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222章:因为你我都是无辜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正版歇后语资料六舍彩免费资料大全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222章:因为你我都是无辜者

    即便已经猜到了,但亲口从容棱的口中听到,柳蔚还是心口一震。

    她慢慢平缓了呼吸,凝着眸道:“继续。”

    “柳垣,死于镇格门监牢。”

    “为什么?”柳蔚看向容棱:“我要知道死的原因。”

    容棱停下脚步,认真的凝视柳蔚。

    柳蔚也回视容棱:“不打算说吗?”

    容棱摇头:“本王不想说。”

    柳蔚扭头,转身就走。

    容棱拉住柳蔚,将柳蔚给扯回来:“别任性了!”

    “在都尉看来,我是任性?”柳蔚嗤笑一声:“那是我的父亲,亲生父亲!我的父亲死的不明不白,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这个叫做任性?如果换做是你容都尉,你愿意这么糊里糊涂的一辈子?”

    容棱皱起眉头,有些疲惫:“我是为你好。”

    “你要是为我好,就该告诉我,全部都告诉我。”

    “知道了你能如何?”容棱反问柳蔚:“你要报仇?”

    柳蔚突然想到什么,眼皮一抬,不太确定的道:“我父亲既然是被镇格门带走的,那就是圣上直接下令,都尉以为,圣上杀了我爹,我会找圣上报仇?我会去行刺圣上?”

    容棱十分冷静的看着柳蔚,的确是这么想过。

    柳蔚笑了:“我不能跟你保证我不会报仇,但我知道量力而行,容棱,你现在告诉我真相,我们就还是朋友。我这人公私分明,哪怕上一辈有恩怨,我也不会牵连到你头上,因为你我都是无辜者,我们都回不到当初去改变什么。但你如果继续瞒着我,便不怪我放弃我们的友谊。”

    “只是友谊?”容棱眼底闪过一丝狠戾的复杂。

    柳蔚抿唇道:“你若不说,连友谊也不是了。”

    容棱蹙眉,沉默着。

    但此时柳蔚知道,这人在思考,这人会说,肯定会说。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的确管用。

    过了好半晌,容棱再抬起眸时,神色已经变了:“青云国建国两百余年,你可知?”

    柳蔚愣了一下,点头。

    刚穿越过来,柳蔚便打听过这个朝代,这里与她所知道的历史,截然不同,但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

    在柳蔚的估算中,青云国就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宋朝,时间段大概是那个时间,但人文背景,却并不一样。

    青云之前,有过三个朝代。

    最早,也是史官笔下有保存记录的,是冼月朝,冼月朝在世时,距今已经过去一千四百多年了,就连冼月朝当时使用的文字,都是另一种,那是到现在才只有少数几人,能够破译的复杂符号文字。

    冼月朝存世了五百年,之后便被白孟朝推翻,但白孟朝的历史也不长,只有两百年,确切的说,是一百九十四年,其后,白孟朝便被一海外族类,后世称为“玄人”一族,所侵灭。

    自此,赤玄朝诞生。

    赤玄朝的存世时间,几乎与冼月朝有得一比,它存在了四百八十三年,但长久的统治,总是让人容易得意忘形。

    赤玄朝的最后三代皇帝,均是荒淫无度,昏君无道,足足近百年之内,苛捐杂税,天灾人祸,导致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所谓乱世出英雄,朝廷的暴政,终于使百姓不再忍受,纷纷揭竿而起。

    然后,一支名为“凌云青天”的义军,出现了。

    这支义军,从一开始的十来人草台班子,到后来,统领两江之内,六十万义士。

    这场战争,持续了足足二十九年。

    当时的义军统领容长鹏,利用其卓绝的战斗力,领导能力,一路过关斩将,穿云破雾,终于在赤玄朝万翰十六年一月初七的凌晨,带着数十万大军,涌入京都。

    于长岭殿上,斩下赤玄朝末代皇帝,万翰帝的头颅。

    其后,青云朝正式落户史书,容氏一族,也步入历史的辉煌。

    容棱的表情并不算好,就在柳蔚简短的将冼月朝,白孟朝,赤玄朝这三个朝代回忆一番时,容棱再次开口:“纪,便是赤玄的族徽。”

    柳蔚睁大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容棱道:“我们先回家。”

    柳蔚皱起眉。

    容棱再道:“王府书房内,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柳蔚半信半疑的睨了他许久,才吐了口气,点头。

    回到西陇苑的时候,已经戌时二刻,明香惜香正守在院子里,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抬头一看,便瞧见女装的公子,与王爷,小公子,一道进来。

    两人急忙起身相迎。

    容棱将小黎递给明香。

    明香小心的抱着,看小公子睡得正甜,便轻手轻脚的托着小公子的小脑袋,将小公子带回房间。

    可房门刚一开,门缝边上,一个身着亵衣亵裤的小男孩便探出半个脑袋,往外面瞧。

    “矜公子怎的还没睡?”明香小声的问道。

    容矜東踮着脚往明香怀里看,不确定的问道:“是小黎弟弟回来了吗?”

    “是,是小公子回来了,矜公子先进去,夜晚天冷,别着凉了。”

    容矜東乖乖的点头,退开一步,让明香先进去,又抬头看了眼外头,就看到小黎的父亲,和另一个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正站在那儿。

    容矜東不认识那女子,又很怕小黎的父亲,所以只是礼貌的朝他们点点头,便缩了回去。

    柳蔚看向容棱,无声询问。

    “容矜東。”容棱道:“太子庶长子。”

    柳蔚挑起眉:“太子长子为何在这儿?”

    “被拐出来的。”容棱一边往院外走,一边简短的将之前半个月的事说了一遍。

    容飞那日带着容矜東过来,知道容矜東在太子府吃尽苦头后,便找了容棱,以求将这孩子暂时留在这儿。

    容棱没答应,容飞便死皮赖脸的去找小黎,小黎知道可以把小哥哥留下后,就去找容棱。

    容棱向来不会拒绝小黎,最后还是同意了。

    只是却要容飞去太子府交代清楚,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把别人的孩子,说留下就留下。

    容棱不知容飞怎么跟太子说的,但太子后来传了信,是同意了。

    于是,容矜東便暂时住进了三王府。

    这半个月来,因为有了玩伴,柳小黎也开心了许多,每天都找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给小哥哥玩。

    容矜東刚开始不适应,毕竟一大早起来,就有条手臂那么粗的五彩巨蟒趴在自己床头,视觉感官冲击还是不小的!

    但过了一阵子就习惯了,并且,不愧是皇家子孙,容矜東适应能力非常快,从一开始每天早上吓得瑟瑟发抖,再到后来,已经开始给那些蛇虫鼠蚁们取名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