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55章:少爷毒,变态范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号百彩票有限公司白小姐欲钱料网站2018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55章:少爷毒,变态范畴

    惜香走了后,侍卫们也放了行。

    后面的马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辆车检查了这么久,耽误了这么多功夫,但看车队再次前行了,便也不再关注。

    进了宫门,便一路顺着宫道,又往内门行了好一会儿,等到到了内门门口,便要下车,步行了。

    柳蔚戴好了羽笠和面纱,搀扶着老夫人。

    于文敏馨搀扶着于文老夫人,四人并着两个嬷嬷,随着宫侍在前面领路,往内走去。

    走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人追上来,接着,便见于文倩带着丫鬟走过来,再后面,吕氏带着柳家三女,也过来。

    一群人走了将近三刻钟,才走到皇后的昭宁宫门口。

    宫门口此刻已经有许多人,还是像之前一样,一一排队,等着进去面见皇后。

    柳家和于文家并没有去插队,皇后这里自有一套规矩,她们再是一品官员的家眷,也不好坏了这里的规矩。

    再说能在今日进宫的,那都是三品以上的京都及地方官员亲眷,三品以下的,也不会有机缘参加皇后亲办的选妃宴,因此得罪了,也不好说。

    这个队排下去,自然就有人耐不住寂寞。

    这跟在马车里不一样,此时是站着,让这些娇滴滴的姑娘们这么站太久,没多少能站下来。

    但是好处也有,毕竟进了内宫的门,大家可以将头上的羽笠取了,露出本来容颜,与此便能见到不少平时交好的闺中密友。

    柳瑶和柳沁便找到了平日的小姐妹,跟吕氏说了一声,就提着裙子去找朋友玩了。

    于文敏馨虽然之前被柳蔚的容貌冲击了,但是却愈发坚定了要拜师学艺的心。

    于文敏馨觉得柳蔚这样很好,虽然容貌有异,但是人并不阴沉,只是有些不爱说话,可医术惊人,并且身残志坚,怎么看都是个能结交的,便一门心思挂在柳蔚身上,也不去找别家的女眷玩,就守着柳蔚不错眼。

    反倒是柳月,静静的随在吕氏身边,也不多话,只在吕氏露出疲惫的表情时,朝碧蓉使了个眼色。

    碧蓉就去找太监要了香茶,捧回来给吕氏喝。

    吕氏被伺候得舒服,对柳月也多了几分悦色。

    “柳家大姐姐,我往后可叫你蔚儿姐姐吗?”

    柳蔚还戴着面纱,她看着于文敏馨那张俏丽璀璨的小脸,沉默一下,还是点点头:“好。”

    能在看到她的烂脸后,还不躲着她,反倒越发亲近,不得不说,她对这个于文家的小姐,有些好感了。

    于文敏馨很高兴,于文倩却哼了一声。显然是对自家嫡女,居然对柳家一个毁容的庶女这般殷勤,很不舒服。

    于文敏馨却不管,在柳蔚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问医策,一会儿问针法。

    于文敏馨的问题很幼稚,想来学医也只是皮毛,柳蔚能回答的就教她两句,反正现在也无聊,站着也是站着,权当聊天,不能回答的就闭口不言,于文敏馨精灵,看柳蔚不回答的,也不会再问第二次。

    可最后于文敏馨问出的一个问题,却让柳蔚愣了一下。

    “蔚儿姐姐知道那是什么病吗?”

    柳蔚将目光投在于文敏馨身上,看着于文敏馨认真诚恳的眼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不是病,是毒,叫苦髓之毒。”

    于文敏馨眼前一亮,瞬间抓住柳蔚的手:“蔚儿姐姐果然知道,那姐姐可知道,能怎么治?”

    柳蔚可不觉得京都里头得苦髓之毒这样偏门毒物的人有很多,毕竟这种磋磨人心,灭人意志,并且又不能热着,又不能冷着,又不能饿着,又不能饱着,什么都不能做的少爷毒,完全属于变态范畴。柳蔚在外五年,也就听说过一个严裴中此毒罢了。

    看于文敏馨这般紧张,柳蔚沉默一下,只是对她摇摇头。

    不管于文敏馨说的是不是严裴,柳蔚今天已经够出风头了,会针灸之术的事,明日估计就要在京都传遍了,到时候置身风口浪尖,还得需一些法子自保,若是再传出她会医治苦髓之毒,只怕就真的不得安宁了。

    毕竟严裴的事,可是早在京都街知巷闻。

    于文敏馨看柳蔚摇头,眼底不掩失望闪过,即便她也知道,柳家大姐姐知道这种如此奇怪狠辣的毒,已是不容易,哪里能指望柳家大姐姐会医治。到底只是个女儿家,便是浸淫医术数十年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柳家大姐姐一个小女子,医术再好,也总不能与太医相比。

    “是我唐突了,蔚儿姐姐莫怪。”调整好心态,于文敏馨深呼了口气,颓然的低下脑袋。

    柳蔚看着于文敏馨的表情,没说什么。

    可于文敏馨却不知是不是想到什么,却慢慢说道起来:“看医书,最初的目的便是为了这种毒,不知蔚儿姐姐可还记得,那年,我参加你的十岁诞辰,那日刚好越国候回京,恰逢其会,越国候世子,也在其列。”

    柳蔚翻出原主的记忆找了找,并不太记得这件事,看来原主自己,也是忘了。

    于文敏馨也不等柳蔚回忆,自己说起来:“当时裴哥哥年纪还小,没在外院与男眷们一块儿呆,是给带到内院,由他母亲领着的,当日我就看他,明明是个漂亮又温和的哥哥,怎的就眉色淡淡的坐在那里,一步不动,那时我就起了捉弄之心,还险些酿成大祸。”

    柳蔚漫不经心的听于文敏馨说着,眼睛却看向老夫人与于文老夫人,两位老人也寻到了旧友,正被拉着说话,整个昭宁宫前庭,都是热热闹闹嘻嘻哈哈的。

    于文敏馨还在说:“我硬是将裴哥哥拉到外面陪我们姑娘家玩,他的母亲虽然担心,但是也允了,可后来我们捉迷藏时,裴哥哥却不慎掉进了河里,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可更惊险的还在后头,院子里丫鬟多,看到有主子掉河,自然立刻抓起来,等到上了岸,裴哥哥竟然发起病来,那病……”

    于文敏馨说了,看向柳蔚:“便是苦髓之毒,病发之时,裴哥哥不顾身上湿黏,浑身剧痛,疼得面色发白,冷汗直冒,在地上打转了好一会儿,还不停下来,最后,是生生疼过了小半个时辰,人才醒过身来,醒来时,浑身仿佛脱了一层皮,虚弱的,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