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79章 挑拨就是这么挑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管家婆今期跑狗玄机图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直播一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嘴巴张了老半天才合上,“十五姨娘啊?你爹都有十四个小妾了?”

    小女孩点点头,但寻思了一会儿又摇摇头,“不是,我爹有很多小妾,但能被称为姨娘的只有十四个。其它的那些也都住在家里,但是我娘亲说她们不叫姨娘,只是我爹养的花儿。”

    白鹤染对这个比喻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养的花儿,可不是么,那些没名没份却还愿意深藏在这府里的女人们,就是段天德养的花。想看的时候就去看一眼,不想看的时候就自己在那儿慢慢枯萎。连姨娘的名份都不给,是段天德他不想给,还是给不了?

    白鹤染想,如果这个段天德是假的,那么他应该是不敢轻易给真身纳妾的。但真身一定也不会阻止他玩女人,因为他也是有个人需要的。

    所以这个假段天德他就养了一群花儿在府里,专门为他服务。

    她觉得自己的分析有道理,于是又问那小孩子:“你爹养那群花儿有多久了?”

    小孩子又想了想,“你说的是东院儿的花还是西院儿的花?”

    “呃,花儿还分东西院儿?你爹养了多少花啊?”

    “很多花啊,东院儿也有,不过都是老花,养了许多年了。西院儿都是新花,近小半年才开始养的。我娘亲说了,不管东院西院,那些都是上不去台面的东西,不用理。但是你不一样,你是要成为十五姨娘的,所以有威胁。”

    白鹤染都听乐了,“你娘亲是如何看出我要成为十五姨娘的?谁跟她说的?”

    “没人跟她说,她自己猜的。她说父亲待你不一样,比那些花儿好,就跟当初待她那般。”

    “就跟当初待她那般?”白鹤染苦笑,“可是我管你爹爹叫伯父,我们差着辈份呢!”

    “那又如何?我娘亲还管爹爹叫表舅舅,不也差着辈份吗?”

    “这……”白鹤染很是意外,段天德也忒不像话了。她想了想,又道:“不会的,你看,你都这么大了,你爹爹依然只纳到第十四个姨娘,你娘亲是最后一个。隔着这么多年都没有新姨娘入府,说明你爹他不会再纳新姨娘的。最多也就是添几朵花儿……哦对了,你爹有了西院儿的新花之后,东院儿那些老花儿他还会去看吗?”

    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深意,如果不去看,那就说明这个假段天德还算有品质,至少不会去碰真身的女人。可若是还去看,那可就是个大好的机会,她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做文章。

    小女孩自然是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的,听白鹤染问了,随口就答:“去呀,自然是去看的。我娘亲说了,爹爹是个念旧的人,就算有了新人,也不会完全忘了她们这些老人的。别说东院儿的花,就是十四位姨娘他也都会记得去看,昨儿晚上还是在大姨娘屋里留宿的呢!”

    白鹤染勾勾唇角,笑了起来。

    自己不检点,控制不住自己,那就别怪她背地里下绊子了。

    “既然是念旧的,你娘亲就不用怕我成为第几任小妾,反正都不会影响她的地位的。不过你今儿到我这里来,还凶巴巴地看着我,让我很生气。回去告诉你娘亲,待我做了新姨娘,我一定让老爷赶她出府。就算赶不走,我也是不会说她好话的。我这么年轻,她应该有自知之明,她是斗不过我的。”

    小女孩哭着走了。

    冬天雪很是生气,“主子,那段天德太不要脸了,居然起了这样的心思。要不咱们干脆把他给劫持得了,一直挟持到京城,看谁敢把咱们怎么样。”

    白鹤染摇头,“他既敢做段天德的替身,便一定有过人之处,哪是那么轻易说劫持就劫持得了的。何况,咱们都深入虎穴了,不捞几只虎崽儿走,岂不是赔了?”

    “虎崽?”冬天雪指指外头走出去的小女孩,“那个啊?”

    白鹤染扶额,“我就是个比喻,比喻,不是真要偷人家孩子,但是他偷他主子老婆就不对了。人家让你当替身,但你也不能当得这么彻底,没听说么,大姨娘都给睡了,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你说,如果咱们把段天德是假的这个消息告诉这些姨娘,她们会做何感想?是会帮着假的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还是会群起而攻之?”

    冬天雪想了一会儿,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小姐您这些都是猜测,您没有证据啊!没有证据怎么让人家相信?而且这样很容易暴露,要是让段天德知道咱们要猜穿他的身份,那咱们可就危险了,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白鹤染点头,“自然是要小心的。做坏事的首要前提,就是不暴露自己,否则一切就都没有意义,还会把自己陷入危险又尴尬的境地。”她搓搓手,“好久都没干过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了,还是有些小紧张的。”

    冬天雪噗嗤一笑,“可我怎么觉得主子你这是兴奋?能把段府给搅乱,是挺叫人兴奋的。”

    这日傍晚,十四姨娘来了,从一个小偏门儿进来的。据说这一路走的都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小路,别说是人,就是鸟都不会发现她。

    白鹤染很不理解,“请问十四姨娘,这样僻静的小路,您是怎么发现的?”

    十四姨娘是个很有风韵的中年妇女,听得白鹤染问了,便婉转地哼了一声,这才道出原由:“老爷每次有纳新妾的想法,都会把相中的姑娘安排到这个院子里。每回我都要费一番心思,这条路慢慢的就也摸索出来了。”

    白鹤染都听笑了,“那其它姨娘呢?她们会不会也总结出一条往这院子来的路?”

    “其它人不会。”十四姨娘摆摆手,“她们入府早,都已经老了,早就不招老爷待见,所以有没有新人入府于她们来说都没什么区别。但我不同,我可是老爷的宠妾,别说进来个姨娘,就是西院儿新来一朵花儿,我都得去给她摘摘枝儿。”她一边说一边看白鹤染,半晌,啧啧两声,“这也太小了,及笄了吗?”

    白鹤染笑着摇头,“还没呢,不过也快了。”

    “啧啧,老爷的口味真是越来越叫人猜不透了,黄毛丫头有什么意思?我瞧着你这院子周围可有不少人瞄着呢,老爷这是怕你跑了啊!你有多大本事,还能在段府逃跑?”

    白鹤染想了一会儿,说:“我本事不大,但可能是段老爷比较重视我吧,所以对我监管得严了些。不过也不见得就有用,至少十四姨娘您过这边来就没人发现。”

    “那是,我是谁呀!这座段府里就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得了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就是过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国色天香能值得老爷如此重视。这么一看也不咋地,真想不明白老爷是怎么个心思,怎么就相中你了。”

    “我也相不明白。”白鹤染重重地叹了一声,拉着十四姨娘往里屋走了去,声音也压低了。“咱们说话还是小声一些的好,我就怕隔墙有耳,如今段伯父对我管得可严了,可不像以前。所以咱们还是注意点儿,让外头的人听了不好。”

    “你以前也认得我家老爷?”十四姨娘歪着头看她,“你叫他伯父,你们是什么关系?”

    “就是远房亲戚,出五福了,远着呢!不过再远也沾亲啊,我叫他伯父,他叫我大侄女。”

    “这到没什么。”十四姨娘想了一会儿就释然了,“我跟他也沾亲,但沾的是外戚,没有血缘的那种,所以他相中大侄女也属正常。不过你这个年纪就不怎么正常了,老爷以前不喜欢小的,不过近段时日到是对小的情有独钟,西院儿弄进来好几个小的了。”

    “哦?这话怎么说?”白鹤染问,“近段时日是指哪段时日?”

    “差不多这半年多吧!恩,怎么也得有九个月十个月的样子。”十四姨娘有些烦躁,“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老爷了,对我也不像从前了,之前还去了老大的房里,真不知道这是怎么想的。到底是喜欢小的还是喜欢老的?要么就是小的老的都喜欢,只有我这种不老不小的不招他待见?那也不对啊,他到我屋里来的时候,对我也是不错的。”

    白鹤染“呀”了一声,“原来伯父真的变了,我还以为只有我感觉不对劲呢,十四姨娘您也感觉出来了?”她故作一惊一乍,像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般。

    十四姨娘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我感觉出来什么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这次来就感觉伯父跟从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上一回见着他时他还不是这样的。那时不但对我没有丝毫兴趣,也并不像姨娘您说的这样喜欢小的,人也比现在看起来正派许多。哎呀,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感觉很奇怪,就像现在这个段伯父是假的一样,哪哪儿都跟从前不同。”

    白鹤染的话引起了十四姨娘的警觉,哪哪儿都跟从前不同?

    好像……是这样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