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18章:呼吸的灼热气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六和合开奖直播123历史全年图库最快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18章:呼吸的灼热气息

    因为凑得近了,他说话时,呼吸的灼热气息也落在她脸上。

    柳蔚有些不舒服,向后仰退一点,说:“的确没事。”然后顺势丢开他的大手。

    容棱收回手,另一只手的手指,摩挲着方才柳蔚把脉的地方,指尖轻拂,带走上面浅薄的温度。

    “只是有点不放心。”顿了一下,他又说:“那人说,还给我下了毒。”

    柳蔚挑眉:“嗯?”

    容棱面色平淡:“我也猜到是假的了,看起来也伤得不重。”

    说着,他低头看了眼胸口的淤青,淤青的范围很窄,虽然位置在心脏之前,但看起来的确只像被碰了一下。

    柳蔚想了一下,又把他的手抓过来,再验了验。

    的确还是没发现什么不妥。

    她又靠近些,去看容棱胸前的淤青,滑腻的手指在他那伤口部位按了按,容棱微皱眉宇,眼神深了一分。

    “疼?”她问。

    “嗯。”容棱似乎没有逞强。

    若只是一点普通淤青,柳蔚这种程度的按压应该不会太痛,至少容棱这样武艺高手,不太可能这点痛都吃不消。

    “这里太黑,去房间。”柳蔚说着,起身走进隔壁房间。

    容棱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痛意瞬间消失,唇瓣一勾,跟了进去。

    在房间又多点了两盏蜡烛,将光线都聚在一起了,柳蔚再次扒开容棱的衣服,这次动作有点大,加上他本就穿的松垮,一下竟把腰带都弄开了,男人顿时衣服大敞,不止前胸,连紧绷结实的小腹都露出来了。

    大夫对待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柳蔚现在是大夫,哪怕把容棱脱得光溜溜,她也不会有半分不适!

    可容棱却挑了挑眉,眼底的笑意又深了些。

    直到柳蔚又按了按那淤青,再抬起头,看他的表情时,他才又板起脸。

    “很疼?”

    男人紧抿唇瓣,深沉的点头。

    柳蔚困惑:“看起来只是普通外伤,内脏也没损害,脉象更没问题,不应该啊。”

    “查不出就算了。”容棱很体贴的道:“明日我去太医院瞧瞧。”

    柳蔚顿时不悦了:“我都检查不出来,太医更检查不出来!”她想了一下,起身,走到衣柜里,去扒拉出一个木匣子,匣子里是她一套银针。

    柳蔚有好几套银针,最常用的带在身边,其次的放在小黎的小包里,另外还准备了几副替换用的,都放在行李里。

    现在拿出的,就是替换用的。

    拿出一副银针,柳蔚走过来将桌上的蜡烛和水壶推了推,拍拍桌面,让容棱躺上去。

    容棱看了眼不远处的床榻。

    柳蔚不高兴的说:“不准上我的床!”

    这句话说完,却仿佛有点歧义,柳蔚愣了一下,容棱眼尾也很隐晦的弯了起来。

    最后,容棱还是躺在了桌上,不大的圆桌承载了他的上半身,下半身却是掉下来的。

    柳蔚拿了个凳子给他踩着,才将银针拿出来,消毒后,为他针灸。

    她刺了一针,便问:“有什么感觉?”

    容棱说:“一点刺疼。”

    柳蔚皱眉,却没说什么,接连扎了好几针,容棱一些回答刺疼,一些回答没感觉,一些回答很疼。

    收起针,柳蔚让他起来,有点沉重的说:“不像中毒,也没有内伤,但好像胸骨有点裂了。”

    其实柳蔚也不能确定,毕竟她没法拍x片,所以也只能猜测。

    容棱静静的听着她说。

    柳蔚道:“骨头有问题,而且你还感觉到明显疼痛,那就不能放着不管。”

    骨裂缝,也算是骨折中的一种,叫做裂纹骨折,但因为不到真正骨折错位的地步,所以单凭人手,反而不好判断。因为痕迹太小,若不是专业的骨科医生,很难凭经验作出诊断。

    裂纹骨折一般若不太严重,休息几天也就好了,但若是有明显疼痛感,而且不小心休养,就很容易恶化,最后演变成移位骨折,而移位骨折,则需要动手术才能正位。

    这里不是现代,是古代,柳蔚尽管可以做手术,但这里医疗条件毕竟有限,动完手术又需要很长时间静养,这就麻烦了。

    柳蔚初步判定症状后,就说:“我先给你开个药方,是补钙的,这段时间多让下面给你做些骨头汤,以形补形,先疗养几天,过几天我再来看看。”

    容棱看柳蔚拿出文房四宝,开始写药方,就问:“严重?”

    “不算严重,但这段时间你尽量避免跟人有肢体冲突,动武也不要,更不能再牵动同一个位置的伤口,否则裂缝变大,会更麻烦。”

    柳蔚把药方写完,递给他。

    容棱看了眼上面的字,想了想,说道:“五日后是选妃宴,会不会有影响?”

    “……”柳蔚沉默一下,低头收拾笔墨,嘲讽的道:“身体都受伤了,还想着女人,三王爷还真是风流。”

    容棱单手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本王娶正妃,也叫风流?”

    柳蔚头也不抬,阴阳怪气的说:“三王爷可不要误会,风流不是骂您,古来只有有才之士,有权之士,才有风流的资本,其他人,那都要叫下流!”

    这还不叫骂他,就差指着他鼻尖,说他淫荡无耻了。

    容棱笑了起来:“我这若也叫风流,那先生又是什么?”

    “我怎么了?”

    容棱眼角瞥了眼她的腰间,那枚香囊,她竟然还戴着:“才离开两天,女儿家都送上香囊了,再过两日,只怕定情信物都该换了。说来我还是头回娶亲,先生这……至少也是第二回了?”

    柳蔚噎了一下,又说:“我这是打入敌人内部,忍辱负重!你是为一己之私,满足禽兽之欲!”

    “成亲是禽兽所为?”

    “有爱的夫妇,自然不算,无爱的,就另当别论。”

    “先生知我不爱未来王妃?”

    “一场选妃宴,一面之缘就能定下终身,这也叫爱?”

    “那先生以为该如何?”

    柳蔚不再说话。

    她认为两个人在一起,不说有没有爱,但至少要相处过,并且合适,古代盲婚哑嫁,这就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但偏偏,这里的人都对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排拒心理,觉得这才是最为正常的,她不能苟同,反倒成了她思想怪异,不合群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