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法医狂妃 »  第231章:柳蔚性子恬静温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十二生肖开奖网站至尊报2017全年更新图

小说:法医狂妃作者:谁家MM
返回目录

    第231章:柳蔚性子恬静温和?

    一品楼包厢内。

    容棱左手边坐着柳小黎,右手边坐着容矜東,容棱正给小黎剥虾,眼前的包厢大门,却突然被打开。

    瞧着那一身风霜,满脸笑意突然出现的蓝衣俊美男子,容棱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收回锐利目光,将软糯的虾肉,放进柳小黎的碗里。

    “五皇叔。”容矜東知道这是他的五皇叔,就是五皇叔求得父亲,让他能暂时留在小黎弟弟的家中。

    他很感激五皇叔,觉得是五皇叔救了他,但那次之后,小黎弟弟的父亲却说,五皇叔被皇上爷爷派去临州办事了,要过一阵子才回来,他这便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五皇叔道谢!

    如今见到了,容矜東眼睛一亮,就要从椅子上下来。

    容飞却在听到那脆生生的“五皇叔”之后,笑开了眼,容飞也不让容矜東下地,上前就将九岁的孩子抱起来,搂在怀里,刮刮他的鼻子:“不容易,终于听得矜儿叫了本王一声皇叔,上次见面,你可是理都不理本王。”

    容矜東很不好意思,又不太喜欢被人抱着,一时拘谨得不会说话。

    小黎吧唧吧唧的吃着虾子,早就见过小矜哥哥的五皇叔,知道小矜哥哥的五皇叔是个好人,所以也没担心小矜哥哥会有危险。

    容飞逗够了容矜東,把小家伙逗得耳朵都红了,才将小家伙放下,让他去吃饭。

    而容飞直接不请自来的坐在了容棱对面,也不拿筷子,伸手就去抓桌上的白灼虾。

    容棱捏着筷子,眉眼未抬地敲了容飞手背一下。

    那一下没省力道,疼的容飞骨头发麻!

    容飞捂着自己的手,不甘心的缩回来道:“吃一只而已,大不了我自己付钱,用得着这么小气?”

    容棱未开腔说话,慢条斯理地又剥了一个虾子,喂进柳小黎的嘴里,才问道:“何事?”

    “大事。”容飞笑了一下,眼睛眯得弯弯的:“你的大事。”

    容棱看他一眼,等他说下去。

    容飞见三皇兄这么镇定,一点都不好奇的样子,顿觉无趣:“今日我才回京,按规矩进宫给父皇母后请安,三皇兄猜,我看到了什么?”

    容棱不做声,继续剥虾子。

    容飞磨牙:“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

    “要说便说。”容棱语气平平。

    容飞切了一声,将身子靠在椅子上,晃着脚道:“是选妃名单,之前的选妃宴,三皇兄该是没忘,当时也是三皇兄你运气好,因那幼儿失踪案有了新进展,便没参加正宴,不过你以为如此,父皇和母后便会放过你?就我今个儿瞧见的名单里头,上半段,是那次选妃宴中其他家族的联姻人员,下半段,便是我们几位未成婚王爷的。”

    “所以?”容棱挑眉。

    “所以你哪怕不选妃,上头也早就为你选好了。”

    容棱面无表情,漠不关心。

    容飞眨眨眼看皇兄,确定皇兄是真的不在意,便有些懵了:“你愿意娶别人挑给你的?”

    “你不愿?”

    “我不愿。”容飞板着脸道:“什么林棋莲,我连见都没见过,我才不会答应。”

    容棱突然看容飞一会儿,瞧着容飞身上的衣服,问道:“你何时回京的?”

    容飞勾唇一笑:“早上。”

    “之后没回府?”

    “没有。”

    “去哪儿了?”

    容飞笑的恶劣:“林家。”

    容棱心说,果然如此。

    容飞一身风尘仆仆,必然是回京后,还没换过衣服。

    那容飞早上回京,进宫后再出来,如此长的时间,又是去哪儿了?果然是去了林府。

    “做了什么好事?”容棱头也不抬的问道。

    容飞趴在桌上,神秘兮兮的说:“写了一封退婚书,钉在了林府大门口。”

    容棱手指一顿,瞧向容飞。

    容飞却笑得更加深刻:“三皇兄,你可要帮帮弟弟,若是父皇母后要杀我,你可要护住我。”

    容棱嗤笑一声:“你还知道会被追杀?”

    “比起娶一个不喜的女子,我宁愿被杀。”

    “勇气可嘉。”

    “三皇兄就不想知道,他们给你配的是谁?”

    容棱将下一块虾肉,递给柳小黎,再擦擦手,淡淡的道:“月海郡主。”

    容飞挑眉:“已经找过你了?”

    “猜的。”

    “那三皇兄是猜对了。”容飞道:“我去母后那儿请安的时候,听说月海郡主刚走,把昭宁宫搅得乱七八糟,说是非要嫁给三皇兄你,还说若是母后不答应,她便每日来昭宁宫闹事,闹到母后成全为止。”

    容棱点头:“这确是月海会做的事。”

    “三皇兄打算怎么办?”容飞兴致勃勃:“若不然,弟弟愿效其劳,只要三皇兄护住弟弟不被父皇母后找到,弟弟便派人,街知巷闻张贴公告,言明你容大都尉,誓死不娶那刁蛮郡主,相信到时,郡主颜面尽毁,总不好意思再缠着你不放。”

    容棱瞟他一眼:“胡闹。”

    “三皇兄心疼月海?”容飞皮笑肉不笑:“三皇兄是父皇亲信,父皇对你疼爱有加,所以父皇让你娶谁,你便娶谁?果然忠心耿耿,弟弟佩服!”

    容棱懒得理容飞这语气里的阴阳怪气。

    可容棱不说,容飞却非要知道:“三皇兄不否认,这就是承认了?”

    容棱不语。

    容飞再逼问:“我还当三皇兄对那柳家大小姐情有独钟,原来不是,只是可怜了那柳家大小姐,原以为受尽苦头,终能觅得良缘,不想天不从人愿,毁了容就是毁了容,哪怕性子恬静温和,也终抵不过其他女人的一张脸。”

    柳蔚性子恬静温和?

    容棱嘴角不觉抖了一下,笑了。

    看三皇兄一笑,容飞就来劲了:“怎么,可是被弟弟说中了心事?”

    容棱不想跟容飞废话,却又不愿容飞纠缠不清,只好道:“皇上不会将月海赐婚与我。”

    容飞眯眼:“可单子上,母后分明已经写好了。”

    “单子会作废。”

    “皇兄这么肯定?”

    “肯定。”

    “为何肯定?”

    容棱道:“因为月海是惠王遗孤。”

    “惠王叔又……”容飞说了一半,突然恍悟,然后眼神一变,看向容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