    白鹤染还是摇头,“也不是没有别的出路,怎么可能只会老死一生呢!父亲别忘了,她还有可能根本就活不到老,中途就冷宫生涯给折磨死了呀!”

    白兴言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惊恐地看向白鹤染。

    “太可怕了,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实在是太可怕了!阿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然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像从前那样任你们搓磨?白兴言,梦醒了,别再活在梦里了。从前的岁月已经一去不返,从前的白鹤染也已经死得透透的了。我不是从前那个,所以不可能像从前那样生活。其实你也不用替白明珠喊冤,更不用替白明珠可怜,她这都是咎由自取,且看看君长宁是怎么对她的,就明白了。”

    她告诉白兴言:“你看到君长宁对她母妃的态度了吧?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老天公平得很。白明珠她不孝顺自己的爹娘,到头来她就也指望不上她的女儿孝顺她。这是因果轮回,所有的下场都是她自找的,谁也怨不得谁,也谁也帮不上谁。”

    “那你呢?”白兴言指着她问道,“那你呢?按照你的说话,你也一天都没有孝顺过我这个爹,你就不怕将来遭报应?就不怕你以后的儿女也反过来这样对待你?”

    “我不怕啊!”白鹤染都听笑了,“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我爹,为什么要孝敬你?”

    “你……”白兴言愣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底那种白鹤染被掉过包的感觉又袭了上来,而且愈发的强烈,愈发的认为这个女儿根本不是从前的白鹤染。

    可是真正的白鹤染在哪里呢?如果这个真不是,为何又能生得一模一样?就连脖子后面的一颗梅花痣都一样,世间真的有这样的巧合吗?

    再回过神来,白鹤染已经走了,他不知道白鹤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好像无声无息就消失在书房里,又好像从来都不曾来过。

    白兴言突地打了个哆嗦,一股子冷寒袭来,让他下意识地裹了裹衣裳。

    突然很庆幸无岸海起了大啸,因为这样白鹤染就可以离开上都城,至少半年都不会回来。

    他在想,也许可以利用白鹤染离开的这段日子,让国公府恢复从前的景象。如今叶家已经没了,宫里的太后听说被打了一顿,已经被监管起来,想来也只能顾得上自己。

    如此,当年李贤妃一事对他就不会再有太大的威胁,何况五皇子已经去了北地,还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成问题。虽然还有歌布这么个隐患,但歌布那么远,鞭长莫及,兴许那淳于傲只顾着稳定江山,都忘了他这档子事。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很安全了,不需要再怕白鹤染,也不需要再指望白鹤染帮他渡过难关,他的难关在他意识里已经过去了,没有事了。

    不得不说,白兴言真是一把自欺欺人的好手,居然就这样劝着劝着,真的就豁然开朗,甚至已经开始畅想起来国公府恢复从前的辉煌。

    只是他忘了,从前的辉煌不过是叶郭两家树立起来的假象,如今叶家都没了,他拿什么辉煌?郭家和里的兵权少得可怜,还能给他多少帮助?

    有下人在门外报了一声,“老爷,二夫人请您到福喜院去,说有事相商。”

    白兴言乐呵呵就去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国公府回到了过去的样子,回到了白鹤染没有从洛城回来的样子。大叶氏是一个很好的主母,正是因为有了她,才把国公府带向了前所未有的辉煌。他很怀念那个时候,他很迫切地想要见到大叶氏,两人一起重划一番,看看如何利用白鹤染离开的日子,让国公府恢复从前。

    白兴言是带着无尽的希望去的,结果一到了福喜院儿,一进了大叶氏的房门,心就凉了半截儿。再往前走了几步,到了大叶氏的榻边,一颗心就全凉了。

    刚刚兴起的幻想瞬间破灭,眼前就只剩下大叶氏顶着一颗硕大的光头,还托着一只莲藕臂的模样,恶心得他差点儿没当场吐出来。

    大叶氏也知道自己形象不好,吓着白兴言了,于是赶紧扯了一块纱布罩在头上,总算看起来比之前好上一些。

    白兴言目光中带着嫌恶,特别是那条手臂,更是让他提不起一丝兴趣。

    头发没了可以再长,胳膊没了怎么长?难道他注定只能拥立一个断臂的主母?

    “老爷。”大叶氏试探地叫了他一声,再道:“妾身今晚唤您来,是有正经事相商,老爷请坐吧!”她身子往榻里挪了挪,给白兴言让了一块地方。

    白兴言却没有坐到榻沿上,而是拽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有事就说吧!”

    大叶氏努力平复心情,这才道:“妾身叫老爷来,是想商量一下关于老夫人的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