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61章 我想好好活着,同你大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天买什么特马生肖37246zl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这也就是你喝,换了别人,就算是再亲近,本王也不可能用他用过的水碗,喝他喝过的水的。父皇母后不行,兄弟姐妹也不行,就只有你行。”君慕凛伸出手指头点点面前小姑娘的额头,一脸的宠溺。

    “我这是治你的病,要不怎么整?配药养着,那得多少天才能养好?你自己遭罪不说,我看着也跟着着急。你要不喝这水,我就只能放血给你尝一口了,你舍得我再放血?”

    “不舍得。”他果断拒绝,一仰头,一碗水痛快地就喝了下去。也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总之他说话的时候转了碗,喝水时,碰到的那处正是白鹤染碰过的那个地方。

    喝水的人不知怎么想的,反正小姑娘的脸是腾地一下红了,红得她还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两世为人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就脸红?一个碗喝水而已,多大个事,亏还是个后世人。

    但人的情绪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越觉得自己不该在意的,当它发生时你就越是在意。何况这个人是放在心窝窝里喜欢的,红个脸也是再正常不过。

    有脚步声落在了帐子外头,有将士来报:“将军,山底下的水已经见退了,虽然退势很慢,但一宿过去也能退个两尺不到。照这个形势,有个几天就能退到青州城了。”

    君慕凛很是欣慰,水在往下退,说明近几日就不会再有大啸。风也止了,雨也不怎么下了,天气在转好这对于逃难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他命人再去探,随时回禀,然后才问白鹤染:“依你看,我们是否有真正的松一口气?”

    白鹤染不乐观,“虽然现在是退了,一切看起来都是灾难过后的平静,可我这心里头总不太踏实,总觉得这场灾难还没有完全过去。若按史籍载,无岸海原本就是肆虐无常的,又按民间传闻,是有奇人异士在千年前以海阵压制住了它的这种肆虐,那么如今海阵尚未修复,无岸海可能自己就平静下来吗?可能一场大啸过去之后,又归于从前的风平浪静吗?”

    她这话说得君慕凛也忧心起来,是啊,没有修复海阵,哪来的风平浪静。眼下看起来是美好的,实则却暗涛汹涌,随时都有可能迎来下一波浪潮。

    于是局面又陷入了死循环,“想要彻底平复大啸,只有修复海阵,可是那海阵是异士打入进去的,我等平常人如何修复得了?何况,染染,你确定那些阵柱只是偏移了位置,不是损坏了吗?不是你所谓的玄力消散了吗?或是坏了,我们拿什么修?或是玄力消散,我们哪来的玄力?这一场局,莫非是死局?”

    “绝不会是死局!”白鹤染站起身,撩了帘子走到帐外。

    外头又开始下小雨,淅淅沥沥的,落在身上粘乎乎的,让人不太舒服。

    白鹤染说:“我已经好几天没沐浴了。”

    君慕凛小声告诉她:“我留下来坐镇,你带着你的两个丫鬟,拿着我的腰牌进储山城洗澡去。那个使蛊的还能顶一阵子,医队也快到了,你去两日没事的。”

    白鹤染摇头,“算了,再忍忍,医队不到,我就是离开也不安心。你说这雨,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一直下着,就总觉着气候不好,怕大啸还来。不下了吧,又怕山都照干了,这么多人生活在山里,起火造饭的,会出危险。哎,昨儿是不是有个地方烧着了?”

    “不碍事,小火,每个灶边都派了人手守着,有火起了也很快就可以扑灭。”

    “可终究一直住在山上不是办法。”她看向青州城的方向,两道眉拧得紧紧的,胳膊也抱在一处。山风很凉,秋末了。“现在是下雨,再过一阵怕是要下雪,下雪了可怎么办?”

    她伸出手,挽住君慕凛的胳膊,两人站在帐子前,远远看去,珠联璧合。

    “怕不怕?”他低头问她,“如果这场浩劫真的躲不过去,怕不怕跟我一起死?”

    她抬头,两眼笑得出弯弯月牙,“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对于死亡的了解十分权威。其实死亡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疼痛和难受,过了那个劲儿之后,就什么知觉都没有了,跟睡着了一样。最令人恐惧斥是死亡之前的那个过程。突然死的还好些,就像我们现在这样,随时随地都有可以面临危险,却不知道危险何时到来,这才是最煎熬的。但是,我不怕。”

    她的头偏向他,靠在他肩上,“死过一次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再死一回,来来回回,也算是有更多经验。君慕凛,你怕不怕?”

    头顶上方的下巴动了动,像是在点头,“我怕,我得承认,我是真怕了。”

    “你会怕?”她抬起头,都听笑了,“堂堂混世魔王十皇子,你会害怕?”

    “我也是人,我当然会怕。”他说得认真,“我有很多身份,叫我将军的,是东秦将士;叫我殿下的,是当朝权贵;叫我十爷的,是三教九流;叫我主子的,是我的随侍暗哨。但我还希望未来能有人叫我夫君,为了这个身份我也想好好活着,想同你大婚。”

    “那不是怕,那是对生活还有期待。”她扣住他的手,十指交叠,“放心,这不是死局。”

    说不是死局,可这个局究竟活路在哪,却也找不明白。只是心里想着这辈子绝对不能活得这么憋屈,才来不到一年就要被海啸拍死?不听说有她这么衰的穿越女。要是这辈子真就这个命,那老天爷让她穿越过来是为了什么?是有多恨她,死一回还不行,还得让她再死第二回?她都想好了,这辈子就是死,那也得是寿终正寝,绝对不可以再有意外发生。

    所以,她这一生活得很努力的,活得跟上一世不一样的。她有了信仰,有了理想,有了追求,也有了一个欣欣向荣的人生。

    所以,她没理由不珍惜,没理由要在这场大啸中胆怯。她得想办法,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想办法在这场大啸中活下来。不但自己活下来,也要旧能的控制这场灾场,让它不再蔓延,让更多的人类挺过来。千年前的悲局,绝对不可以再发生一次。

    “无岸海不再平静,那么对岸的那片大陆应该也会有所感应,就算浪是冲着我们这边来的,他们那边也不会完全风平浪静一切如初。”她说着自己最大也是最后的一个希望,“如果我能见到那位姓凤的皇后,一切就还会有希望。”

    君慕凛像是在听故事,“当真确定对岸有一位姓凤的皇后?”

    她点头,“我昨日去见那个疯书生,虽然没有问出太多在那本杂记之外的事情,但我确定他是真的见到了那个所谓的神仙。而那个神仙,应该就是来自对岸的那块大陆。”

    “是什么让你如此确定?”他不解,“当真相信那些不是编造出来的?”

    “绝不是编造。”她告诉他,“有很多东西是编造不出的,比如高楼大厦,比如抽水马桶,比如qiāng zhīdàn yào,比如飞机汽车。这些东西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他就是想编造也编造不出来。除非他亲眼见过,要么就是像记杂记那般,完完全全在转述别人的话。”

    “染染。”君慕凛不得不提醒她一个漏洞,也可以说是破绽,“想要确信这些东西,除非你见过那些东西,否则你也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那么染染,你见过吗?”

    她突然咯咯地笑,笑了一会儿才说:“君慕凛,你终于开口询问了?”

    他摇头,“并不是想问,只是想揶揄你。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方才还说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你总是会露出马脚,这是在提醒本王快点问你,是这意思吗?”

    “算是吧!”她苦笑摇头,“有时候秘密在心里藏得久了,就特别期待被揭晓的那一天。虽然也担心被揭晓后有可能产生一些副作用,比如说你听了之后有可能会害怕,会不认我,甚至会将我视为异类,去烤火架,去浸竹笼。但这一天我终究还是要面对的,逃不了。”

    她晃晃握在一起的手,勾勾唇角问他:“君慕凛,如果我说我是一只鬼,你会不会怕?”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紫色的眼眸忽闪忽闪的,“我还有这个好命,能娶到一位鬼妻?”

    “娶鬼妻算是好命?”她真是前世今生头一回听到这种说法,“不过我不算鬼妻,你别把我说得那么吓人。你看看我,我是活生生的活人,哪里像鬼了?”

    “不是啊?”他还有些遗憾,“还以为本王注定要与众不同,娶的媳妇儿也是与众不同呢!染染,你让本王失望了。”

    “真是不见阎王不落泪啊!”她不得不佩服这人的脸皮,“我现在是人,曾经做过鬼,以前活过一世,被人一枪打死了。如今转世重生,真赶上白家二小姐被害身亡,我趁机借尸还魂,就成了如今的白鹤染。”她一边说一边回忆,“还魂的那一刻,正好白家二小姐被人从山顶上推下来,我成为了她,掉进了水里,遇着了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