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76章:我有话跟你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8k手看开奖结果香港马报彩报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76章:我有话跟你说

    “公子真的姓纪?”阅儿惊喜的抬起头。

    对上柳蔚清淡冷浅的表情,又忙垂下来,谨慎道:“若公子当真是表家少爷,奴婢想告诉公子,我们家大小姐,五年前逃婚失踪了,大小姐身子娇贵,常年养在深闺,不识外间凶险,这一走,便再无踪迹。公子若是能想办法将她找到,千万要救救她啊!相府是不能再回了,但好歹大小姐还有家人可依托,总好过,颠沛流离生死未卜的好。”

    柳蔚表情有些复杂,显然没想到,这个小丫鬟,竟会说这个?

    沉默一下,柳蔚问道:“你曾伺候过相府大小姐?”

    “是,奴婢自小服侍小姐,小姐待奴婢极好,还教奴婢写字念书。”

    教你读书写字那个小姐,五年前便死了。

    柳蔚没说,只含糊道:“我知道了,我是姓纪不错,若有朝一日能找到这位表姐或表妹,我自会好好照料她。”

    阅儿感激得几乎流泪:“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柳蔚想了想,从怀里掏出钱袋,从里面拿出五十两银票出来,递给她:“你报信有功,权当赏你的。”

    阅儿看着那上头的数字,眼睛瞪得大大的,急忙说:“奴婢何功之有,此事已过了五年,如今大小姐是生是死都未为人知,惟愿大小姐有福,能等到公子搭救。”

    “她会的。”柳蔚将那银票塞进阅儿手心,道:“我替她谢谢你。”

    “奴婢不敢。”

    此人到底是跟随原主一起长大的,柳蔚怕与她说多了泄露身份,三言两语,将她打发。

    只是纪这个姓氏,却让柳蔚当真愣了一下。

    眼看着阅儿已走到巷口,柳蔚犹豫一下,还是叫住她:“你可知,你家大小姐的母亲叫何姓名?既然我与你家小姐如此相似,那她必是我纪家之人,只是纪家旁支众多,不知她是那一支的?”

    阅儿想了一下,道:“那老妈妈没说分明,只是听着含糊说了一句……纪夏秋,也不知是不是这三个字。”

    柳蔚却登时一凛,眼神猛然乍起:“纪夏秋?你没听错?”

    “奴婢……”阅儿看柳蔚这表情,有些慌了:“奴婢许是记错了,但应该,是这个名字,奴婢也……”

    “你想清楚。”柳蔚快走两步,停在阅儿面前,情急之下,抓住阅儿的肩膀。

    阅儿肩上一痛,闷哼一声。

    柳蔚却很着急:“到底是不是纪夏秋?你再想想!”

    阅儿努力回忆,紧张的额头都冒汗了,最后小心翼翼的点头:“是……应该就是这个名字……”

    柳蔚倏地恍惚,放开阅儿,神色却极复杂。

    “公子?”

    “你先走吧。”柳蔚挥挥手,此刻想自己冷静一下。

    阅儿有些担心这位公子,但也不敢打扰,只得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柳蔚站在巷子里,后背靠在石墙边,脑中却混乱成灾。

    纪夏秋这个名字,何其耳熟,那是她母亲的名字,不是古代的,是现代的母亲。

    在听到那小丫鬟说出“纪”这个姓氏时,她就恍惚了一下,原以为自己想多了,可再一问,竟真的是母亲的名字。

    “妈……”柳蔚喃喃出声,却又恍如隔世。

    五年时间,看似短暂,实则却是数千年的分隔。

    在现代她不是家中独女,上头还有哥哥,下头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排行第二,又因为从小跟外公爷爷一起轮流住,并不太常与父母一起。

    但她父母有多疼爱她,她很清楚。

    她不知在现代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她初穿越过来时,也是想家,但情势所逼,她强迫自己适应,既然回不去,总要过好现在。

    她好几次安慰自己,就算自己不在了,父母也还有哥哥弟妹,还有三个孩子,缺她一个也不算绝望。

    但说是这样说,骨肉亲情,哪有那么容易放下。

    柳蔚眨眨眼睛,才发现自己鼻头有点酸,揉了揉鼻子,她将那思乡之情压回去,长长吐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渐渐将现在的情况梳理。

    这个古代也有一个纪夏秋,那么,与她现代的那个母亲是同一人吗?

    如果不是,那是同名同姓吗?

    但如果是,那她古代的家人和现代是相对的?可为什么她的父亲不对,在现代,他的父亲叫柳垣,并不是柳城。

    思来想去,柳蔚想着,自己还是要查一查。

    姓纪,这里有一个纪家,哪怕她的母亲据那个小丫鬟说已经早早去世,那她总有娘家。

    纪家,她有可能找到外公吗?

    柳蔚心脏突然跳得很快。

    已经多久了,从安安心心呆在古代,她已经多久没有过一家团聚的妄想了。

    在这里,她是个孤儿,她除了小黎和珍珠,谁都没有。

    可现在,有没有一种可能,她能重新拥有家人?

    真正的家人?

    柳蔚很清楚,家人也穿越过来这种可能发生的机会太渺小了,但这里的纪家,或许与现代的纪家有什么关联,比如祖先什么?

    虽然也有些荒谬,但总归是个可能。

    柳蔚现在很混乱,又很亢奋,她捂着心脏,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等到差不多时,她出了巷子,一路往三王府走。

    三王府内,柳小黎被惜香明香带走后,换了套衣服,又沐浴一番,等干干净净了,才坐到床上,抱着自己的小剑玩。

    容棱坐在床边,手中拿着把匕首,正在削着什么。

    “这是什么?”看着那渐渐成型的长木棍子,柳小黎小声的问。

    因为在车上尴尬的话题,柳小黎一路上都没怎么跟容棱说话。

    容棱将棍儿递给他,道:“长枪。”

    “长枪是什么?”柳小黎摸摸,很好奇。

    “战场上的武器。”容棱道,让小黎看枪头上的尖刺。

    柳小黎摸了一下,缩回自己的手:“扎手。”

    “这里,是杀人的地方。”

    柳小黎看着那尖刺,又伸手去碰了碰,问:“你有长枪吗?”

    “嗯。”

    “你不是用剑吗?也要用枪?”

    “我那把枪,叫弑神。”

    柳小黎喃喃的念了一遍,由衷的说:“好威风的名字。”又问:“我没见你用过,用枪跟用剑一样吗?”

    “不一样。”

    柳小黎盯着这把还未完成的木枪,突然很向往。

    容棱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眸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人。

    两人同时看去,同时一愣。

    “爹?”柳小黎唤了声,有些惊讶,他从来没见过娘亲现在这幅摸样,神色焦急,满眼匆忙,衣摆下面,甚至沾着不知哪儿碰来的泥土。

    “你……”

    容棱刚要开口,柳蔚却跑进来拉住他的手,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容棱低头看着紧握自己结实手腕的白皙小手,她掌心很烫,还微微噙着热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