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197章:那是个危险的信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6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2017历史开奖记录完整版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197章:那是个危险的信号

    柳蔚笑够了,抬头,对上男人有些幽怨的眼神,顿时又是一阵笑。

    容棱皱皱眉,终于不乐意了:“这么好笑?”

    柳蔚捂着肚子:“可惜没有镜子,不然你也会笑。”

    “你这样也挺好笑的。”男人突然道。

    柳蔚弯着眼睛看向他:“我怎么了?”

    “你的脸。”男人一本正经的说:“你的脸上有东西。”

    柳蔚抬手想碰碰自己的脸,可还没碰到,柳蔚便精明的顿了一下,然后对容棱眯起眼,摇摇手指:“我知道你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真的。”男人再次沉声说。

    柳蔚翘着嘴角,摇头:“我不信。”

    “我没骗你。”容棱继续说。

    “可是你的表情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容棱叹了口气,伸出手掌,指腹擦过她白软软的脸颊。

    柳蔚没动,心想,莫非自己的脸真的怎么了?

    正想着,柳蔚却突然瞄到容棱的手,这男人方才用手掰石头,弄得一身狼狈出的地道,她给他受伤的那只手洗干净再绑了绷带,但他没洗的那只手,却又灰又脏,而现在,这男人就在用这只又灰又脏的手,摸她的脸。

    柳蔚一下反应过来,马上抬手,果然摸到脸上此刻全是脏污。

    “你——”柳蔚二话不说,抬手就攻击开来。

    容棱却俊脸上不掩笑容,拉住她的手,将她一把拽到自己怀里,遂低声道:“开个玩笑,大男人,不会开不起玩笑吧?”

    柳蔚气的咬牙切齿!

    柳蔚是生气了,但其实又没什么值得生气的,就像容棱说的,只是一个玩笑,但柳蔚就是跟这人闹别扭了,推开了容棱,柳蔚抬脚就往外走,走路还走得特别大声!像是故意撒气。

    容棱看着柳蔚的背影,好笑的跟上。

    两人重新上了地面,小黎赶紧扑上来,抱住娘亲的大腿。

    柳蔚把小黎提溜起来,搂在怀里,便往外走。

    容棱吩咐人进来,将下面的东西都搬上来,但动作要小心,不能弄坏任何一样。

    等容棱命令完,抬头,却已经不见柳蔚和小黎。

    柳蔚牵着儿子一路走到了田埂边上,席地而坐,远远的看着对面灯火通明,忙进忙出村庄。

    小黎坐在娘亲身边,小身子靠在娘亲的胳膊上,柳蔚顺手,把儿子搂进怀里,让小黎睡在自己膝盖处。

    今夜的月色很好,却没有星星。

    柳小黎看着漆黑的天空,还有那个只要他走,就会跟着他一起走的月亮,问道:“爹,你怎么了?”

    “没事。”柳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突然问:“今日,你为什么会进宫?”

    “啊?”似乎没想到娘亲会问这个,柳小黎愣了一下,才说:“容叔叔说他要去选妃子,问我去不去,我说好,容叔叔就带我去了,但容叔叔说,我不准惹事,要是惹事,就把我送回去。”

    柳蔚恍惚一下,问:“他主动带你去的?”

    “恩。”小家伙点头,老实道:“本来上次爹跟我说,要我不准打扰容叔叔选娘子,我就不打算去的,但容叔叔好像很想我去,那我就去了。”

    容棱很想小黎去,是为什么?

    柳蔚心中有一个猜想,但她又很怕这个猜想成为现实。

    容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这几乎是柳蔚可以肯定的事。

    不管是柳家大小姐的身份,还是她与他五年前春宵一度的那件事,更甚的,小黎就是他儿子这件事,容棱估计全都已经认定了。

    其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柳蔚也没有特别的想隐瞒这些。

    或许是觉得,隐瞒也没什么用。

    反正在这个皇权时代,当权者想知道什么,她一个平凡的小蚁民,能有什么办法反抗?

    反抗,无外乎就是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除非带着儿子不在青云国混了,否则逃到哪儿都会被找到。

    柳蔚之所以有恃无恐,一来是她哪怕不喜欢容棱,也相信容棱的人品;

    二来,也是因为她知道容棱是小黎的父亲,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坚信容棱不会伤害小黎,顺带的,也不会伤害她。

    柳蔚的这种自信其实比较盲目,一切的先决条件,都是建立在“这个男人可以信赖”的前提上,但柳蔚同时又很矛盾,因为她讨厌有不安定因素,存在在她的生命里。

    那不安定因素像是会牵制船航偏离轨道的炸弹,稍不注意,就失去方向,前途迷茫。

    柳蔚的正确轨道是什么?她很久以前就想过,没有小黎的时候,她的轨道是自由自在,是海阔天空,是走到哪里就算哪里,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是今日能在笙歌扉糜的画舫里听着花魁莺歌燕舞,明日也可在山间破庙与乞丐共食一碗小米粥。

    柳蔚可以做这样的事,她也确有这么潇洒的心。

    但有了小黎,柳蔚的轨道彻底就变了,小黎是她第一个不安定因素,为了这个突然降临的孩子,她必须务实,必须踏实。

    所以她找了一份政府工作,挂靠在衙门里,领着薪水,养着孩子,过着日子,日复一日。

    这种日子她过了五年,也从中找到了乐趣,所以她已经习惯了。

    但这个时候,第二个不安定因素出现了。

    容棱。

    这个小黎的父亲。

    按理说,容棱应该是这个陌生的时代里,除了小黎以外,她第二个最亲近的人。

    毕竟他们曾经有过肌肤之亲,有过最最亲密的接触。

    但容棱却不是小黎,小黎是个零,小黎的出现虽然突然,但小黎的一点一滴,都是柳蔚亲自教导的,柳蔚能把小黎从零开始养得适应自己,但容棱却不行。

    容棱是一百,容棱已经是个满分了,容棱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性格。

    容棱无法让她从零开始教他,她若是要与容棱接触,就要用她这个一百,去融合容棱那另一个一百。

    这个过程说来简单,但却并不容易。

    尤其是,柳蔚从一开始还在抗拒。

    柳蔚抗拒容棱,不管是之前那个与她互惠互利的容棱,还是现在慢慢侵入她生命中的容棱。

    方才在地道里,柳蔚清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柳蔚知道,那是个危险的信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