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208章:灭绝人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历史记录完整版金财神4649,88180coM。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208章:灭绝人性!

    “所以就罚你淋雨吗?”

    “不是。”

    柳小黎点点头,他就说,只是打湿了柴火就要在雨里站两个小时,那也太严厉了,他把爹的千年灵芝弄碎了,爹也只是打了他两个屁股,而且打得不是很疼。

    容矜東说:“打湿了柴火那次,是把我关在柴房,罚我三天不准吃饭。”

    柳小黎膛目结舌:“三天?那你不饿吗?”

    “很饿的。”容矜東忙说,然后又偷偷笑:“不过我可以抓老鼠吃。”

    “老鼠?”

    容矜東点头:“不止老鼠,还有墙根。柴房不是厨房,里面的老鼠都好小,不管饱的,所以太饿的时候,我就刨墙根,运气好还能找到蚂蚁窝,够我吃一顿了。”

    柳小黎有些恍惚:“我是知道老鼠和蚂蚁可以入药,但是生吃,会很难吃的。”

    “刚开始不好吃,后来发现还挺好吃的。”容矜東腼腆的笑着,露出八颗牙齿:“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夏天要干很多活,但是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还是稀粥,我吃不饱,干活就慢,要被打的,所以我就偷偷的抓老鼠吃,吃了肉才有力气干活嘛。”

    柳小黎崇拜的看着哥哥:“你真聪明。”

    容矜東很不好意思:“你才聪明,你连火蚂蚁都认识,我以后就专门找火蚂蚁吃好了,说不定还能治病,对了,你说老鼠可以入药,老鼠也能治病吗?”

    柳小黎点点头:“药典大集里说,鼠肉,甘,平,无毒,主治,补中益气,解毒,养阴除热,杀疳匿,治痨瘵,止消渴,还能化痰,可以用在很多药方里呢。”

    容矜東捧着小脸,慢慢笑开了:“难怪我觉得我身体越来越好了,以前一次只能搬三斤柴火,现在可以搬六斤了,原来我吃了这么多好东西。”

    柳小黎却不太赞同:“我觉得你以后还是不要吃生老鼠了,谁也不知道那老鼠本身有没有疾病,万一吃了一只病老鼠,会害你也生病的。”

    容矜東很为难:“那不吃老鼠,我会饿肚子的。”

    “不怕。”小黎大方的道:“要是你母亲不给你饭吃,你就来找我,我请你吃。”

    容矜東摇摇头:“我平时不能出门的。”

    “啊?”小黎很惊讶:“一直不能出门吗?那你爹去衙门办事,也不会带上你吗?”

    “当然不会。”容矜東睁大眼睛说:“你爹会带上去你办公吗?”

    “我爹会啊。”以前在曲江府,娘亲就每天带他去衙门,现在娘亲虽然在柳府不能随便出来,但是容叔叔也会带他去衙门,每天都会。

    容矜東很羡慕:“你爹真好。”

    柳小黎点点头,又抓住容矜東的小手,认真的说:“这样吧,我找我容叔叔,让他每隔两天借你来我家玩,我请你吃东西,好不好?”

    “可,可以吗?”大概不太习惯和人拉手,容矜東看着两人相握的小手,有些羞涩:“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的。”柳小黎很自信:“容叔叔最疼我了,他一定会答应的。”

    印象中,容叔叔好像的确没有拒绝过他一件事,柳小黎突然觉得,容叔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又拔高一筹了。

    容飞在旁边静静听完两个孩子的童言童语,此刻他的脸色已黑成一片。

    他猜想容矜東在太子府过不好,但却没想到会查到这种地步!

    一个九岁不到的孩子,让他吃老鼠,吃蚂蚁,还在雨里淋两个时辰,便是成年男子都熬不起,却让一个孩子吃这种苦!

    太子妃,好一个太子妃!

    好一个孙家长女,贤惠良善!

    竟是这样苛待庶子,灭绝人性!

    容飞一肚子火气,若非刻意控制,只怕要在孩子面前表露了。

    他拂袖离去,走出小院,抓了一个刚好过路的婢女,问道:“容棱在哪儿。”

    明香手里正捧着几样小糕点,闻言面上平静的指了指右边:“王爷在练武场。”

    容飞抬腿就走。

    明香看着五王爷的背影,撇了撇嘴,端着小糕点进院子,笑着唤道:“两位公子,可玩累了,吃点东西吧。”

    三王府发生的种种事故,柳蔚一无所知,她睡醒之后,便窝在榻子上捧着自己的书看。

    到了晚上晚膳的点儿,怀月院来了位客人。

    “你这儿倒是逍遥,我听说,你今晨才回府,说,昨晚上见哪个野男人了?”金南芸一进来,便大而化之的挤到柳蔚身边,跟柳蔚坐一个榻子。

    柳蔚瞥了金南芸一眼:“你来做什么?”

    “嫂子来见见小姑子不成?”金南芸笑呵呵的:“幼儿失踪案破获了,你知道吗?”

    “嗯?”柳蔚抬抬眼,看向金南芸。

    金南芸一愣:“你不知道?”

    “要说就说。”

    金南芸鼓鼓嘴,哼了一声才说:“今个儿下午得到的消息,据说是已经抓到凶手了,人就关在京兆尹监牢,听说凶手不止一个,好几十个,今日从下午到傍晚,上门询问的人已经快踩破衙门门槛了,京兆尹被逼无奈,都躲到宫里去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柳蔚皱皱眉,眉宇微沉。

    “你真不知道?”金南芸有些意外,她是以为柳蔚知道,才来问八卦的:“据说人是昨晚上抓的,你昨晚上不是没回柳府?你不是跟着一起去抓人了?”

    柳蔚将书放到一边,淡淡的道:“昨晚是去围捕凶手,但没抓到人。”

    金南芸挑眉:“所以,京兆尹监牢,也没锁着几十人?”

    “锁了。”柳蔚漫不经心的说:“不过都是些边缘人物,我并不觉得他们跟凶手有直接关系,估计只是安排来掩护的,实则凶手的所作所为,这些人知道的也有限。”

    “那就怪了。”金南芸笑着:“既然真凶还没破获,那是谁这么早就泄露消息?若是打草惊蛇怎么办?”

    柳蔚下了软榻,一边往外室走,一边道:“谁知道。”

    “你不知道?”金南芸跟过来:“这案子不是你在查吗?你会不知道?”

    柳蔚突然转首,审视的看着金南芸。

    金南芸止住步子,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柳蔚挑眉:“打听这么多,你想做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