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225章:纪氏主家人,始终未被抓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王中王资料免费大全神算子三肖出特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225章:纪氏主家人,始终未被抓获

    明明是查玄人宝藏,怎么会无端端查到冼月朝上头?

    学者给出的说法却是,冼月朝的“纪”字自符,便是玄人的族徽。

    这个发现是惊人的!

    五百年前的赤玄人,为何要用一千两百多年前的冼月朝文字,作为族徽?

    这个“纪”,又代表什么?

    青云第二任皇帝开始猜测,猜测的同时,也命令下面的人,继续去查。

    后来,有人提出,纪,说的会不会是赤玄朝末代皇后,纪荟?

    纪荟其人,据说来自东海附近的小渔村,是被万翰帝一日东游时,侥幸遇见,因其貌若天仙,姿色夺人,万翰帝破格将其纳入后宫,千娇万宠,五年之后,甚至将她立为皇后。

    只是红颜薄命,纪荟母仪天下不过三年,便因疾病香消玉殒了,只留下一子,却因早产之顾,天生还就是个痴儿。

    所以,有可能吗?纪,说的是纪荟?

    这种说法很快被攻破了,一个存在了五百年的王朝族徽,怎么也不可能是因为一个末代皇后的姓氏而定,这只可能是个巧合。

    但是世上又有多少巧合?

    一个对宝藏野心勃勃的皇帝,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哪怕这种可能一听就很荒谬。

    所以,二帝派人继续去查。

    不知该说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坚持不懈,水滴石穿,竟然真的让二帝查到了。

    据说,纪荟是从海外而来。

    那是一日清晨,出海打渔的村民很早便醒了,可在海滩上,他们最先看到的不是自家的渔船,而是一具具不知生死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身是水,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还有一口气。

    那天,被救下的人,总共有十七人,这十七人,都姓纪,其中,就有年仅七岁的纪荟的母亲。

    这些纪姓人自称,他们是来自海外,遇上海难,才会被吹刮至此。

    但世人都知道,大海之外只有广阔无边的深海,怎么可能会有活人?

    当时没人信他们的话,他们估计也认为回不去了,便安安心心在渔村住下。

    其后经过数十年,他们与边海之人结合,生儿育女,延伸下一代。

    纪荟,便出生了。

    这些追溯,为青云二帝带来了三个信息。

    第一,东海之外有活人,很有可能,就是玄人,五百年前,玄人不就是从东海过来,再势如破竹掀翻了白孟的统治?

    第二,玄人并非全都姓云,他们也有姓纪的,所以赤玄的族徽,应当是第一任赤玄帝带来的,或许第一任赤玄帝就是姓纪的,只是几百年过去了,早就无从考据。

    第三,宝藏很可能真的存在,就在大海之外,在比东方更遥远的地方。

    青云二帝知晓后,立刻下令,将渔村剩余的纪姓人,统统带回京都。

    但是因为事情败露,这些人当夜便逃走了。

    并且一走,就彻底消失,再也找寻不到。

    青云二帝不甘心,明明到嘴的鸭子,怎么能就这么飞了?

    所以二帝继续搜寻,派了军队,派了暗卫,派了士兵,总之,能派出去的都派出去,却始终沓无音讯。

    直到青云二帝与世长辞之前,还抱着这股不甘,将这个秘密,交托给了他的太子。

    二帝的儿子三帝,因为亲眼目睹父皇是如何为找那些“纪”姓人,为找什么虚无缥缈的宝藏而荒废朝政,他不想重蹈覆辙,便将此事封印,并且励精图治,安邦定国。

    三帝在位三十一年,将青云国打理得井井有条,风调雨顺。

    在三帝驾崩前,本来是不想将这个秘密再传下去,但想到那是其父纠结了一辈子的东西,便舍不得就此断送,还是按规矩,传给了下一任皇帝。

    传给的也就是容棱的爷爷,乾凌的父亲,先帝。

    平白知道有个宝藏,先帝不可能不心动,自然也偷偷去查,而他的运气不错,竟然真给他找到了,但那时候,所谓的纪家人,已经不在东海的渔村,而是到了西边的边境。

    经过了整整三十一年的安定平静,蹈光隐晦,此时的渔村旧人,已经能把自己伪装得跟真正的中原人一样了,并且还在西方边境,建造了逼人的势力。

    那时候,但凡是边境人,无人不知西南岭州的纪氏家族。

    但是,世上无绝对的秘密,背叛,永远是无处不在的。

    族内有人为了一己私欲,愿意投靠先帝,并且揭露出,西南纪氏一族,便是当年东海边的纪家人。

    先帝知道后,立刻谨慎安排,派了得力干将,势必要将纪家人全部抓获,带往京都。

    这次,纪家人没那么侥幸能一起逃走,他们被迫分散,有些人甚至在逃亡的过程中就惨死,有些人苟且偷生活了下来,却颠沛流离,四海为家。

    柳蔚愣愣的听着容棱讲到这里,却觉得自己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柳蔚斟酌了好半天用词,才认真的看着容棱,问道:“你确定,你不是在编故事诓我?”

    容棱瞥了柳蔚一眼,将糕点碟子,又往她面前推了推。

    柳蔚神不守舍的又吃了一块,还没咽下去,便问:“你不是说这是历代皇帝临终前的密令吗?你怎么会知道?”

    “无意知晓。”容棱讽刺的勾了勾唇角:“纪氏主家人,始终未被抓获,先帝驾崩前,因太子未及时赶回,一怒之下,原想带着这个秘密下阴曹,却被父皇逼问出了。”

    逼问?

    这个词用的好狠!

    柳蔚不禁想到那位看似慈眉善目的老人,嘴唇轻轻抿着。

    果然外表越是可善之人,越是藏着一颗虎狼之心。

    此言的确不假。

    “后来呢?”

    “后来?”容棱敛眉轻笑:“后来,便有了镇格门出世,再后来,我统领镇格门,无意发现了此秘。”

    柳蔚捏着糕点,眨了眨眼:“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你这么随便的告诉我,好吗?”

    容棱瞧着柳蔚:“不是你说过,都想知道?”

    柳蔚只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死的,没想知道……

    想到这儿,柳蔚又瞪大眼睛:“我母亲是西南纪家的?”

    容棱沉默的点头。

    柳蔚呼吸顿时有些急促:“对了,阅儿说过,我父亲是从边境将母亲带回来的,那我父亲是否知道……”

    容棱摇头:“你父亲并不知道。”

    是了,不可能知道,这毕竟是皇家秘密,不是轻易谁都能知道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