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04章:妹妹竟然懂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星空彩票赛马会总站四不像特肖图2018今天105期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04章:妹妹竟然懂医?

    里面的人不少,而占据最多人马的无疑便是上次与柳蔚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月海郡主。

    月海郡主手持皮鞭,身后高马耸立,侍从两侧。

    郡主站在道路中央,看着地上那哭闹不止的夫人,和夫人怀中抱着的满头是血的青年,脸色非常难看。

    月海郡主的前面,柳域就在那儿。

    柳域正与刚赶来的衙役说着什么,目光时不时掠过月海郡主,又掠过那讨命的妇人,脸色有些烦躁。

    柳蔚站了一会儿,问身边人,发生了什么事。

    身边的群众很热心的说:“就是那个姑娘,听说是个郡主,方才说是东西丢了,封了道路要找。结果道路封了不说,那些侍卫又舞着长剑对路边的摊贩呼呼喝喝。这不,卖烧饼的陈麻子和他生了病的老娘就倒霉上了,侍卫本是差点误伤了陈麻子的老娘,这陈麻子也是个孝心的,当时就跟人干了起来,结果自然打不过些侍卫,被一碰,碰伤了脑袋,人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碰死了人,这些侍卫还说陈麻子就是偷了他们郡主宝物的贼人,所以将陈麻子就地正法,这天子脚下的,红口白牙都是他们有权有势的在说,当真是什么王法都没有了。”

    说着,群众又指了指月海郡主身后的一个侍卫:“就是那个,第三个,就是他杀的人。”

    柳蔚听完来龙去脉,再去看那月海郡主,却见其清眸冷厉,死死的瞪着地上哭闹的老妇,眼中没有半分愧疚,只有满满的厌恶。

    柳域似乎跟衙役沟通得差不多了,过来对月海郡主拱了拱手,说道:“京兆尹知道怎么做了,如今天色将晚,郡主还是早些回宫的好。”

    “本郡主想什么时候走,由得着你多嘴?”月海郡主心情不好,对着柳域便是一通呼喝,显然半点不念柳域为自己在衙役面前周旋之力:“况且,本郡主的东西还没找到,怎能轻易就走?”

    “本郡主可说了,那玉佩是太后娘娘所赐,谁若胆大包天敢窝藏为私,便是谋夺皇族之物的重罪!所以,谁拿了本郡主的东西,速速还来!本郡主便可既往不咎,若是冥顽不灵,就别怪京都大牢等着伺候了!”

    柳域皱眉,心说这天都要黑了,一整条街,难不成就由着你堵起来找一块小小的玉佩?

    而且你自己弄丢了,怎么还说得像是被人偷了似的,无证无据的,怎么就这么蛮不讲理!

    柳域有些后悔了,他方才就不该过来探看一二,早知道就让车夫绕道而行,免得搅上这通浑水。

    但已经身在局中,这会儿后悔也来不及了。

    柳域按了按眉,顶着被这位刁蛮郡主指着鼻子骂的风险,还是劝道:“太后仁慈,郡主不小心遗失太后恩典,回去认个错,太后莫非还会为难郡主的无意之失?说到底,这大街上,郡主又是身份贵重之人,就莫要……”

    “本郡主要做什么,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月海郡主狠狠瞪着柳域,显然对其非常不满:“对了,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几品官来着?”

    柳域沉着脸,表情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这时,那抱着儿子尸体,哭得已经有些喘不上气的老妇,突然一个哽咽,接着眼睛瞪若铜铃,身子一个抽搐,便往旁边倒去。

    “啊——”有围观之人大叫一声。

    所有人都看向那老妇,像是不知老妇这突然是怎么了。

    而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一道浅色身影越众而出。

    柳蔚快步走出人群,直直的朝那老妇走去,老妇身子抽搐,手还仅仅抱着儿子尸体,眼看着一口气便要上不来。

    柳蔚一手按住老妇的人中,一手按住老妇的虎口,再转头,对愣在原地的阅儿唤道:“发簪给我!”

    阅儿没回过神来,柳域已经大喝:“你跑过来搅合什么?快回去!”

    柳蔚眯着眸,看了自己这位大哥一眼,目光一瞥,又瞄了月海郡主一眼,若是上次与这位郡主的纠葛让她只是觉得对方过于刁蛮任性,那这次,郡主此等视人命如草芥的做法,便彻底让她对这人没了好感。

    柳蔚吐了口气,又对阅儿催促:“发簪!”

    阅儿这才惊醒过来,连忙冲进来,呆呆的拔下自己的发簪,递了过去。

    阅儿的发簪是银的,此时只有这个能用。

    柳蔚拿着发簪,让阅儿将老妇托着,她打开老妇的胸前,露出胸口以上的部位,手指摸索着位置,再用发簪直直刺下去。

    老妇痛的呜咽一声,但气息却渐渐平稳了。

    过了几秒钟,柳蔚把发簪轻轻拔出来,还给阅儿,又为老妇顺了顺气,老妇这才虚虚的睁开眼,一脸茫然,似不知今夕何夕的摸样。

    等过了一会儿,老妇才猛的回神,知道自己方才气急攻心,岔了咽喉,险些就这么死过去,是眼前这位戴着面纱的姑娘救了自己。

    老妇顿时泪流满脸,嘴里连口道谢。

    想到自己的儿子,老妇又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抱住儿子的尸体,眼泪再次止不住长流。

    柳蔚看老妇已无大碍,才起身,走向柳域。

    柳域目光发沉的盯着柳蔚,等她走近了,才问:“你刚才……”他只是说了三个字,却不知后面怎么形容。

    对于医术之道,柳域并不懂,但柳域也看得出,自己这位妹妹方才是救了一条人命。

    妹妹竟然懂医?

    这五年之间,柳蔚到底经历过什么?

    柳蔚没看柳域,只盯着月海郡主,月海郡主也盯着柳蔚,两人目光对视,很巧的,互相看彼此都不顺眼。

    “你是何人?”月海郡主问道。

    柳蔚不回答,只转过眸,看向郡主身后一位侍卫。

    正是方才路人所指,误杀陈麻子还耀武扬威的那个侍卫。

    那侍卫愣了一下,皱了皱眉。

    柳蔚淡淡道:“你刚才的动作很小心,但很抱歉,我还是看到了。”

    侍卫没做声。

    柳蔚鄙笑:“那老妇并非气急攻心险些丧命,是你以石子为暗器,击中老妇胸腔穴道,害人气门微偏,谋夺性命。你的手法很小心,看得出也很熟练,平时做这种事定是不少?”

    侍卫猛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柳蔚。

    月海郡主一下子脸色剧变,柳蔚看到郡主的表情变化,心中不屑更强,还以为是这个侍卫自作主张,为主子清除道路,原来,月海郡主竟是知晓其所作所为。

    果然应了方才那路人所言,天子脚下,却半点王法也没有了。

    柳域在旁听得一清二楚,闻言,不禁看向郡主,他是何等眼色,怎会看不出此事的确是郡主授意。

    顿时,柳域心中不安。

    正打算说话,却听柳蔚先一步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京都乃是王法之都,便是天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皇上圣明在前,仁德治世,爱民如子,法纪森严,今日之事,还望京兆尹给个说法。若不然,莫非这大皇城就要沦为皇亲贵胄间肆意玩弄的场所?皇城脚下,天子眼前,若让不法之徒逍遥法外,我青云何以尊为圣朝,何以受八方使节来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