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89章:志愿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0163198云顶现在的网站是多少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89章:志愿者?

    柳蔚抬抬于文太师的手:“大人是在下长辈,不敢受此一礼,里面请。”柳蔚说着,带着于文泰进入耳房。

    耳房里,毫无声息,漆黑一片,柳蔚突然腾起轻功,飞上房梁,果然在房梁的夹缝里,看到一个篮子里,篮子里,粉雕玉琢的幼儿,正睡得香甜。

    柳蔚将孩子抱下来,于文泰急忙上前,唤了一声:“意儿?”

    柳蔚道:“大人无须担忧,令侄孙只是中了些迷药,药效过了便能醒。”

    于文泰这才松了口气,将孩子抱过去,又急急地往外面走,显然是去请大夫了。

    柳蔚也想出去,却刚好对上身边男人的视线。

    柳蔚耸耸肩:“干嘛?”

    容棱问道:“你早知孩子藏在这儿?”

    柳蔚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鼻尖:“我的鼻子还没毛病,虽然这孩子中了迷药,呼吸便轻,难以发觉,但那迷药的味道,我可不会记错。”柳蔚说着,又瞥了小黎一眼。

    小黎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的撇着嘴:“对不起,爹,我没闻到。”

    “若是今日我不在,只有你,该如何是好?”

    小黎心想,你不是在吗,可小黎肯定不敢说,只能小爪子揪着容棱的衣服袖子,暗示容叔叔帮自己求情。

    容棱也果然出声:“若是你不在,我也不会让小黎断案。”

    柳小黎一愣,容叔叔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帮自己说话,但他怎么从里头听出了一股嫌弃?

    顿时,小家伙更委屈了。

    容棱又问:“你方才说到太师的心结?”

    柳蔚一边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于文意的身世,你知道多少?”

    “全都知道。”因为幼儿案的发生,京都上下人心惶惶,容棱接手案件后,为图统计,已经将京都所有二品官员家中子嗣,都记录在案,于文意,自然也在名单中。

    所以于文意的事,容棱一清二楚。

    柳蔚笑了:“你都知道了,还琢磨不出来?”

    容棱凝眉,不做声。

    柳蔚看他好像真没想通,不觉好笑:“一个孩子,刚出生就克死爹娘,命硬至此,你说太师怕不怕?这孩子是他于文将军唯一的后人,太师哪怕害怕这孩子,也终究要将他养大,但长年累月,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就拿这间房子来说,按照祖上的规矩,小孩子不宜奢侈,能简便简,但太师却将孩子放在这么大的屋子中,不就是想用地龙煞,冲这孩子的硬命吗?”

    这些说法,容棱还是第一次听到。

    柳蔚看他真的不知道,眨眨眼:“没听过地龙煞?”

    容棱摇头。

    柳蔚笑出来:“还有你容都尉不知道的事?真是稀罕!”

    容棱不以为耻,理直气壮:“你口里的话,我以前现在听不懂的多了。”

    柳蔚一噎,说道:“地龙煞,是一种较为迷信的说法,乡下常见,但凡哪家孩子命不好,大人们,就会请地龙尊回门,就跟请观音差不多,但地龙尊是鬼尊,古言是镇守十八层地狱的凶兽,大人们想用地龙尊的煞气,挡孩子的硬命,左右一冲,兴许就能冲散些,免了那孩子亲近之人遭受无妄之灾。”

    容棱看看屋子四周,并没看到什么神像佛像。

    柳蔚又道:“请法尊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地阔困之,传说地龙兽喜欢宽敞的地方,把孩子放在宽敞的屋子里,地龙就喜欢出入,这也是冲煞的一种方式。你还真以为,堂堂一国太师,真的胆敢将地龙尊请到太师府里来?于文将军父子为国捐躯,于文意乃是勇士遗孤,受人尊重,太师但凡敢这么做,明日御史的奏折,就得呈交御前了。”

    容棱懵然的点点头,算是明白了,随即却道:“迷信!”

    柳蔚瞧着他笑:“说迷信倒是严重了,不过求个心安罢了,请了地龙回家,便能让长者的心里舒服些,对孩子也是有益无害,我曾在一偏僻乡镇见过当地村民将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用水溺死,据说那家人没钱请地龙尊,怕孩子长大了方人,便索性将孩子杀了。”

    容棱眼中顿时沁出冷意,黑眸锐若钢刀:“私设公堂,草菅人命,民间此等愚民,看似懵懂,实则手染鲜血,猪狗不如!”

    柳蔚倒是没想到容棱会生气,就连小黎都吓了一跳,嘟嘟哝哝的说:“后来我爹将那个小妹妹救下了,送给了曲江府义舍的人抚养。”

    容棱眼中戾气稍消:“义舍?”

    小黎点头:“曲江府看似光鲜,实则富者越富,贫者越贫,所以我爹建议付叔叔开办义舍,专门收养一些孤寡的老人和小孩,对外捐款,还请了人照料他们,也募招志愿者帮忙。”

    “志愿者?”又是一个容棱没听过的新词。

    “是啊,志愿者,就是自愿帮忙,不要工钱的人。”小黎一提到曲江府的事,就停不下来,在小黎看来,那是他的家乡;“愿意捐款的捐款,愿意照料的照料,志愿者衙门会负责他们一日三餐,请的人,衙门也会付工钱,义舍的一应开支,都是募捐的善款里出,衙门门口就有一个募捐箱,箱子每日都有人往里头扔钱,箱子旁边还有人专门看守,但凡有人捐钱,大于一两的,都会被记录在善人册上,悬挂衙门外的公告栏,每位善人,还会得到衙门颁发的善牌。”

    从没听过的治理之法,容棱看着柳蔚的目光,不自觉深邃了。

    柳蔚听小黎将义舍夸到天上,尴尬的摸摸鼻子,义舍就是现代的福利院,其实开办起来,多半用的都是民间力量,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此时被这么特意说出来,倒是让她不好意思了。

    柳蔚咳了一声,假装没看到容棱越来越紧密的视线,她走出房间,就看到院子里,剩余的五个下人还规规矩矩的跪在那里,而外头,林大人带着其他人正进来。

    一进来,林大人就两眼发光:“都尉大人,方才太师大人抱着的那个孩子,莫非就是……”

    “于文意。”容棱淡淡的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