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207章:他的一力相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四不像生肖图1042018年132期四不像图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207章:他的一力相护

    这些事容棱不会告诉容飞。

    容棱只是好奇,容飞莫非九年来,一直以为容矜東是他与纪雪枝的孩子?

    看容飞今日竟将容矜東带了出来,还为此怨恨上太子,将原本要与太子说的话,转而直言告诉自己,莫非,容飞当真至今还存着有朝一日,要认回容矜東的心思?

    不得不说,容飞天真得可笑。

    容棱不担心柳蔚的身份被揭穿,纪夏秋当时住在柳家,并且生下柳蔚后,便被秘密处死。

    此事皇上一清二楚。

    这是皇上答应柳垣的,不会对柳蔚下手,会让柳蔚以柳家大小姐的身份,好好活着。

    若非为柳蔚求这一恩,当初柳垣又怎会自愿伏首?

    所以容棱知道,就算现在再揭露出柳蔚女扮男装入朝为官之事,凭借那一面免死金牌,与他的一力相护,柳蔚依然不会有事。

    容飞今日说这些,不过是唯恐天下不乱,说到底,容飞再机灵,毕竟没有真正入朝为官过,心性始终差了一筹,那些旧事容飞又不清楚,搅来搅去,实则谁的根基也动不了。

    看着容飞面色难看,仿佛陷入回忆,拔不出身。

    容棱淡淡的道:“我还有事,你要留下,便留。”

    容棱说着,已起身离开。

    容飞看着皇兄的背影,突然问道:“你这府里,我都能去哪儿?”

    容棱头也没回:“哪儿都能去。”

    容飞敛眉:“书房也能去?”

    “你能找到的东西,都不是秘密。”话落,容棱已经走出小院,再不见身影。

    容飞回神,心中还想着那些旧事,眼睛却看着院子中央,正在堵蚂蚁窝的两个小孩。

    九岁的孩子,只有七八岁大小,一脸面黄肌瘦,看着还不如那四五岁的小孩子气色好。

    想到今日在太子府看到的那些,容飞便沉下眸,他这些年到底太避及了,他不想让太子怀疑,竟一直忍着,从未主动要求见过容矜東,以至于这孩子受了这么多苦,他竟一无所知。

    连一个普通嬷嬷都能对容矜東如此凌虐,那其他时候,这孩子是否过得更苦?

    容飞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或许自己应该把这孩子带走,无论如何,至少要保这孩子衣食不愁,不被打骂。

    但可以吗?

    若是带走了,先不说太子同不同意,就说那些盯了他许久的人,难道会不怀疑?

    当初自己收留纪雪枝,与之生情,便有人盯上,甚至一度有人在父皇耳边进献谗言,说他勾结乱党,有逼宫之嫌。

    若非父皇已将目光投向他,并派人监视他,他又怎会冒险,将纪雪枝交给容霆。

    虽之后他一直安安分分,但他知道,父皇的怀疑没有消除,他的身边依旧有一些耳目,那些人宛如跗骨之钉,埋入他五王府的一草一木当中。

    容飞不敢冲动,但却又不想将这孩子送回太子府。

    纪雪枝的前朝身份,太子是知道的。

    容飞在把容矜東带过来后,甚至给太子找过理由,或者太子也被监视了,所以太子不敢对容矜東好?甚至为了麻痹某些人的视线,还要纵容奴仆打骂这孩子?

    这或许是苦肉计,太子当初既然答应助他一臂之力,太子便已经被拖下水了,再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所以太子肯定会保护容矜東,只是这种保护太过危险,所以太子只能用此等下下策?

    容飞觉得自己想的是对的,他是相信太子的,毕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但他却又不忍容矜東受苦。

    或者,有其他办法,有另一种一举两得的办法?

    瞧着那两个笑得开怀的孩子,容飞沉下眸,思忖着,自己或许还是得求一求容棱。

    如今的皇家,泾渭分明,容棱,容溯,都是能与太子有一争之力的角色,容溯个性偏激,较为阴险,不能信任。

    但是容棱,指不定可以信任一二。

    这么想着,容飞便有些后悔,自己方才,怎么就要说那些有威胁之意的话?柳蔚是谁,柳先生是谁,关自己何事,操这个心做什么?

    这种环境下,能保住自己,保住雪枝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容飞想明白这些,再看柳小黎时,视线便不同了。

    “这种蚂蚁叫火蚂蚁。”柳小黎指着一群通体呈现暗红色的蚂蚁,说道:“这种火蚂蚁可以入药,可以治疗风湿,关节炎等身体疾病。”

    容矜東眨了眨眼,拨弄着那小蚂蚁,不解的问:“风湿是什么?”

    “就是骨头里有风。”

    “啊?”容矜東听不懂了。

    柳小黎抓抓头,又想了想,找了个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我爹说,就是年轻的时候,没有料理好说身体,膝盖,手肘等关节处,落下了病根,或者沐浴后不擦干净,关节里入了风,着了凉。那老了,就会落下病根,就叫风湿。”

    容矜東听着,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膝盖,随后小脸开始皱起来:“那我肯定有风湿了。”

    “你沐浴后没擦干净?”

    容矜東摇摇头:“我经常被母亲罚站,有时候下雨了,也要罚够两个时辰,所以淋了很多雨,而且李嬷嬷不会让我擦干净,李嬷嬷说要让我长记性,要冻我一个晚上。”

    容飞此时刚好走过来,听到这一句,脚步猛地一顿。

    柳小黎惊讶极了:“你母亲为什么要罚你淋雨?你做错了事吗?”

    容矜東慢慢的点点头:“做错了很多事。”

    “什么事?”小黎说道:“我要是背不出书,或者弄坏我爹的珍贵药材,我爹也会罚我,但不会罚我淋雨,会打我手心,还有屁股,可疼了,不过我只要叫的大声一点,我爹就不敢打了,晚上还会做我喜欢吃的东西,半夜我爬上了床抱着她睡,她也不会踹我走。”

    容矜東鼓着嘴说:“你爹对你真好。”

    “是啊,我爹是最好的。”得意洋洋的炫耀完,小黎似乎才想起自己太得瑟了,忙问道:“那你做错了什么?”

    “有一次是把柴火打湿了。”

    “柴火?”柳小黎抓抓头:“柴火打湿了,晒干就好了啊。”

    容矜東摇头:“我母亲说,养我这么大,连柴火都搬不动,要教训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