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74章 不该知道的事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2018看开奖记录查询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给了疯书生三天的时间,让他回去仔细去想,如果三日后仍然执意要清除那部分记忆,她会成全他,还他一个心平气静的人生。

    只是她依然不认为把这个时代过早变成后世的样子就有多么好,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生活在现在这样的东秦,呼吸现在这样的空气。

    后世哪里好呢?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空气浑浊,人情冷漠。

    她曾经那么的厌恶那个时代,厌恶那个时代的一切,如今,又怎么忍心把这么好的东秦朝着那个方向去发展?

    不过,还是有一些东西是可取的,比如说婚姻观,比如说男女平等自由,这些是她愿意接受的。或许今后还陆续会有可以接受的事物,但那都是后面的事。

    车队继续向前,三日后,疯书生找到白鹤染,从她这里拿了一枚药丸,当着她的面吞了下去,然后沉沉睡下。

    再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有关于无岸海边遇见过神仙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自己去看无岸海,结果赶上大啸,幸得朝廷的皇子公主赶到,百姓才得死里逃生。

    他以为起身跪拜白鹤染,却只当拜的是她救命之恩,只是心里也有琢磨,怎么他一介平头百姓,居然可以跟在公主的车队一块儿走?这是要去哪儿?去京城吗?

    上都城,国公府。

    文国公白兴言被复朝了,这对于文国公府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但也有不愿意让他复朝的,比如说老夫人,比如说红氏。

    老夫人跟红氏说:“他不进宫,都担心他闹出什么事,这每日进宫早朝,岂不是要把我这心都给担出来?要说从前他一直上朝那会儿,到也没出什么大事,可也不怎么的,停了这半年多,再重新复朝,却总是让人放心不下。”

    红氏算了算,道:“老爷停朝有十个月了。”

    老夫人叹了一声,“说的就是,都停了十个月了,就一直停下去不好吗?为什么突然又复了朝?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儿啊?如今阿染也不在家,这万一要出个什么事可怎么整?哎哟我这个心,真是要快要急死。”

    “老夫人也别太担心。”红氏劝着她,“能复朝总比停朝好,不然老爷整日闷在家中,就相当于被那叶氏紧紧握在手里,哪还有个男人样。”

    老夫人一听这个,便也跟着点了头,“也是,整天闷在家里,白天晚上的都往那两个小妖精屋里钻,成何体统?国公府的脸都快让他给丢光了。”

    她口中的两个小妖精,自然指的就是国公府的两位新妾,邵氏邵春梅,李氏李应景。

    说两位新妾,其实她俩最近过得也不踏实,远没有刚入府那会儿日子潇洒。

    这一切都是因为李贤妃的死牵连到了她们,虽说官府也传去问话了,最后什么都没问出来,完好无损地把她们给放了。但这二位的心理阴影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挥散的,打从官府回来到这会儿也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每每想起当时在衙门大堂上的情景,二人还是打哆嗦。

    说起来这事儿也是出得巧,李贤妃那次突然派人来传话,召她们进宫,谁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文国公府跟李贤妃一向不打交道啊,除了白鹤染跟五皇子那档子事之外,两家根本没什么往来。且就算白鹤染跟五皇子闹得不愉快,那也是小辈们的事,你李贤妃就算要管,也该找她爹白兴言,或是祖母老夫人,这平白无故叫两个小妾进宫干什么?

    何况还是两个新入府的小妾,连白家人对这二位都没怎么熟悉呢,你李贤妃怎么就挑了这二位召进宫?这两方面也不挨着啊!

    然,白家人再想不明白也不能违背李贤妃的心意,那毕竟是宫里的主子娘娘,人家都派人过来请了,你们文国公府的小妾除了乖乖跟着进宫,别无选择。

    于是她们二位就进宫了,直奔李贤妃的恰合宫。

    当日的情景,就是现在想起来也是奇怪得很。当日李贤妃给她们的感觉,那就像是一个吃醋的正室主母,对新来的小妾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还让她们俩在外头跪了一个多时辰,膝盖都跪得淤青。终于让进屋去说话了吧,也是全程站着,根本不让坐。

    二人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情景,那李贤妃让她们走近了去,然后一手一个捏着她们的下巴,从上到下仔细端详。端详结束后莫名奇妙地就甩了她们两巴掌,一脸的愤恨,那感觉,就跟她们抢了她男人一样,恨不能把她俩给吃了。

    对了,还有话,李贤妃当时还说话了,说的是:也没什么姿色,文国公是怎么看上你们的?就因为年轻?呵呵,年轻可真好,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能得到。你们在文国公府过得好吧?文国公对你们如何?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成为新宠就能平步青云一世翻身,那文国公府可不是个长情的人,他身边的那位二夫人更不是个省油的灯。一旦你们哪一天被厌倦了,触到那位二夫人的底线了,她们会联起手来,毫不犹豫地把你们除掉。

    这些话怎么听都不对劲,完全就是个吃醋的女人在怨恨别的女人抢了她丈夫。

    可她的丈夫是皇上啊,跟文国公府有什么关系?她们俩个是文国公府的妾,你一个皇帝的妃子把我们叫进来训这一通话是干什么?我们老爷长不长情关你什么事啊?

    邵氏和李氏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李贤妃抽的是什么风,可让她们更不明白的是,就在她们出宫之后,当天晚上就传来了李贤妃死亡的消息。

    这个消息把她俩都给吓坏了,白天刚见过的人,到了晚上就死了,这叫什么事儿?

    果然,次日她们就被传召到上都府衙门,问的就是她们见李贤妃的事情。

    当时她二人也是留了个心眼儿,没把李贤妃那些话给说出来,因为直觉告诉她们,一旦说了那些话,指不定事件就又要扩大了。像她俩这种没根没势的人,被灭口都有可能。

    于是就只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贤妃娘娘,被叫到宫中罚跪,然后又叫到跟前训话,训完就由宫人送她们出宫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都是很官方的,她们进宫什么都没带,空手进去的,也没喝过恰合宫的茶,对于李贤妃的死,她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至于为什么李贤妃吃饱了撑的,把白家两个小妾叫进去罚跪和训话,好在恰合宫的宫女砚如替她们解了围。只说李贤妃是因为思念五殿下,心情不好,又想起当初五殿下跟白家二小姐闹的那些不愉快,于是就想找白家人发泄一下。那白家到底是文国公府,她也得找软柿子捏,不可能把叶氏叫进去骂,也不可能把老夫人叫进去骂,那红氏就更不敢了,林氏可能是没想起来。总之,最后挑了新来的两个小妾,许是认为她俩最好欺负。

    上都府尹韩天刚虽然察觉出这件事情透着古怪,但毕竟事关文国公府,如今白鹤染不在家,他也不好妄下定论。于是便将两个小妾给放了回去,案子也如实往上报,只说李贤妃是积郁成积,白家的两个小妾没有嫌疑。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白家也是松了口气,可是这俩小妾却是一口气也没敢松。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俩还能不知道么?当初李贤妃见她们时,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话里有话啊!还有那个给她们作证的宫女,当时那宫女可是全程在场的,也就是说,在衙门大堂上,那宫女做的是伪证。可她为什么要做伪证?她在掩饰什么?

    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还在后头呢!

    自从李贤妃出事之后,白兴言很是消沉了一段时日,也不进后院儿了,整天就宿在书房。

    因为那时刚有复朝的消息传来,人们便以为他整日宿在书房是因为压力大,是因为在为复朝做准备。这种时候是不应该被女人分心,所以大家都很支持。

    就连二夫人都告诫过她二人,近日不要去打扰老爷,复朝是大事,千万不能出差子。

    两人等啊等,终于白兴言昨天晚上进了李氏的房,李氏起初是高兴的,可是等第二天早上白兴言去上朝之后,李氏却吓得坐在床榻上直打哆嗦。

    李氏受不住惊吓,去了邵氏房里,两人关紧了门坐在榻上说话。李氏紧抓着邵氏的手,哆哆嗦嗦地同邵氏说:“姐姐,我好害怕,我感觉我快要活不长了。”

    邵氏气得直拧她,“胡说什么呢?咱们俩都是郭家夫人挑来送给二夫人的,有二夫人在,谁敢动咱们?就是老爷他也得看看二夫人、看看郭家的面子。你同我说说,是不是有人搓磨你了?是红夫人还是老夫人?”

    李氏拼命摇头,“不是,谁也没有搓磨我,红夫人和老夫人最多就是不搭理咱们,可也没把咱们怎么样过。我……我是害怕老爷……邵姐姐,我好像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