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80章 段府的女人太难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香港马会精准资料四不像一肖中特小强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十四姨娘并没有在白鹤染院子里留太久,可是白鹤染的话却印在她脑子里,久久不散。

    现在的段天德跟从前不一样,其实不用白鹤染说,十四姨娘她自己也早就有感觉,早就发现老爷跟从前有着明显的不同。

    她记得很清楚,九个月前的一次,老爷去了她房里,就是那一次让她产生了这种感觉。

    她虽然是段府的姨娘,但孩子都这么大了,按说俩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段天德再进她的房,就跟走城门儿没什么两样。

    可是那一次却让她有些意外,因为她居然感觉到了段天德的紧张。

    对,就是紧张,解她扣子的时候手都在哆嗦。

    她当时还开玩笑说老爷是喝多了,可是后来怎么想都不像是喝多的样子,至少嘴里头没有酒味儿。可如果不是喝多,那就是紧张啊!

    那么问题就来了,段天德进自己女人的房,为什么要紧张?

    除了紧张,还有很多不一样。女人对这种事情是很敏感的,如果新婚那可能还不熟悉,可是她们的孩子都五岁了,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关于段天德的变化,十四姨娘心里早就划了问号,只是也无处诉说。她总不能跑到别的女人房里去问她们,有没有特殊的感受啊,有没有感觉到老爷跟以前不一样啊?

    这个时代的女性还是相对保守的,这种事情不好当面问。

    再就是后来段府开了西院儿,说起来也就近半年多的事。西院儿一开,姑娘一个接一个地住了进去,都是年轻的。很年轻,据说只有十五到十八岁之间,没有一个到了十九岁的。

    她悄悄去看过,最小的一个才刚及笄,还生生涩涩的,看着别扭。

    她认识段天德多年,也侍候了段天德多年,女儿都生了,对段天德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段天德的心性,这也不是段天德能干得出来的事。府里虽然姨娘多,虽然东院儿也养了不少女人,但她心里明白,所有的女人,包括她自己也在内,只不过都是另一人的替代品罢了。

    那个人才是段天德心尖尖上的,她们这些女人都是或多或少地跟那个女人有一点相像之处。就比如说她,据说她最像那个女人的地方是眼睛,每每亲热,段天德总喜欢将她的下半张脸给挡住,只留两双眼睛露在外。看似饱含深情的对视,实际上不过是在看另一人罢了。

    大姨娘据说是嘴巴像,所以经常被人将上半张脸蒙住。

    其它的人,还有鼻子像的,有走路姿势像的,有背影像的,甚至还有咳嗽时的声音像的。

    总之,相像之处千奇百怪,段天德从来都不隐瞒,所以渐渐地,她们闲来无事,甚至都能根据自己所像之处,找人绘出那个女子的长相来。

    那是段家的大夫人,给段天德生了儿育了女,然而不知为何突然和离,带着一双儿女回了京城,自此以后再没回来。后来又听说人家改嫁了,段家的一双儿女也随之改了姓。

    于是,段天德就更变本加厉地往府里纳新人。

    十四姨娘想着这些事,越想越觉得这十个多月以来,段天德跟以前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他相貌没变,行事风格没变,举手投足没变,甚至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没变。

    唯一改的,就是对女人的喜好,以及亲亲热热的时候,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同。

    十四姨娘有些害怕,她不敢想像段天德换人了,她只是在想段天德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身体出了问题?然后也不再惦记京城里那位夫人了?

    如果只是不再惦记那位夫人,那到也是好事,那样她们这些人就可以找回自我,好好过属于自己的日子,不再整日郁闷自己只是替代品。

    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呢?

    十四姨娘回了自己的屋子,来来回回地走动,心里头不停地想着这些事情。

    而白鹤染那边也在想着这件事,她跟冬天雪说:“能不能成,就看那十四姨娘聪不聪明,和有多大的胆子了。她必须得去试探段天德,进一步确定这个段天德跟从前不一样,而且是大不相同。这样她才能顺着咱们的思路往下走,这样她才能带动其它人也去怀疑段天德。”

    “主子这是想让他内院儿起火?”

    白鹤染笑了,“何止是起火,最好是bào zhà,爆这段府一个片甲不留。”

    冬天雪听得乍舌,“有那么大的效果么?区区一个姨娘,她能闹腾多欢?”

    白鹤染摆摆手。“哎!你可别写那十四姨娘。她能把她的孩子都教得那么鬼,她还能躲过众多眼线到咱们这里来,甚至听她说的,她还经常去段天德其它女人那里耀武扬威,这就说明这位十四姨娘不简单,至少她是个有脑子的人。只要有脑子就好办,跟聪明人做事,一点就透,甚至她还能举一反三,都不用咱们操心。”

    十四姨娘的确能举一反三,从白鹤染点一句段天德跟从前不一样,她自己回去之后就总结出了无数不一样的地方,简直细到不能更细。

    偏偏这一晚,段天德还派人来告诉她预备着,老爷过来留宿。

    十四姨娘没有紧张,反到是有些兴奋。因为这样她就可以更近一步、更近距离地试探、验证、找证据。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段天德一定有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大到什么程度,还有待下一步考量。

    晚上,段天德入房,没再像从前一样挡住她的下半张脸。

    十四姨娘就在想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挡脸了呢?好像也是近半年才开始的。

    她记得自家老爷大腿根儿里侧有一个小黑点儿,是个胎记,微微凸起,用手仔细去摸,是能够感觉得到的。

    她笑嘻嘻地动了手,过一会儿心就凉了。

    没有,那个小黑点儿不见了。

    她今晚燃了飞天香,那是一种属于稍微浓郁一些香型的香料,但也不是很刺鼻,只是不太适合夜里燃这种香,会影响睡眠。白天里燃就很好,开了门也不会影响香味儿。

    但是段天德不喜欢这种香,别说用来熏屋子了,就是用来熏衣裳,让他闻着了,他都会一连数月都不会想再靠近。十四姨娘以前吃过这个亏,所以她后来再也不点飞天香,就怕老爷不来,自己失宠。

    但是今晚,她又把这种香给燃起来了,虽然只燃在外间,但香味儿还是能渗透到里屋,绕过屏风钻过帐子,让榻上的人闻得清清楚楚。

    段天德入睡之前说了句:“今儿你这屋里的香味儿真好闻,往后我再来,你就还燃这个香吧!”说完,人呼呼的就睡了,就连打呼噜的声音和频率都跟以前一模一样。

    然而,就这么一句话,把个十四姨娘给吓得心都差点儿跳出来。

    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老爷根本不是老爷,是假的!

    她被一个假的老爷给睡了,整个段府的女人都被假老爷给睡了,这叫什么事儿?

    十四姨娘闭着眼睛开始分析,这件事情是忍下来,还是要豁出去?忍下来的话,她将长期被这么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糟蹋,她的女儿也只能跟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叫爹。

    可是豁出去呢?她豁得出去吗?她是个女人,一旦让别人知道这个女人跟丈夫之外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她还活不活?她的女儿有这样的母亲,还活不活?

    不过也不尽然,又不是她自己失了身,府里这么多女眷呢,不管是各院儿的姨娘还是东院儿的花朵,在这十个多月中,哪一个没被假老爷经过手?

    要丢rén dà家一起丢,要不能做rén dà家一起不能做,她不应该忍,再忍下去就没尊严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家里这个老爷是假的,那么,真的段天德到哪去了?

    死了吗?

    十四姨娘的心又凉半截儿,加上前面凉的那半截儿,这回是彻底凉到底了。

    是啊,如果段天德死了呢?那可怎么办?段天德死了,段府就没了,再把这个假老爷给掀了,那她们这些人该怎么过下半辈子?

    当寡妇吗?还是失过身的寡妇,这天下能不能容得了她们这种存在?

    十四姨娘开始纠结,想来想去,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凭自己一个人就分析得透的。想着今日见着的那个小姑娘是个机灵的,且也瞧出了一些端倪,不如明日再去同她聊一聊,互相分析分析,说不定能分析出个所以然来。

    何况,就算真的孤注一掷,她也不能一个人挑这么大一摊子,她必须得有帮手,得有人跟她一起造这个反。

    十四姨娘选定了白鹤染,而白鹤染也在等着十四姨娘再次上门。

    第二天,当十四姨娘再次悄摸摸出现的时候,白鹤染眼里就露了笑意。

    这一次她就比较谨慎了,她得为十四姨娘扫除障碍,她不能让十四姨娘到这里来的事情被人发现。于是默语在四周撒了药,所有监视着这院子的段府暗哨,全部在这段时辰时呼呼大睡,无一例外。

    十四姨娘进了白鹤染的屋子,拉着白鹤染的手十分热络,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好妹妹,你说这事儿咱们可该怎么办才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