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20章:总爱揉他,他看到你就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小鱼儿四不像图126期129期大乐透开奖结果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20章:总爱揉他,他看到你就怕

    “因为那个游姑娘?”柳蔚问。

    金南芸摇头:“不是她。”

    顿了一下,补充:“确切的说,不止是她。”

    柳蔚明白了:“他女人很多?”

    “男人有女人很正常,我没进门前,他也有两个妾室,我进门了,由我管家,那些小的也乖觉,敬我,伺候我,日子也和顺。”

    在金南芸能忍受自己夫君三妻四妾,还能从中找到平衡这一点上,柳蔚其实是佩服的。

    以前柳蔚还曾尝试过为金南芸灌输一夫一妻的思想,却被金南芸嘲笑了,说柳蔚说的什么鬼话。厉害的男人,当然要不止有一个女人,只是再多女人,正妻之位,却是不容玩笑,而且妾室要尊重正妻,这也是亘古不变的!

    柳蔚当时就发现,跨越几千年的代沟的确是不容消磨的。

    之后,柳蔚便不再提这个问题,毕竟提了也没用,久了还会影响感情。

    金南芸笑了:“反正,我对柳逸是没什么指望了,以后,我得给自己挣点东西。”

    金南芸把手里的干布丢开,拿起那本游记,递到柳蔚眼前:“你不是认识镇格门的人吗?我之前就听到消息,镇格门下个月要去一趟丰州,丰州那边,比邻汉阳国,汉阳国的瓷器素来是紧俏货,你能不能与镇格门的人说说,让我的车队,能跟着镇格门的车队?放心,我的人绝对不会拖后腿,只要镇格门的大人们在途中照拂我们一二,免于我们被山盗侵袭就好。”

    柳蔚真的没想过金南芸会说这种话。

    愣了好一下,才想通金南芸今晚非缠着自己的目的。

    什么心事重重,闺蜜情深,夫妻不睦,这一切的铺排,不过都是为了最后这目的。

    金南芸笑眯眯的又蹭近柳蔚了一些,似乎知道柳蔚心中所想,赶紧道:“柳逸寒我的心,我想自立,至少要稳住我的尊严。你这不是有门路吗?我就顺便提了一下,成就成,不成我也不勉强你。”

    柳蔚冷笑,脱口而出:“不成。”

    “你先别急着回答啊,再考虑考虑。”

    “不是不勉强我?”

    “我没勉强你,只是让你再考虑考虑,做决定怎么能这么草率,应该慎重点。”

    “不答应就是不慎重,那我只能答应?”

    “你真的答应了?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柳蔚,你真是我好姐妹!”金南芸眼睛发亮的说着,然后狠狠的抱住柳蔚,撒娇似的。

    柳蔚想问问金南芸,“不要脸”这三个字是怎么写的。

    这时,浮生端了姜汤过来敲门。

    金南芸笑眯眯的将汤拿进来,谴了浮生去睡觉,又亲自端着汤,吹了吹,伺候祖宗一样送到柳蔚手边,一脸春风荡漾的看着柳蔚。

    柳蔚头很痛。

    非常痛。

    端起姜汤,柳蔚抿了两口,还是说:“我与镇格门的人不是很熟。”

    金南芸推了柳蔚一下:“少骗我了,京都上下谁不知道,柳先生帮镇格门调查幼儿失踪案,这可是当今京都最大的案子。听说你之前住在三王府,容都尉身边也总跟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那就是小黎吧,你在相府查案子,小黎在容都尉身边辅助,你们都是容都尉的人了,装什么不熟。”

    不愧是在外面行走的女人,不似闺中妇人那么消息闭塞,京都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柳蔚还是咬紧牙关:“真的不熟,不管你信不信。”

    金南芸看柳蔚这个表情,顿时垮下脸:“柳蔚,你还记得小黎的名字是谁取的吗?”

    柳蔚:“……”

    金南芸叹了口气,宛若回忆:“是我取的,那次刚好是我赖在你屋里,要和你一起睡,当时你肚子已经五个月了。那天早上醒来,我就问你想好名字没有,你说叫‘欢欢’,我说‘欢欢’像狗的名字,你就问我那叫什么,当时正好是天蒙蒙亮,我就说,叫小黎吧,黎明的黎。你说太绕口了,我说名字是父母对子女的第一个祝福,孩子新生,代表着希望,光明,黎,就是光明。”

    柳蔚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

    “后来,小黎就有了这个名字,之后你记得吗?小黎还认了我姐当干娘,就成了我的干侄子,平时也芸姨芸姨的叫的甜甜的,哎,真怀念那个时候,小黎跟包子似的又软又矮,抱在怀里,想怎么搓就怎么搓,可招人疼了,可是往事啊,注定只能是往事,过去了,就只剩记忆了,就连情分,都好似慢慢消失了似的,你说呢?”

    翻旧情也没用!

    而且,就算用这种伤春悲秋的口吻也改变不了你这颗不怀好意的心。

    柳蔚面无表情的,还是开了口:“当时小黎认南翩当干娘,死活不认你的原因,就是你总爱揉他,他看到你就怕。”

    金南芸一笑,然后一点不害臊的道:“这是我的疼爱方式,小黎当时没习惯罢了。”

    “后来也没习惯,小黎做出来的第一颗毒药,就想下到你茶里,幸亏我发现了。”

    “……”

    金南芸:“不要转移话题,我在跟你说情分的事儿。”

    “我不想说,睡觉。”

    “你……”

    金南芸还想说什么,柳蔚先下手为强:“再说话,我就走。”

    金南芸只好不情不愿的闭嘴。

    这一晚,柳蔚睡得不舒服,淋了雨,只是擦干,身上也会黏黏的,但大半夜的,总不好再惊动人打水沐浴,便将就着过去。

    金南芸因为有心事,前半夜基本没睡,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金南芸醒来时,身边位置已经没人了。

    金南芸的提议,柳蔚并没放在心上。

    柳蔚并不想有太多事求着容棱,光是让容棱帮她寻找纪家人,已经用尽了脸面,她也再拿不出什么资本,去换另一个请求。

    一路从外院回到怀月院,柳蔚刚刚从窗户跳进去,那边就听阅儿来敲门。

    “大小姐,您醒了吗?”

    柳蔚没说话,快速换了衣服,才懒着声音道:“进来吧。”

    房门没有关死,阅儿用力推了推,就推开了。

    里头,柳蔚坐在床榻上,对将脸盘放在架子上的阅儿道:“去打点水来,我要沐浴。”

    阅儿愣了一下:“现在?”

    “嗯。”

    阅儿有点呆,还没听说过大清早沐浴的呢。

    但阅儿还是去准备了,等柳蔚沐浴完毕,却已经比平日晚了许多。

    之前阅儿就让灵儿去孝慈院那边秉了一句,说今日大小姐会晚点去给老夫人请安,所以等柳蔚沐浴更衣好,再慢摇慢摇的去到孝慈院,屋子里,除了柳月,已经没有其他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